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章仲覺

作者:龍飛更新時間:
    


    我頓時就有一種危機感,立刻讓老王先回去,護著張莫莫和寧小貓,以防萬一。

    “你一個人,小心點。”老王一聽我的話,感覺張莫莫那邊或許會有危險,當時就急了,匆匆忙忙跟我招呼了一聲,扭頭就朝回跑。

    我把動作放到最輕,避免驚動前頭的小毛,現在情況不明,我不能貿然出手,但至少得看看,到底會發生什么。

    小毛一直踮著腳尖,用那種很怪異的姿勢走路,我看著都替他累得慌。又走了幾步,前面的路出現了一個拐彎處,那團引著小毛的影子,順著拐彎繼續朝前移動。

    就是這么一剎那間,我猛然看到小毛前面那團小小的影子,好像是一只雞。

    一只公雞,身上的毛都快要掉光了,慢吞吞的好像在前面引路。我相信我的眼睛,絕對沒有看錯,那團小小的影子,就是一只公雞。

    公雞在前面走,小毛在后面跟,他們之間仿佛有一根看不見的線,在相互牽扯著。

    走著走著,漸漸就到了虎耳相對來說比較繁華的街道上。現在這個時間點,正是人們熟睡的時候,整條街道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也沒有一點聲音。

    我看見那只掉毛公雞走到了臨街一個木架子的旁邊,緊跟著,小毛也走了過去。這個木架子是在一個飯館的左手邊,那家飯館雖然不太大,不過在虎耳這里很有名,老板的秘制烤全羊算是一絕。木架子就架在轉頭砌成的烤爐上方,是用來掛羊的。

    掉毛公雞走到木架子這里,站著就不動了,而小毛則慢吞吞的爬上烤爐,伸手把那根從背包里翻出來的繩子搭到了架子上面。他的動作很慢,可是我能看得出,他用繩子在架子上套了一個死結。

    這時候,我心里已經預感到不妙了。

    果不其然,我這個念頭還沒有轉完,小毛踩著兩塊磚頭,踮起腳尖,把頭就伸進了那個繩套中。

    我不想露面,但是事情到了這一步,不露面也不行了,要是繼續隱忍下去,小毛多半會吊死在架子上。

    我隨手撿了塊石頭,一邊朝前跑,一邊用力甩出石頭,想砸那只掉毛公雞。

    我本以為這一石頭砸過去,肯定能把掉毛公雞給嚇走的,但掉毛公雞還是站在原地沒動。我也來不及想那么多了,小毛的腦袋已經完全伸到了繩套里面,只要他的腳尖一松,整個人就會懸空。

    我一口氣跑到跟前,直接沖上烤爐,把小毛給抱起來,從繩套里解脫。小毛的眼神有點發愣,我一巴掌抽到他臉上,抽的很重。

    這一巴掌,似乎是把小毛給打醒了,他的眼珠子本來在眼眶里來回的打轉,這時候好像恢復了正常,猛的一搖頭,看看我,又看看自己身處的環境,臉上全是茫然。

    就在這個時候,那只掉毛公雞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我瞇起眼睛,心里很不自在,因為我發現,那只掉毛公雞是只死雞,已經死了很長時間,身子都爛了一半兒。

    “咱們先回去。”我覺得心里不踏實,小毛這邊出了事,很難保證旅店那邊會不會一切平安,我抓著小毛就跑,想先趕回去再說。

    小毛踮著腳尖走了這么遠,現在清醒過來,腿腳肯定發麻,但是他還是一路緊跟著我,馬不停蹄的趕回旅店。

    旅店里靜悄悄的,但是張莫莫和寧小貓的屋子里已經亮了燈,老王一臉戒備,手里拿著鏟子,橫擋在門口。

    看到她們沒事,我總算是松了口氣。

    我和小毛跟老王碰頭,幾個人一起進了屋,張莫莫和寧小貓也全神戒備,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了一陣,可能是聲音有點大了,驚動了老石。老頭兒拿著一把破的不要不要的手電,過來查看情況。

    “沒事兒。”小毛沖著老石擺了擺手“我們睡不著,在一起玩牌。”

    老石不像是愛管閑事的人,小毛一打招呼,老石就又回去睡覺了。

    我把屋門關上,現在的情況不正常,但是暫時搞不清楚,危險到底從何而來。

    一直到這個時候,小毛還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剛才的具體經過。我看著他的樣子,并非偽裝,要不是我一路尾隨,及時趕到,小毛這會兒已經掛在烤羊的架子上了。

    我把經過跟小毛講了講,最開始,小毛很驚訝,但是聽著聽著,尤其是講到那只掉毛的死公雞時,小毛就陷入了沉思。

    “我說小毛,你是不是有話要說?”老王不傻,看出小毛欲言又止,推了推他,問道“我們來之前,跟你聯系的那個朋友可是再三保證,說你是靠得住的人,你可不要有什么事兒跟我們打馬虎眼啊。”

    “我不會打馬虎眼,我只是在想,因為我不敢完全確定。”小毛抬起頭,平時掛在臉上的笑容全都收斂了起來,咽了口唾沫,說“我們可能遇見高人了。”

    “啥意思?”

