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九六章 弦外之音

作者:揮寬更新時間:
    “你說得很對,如果那個胖女人真的追上來了那你肯定是沒命了,就是打不死你也要夠你痛上一陣子,到時候呀說不定連我都要受到傷害,誰又叫你剛才就那么多嘴多舌的呢那咱們還是趕快走吧!”王香兒也就帶著埋怨的語氣說道。

    她們倆也就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繼續延著江堤往回走,希望能夠遠離是非之地別再惹上麻煩,這件事只能錯一就不能錯二了。

    江婷又繼續作出解釋道:“香姐,你也別老是埋怨我了,剛才我不也是為了那兩個女人好,不忍心看到她們打得頭破血流的,因此也就想從中作出調解,要是那個瘦女人真的受到了傷害的話對誰都不利,我看有話還是得好說好商量的。香姐你說對嗎”

    “你說話也太幼稚了,有些事是可以好說好商量的,可是那愛情上的事就沒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像這種事誰又愿意去戴上綠帽子了呢剛才那個胖女人不是罵慘你了嗎說你跟那個瘦女人是一樣的貨色,天天肯定也是抱著別人的男人過日子,你倒是說這句話是不是罵得太殘忍了呢因此這種奪夫之痛是誰都無法容忍的。”王香兒可是借題發揮,當下也就狠狠地數落了江婷一頓,她倒要看看這個小妖精還有啥話可說。

    江婷聽了香姐的言語心里頓時很不是滋味,盡管香姐重復著的是那個胖女人所說的言語,但是從香姐的嘴里出來就完全變了味。因此,她的心里的確是感到特別的不爽,畢竟那些言語都不是很光彩的。

    盡管如此,江婷還是聽出了香姐言語中的弦外之音,意思已經是說得很明顯了,是非要她退出追求林子哥不可。可是,她真的能夠遵照香姐的心愿去做嗎

    為了敷衍了事,江婷也就繼續作出解釋道:“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各說各有理,到底是誰對誰錯咱們也說不準。我只是覺得那個胖女人的言語的確是太刻薄了,那表情和架勢也的確是太恐怖了,簡直就像是個能吃人的兇神惡煞,的確是嚇得我心驚肉跳的。說句實在話,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到過這樣恐怖的場面。”

    “其實,這一次只不過

    過是個經驗教訓,你下次可要千萬的謹慎小心,別再遇事總是那么多嘴多舌的了,更不要去以身試法,去觸碰那種奪人之愛的不良行為,到時候你所得到的也就是那個瘦女人一樣的下場。”王香兒為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當下也就畫蛇添足地把話直說了出來。

    此時此刻,江婷覺得香姐已經把矛頭直接指向了她,幾乎是要她立馬離開林哥,像這樣的無理要求她能夠答應嗎盡管如此,江婷還是沒有什么心情去猜測香姐言語中的用意,更不會去嫉恨香姐,爭奪愛情本來就是這么回事。

    為了親近香姐解除兩人之間的恩怨,江婷仍然是放平了心態,也就拉起了香姐的手,是繼續向著江岸邊走了過去。

    她們倆可是一邊走一邊閑聊著,又把剛才親眼目睹的愛情風波互相議論了一番,而且還提出了各自的觀點和看法,以便充實自己內心深處的空虛和感悟,好讓各自心靈上的憂愁得到一些安慰。

    江婷對于剛才的所見的聞雖然是心有余悸,但是一想起那個胖女人對她的指責,心里的確是感到有些不服氣。因此,她的心里老是在痛恨那個胖女人憑什么就那么逞強,是非要把那個瘦女人至于死地不可,世上哪有這么胡亂打壓人的呢

    說句實話,江婷要不是覺得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今天她是非要當場和那個胖女人好好的理論一番不可,至少也要壓壓那個胖女人的火氣,因此她始終是有些不甘心。

    為了弄清楚打架斗毆的真實情況,江婷也就刨根問底的說道:“香姐,剛才那個大吵大鬧的胖女人到底是哪家的媳婦呀,竟然是如此的粗魯和野蠻,依我看那簡直就是叫做無理取鬧,讓人看了的確是感到十分的討厭。”

    王香兒聽了江婷的問話之后頓時也就覺得機會來了,她正好可以借此機會再次整治一下這個小妖精,是非要這個小妖精感到失望不可。

    眼下,王香兒覺得自己可以利用張冠李戴的方式,來迷惑眼前這個小妖精。她覺得自己只有這樣做,才可以緩解一下積壓在心中的怨氣,好讓自己那顆憂愁的心是盡快的恢復正常

    常。

    想到這里,王香兒也就傲氣十足地說道:“那個胖女人是二牛家的堂客,叫做蓮花;那個瘦女人是水生家的堂客,叫做梅花,這兩朵扎手的花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懶堂客。特別是那個梅花,自從嫁給水生之后一直都是好吃懶做的,只有打牌賭博才是樣樣精通。如今倒好,那個梅花竟然沾上了水性揚花的惡習,而且是到處霸占別人家的男人,已經是臭名遠揚了。”

    其實真實的事情并非如此,可是王香兒偏偏要這么說,其目的是要順著江婷的思路說事兒,因為這個初來乍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