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財八十九章 謀財害命

作者:磨刀狂徒更新時間:
    “早上小肖聽說我要來公司,特意要求跟著的,而且專門說明了,就是來找你有事,你們好好談吧,我到技術部請他們吃午飯。”丁小玲笑嘻嘻地把肖海芳推進辦公室,然后就走了,像是要故意給他們留出空間一樣,反倒弄得肖海芳似乎有點不自在。

    楊奇滿心疑惑地把她領進了會議室。

    這小丫頭給他的印象談不上多好,而且他還覺得,跟她那個勤勞肯干的哥哥相比,這丫頭還是有些浮躁,不過畢竟年齡還小,跟他關系不大,他自然也沒有資格強求。

    “楊大哥,你們這兒可真漂亮。”肖海芳四處張望,很是羨慕地說道。

    “這有什么漂亮的,不就是普通辦公室嗎,丁總的那個公司環境比我這里還好呢。”楊奇覺得有點好笑。

    “那不一樣,丁總的辦公室畢竟沒你們這里大,而且我剛才跟著丁總進來的時候,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白領,還有老外呢,都是有文化的人。”肖海芳說道。

    楊奇哈哈笑了起來,從小偷搖身一變為上班族,這個變化本來就有點大,而且這丫頭畢竟沒什么文化,世面見得也少,對白領的崇敬,加上對自己身份的自卑,有這種心態倒也不奇怪。

    “你專門要求跟著丁總過來,總不會就是為了找我聊天吧?”他笑道。

    “不行嗎?你平時又不去我們公司,想見你一面都不容易。”肖海芳調皮地回答道。

    楊奇有點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雖然好色,卻并不是對什么樣的女人都感興趣,至少肖海芳這樣的不行,而且這種妹妹跟哥哥撒嬌的語氣,在他眼里看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好的,倘若兩人的關系本就沒那么親近,反倒會造成一種讓人有點反胃的效果。

    見他沒什么反應,肖海芳也只好有點尷尬地收起了笑容。

    但她接下來說出的一句話,卻讓楊奇大吃一驚。

    “楊大哥,你前段時間家里面是不是被偷了?”她問道。

    “你怎么知道的?”楊奇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這不是能隨便開玩笑的事,你給我好好說!”見肖海芳又想笑,他的臉板了起來。

    他心里突然就起了一陣怒火。

    家中失竊這件事,他在辦公室都沒有提過,倒不是因為覺得丟人,而是因為他本就覺得這件事特別蹊蹺,不像是普通失竊那么簡單,加上和鹿婷掛了鉤,里面的原因就更復雜了,倘若被這幫人得知了,七問八問之下,他反而不好解釋。

    而肖海芳這樣的人,從警察那里得到消息也不大可能,一個普通打工妹,就算想認識朋友,檔次也高不到哪里去。

    那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種,這個消息是從小偷那里得來的,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個小丫頭雖然已經在正經的公司上班了,卻依然和那些不走正道的人保持著聯系,這既辜負了他的一番苦心,另一方面,自己在丁小玲那里也不好交代。

    “我是聽朋友說的。”果然,見他嚴肅,肖海芳的語氣雖然沒有剛才那么輕佻,卻還是有點小小的得意。

    “什么朋友?”楊奇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臂。

    不過他很快就放開了手,心中惱火,加上這件事的嚴重性,使得他用力明顯過大,肖海芳被他這么一嚇,滿臉驚恐,眼圈都紅了,可憐巴巴地看著他,不敢說話。

    “我再跟你說一遍,這種事犯法,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你這個朋友到底是什么樣的朋友?”他手松開了,但語氣并沒有放緩,依然是一臉嚴肅。

    “我一開始只是猜的……”肖海芳的聲音明顯小了下來,訥訥地解釋道。

    讓楊奇感到稍稍有點欣慰的是,她先是以一種幾乎發誓賭咒的語氣,再三強調自己已經不干那種見不得人的事了,而且也從來沒有動過這種念頭,她現在的收入跟原來相比,確實有點差距,但差距并不大,而且至少工作得安心。

    但離開了那一行,并不是就能立刻脫離那個圈子的,而且她年紀不大,又不是本地人,為數不多的朋友里,依然有干這個的,所以她也跟那些人保持著聯系,有時候還會一起吃飯唱歌之類的出去玩。

    對于這一點,楊奇倒也不能責怪她,畢竟她的身份就那樣,要讓她立刻變成高級趣味也不大可能。

    而這幫人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交流的內容無非也就是今天在哪里宰了個肥羊,或者是昨天在哪里偷了個富戶,年輕淺薄,炫耀戰績。

    也就是在這個聊天的過程中,肖海芳從一個人的嘴里聽說了這件事。

    楊奇雖然跟她打的交道不多,但她對楊奇很關心,而且丁小玲手下的那幫丫頭知道楊奇跟女老板的關系密切,少不得會對他的事情八卦議論,所以肖海芳雖然不知道他家的具體地址,但卻知道他住在哪個小區。