    小毛被那只掉毛公雞引走的時候,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聽我講了經過,他就揣摩出了些端倪。

    “這兒可能來了藏區的人。”小毛朝窗戶外面看了看“至少是在藏區呆了很長時間,對那邊很熟悉的人。”

    小毛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在外面闖蕩了,他十六七歲跟著別人到藏區那邊倒騰蟲草,有一次摔斷了腿,在一個老藏人家里住了三四個月。

    老藏人是個好人,幾乎走遍了整個藏區能走的地方,見識淵博。小毛在他家養病期間,老藏人照顧的無微不至,也喜歡和小毛聊天。他給小毛講過很多奇聞異事。

    在很早以前,占據高原的宗教信仰是原始苯教,公元八世紀,吐蕃崛起,象雄衰落以后,藏傳佛教代替了苯教,成為全民信仰。

    小毛其實特別聰明,腦子也轉的很快,他聽我說,是一只死掉的掉毛公雞把他引走的,一下子就想起了以前老藏人跟他講過的幾件事。

    老藏人說,藏傳佛教傳入高原的時候,因為缺少典籍和宗義,所以虔誠邀請當時享譽印度的阿底峽尊者入藏。這種邀請進行了很多次,最后一次,藏區派往印度的團隊里,有一個翻譯,得到了阿底峽尊者的青睞。阿底峽尊者經常把這個翻譯帶在身邊,外出行走。

    有一次,在恒河岸邊,翻譯看見一個老婆羅門。這個老婆羅門看上去已經垂垂老矣,行將就木,幾乎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老婆羅門帶著一個小孩兒的尸體,用盡全力,最后來到了河邊。老婆羅門用恒河水洗干凈小孩兒的尸體,自己也進行沐浴,等沐浴結束,老婆羅門盤坐在河邊,閉上了雙眼。翻譯當時認為,老婆羅門將要坐化了。

    阿底峽尊者看見翻譯瞧的出神,也就沒有阻攔他,兩個人站在距離老婆羅門不遠的地方,一直默默的注視。

    沒過多久,老婆羅門果然坐化了,但是,那個被他帶來的小孩兒的尸體,竟然活了過來,揚長而去。

    翻譯非常驚訝,詢問阿底峽尊者,阿底峽尊者告訴他,這是外道的一種“還魂術”。

    這件事情,讓這個翻譯永生不忘,等他回到藏區以后,全力鉆研這門所謂的“還魂術”,經過漫長的時間,還有數代傳承,藏傳佛教對這門還魂術有了整體的認識以及全信的詮釋,也就是藏傳佛教中那若六法里面至高的法門遷識奪舍。

    “啥?遷識?奪舍?”老王聽到小毛講起這些,有點不信“你是不是仙俠小說看多了?”

    小毛也不跟老王爭執,繼續講了下去。

    那若六法是藏傳佛教白教宗師瑪爾巴留下的,在藏語中,那若六法的頂級法門叫做“仲覺”,翻譯成漢語,就是遷識奪舍。這四個字并不復雜,從字面就可以理解其意,大概的意思是,把自己的意識,記憶,靈識,從自己的軀殼中轉移出來,遷入另一個人身軀中。

    瑪爾巴首先把遷識奪舍傳給了自己的兒子,據說,他的兒子學會此法之后,有一次騎馬的時候摔落下來,就是借助遷識奪舍,就了自己一條命。

    “我說的,你們能聽明白嗎?”小毛對著老王比劃了一下,說“比如,現在我快要死了,但是我會遷識奪舍,我就用這個法門,把自己所有的意識和記憶全都硬灌輸到你身上,你自己的記憶沒有了,腦子里全是屬于我的記憶,那你說,你算是小毛,還是老王?”

    “連記憶都變成你的記憶了,我還是屁的老王。”老王哼了一聲“還有,為啥非要是灌輸到我身上?”

    “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小毛感覺跟老王解釋不清,又轉頭看看我“你能明白嗎?”

    “大概明白。”我點了點頭,因為我見過跟我長得一模一樣,而且連記憶都相同的人,所以我對這方面肯定比其他人理解的更快,也更深刻,我完全明白,如果一個人擁有了我的思維,我的記憶,那么從某個方面來說,他其實就是我。

    “說的直白一點,遷識奪舍,事實上和轉世是一個道理。”小毛看見總算有個明白人了,表情很欣慰“轉世。”

    “毛哥,不要胡扯八道了。”老王好像對這些事情不信“人就這一輩子,哪兒來的轉世?”

    “我沒有胡說。”小毛很認真的說道“知道東科爾活佛多居嘉措嗎?”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