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33章;進退失據

作者:老井古柳更新時間:
    諾巴爾喬為什么再次緊張?因為在他的指揮呵斥下,幾乎所有防守隊員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姜新圩身上,而對利沃諾隊的其他進攻隊員根本沒有防范。

    利沃諾隊的其他進攻隊員都是虛擬的嗎?不可能!其中菲力波就是一頭真正的猛虎,雖然這段時間被姜新圩的光芒所籠罩,好像他的腳力退步了似。恰恰相反,這段時間菲力波的腳力大增,只是沒有提高破門次數而已。

    這不是他的錯,這是因為只要姜新圩在,全隊都給他喂球,就是菲力波也將破門的機會交給了姜新圩,以至于他的破門次數大大減少了。

    如果這個時候被包圍的姜新圩將球傳出來,意味著什么?意味著菲力波等人就能帶球長驅直入,直奔球門。

    于是,主教練諾巴爾喬更急了,大喊道:“分開!分開!不要全部圍著華夏王!”

    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知道主教練諾巴爾喬為什么朝令夕改,不,連朝令夕改都不能算,而是變化多端,上一秒的命令下一秒就改了。

    他,誰都知道,真的驚慌失措、進退失據了。

    看著眼前的對方的防守隊員一個個與自己拉開距離,除了死盯自己的馬德西,正準備傳球的姜新圩愣了,啥意思?不防守我了?那我不傳了!

    另一個中后衛立即發現了姜新圩的用意,馬上停住了離開的腳步,再次逼向姜新圩。

    姜新圩用左腳嗑了一下足球,將球扣向身體內側,球重新彈了回來彈向了姜新圩的右前方,就在馬德西配合自己中后衛隊友一左一右夾擊,跑向姜新圩的右前方側面準備斷球時,他吃驚地發現姜新圩突然長高了!

    是的,他的身體一下如長高了一尺。接著,他吃驚地發現,姜新圩就如踩在足球上一樣前行。

    “踩單車!”馬德西吃驚地喊道。

    他的隊友也是睜大了眼睛。

    踩單車是一種帶球過人的技巧,就是踢球人利用自己雙腿的力量一下一下交替踩在地面上,就如踩自行車一樣,使整個身體彈起來跳躍似前進,身體大部分時間維持在空中,利用腳底的摩擦力小幅度地推著足球前進。

    但在前進的時候,他的雙腿始終護著足球,別人想斷球,首先就得先踢到他的腳,也就是說還沒有踢到球,他就犯規了。對方投鼠忌器,除非他想得黃牌、紅牌,否則不敢斷球。

    這是第一個好處。第二個好處就是,因為人幾乎是“踩”在足球上,球人合一,足球和人占據的通行空間就很小,可以在很狹小的人群空間中穿過。

    但是,做這個動作有兩個最大的缺點:體力消耗巨大,維持身體平衡很難。稍不注意人就摔倒足球失控。

    技術不嫻熟千萬不要嘗試,否則是故意將球送給別人。所以,很多球員都會這一招,但真正在大賽中使用這招的并不多。

    姜新圩是看自己身邊暫時只有兩人,而且兩人又一左一右夾擊,好奇的他就免不了心癢,就將自己今天才從菲力波那里學來的招數用了出來。

    不想,他一舉成功,安全突破了馬德西他們兩人把守。

    事實上,他踩單車的動作并不標準,還有很多漏洞,只不過因為他體力強悍,加上馬德西他們都吃驚,沒有斷然下腳,導致他成功了。

    他也馬德西幾乎擦肩而過。

    當馬德西發現了這一點后,發現自己其實剛才有機可乘而想要斷球時,因為慣性他的身體根本扭轉不過來,只能一邊重新啟動身體一邊無能為力地看著姜新圩從他身邊帶球通過。

    不過,姜新圩并沒突破對手的包圍圈,因為那些被主教練諾巴爾喬喊走的隊員再一次朝姜新圩圍了過來。

    雖然亞特蘭大真的亂了,就如無頭的蒼蠅似的,正在做無用功,但對姜新圩來說,他受到的壓力卻是巨大的,他幾乎將所有火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他尋找突破的機會。

    已經啟動、已經被激怒的馬德西狂跑上前,二話不說,伸腿就鏟。他以為自己這次夠果斷、夠利索、速度夠快的,可姜新圩的速度比他更快。

    當馬德西暴力飛鏟的時候,姜新圩的身體突然快速擺動起來,就如一只音叉,他的身體和他所帶的足球堪堪從馬德西的腳邊越空而過。

    馬德西還保持著飛鏟姿勢,重重的摔倒在地,而姜新圩此時已經高速發動,趁對方的包圍圈還沒有合攏,用最快的速度前闖。

    看臺上無數的人被姜新圩一次次高難度的過人動作驚呆了,無數人流出了口水,更多的人大喊:

    “華夏王!太棒了!”

    “加油!華夏王!”

    “快!快一點!再快一點!”

    “進一個!”

    眾望所歸的他右腳輕輕又迅速地將足球撥向左側,剛剛好閃開了另一個防守隊員伸過來的腿,緊接著他的左腳伸上來,在很短的距離上再次碰到了足球。

    足球變向彈往前去,姜新圩身子一扭,貼著這名防守隊員沖了出去。

    看臺上的觀眾更歡了。

    如果你有心,你會發現,一些本來屬于亞特蘭大隊的球迷現在站到了姜新圩這邊,雖然他們未必是利沃諾隊的球迷,但至少是姜新圩的球迷。

    這些人一點也沒有改變立場的尷尬,而是興奮而激動地大喊著。

    不知不覺之間,姜新圩與對方球門之間只剩下了一個守門員了。

    守門員孤零零的站在球門前,一點也沒有上前的意思,臉色異常蒼白。

    他已經被姜新圩射出了心里陰影,他知道,只要是遇到姜新圩,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自己射偏,射到門柱上、打在門梁上,或者直接射到高空。

    只要他不射偏,肯定這球就進了。

    姜新圩可不知道對方的守門員如此信任自己,他抬頭看了一眼守門員,心里有點郁悶:你怎么就不主動出擊?這是叫我多跑十幾米遠的路再射嗎?

    他低下頭,眼睛盯著足球,繼續猛跑著,防止后面追趕的隊員追上自己。在心里默算一下門將與自己的距離,估摸了一下足球該有的速度,他掄起右腳,,繃緊肌肉,再狠狠地一甩。

    腳背穩穩擊在了足球的中上部——射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