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44章 炮換玩具槍

作者:塵世美更新時間:
    


    梁氏遠洋集團的加入,讓這一場小規模的商戰瞬間升級,變成了一場不敢說前所未有,卻也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商業戰爭。

    因為有了官方部門的介入,讓這場商戰的范圍更為擴大。

    不過華夏境內別的企業,甚至是多數外企都沒有為此受到損失,所以一開始的人心惶惶,現在也逐漸趨于穩定。

    當然,上帝之手組織的在華資產肯定也是有合作伙伴的,這些人見風早的也許可以幸免于難,但稍有猶豫的,就會淪為池魚,被殃及、被毀滅!

    大勢所趨,上帝之手組織哪怕有心挽救,卻也因為鞭長莫及,最終只能望洋興嘆。

    埃爾伯特覺得自己太難了,簡直進退維谷,他最終背叛了上帝之手組織,選擇先茍活下去,至于最終是僥幸逃過一劫,還是被追殺至死,這都不是他目前能夠考慮的了。

    相比立即接受組織的審判來講,能多活一天,那都是他賺來的!

    不過埃爾伯特不知道的是,他的一切都在上帝之手組織決策層的監測下,不止是他,所有不是上帝之手組織決策層的成員,哪怕是核心成員,都會受到監視。

    因為權力越大,一旦滋生反叛心理,對組織的危害就越大,如同張海的背叛,就給上帝之手組織上了寶貴的一課。

    雖說張海的背叛是不得已而為之,是上帝之手組織不義在先,過河拆橋在后,但上帝之手組織這種唯利益至上的存在,當然不會考慮自己的問題。

    決策層為了以防萬一,所以就特別成立了一個秘密部門,專門負責上帝之手組織手握大權的核心成員,因此埃爾伯特剛有反叛的舉動,就被決策層給知曉了。

    其結果當然不會太好,而上帝之手組織的決策層,同樣也從他嘴里撬開了最新信息,得知了華夏那邊的情況。

    上帝之手組織在華資產全部受到了毀滅性的打壓,幾乎沒有幸存,換句話說,之前所有的投資,都基本上全軍覆沒。

    其中的財富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對于上帝之手組織來講,也絕對是可以動搖根基的東西。

    上帝之手組織決策層轟動了,連亞當和夏娃也被召回,當即為此開展了一輪新的會議,討論張海為什么會在第六次x病毒變異之前,弄出這么大的動靜的動機等等。

    當然,他們一時間是絕對不會想到,這是張海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一種手段的。

    而就在華夏國商界震動,歐洲上帝之手組織決策層滿頭霧水的時候,張海這邊,卻準備驅車前往荒山嶺,開始今晚的賽車之約。

    他把外界攪亂成一鍋粥,目的就是為了今晚可以安心賽車,然后執行他的轉移計劃。

    當計劃順利走向終點的時候,他的目的達到,那上帝之手組織就算反應過來,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與此同時,荒山嶺腳下。

    何天下還沒到時間就率先抵達,而且并不止他一個人,而是有一群年輕男女,各種豪車云集,像是一場盛大的派對。

    來的人多是些混跡夜場的妹子,其他就是昌南市本地或是周遭不遠的富二代,都是喜歡玩車的主,其中不乏賽車技術精湛的人。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個別退役的職業賽車手,也有一個是現役的賽車手,是這群人當中技術最好的一個。

    何天下在這個圈子里邊也算是知名人士,因為他雖然業余,可技術過硬,跟那位現役賽車手都不遑多讓,兩人較量互有輸贏,最后不打不相識,成為了實至名歸的狐朋狗友。

    “天哥,你說的那人怎么還沒有來?不會放你鴿子吧?”

    有人不耐煩的嚷嚷著道:“還有五分鐘馬上就要十點了,可我們連車燈都沒看到,這荒山野嶺的,你覺得他能按時抵達?”

    頓時有人附和道:“是啊天哥,這邊的道路崎嶇蜿蜒,如果對方守時的話,哪怕他裝逼掐著點來,這時候也不該看不到車燈才對。”

    又有人打趣道:“嘿,不會是個關燈走夜路的高手吧?”

    眾人哄笑,這夜里要是能黑燈瞎火的開車,那就不是車神,而是可以把“車”字去了,是真正的神了!

    現役賽車手叫林飆,是個高瘦帥氣的青年,他此時左擁右抱,艷福不淺。

    眾人哄笑的同時,他也看向臉色不太好的何天下,揶揄道:“我說天下老弟,你不會跟哥幾個玩一出鬧劇吧?又或者說,你被人當猴耍了,現在就把我們當猴耍出氣?”

