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四章 沒有黎明

作者:大野牛更新時間:
    


    半決賽后的一夜,格外漫長。

    蘇秦在隨行空間里沉默著,既沒有在冥想打坐,也沒有操練機甲。

    他非得要跟吳疆討個公道回來。

    “蘇百川去哪兒了?”

    “不是你說知道的?”

    “我下手還不重?”

    吳疆自己提出來,蘇秦負責把鐘靈往死里揍,作為交換,吳疆應該透露蘇百川的行蹤。

    “所以,蘇百川去哪里了?”

    蘇秦每每提起蘇百川三個字,心里頭的執念越發深刻,尤其是姓吳的冷不丁給他提個醒,裝模作樣地給他一個念想,接著便又是不了了之。

    “姓吳的,你是不是個男人?”

    “老子性別男,不過還真不是男人,頂多算個鬼。”

    艸。

    蘇秦冷靜不下來,深深呼了幾口氣,便和吳疆對峙了起來,靜坐示威,頹廢的不僅僅是他自己,還有吳疆那個不著邊際的夢想。

    “好好練習技巧,等你……”

    蘇秦打斷了吳疆的話,眼神冷地跟兩窩寒潭似的。

    等你該知道的時候,就知道了。

    吳疆把話咽回肚子里,他光棍地合上眼睛,蘇秦那眼神跟要吃了他似的,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斷了精神力的感知,一只小小的魂魄,也就斷了跟外界的聯系,任由蘇秦怨氣滔天,也沾染不上吳疆半分。

    “你應該聽我好好講講,”吳疆還是閑不住,“多好的天賦,老子不想你誤入歧途。”

    “你他媽的還不領老子的情,一個勁地跟老子作對,老子上輩子又不欠你的。”

    “老子告訴你個事,你給老子好好想想,你自己跟那秦家,有沒有點什么關系?”

    秦家?“哪個秦家?”蘇秦想著,自己姓蘇,單名一個秦,怎么跟秦家扯上關系了。

    “秦王掃**,在后地球時代的普通人里頭影響甚大,”吳疆對太陽系文明的歷史了解得還算不錯,“不過,你仔細想想,蘇百川好歹也是個高階元修,看得上一個凡人中的梟雄?”

    “老子要是沒猜錯,你跟那秦家保不得真有關系。”

    “老子的話你可以當故事聽,可你那個好基友,秦焱,跟你的元力相似度還挺高的,多了不敢說,百分之三十以上是有的。”

    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相似度?

    我怎么沒感覺出來……蘇秦心里一沉,腦海里浮現出秦焱的模樣。

    “秦家啊,秦家老子也不便多做評價,等該知道的時候,你自然知道了。”

    “老子不想你這么糾結,老子真的是為你好,你他媽的信老子好不好?”

    得,你這一說,我更糾結了。

    蘇秦對自己的事情知之甚少,吳疆明擺著比他知道的多,也和蘇百川一個德行,不漏一點口風。

    其實被吳疆這么一提,蘇秦將未分化的元力轉化成火屬性,倒是真的和秦焱有那么幾分相似……

    難不成兩個人還有點親緣關系?

    “扣扣扣。”

    大半夜的敲門聲,三聲,這力道,蘇秦可以猜出來是誰。

    說曹操,曹操就到。來人正是秦焱。

    月球模擬出了地球的24小時光照變化,按著一算,現在大概等同于地球上凌晨四點多,天還是黑著的。

    這個點,正常人還在休息,秦焱倒好,直接敲門了。

    “醒了沒?”

    “再不醒,只能等死了。”

    秦焱的話令人不寒而栗,蘇秦收回去的天眼再次鋪開,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視野范圍被禁錮在了一個小小的房間內。

    蘇秦從床板上一躍而起,頓時沒了睡意。

    剛開一條狹小的門縫,秦焱立馬鉆了進來,警惕地張望了一下四周,又猛地關上了門,一臉嚴肅。

    秦焱的手里托著一個陣盤模樣的東西,儼然是他們秦家傳下來的鎮族之寶,緋紅裙擺。

    陣盤落地,緋紅色的光芒籠罩了整個房間,一道一道的陣法在房間里鋪展開來,甚是詭異妖冶。

    蘇秦的頭發也被這光芒染的通紅,跟秦焱的一樣,像一簇跳動的火焰。他冷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那個六階神陣漸漸成型,浩古的氣息撲面而來,蘇秦敏銳地察覺到,似乎并不僅僅是個六階神陣。

    秦焱傳遞出一個相信我的眼神,一把抓過蘇秦的手,一絲元力凝成刀刃,劃開了他的小指指腹。

    蘇秦對秦焱并無防備,手指輕易被割破,一滴鮮血從指尖滴下,滴答一聲,落在地面成型的陣法上。

    那陣法當即泛起一圈血紅的漣漪,連帶著整個房間的元氣都躁動起來。

    秦焱也同樣割破自己的指尖,再次落下一滴鮮血。

    兩滴鮮血在地面上形成了兩個不同中心的漩渦,血紅色在其中流轉著,顏色越來越鮮艷,元氣越來越濃郁。

    吸力也仿佛掙脫了平面的范圍,竟然對立體空間也有了影響!