    而這件事本身就比較蹊蹺,攀爬入室,盜竊的目的卻不是財物,而是一個笨重的電腦主機,自然更能作為飯桌上的聊資,幾方面的信息綜合下來,肖海芳就對這件事起了疑心,所以才會要求跟著丁小玲來找他,不管是不是他,至少可以表示出自己的關心。

    她解釋到這里的時候,楊奇伸手拍了拍她,不管怎么樣,這小丫頭總是從關心自己的角度出發。

    “我本來就是隨便猜猜的,沒想到那家伙偷的還真是你家……”肖海芳既想表明自己的討好態度,又怕說錯什么會再次引起他的怒氣,所以說話的語氣近乎諂媚,還帶著些委屈。

    “一臺電腦而已,損失也不大。”楊奇安慰道。

    “你跟這個人很熟嗎?”他又追問道。

    “不算熟,他是我一個老鄉的朋友,一起吃飯的時候認識的,而且這家伙喝了點酒就喜歡吹牛,我還不怎么喜歡他呢。”肖海芳搖了搖頭。

    “但是他比較有本事……”她這句話說了一半,又看了楊奇一眼,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偷東西的本事比較厲害?”楊奇一看她這樣子,就猜出她想說什么了,感覺有點好笑。

    “是的,我們以前都是用刀片,或者是在人多的地方順包……,可他擅長的是爬樓,不管多高多危險的地方,只要有窗戶,有管道,他就能爬上去……”炫耀這種能力當然不怎么光彩,肖海芳解釋的時候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這些我不管,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楊奇笑著搖了搖頭。

    “要真是你家的話,楊大哥,我就更要問你了,你是不是得罪了警察?”肖海芳的語氣忐忑中帶著焦急,倒確實是一副關心的神態。

    “什么?”楊奇的嘴一下張大了。

    “那家伙說了,找他幫忙干這件事的,是個警察,楊大哥你可能不知道,像我們這些人還好,他們那些厲害的,大部分都在警察那里掛了號,只是警察沒抓他而已,所以警察要叫他辦事的話,他是絕對不敢不聽的。”肖海芳解釋道。

    “警察讓他辦事,但實際上去偷的時候,指揮他的是個女人,對不對?”楊奇追問道。

    “對啊,你怎么知道的?我聽說那女的還挺漂亮的呢。”肖海芳也是滿臉驚奇。

    楊奇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大張著的嘴合攏了,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原本以為,那個到他家偷電腦的毛賊,是鹿婷自己找來的,她原本在夜總會里上班,認識的人很復雜,有這種偷雞摸狗的并不奇怪,只要許以利益,到哪偷都是偷,而且那家伙要真有本事的話,這事情對他來說難度也不大。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簡單的盜竊案里,居然牽涉到了警察,而且真要搜集什么罪證的話,那警察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去他家。

    而現在這警察放著身份不用,卻和鹿婷合伙雇傭小偷來辦事,那這件事的復雜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家伙吹牛的時候,我聽說是你們家的小區,就特別留意,可我也不敢多問,怕問多了他會起疑心,所以我知道的事情也不多,是哪個警察找他的他沒說,那個女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肖海芳又說道。

    “那他現在人在哪里?”楊奇追問道。

    “應該是回老家了,他是東北的,上次跟我們吃飯的時候,說這一票那女的給了他不少錢,他準備回家過年了。”肖海芳解釋道。

    楊奇點了點頭,現在人證物證都沒了,就算他想追究這件事,也拿不出強有力的證據,更何況現在鹿婷人在哪里他都不知道。

    “楊大哥,還有一件事我想問你,你家里是不是還住著個警察,而且還是個女的?”肖海芳又怯生生地問道。

    楊奇看看她,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

    “那家伙還說了,雖然是幫人干活,他也不知道偷這破電腦有什么用,但他肯定要順便撈點外快,可是進了你們家之后,才發現房間里有女警察的制服,把他也給嚇了一跳,還以為偷到警察家里了,所以只搬了電腦,其他的東西根本就沒敢拿。”肖海芳解釋道。

    “不過這是你的私事,我就是隨便問問。”她又自作聰明地補充了一句。

    楊奇苦笑著搖了搖頭,這點小聰明在他眼里已經算不了什么了。

    警察雇人偷警察,這簡短的劇情可以寫成一部大戲。

    但現在唯一的線索剛剛得來,又陡然失去,讓他更是神經緊繃,不知道鹿婷的下一部動作會是什么,不管怎么樣,偷走電腦主機,這恐怕只是剛剛開始。

    “沒別的事你就去吧。”他沖肖海芳揮了揮手。

    “楊大哥,你可要小心點,這明顯是沖著你來的,要是光偷東西還好,萬一還有別的……”肖海芳走到門口,又回過頭來說了一句,臉上明顯有著擔心。

    “放心吧,我自己惹的事自己清楚,謀財有可能,害命還不至于。”楊奇又揮了揮手。

    但是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鎮定。

    ( 白領男職場之路  p://s7/5/5302/ s7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