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八章 甕中之鱉不好捉

作者:世俗儒生更新時間:
    


    朱姓男子渾身一哆嗦,望向羊云的眼神,頓時充滿了忌憚。

    心中已然退意萌生。

    他生性謹慎,自從偶獲奇功《三陽勁》后,讓毫無背景的他修為大進,同階基本罕有敵手,就算是高出自己一兩階的對手,百招之內自己也可立于不敗。

    但眼前之人,著實令他倍感害怕。

    以區區聚氣境硬憾自己全力一擊,竟還游刃有余的樣子。

    反觀自己。

    開脈八重境卻被其一拳震到吐血,這實在太詭異,太過匪夷所思了。

    若繼續打下去,自己怕是必敗無疑,萬一對方心狠手辣,搞不好小命也得搭上。

    雖然考核期間,明面上說不能殺人。

    但這荒郊野嶺的,自己若是被殺,后再被拋尸巖漿,直接毀尸滅跡,事后誰又能發現?又有誰會在乎自己生死?

    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但是。

    自己現在,似乎已是騎虎難下,根本無退路可言了。

    并且,就算現在自己有心要退,對方又肯答應嗎?那近在眼前的火椒果,難道就也這么放棄了嗎?

    朱姓男子首鼠兩端,不知如何是好。

    而正在這時,他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不咸不淡的聲音。

    “朱老弟,如何?現在知道這只甕中之鱉不好捉了吧?”

    衛驍嗤哼一聲,滿滿譏諷毫不掩飾。

    “哼,衛兄什么意思?”朱姓男子臉沉似水的說道。

    朱姓男子扭頭瞥了一眼衛驍,對其話中語調感到很不爽,但卻又無法反駁,因為他之前也跟衛驍說了同樣的話。

    “廢話!當然是你我聯手了。也不知這小子修煉了什么功法,極其詭異,你我中任何一個,都絕非他對手。”衛驍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雙目中閃過一絲不甘,口中恨恨的說道。

    “嘶!”

    朱姓男子聞言,心頭猛然一驚,眼前這個聚氣境,竟能讓衛驍這個心高氣傲之輩自認不敵,看來還真是棘手至極!

    只稍一頓。

    衛驍話鋒一轉,又冷聲道“不過,你我二人若同時出手,此子必死無疑!”

    說話間,衛驍臉上猙獰之色油然浮現,連帶聲音一下都冰寒了好幾分。

    “好!正合我意,就依衛兄所言。”

    朱姓男子臉色陰晴不定的思量了好一會兒后,終于緩緩的點下頭,口中如是說道。

    他原本打退堂鼓的心,也驀地沉定下來。心中暗暗自忖一個開脈八重不是對手,還就不信兩個開脈八重也奈何不得你。

    縱然你再強,你雙拳也難敵我四手。

    下一刻。

    隨著兩道滾雷般低喝響起。

    衛驍與朱姓男子已一前一后勁射而出,化作一青一紅兩道利刃,直朝羊云沖去。

    羊云眉頭微蹙。

    在羊云看來,朱姓男子并不足為懼,雖然其拳勁中蘊含一股灼熱之氣,但并無大礙,憑借自己強悍的體魄,可以輕松化解。

    倒是衛驍,似有高階防甲傍身,且手中還握有一口青鋒利劍,著實棘手了些。

    “唰”

    電光火石間,三人已交上了手。

    猙獰的衛驍,揮動手中青鋒利刃割裂空氣刺啦作響。

    朱姓男子則雙臂化作漫天拳影,從頭往下死死罩住羊云。

    一時間,二人一左一右把羊云夾擊在中間,致使羊云各種險象環生。

    突然。

    衛驍一聲大喝,手腕一個閃扭下,銳利無比的青鋒劍驀地倒勢一劃,頓時一道絢麗青芒勁斬羊云頭顱而去。

    羊云剎那回神,一聲冷哼。

    見其虎步生風,似浮扁掠影般猛一低頭,身體已直接左晃而出,瞬間躲避了開來。

    但就在其躲避間,朱姓男子已迅速欺身而上,拳勁凝聚出一個個火紅烈影,直往羊云腦門狠狠砸去。

    羊云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各種不斷的騰挪閃移。

    外人看來,羊云似乎已被兩個開脈八重境圍攻的毫無還手之力,只有不斷躲避逃跑的份。

    但真實情況并非如此。

    卻是衛驍和朱姓男子二人,越打越是無語,越打越是惶恐不安

    讓他二人無比憋悶的是

    即便他們的修為比羊云要高出一大截,各種攻勢更是凌厲不間斷,但羊云那飄忽不定的身影,簡直就是一條滑溜溜的泥鰍,根本讓他二人把握不住。

    反觀他二人,因為招數全出卻毫無建樹,越打就越是焦躁,內心多多少少再次萌生深深忌憚之意。

    這也導致后面兩人的配合,屢屢露出破綻。

    驀然間。

    羊云又是一個瞬移,輕松避開衛驍一劍,而后猛地出現在了朱姓男子斜右側。

    “啊!”一道慘叫響徹當空。

    只見朱姓男子小腹被羊云一腿狠狠踢中,頓時,其身形如蝦米般向后卷曲起來,骨頭折斷的脆響嘎吱不絕,整個人更是如斷線的紙鳶一般倒飛而出,鮮血灑落一地。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羊云右腿踢出,即將收身回首的一剎。