    兩個人的頭發在房間里無風自動,相互對視一眼,只能再次交托彼此的信任。

    “秦焱……”蘇秦把后半句話咽了下去,吳疆已經給了他答案。

    “看著是個六階困殺陣,其實是個十階跨星系傳送陣,”吳疆也承認自己看走眼了,“沒想到啊,蘇秦,護住自己的元力和精神力!”

    “護住自己的元力和精神力!”

    秦焱也同樣大喝一聲,提醒著蘇秦。

    只見那兩滴鮮血形成的漩渦越積越大,在兩個人的腳下,形成了兩個幽深的空洞。

    一股強大的撕扯力從腳下傳來,自下而上,包裹著蘇秦。

    “不要掙扎,不要抵抗!”吳疆的話一遍一遍在蘇秦的腦子里回旋。

    好,不掙扎,不抵抗!蘇秦反抗著自己的本能,努力去適應那股來自陣法的撕扯力。

    意識似乎被撕扯出了肉身,像是無根的浮萍,在一片天旋地轉中漂泊無依。

    此時此刻,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之中,只有寥寥數人看到,安軍這邊的某個房間里,刺眼的紅光一閃而逝,仿佛幻覺一般。

    蘇秦的房間里,紅光適時消退,兩個大活人隨著那紅光也一并消失,仿佛真的人間蒸發了一樣。

    院長一夜沒有合眼,他清楚地捕捉到了一閃而逝的紅光,再次用元力探查隔壁房間的秦焱,發覺人已經不見了!

    他企圖聯絡一下秦焱,連打了三次通訊,回復他的都是冰冷的女聲——

    對不起,用戶不在服務區。

    院長連忙穿好衣物,摸黑出去,敲著秦焱的門,半天沒有人回應。

    院長立馬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他走過其余人的房間,直奔蘇秦的住處。

    剛到門口,他便止住了腳步。

    緋紅裙擺。那個主困殺的六階神陣,此刻陣法的威力全開,籠罩著蘇秦的房間,即便是院長,踏入也是必死。

    六階神陣,既然帶上一個神,便與六階以下的陣法拉開了很大的差距,要想破開六階陣法,怎么也要有六階的實力才行。

    想跟六階以下的陣法一樣,越階破陣?無異于癡人說夢。

    院長在這個陣法外一個人傷腦筋,沒過一會兒,他便沒了傷腦筋的**和精力。

    “院長!”小光光推開房間的門,一臉的驚恐,他第一眼看到了院長,竟不知道如何開口,“時間……時間不對啊!”

    月球有人造的模擬系統,不僅過濾了空中占據絕大多數位置的地球,還設定了準時從五點開始天亮,如果不出意外,現在這個點,天應該亮了大半。

    可是,一看外邊的天空,似乎沒有一點該有的光芒,依舊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現在,五點半了。”

    興許今天的模擬系統出bug了?

    六點整,又一批早起的人喧嘩起來。

    九點整,整個月球陷入恐慌,距離月球最近的地球,也已經被各種來自月球的消息刷屏。

    月球仿佛一朝回到了后地球時代,所有的星際時代的印記,所有繁榮的印證,都被悄悄抹去。

    月球作為皇都,生活的多是真正帝國的中堅力量,讓這樣一群人陷入恐慌,帝國也就離大亂不遠了。

    偏偏,如此危急的時刻,帝國官方,并沒有給出任何回復。

    任憑底下的群眾吵得在狠,鬧得再兇,也依舊沒有動靜。

    帝國,到底怎么了?

    帝國掌權者,鐘氏,不能給個回復嗎?

    帝國的皇帝應該對帝國所有的子民負責,究竟是誰許下的諾言?

    即便是戰亂時代,帝國的政府也從未低能至此。

    月球的黑夜持續到了正午十二點,此時,從地球到最遠的土衛移民地,幾乎人人都知道了月球的狀況,即便是兵變的沉家,也在討論這件不同尋常的事情。

    “模擬系統并沒有損壞,只不過,突然沒有了支持它啟動的能量。”

    “包括備用的能源,也都莫名枯竭。”

    視頻里一片黑漆漆的背景,年輕的男子一簇火引著路,一邊走一邊說著。

    “我可以負責地告訴大家,我是一名暗系元修,在黑暗之中,對元氣的感應異常敏銳。”

    “除了模擬系統的能源,月球上幾個大的能源點,都出現了同樣的狀況。”

    “都是能源枯竭!”

    “并且,你們仔細感受一下,空氣中的元氣,似乎變稀薄了不少。”

    “我告訴你們一個確切的數字,97%。”

    元氣的濃度下降了97%!

    月球上的元修幾乎在同一時間細細感受了一下,他們做不到像視頻里的男子一樣準確,但也是可以模模糊糊有點感覺的。

    下降了,下降地還不少。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