    何天下悶悶不樂道:“媽了個巴子,姓張那小子確實有錢,你們沒見過他的車隊根本就不知道,再說了,我愿意拿我爸的底子來賭這一場,你認為我是開玩笑嗎?”

    “怕就怕這貨當時腦子發熱,所以才跟我提出挑戰,這兩天過去了,他也許聽到些風聲,或是對我的車技有所了解,所以就算他慫了,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

    林飆扯了扯嘴角道:“燈光不見,轟鳴聲也沒有,你說的那位,估計是要放我們……”

    轟!

    就在林飆還沒有把話說完的情況下,陡然就聽到一聲細微的發動機轟鳴聲。

    “看,是車燈!”

    “聽發動機聲音我就知道,這不是瑪莎拉蒂!”

    “好像……是皮卡的聲音?”

    “不對不對,五菱宏光,絕對是五菱宏光!”

    “我的個乖乖,是正主來了么?開五菱宏光?”

    “……”

    林飆聽到聲音后的下一秒,眾人也都反應過來了。

    可是正主沒有露臉,誰也不敢肯定這就是要跟他們賽車的人,連何天下自己都難以置信,或者說不敢想象張海開輛五菱宏光過來的場景。

    但事實是……這車確實是張海駕駛。

    另外一邊,開著五菱宏光的張海也是一邊開車一邊罵娘,“娘咧,就不該把瑪莎拉蒂還給高進的,當時裝逼倒是過了癮,現在可委屈死大哥了!”

    本來張海是決定今天用瑪莎拉蒂賽車的,但昨天去看王雪晴,剛好高進打電話來說新定制了一輛勞斯萊斯,為了裝逼,當時張海也沒想那么多。

    反正車子到了他手上,管他是瑪莎拉蒂還是勞斯萊斯,都能開出飛一般的感覺來。

    只是……

    造化弄人啊,勞斯萊斯剛出郊區不久,就半路拋錨了,倒不是車子壞了,而是他沒注意看油表,所以油盡燈枯,沒法走了。

    這其實也不能說是張海粗心大意,實在是昨天才搞回來的車,他根本就沒想過會沒油這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車是高進開過來的,按照張海潛意識的想法,這小子既然這么上道,近千萬的勞斯萊斯都賣了,怎么著也不會省那點油錢才對。

    誰知道偏偏就出了問題,等張海察覺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而張海也確實是想掐著點過來,不為了裝逼,而是為了擾亂上帝之手組織的視線,他確實費了一番功夫,這不剛剛才騰出空來么。

    要說運氣差也不盡然,因為就在張海拋錨,準備打電話給高進狠狠罵他一通的時候,恰好路上有輛五菱宏光面包車駛過。

    張海此時財大氣粗,加上現在用錢的地方少,畢竟今晚就要轉移眾女,而他又有更加宏大的計劃,這些車子留在華夏也只有上塵的份。

    所以他心念電轉,為了不打亂原本的計劃,當機立斷就半路攔下五菱宏光。

    司機一開始還以為遇到攔路打劫的了,結果一看人家開勞斯萊斯的,當即畢恭畢敬,有求必應。

    他的態度決定了他的造化!

    因為……張海用他沒油了的勞斯萊斯,換了他的五菱宏光面包車!

    這可不是鳥槍換炮,而是炮換玩具槍!

    天上掉餡餅都沒有這么夸張的,那司機當時都懵逼了,直到張海開著他的五菱宏光揚長而去的時候,司機都沒能回過神來。

    但這些都不在張海的考慮范圍內了,因為距離十點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他開上五菱宏光之后,用了將近兩分鐘時間熟悉性能,接下來就風馳電掣,一路拉風帶閃電。

    可以說,賽車還沒有開始,張海就已經把他的車技發揮到淋漓盡致。

    十點整,張海剛好抵達現場。

    當他從車上下來,那風塵仆仆的樣子,著實讓人目瞪口呆。

    何天下簡直要瘋了,馬勒戈壁的,知道這貨狂妄,可也沒見過這么牛逼的,竟然開輛五菱宏光跟老子玩賽車?有你這么鄙視人的么?

    其他人也快瘋了,說好這貨家財萬貫豪車云集的呢?說好這貨身邊美女如云個個國色天香的呢?

    怎么……怎么會是這般模樣?

    唰唰唰!

    一時間,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何天下,他們需要一個解釋。

    可何天下自己也懵逼呢,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后,他總算回過神來,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后,何天下深吸一口氣,來到了張海面前。

    “姓張的,你確定你沒開玩笑?”

    何天下憋著一股氣,表面卻努力保持鎮定,“你今兒就用這輛車跟我玩么?到時候輸了還認不認賬?不會最后又拿車的性能說事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