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四十章 魯嵇退敵

作者:血紅更新時間:
    就在身后百丈外。

    巫鐵舉起了巫女和魔章王,手腕一抖,將他們投向了甬道口。

    鐵大劍舉起了手中重劍,轉過身去。

    他在狂奔中突然轉身,他全身只有腳后跟略微貼著地面,身體猶如凌空虛渡的鳥兒一樣,輕盈的向后滑去。

    ‘嗤’的一聲長長響聲傳來,鐵大劍的腳后跟在地面上拉出了兩條長長的煙塵。

    他看著身后那幾尊淡金色的人影,低沉的喝道:幾位師叔,聽我說

    沒人能夠破壞六道宮的規矩越是六道宮的弟子,越是如此一尊頭皮溜光,頭頂上有著六個圓形戒疤的大漢低沉的咕噥著。

    他已經到了鐵大劍身后,右手一拳轟了下來。

    鐵大劍舉起那柄原屬于格羅金的重劍,橫過劍身擋在了胸前。

    拳過,劍碎,鐵大劍‘哇’的一口血噴出,身體驟然加速,猶如出膛的炮彈一樣向后飆射,‘嗡’的一下超過了被巫鐵投擲出的巫女魔章王,一頭扎進了深深的甬道中。

    過了足足兩個呼吸的時間,甬道深處才傳來一聲沉悶的巨響,鐵大劍撞在了巖壁上,還不知道傷成了什么樣子。

    半步命池境和真正的命池境,差距還是太大太大

    另外一尊淡金色的人影到了巫鐵身后,巫鐵轉過身,白虎裂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向對方一條大腿刺了過去。

    敵人,是敵人。

    但是這些恪守六道宮規矩的修士,巫鐵對他們并無惡感。這一槍他只求阻攔敵人,并不奢望能夠將對方怎么樣。

    ‘叮’的一聲,白虎裂剛剛刺出,槍桿上就多了一只手。巫鐵只覺一股絕大的阻力襲來,他傾力前刺,在沒有動用大力神魔法的情況下,上億斤的力道,居然無法讓白虎裂前進半寸。

    好大的力氣!那大漢駭然看著巫鐵:重樓境?是個好苗子可惜,你不該在大龍城殺人你用槍?那群小崽子說的,擊殺了李尨的人,是你?

    巫鐵向后急退,大漢一把抓著白虎裂,推搡著巫鐵向前急進。

    另外幾個皮膚呈淡金色的大漢已經放慢了腳步。

    鐵大劍被他們一拳打飛,巫鐵顯然又被同伴制住了,他們沒必要再緊張。

    和王巳烏日這些殿堂首座不同,這幾個大漢是六道宮埋伏在大龍城的暗手。他們是真正的苦修士,平日里藏在大龍城附近的元穴中一心一意的潛心修煉,從來不理睬外界庶務。

    除非今日這樣大龍城警鐘轟鳴,否則他們根本不會出現,外界也極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巫鐵只是區區重樓境,他們沒必要太緊張。

    哪怕巫鐵擊殺了半步重樓境的李尨但是說實話,在這幾個大漢的心中,出身六道宮家族勢力同時負責知客殿對外事務,顯得有點油滑世故的李尨,在他們心目中地位并不高。

    他們甚至有點看不起李尨

    作為六道宮的半步命池境,李尨太弱了,弱得幾個大漢都不愿意承認他是六道宮的嫡傳弟子。

    娃娃,放下兵器,束手就擒。抓著白虎裂槍桿的大漢突然停下腳步,一股巨力傳來,巫鐵身不由己的停了下來。

    我們六道宮,是有規矩的地方。你殺死了李尨,定然要受到懲罰。但是我們也要講道理,也要講規矩,你把事情說清楚,你為什么要殺李尨?大漢很認真的看著巫鐵。

    如果是李尨錯了,而你又愿意拜入我六道宮門下,成為我六道宮弟子,那么懲罰也是可以免去的。大漢驚詫于巫鐵強得驚人的**力量,在他看來,巫鐵就應該是六道宮弟子。

    尤其是大漢活了很多年,他很能看人。

    巫鐵稚嫩的面龐,清澈的眸子,哪怕眸子里的殺意比起同齡人太重了一些,那也是純粹澄凈的殺意,并沒有混合什么貪婪淫穢暴虐嗜殺之類的負面情緒在里面。

    這樣的好苗子,就應該加入六道宮經過六道宮清規戒律的調教,應該能成為一把好手。

    巫鐵看著大漢。

    大漢面容堅毅,目光深沉,隱隱有兩團金色火焰在他眸子里燃燒,一如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目光中充斥著強烈而純正的感情。

    這是一個活得很簡單,活得很純粹的人。

    但是巫鐵怎可能答應他們的條件?加入六道宮巫鐵沒這個興趣。

    六道宮內能有李尨這樣的人存在,誰知道會否還有更多李尨的同伴呢?