    衛驍似乎早已洞察先機,其厲吼一聲的當空一躍,手中青鋒利劍異芒閃動下,如同雨后春筍一般不斷冒出數道劍影,直奔羊云頭顱所在狠狠地斬去。

    劍芒未至,附近空氣中已滿是森然寒光,翻滾著猶如實質般朝兩邊一裂而開。

    羊云才剛一回首。

    迎面就是凌厲無比的,宏大如劍山一般的兇芒直斬而來,那明晃晃的寒光更是時刻散發出陣陣可怖的波動。

    衛驍下手可謂是完全不留余地,劍鋒徑斬羊云要害。

    他估計,羊云就算有天大本事,這回也絕對難逃一死。

    對方可是剛剛才施展了那詭異的身法,絕無可能再次施展了,而且他早已向羊云身后倒地的朱姓男子使了一個眼色。

    朱姓男子雖然受傷不輕,但此刻亦是心領神會。

    此時的朱姓男子全身顫抖、雙目通紅,小腹明顯的凹下去一大塊,隱隱陣痛不時傳來,但他卻渾然不顧自己身上傷痛,猛一咬牙后仰天一吼,再次激射而出,直朝羊云后背撲嘯而去。

    羊云此刻面對的,完全是前狼后虎。

    而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羊云臉色驀地一沉,當即雙拳緊握,再不做任何保留,瞬間將丹田內所剩不多的北冥玄氣提升到了極限,引的周身衣衫獵獵作響,無風四蕩。

    “呼啦!”

    空氣撕裂之音驟然而響。

    與此同時,衛驍和朱姓男子只覺得眼前一花,視野中哪里還有對手的身影?

    他們二人怎么也想不到,羊云居然還能再次憑借那詭異身法,從他們眼前活生生的一閃而逝。

    “這”

    二人無語憋悶到快要吐血了。

    尤其是衛驍,他原本信心滿滿的一擊,眼看就要如棉花糖一般泥牛入海了,他簡直是氣怒欲絕。

    那小子竟有如此渾厚充足的真氣揮霍?

    這特么他還是聚氣境嗎?

    絕對是駱駝生的驢子——妖怪。

    說他是開脈境之上的鑄魂境,恐怕也大不為過吧。

    此時此刻,衛驍和朱姓男子前后的夾擊已雙雙失去了目標,但他二人早早發動的攻勢,卻如已潑出去的水,一發而不可收。

    羊云身后的朱姓男子,因視線被羊云后背遮擋的緣故,加之他根本就一心撲在羊云身上,欲滅之而后快。

    故而,根本沒注意到衛驍揮斬而來的劍芒軌跡。

    結果,羊云一閃而逝之下。

    反倒他自己前攻之勢,徑直迎上了衛驍揮斬出的凌厲劍芒,兩者相撞之下,頓時嚇得他魂飛天外,幾乎一剎那的想拼命閃避,但卻為時已晚。

    而衛驍只當是自己的青鋒劍要斬在羊云身上,他那傾盡全力揮動的一斬,早已成了離弦之箭,根本無半分收手的可能。

    “啊!”

    隨著一道凄厲至極的慘叫,朱姓男子驀地抱頭倒地,頭頂鮮血如涌泉般噴流而出。

    仔細一看。

    竟是那青鋒劍芒,把朱姓男子的頭骨蓋硬生生的削掉了一大截,那鮮紅的血液滿面徑流,煞是可怖。

    此時此刻。

    就算是衛驍,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個大跳,對手丁點事兒都沒有,反倒是己方“隊友”被自己的劍芒誤斬的頭破血流。

    這個意外讓他驀地失神,一時間,整個人都怔住了。

    而衛驍的怔住失神,羊云又豈會視之不見,他斷不可能放過如此良機。

    當下冷哼一聲,虛空一閃,羊云身體如鬼魅般出現在衛驍左側。

    方一現身,羊云手臂猛地一抬,五指緊握之下,拳頭青筋如虬龍般暴起,繼而一記重拳如隕石落地般直搗衛驍左臉。

    砰!一聲悶響過后,衛驍兩眼金星四冒,身體已飄于空中,與地面脫離。

    緊接著,數丈外的一塊熔巖石壁應聲坍塌。

    “噗”

    衛驍倒地后,痛苦掙扎著想要爬起,卻忍不住喉嚨一甘,一口鮮血噴嘴而出,頓時一陣天旋地轉,仿佛馬上就要昏死過去。

    見此,羊云眉頭一舒,嘴角輕微上揚。

    羊云現在終于發現了。

    就算衛驍身上有防甲,但是頭上沒有啊就照著他的頭使勁打就是了。

    根本不待其反應。

    衛驍那才剛一爬起,還沒站穩的身體,驀地腦袋一昏,臉上又中了一拳

    “砰砰砰砰砰砰”

    羊云左右開弓,啥也不打,就打衛驍的頭,只眨眼功夫,就把衛驍打成了一個臃腫的豬頭。

    饒是如此,羊云也還是有所保留。

    畢竟對方是內閣長老曾孫,心有所忌,沒有對他一拳致命。

    此時的衛驍,已然是一頭蓬亂雜發,臉上浮腫不堪,整個面部表情四扭八曲,他心底早已忍不住的在滴血,滿嘴的苦澀,賽過吃了黃連。

    衛驍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考核至今,何曾受過如此侮辱?

    原本開脈八重境的實力,外加曾祖賜予的各種利器,正是大展拳腳,意氣風發之時,怎么竟會招惹到這樣的一個煞星怪胎?

    并且,這個怪胎還只是個區區聚氣境。

    氣人不氣人?

    “住手!”

    突然,背后一聲猛喝傳來,喚住了再欲動手的羊云。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