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三章 蘇秦暴走

作者:大野牛更新時間:
    


    “你不是好奇蘇百川去哪兒了嗎?”

    “聽老子的,把面前的老鬼打出翔來,老子就告訴你!”

    吳疆的話鉆進了蘇秦的心里,如同魔音貫耳,瞬間調動起了他全部的情緒。

    如果問,蘇秦這一年多,最掛念的人是誰?當然是蘇百川無疑。

    蘇百川不是個好師父,也不是個好長輩,但是蘇秦認定他是一個好人。

    沒有蘇百川,某年某月某日,蘇秦已經死于某地了,更遑論十八年來的養育之恩。

    “好,我聽你的。”蘇秦的眼睛里染上了一層薄薄的血色,再次看向鐘靈的時候,仿佛不是在看一個人,而是一只強大的異獸。

    對付人,需要壓抑自己心里的野獸,而對付異獸,正確的做法則是放它出來,讓兩獸相爭!

    精神力比元力還要沸騰,術法不要錢似的,一個個輪番轟炸,每每在這個空隙,精神力便出來作祟。

    五十多級的精神力,比三十幾級的元力整整高出兩階,一旦暴走起來,簡直就是一條失了束縛的瘋狗,一個勁地往鐘靈那邊撲咬。

    蘇秦的精神力是那種橫沖直撞型的,素來以剛猛著稱,撲面而來,每一下,都是一記重錘,把鐘靈錘地發懵。

    怎么回事?這突如其來的精神力,來自何處?

    莫非,是面前安軍蹦跶的家伙?

    鐘靈第一時間排除了蘇秦,他嚴格按照他師父的安排,幾乎無時無刻不在修煉,一個月前,又接受了神靈的考驗,才堪堪達到三十九級。

    至于精神力上,其實他還維持在二十幾級,因為元力提升過快,精神力跟不上,一旦元力全部被釋放出來,他便會陷入失控。

    不小的缺陷,但是他甘愿如此。

    正是如此,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會有人在元力跟他相仿的時候,精神力強悍至此!而且,面前的這個安軍的學生,似乎比他的年齡還要小一些。

    鐘靈一邊應對著蘇秦并不弱于他的術法攻擊,一邊分心防備著無孔不入的精神力,不出一會兒,手忙腳亂起來,無奈落了下風。

    他沒有看到蘇秦已經血紅的雙眸,所以他還惦記著,自己憑借高一級的元力,可以和蘇秦打消耗。

    “天真。”吳疆在隨行空間里看得清清楚楚,他合上雙眸,瀟灑地哼起小曲兒來。

    “給老子再加把勁,往死里打!死里打!”

    吳疆搖旗吶喊著,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這么大怨恨。

    蘇秦把他的話聽了進去,如果說先前的精神力是把木錘,那么現在,就是鐵錘!

    糾結在一起的幾股精神力氣勢極為浩大,四面八方地向鐘靈擠壓而來,他愣了一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抵抗。

    硬抗?

    鐘靈調動全身的元力,極速地在周身形成一層密不透風的防護罩。元力用來抵御精神力,效果會差一些,但是有總比沒有好。

    鐘靈意識到自己低估了蘇秦,他只能寄希望于他的師父不會坑他。

    恭親王在觀眾席上,他的確沒想要坑他的寶貝徒弟,只是蘇秦超綱的精神力,又的確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也開始意識到,以二十幾級的精神力硬抗五十幾級的精神力,變成白癡是最好的下場。

    “鐘靈認輸。”

    認輸兩個字還是第一次從恭親王口里出來,每一個字都是那么清晰到令人震撼。

    裁判是由老資格的長老擔任的,蘇秦到收不住的精神力攻擊被他緊急啟動防護陣法擋了回來,鐘靈在不經意間濕透了后背,風一吹,涼颼颼的。

    “我……”鐘靈驚魂未定,頭上幾略長的頭發還在空中打轉,遲遲沒有平靜下來。

    蘇秦眼中的血紅卻沒有消散,他沒有聽進到鐘靈口中任何有關放棄比賽的字眼。

    “傻站著干什么?繼續!”吳疆比蘇秦還急,他這一提醒,蘇秦也意識到了,他應該繼續!

    “蹭——”尖銳的碰撞聲剛一消停,又響了起來,防護陣法的光芒猛地一閃又一閃,跟蘇秦失控的精神力碰撞起來。

    “怎么回事!快認輸!”觀眾席上有人大喊了一聲,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我……”鐘靈的舌頭打著結,仿佛里頭塞著塊破布,模模糊糊地說不清楚。

    鐘靈可不是什么沒見過血的菜鳥,既然有人不想讓他開口,他便戰!

    回給恭親王一個固執的眼神,鐘靈大喝一聲,迎著那一道道精神力,沖殺了過去。

    幾個敏捷的動作,輕松繞過了防護陣法,手里握著把長矛,儼然一副不怕死的模樣。

    “來得好!”吳疆滿意極了。

    磅礴浩蕩的精神力朝著那個小小的人兒碾壓了過去,沒有一絲留手。

    鐘靈的腦袋里忽而變得一片白茫茫的,他感覺自己被關在一個無邊無際的白色空間里,寂靜、空曠。

    鐘靈企圖往四周走走,越走他的心越慌亂。

    索性他跑了起來。

    接著狂奔。

    白色的世界,比黑色的世界還要恐怖。沒有邊界的黑暗尚且可以安慰自己是在閉著眼睛,沒有邊界的白色……那又是什么?

    鐘靈的心性一直以來頗為堅定,此刻也終于出現了動搖。

    意識之外,恭親王不顧自己的形象,將鐘靈從臺上抱了下來,留給裁判一個高冷的背影。

    這算什么事!

    裁判敢怒不敢言,那人可是恭親王,差一點步入六階的人,他一個普普通通的長老,作對不起。

    “安軍蘇秦勝。”

    裁判輕了輕嗓子,有元力加持的聲音可以傳地很遠,覆蓋了整個觀眾席。

    觀眾席現在亂成了一鍋粥,沒有人會想到,第一場比賽以這種戲劇性的方式畫上了句號。

    那可是恭親王真傳!

    一個月十級的恐怖速度!

    怎么會輕而易舉地敗了?

    荒唐。絕大多數人認為這無比荒唐。

    不過,各家的帶隊長老,大多看得清楚明白。

    同級元修,除了元力,還有很多作為區分的因素。

    元力好比是一個人擁有一頭很厲害的戰寵,而一個人可以指使其做很多事,一個人卻只能將其用鎖鏈鎖著,在關鍵的時候放出來嚇唬嚇唬別人,差別顯而易見。

    精神力在低階元修身上看不出來太大的差距,一旦越過三十級這個坎,精神力的作用便體現出來了。

    古往今來,但凡成就極高的元修,哪一個不是擁有精神力修行天賦?

    憑借自然增長的精神力,根本無法約束以更高速度增長的元力,放著一個小金庫沒有打開的鑰匙,和沒有的差別并不是很大。

    只不過,因為擁有精神力修行天賦的人太少了,這一類人并沒有被明確地劃分出來,不到三十級以上,了解的人太少。

    怕被打擊。

    人與元修之間的差距,遠遠不及普通元修和擁有精神力修行天賦的元修差距大。

    這是命,得認。

    好在,精神力修行也是一件非常耗費時間與精力的事情,作為平衡,一般來說,擁有精神力修行天賦的元修,單純的元力等級不一定有純粹的元修高。

    也正是這樣的一種平衡,使得擁有精神力修行天賦的元修這類人,并沒有被列為絕世天才的行列。

    不到三十級,差距根本看不出來。

    那么,先到三十級再做討論。

    元修界多年來,幾乎從未出過差錯,不想在今天,爆出來一個奇葩。

    安軍這位千杯不倒,何止是元力等級驚人,精神力等級,已經不能用單純的變態來形容。

    五十幾級的精神力,大致是恭親王那個水準,在帝國,歸屬于頂尖級別。

    可恭親王多大?繞是恭親王這樣的冠絕一代的天才,時至今日,六十有二。

    蘇秦呢?二十歲不得了了。

    怪不得有一大批人主觀認為,蘇秦是個返老還童的,或者磕了整瓶駐顏丹的老怪物。

    皇家軍事學院的一眾人面色嚴肅,他們了解內幕,鐘靈為了應對這場交流賽,不惜接受了神靈的考驗,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才能把元力等級堆疊到恐怖的境地。

    安軍斷斷沒有條件,安軍到底怎樣培養出一個真正的變態的?

    恭親王一走,皇家軍事學院這邊,自然待不住,一眾人低調地從小路回了分配的房間和活動室,等恭親王的消息。

    半決賽第二場,連家內戰,打起來的意義實在有限。

    連家人很默契,帶隊的七長老一拍桌子,定下了輸贏。

    “連杰直接棄權。”

    “連延繼續參加比賽。”

    “決賽之前,我要整個交流賽,成為我們的新地盤。”

    連延成了連家人一張晃人的海報,吸引了絕大多數的視線,除去刻意注意到的幾個人,哪里會有人察覺到一些細微且合理的差異?

    半決賽結束地太過突然,當人們返回各自住處等待決賽的時候,他們驚訝地發現,半決賽開始之前動身出發的鄰居們,又回來了。

    “嗶了狗了,搞什么玩意兒,月球這等要地,航班也會推遲!”

    “可不是嗎?帝國的首都所在,交通癱瘓一天,得帶來多大的損失。”

    回來的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總歸就一個意思。

    所有始發站在月球的航班被順勢推遲了一天,包括途經月球的航班,也被迫順延。

    素有帝國心臟的月球發生這種事情,不得不說,簡直匪夷所思。

    若不是先有陳家兵變、元氣枯竭、科學院集體叛國等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少不得要游行示威大鬧一場。

    可現在嘛……非常時期,非常對待。

    抱著這樣的想法,交流賽的那些人,又去而復返。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