    巫鐵不愿意卷入渾水他根本沒心情加入六道宮,哪怕他很欽佩六道宮的這群憨直的門人。

    大力神魔法全力發動,眉心金色光團急速燃燒,巫鐵低沉的咆哮了一聲,他每個毛孔內都有一股強烈的熱氣噴出,滾滾熱浪在他身后化為厚重的光影,一尊高大威猛的神魔虛影在光影中驟然凝聚。

    十億斤巨力爆發,巫鐵一道法力注入白虎裂,白虎裂的重量猛地膨脹到上億斤。

    巫鐵全力一挑槍桿,猶如海嘯爆發,瞬間的爆發力遠遠超過了巫鐵法力激發得來的力量,大漢渾身一震,措手不及的他被一股巨力沖進了身體,渾身骨頭都發出‘當’的一聲巨響。

    大漢五指猶如被雷霆轟擊,不受控制的松開了手,巨力襲來,他握著長槍的那條手臂怪異的扭曲著,從手腕到手肘,從手肘到肩膀,他這條手臂的所有關節都被震得脫臼。

    巫鐵收起長槍,金剛伏魔拳一拳轟出。

    浩然正氣混著金剛伏魔拳特有的那股霸道陽剛威猛絕倫的拳意轟出,一團水缸大小的金色拳罡破空飛出,重重的轟在了大漢的肚皮上。

    金剛伏魔拳!幾個大漢齊聲驚呼。

    被巫鐵一拳命中的大漢悶哼著,拳罡推動他的身體向后疾飛,剛猛霸道的力道讓他瞬間飛出了十幾里遠,雙足劇烈的摩擦地面,在地上拉出了兩條長長的深深的裂痕。

    給我停下!大漢惱羞成怒,他怒吼一聲,渾身金色驟然大盛,他雙足狠狠一踏地面,雙拳帶起兩條金光狠狠轟在了胸前的金色拳罡上。

    一聲巨響,大地上爆開了一個直徑十幾米深達數米的大坑,大漢渾身不多的衣衫瞬間粉碎,一股氣爆沖起來上千米高,在空中炸成了一圈圈白色的氣浪,猶如一顆急驟生長的白色大蘑菇一樣向四周快速擴散。

    大漢身后,大龍城中追出來的大隊人馬被四溢的拳風一沖,一個個鼻孔噴血的向后飛起,凄厲的怪叫聲中,起碼有上千人被巫鐵這一拳散失的拳罡震成了內傷。

    你從哪里學來的金剛伏魔拳?幾個膚色呈淡金色的大漢齊聲大吼,一個個目光不善的盯著巫鐵。

    巫鐵看著幾個大漢,只覺嘴里一陣陣發苦。

    他已經站在了甬道入口,魯嵇他們應該在甬道中做了一些布置。

    但是那些布置用來對付重樓境的修士應該還有幾分把握,用來對付這些可怕的命池境高手,尤其是六道宮這種瘋狂淬煉肉身的暴力命池境巫鐵根本不指望魯嵇那些手段能有什么用。

    雖然,剛剛他們干掉的格羅金三人是命池境高手。

    可是那三位是中了魔章王吐出來的毒氣,實力被極大削弱,又被巫鐵和鐵大劍打了個措手不及的結果。

    正面應對命池境?

    巫鐵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著幾個神色不善目露精光的六道宮壯漢,突然大吼了一聲:魔章王,再給我噴一口!

    巫鐵沒說要魔章王噴什么,但是他知道魔章王肯定明白自己在說什么。

    魔章王焦急無奈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噴,噴,噴,你讓我拿什么噴?那一口是我剛覺醒天賦神通的時候,這么多年積攢下來的精華這玩意就和男人做那勾當一樣,肚子里沒貨,你讓我怎么噴?

    巫鐵的臉劇烈的抽搐著。

    老鐵不是什么正經貨色,所以巫鐵從老鐵那里學來了很多不正經的東西。

    雖然年紀不甚大,巫鐵聽得懂魔章王這混蛋在說什么。

    把自己的天賦神通比喻成那種勾當?

    人才,極品人才!

    巫鐵苦笑了一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掏出一把元草塞進了嘴里,極力的運轉玄功,快速的補充法力。一縷縷法力不斷燃燒,大力神魔法全力運轉,**力量一絲絲的增強,隨之大力神魔法帶來的加成力量也越發的強大。

    戰!巫鐵心里閃過一抹兇殘的念頭。

    他想起了自己左手上的那個手環,如果六道宮的這幾位大能非要咄咄逼人的話,那么就怪不得他下狠手了。

    雖然手環中還有巨量的資源和財富,可是性命相關的時候,他可顧不得這么多了。

    這個手環爆炸的時候,只有方圓三尺內的核心部位勉強算是安全,這也算是手環制作者給自己留下的一線生機。但是千米范圍內的一切,都會受到無差別的空間爆破攻擊。

    巫鐵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準備讓石飛他們趕緊向后撤退,起碼要遠離自己一千米以上才行。

    話還沒說出口,魯嵇的聲音從巫鐵身后傳了過來:幾位前輩,還請讓我們離開,如此,對我們好,對你們也好請不要輕舉妄動,否則,萬一我一不小心,事情就麻煩了。

    幾個大漢停下了腳步,他們好奇的看向了巫鐵身后。

    巫鐵不敢回頭,只是死死的盯著這幾個大漢,但是他無形力場放開,同樣能清晰的知道身后發生了什么。

    身材嬌小的魯嵇藏在自己的金屬蜘蛛傀儡肚皮下,蜘蛛傀儡幾條長長的金屬節肢護在魯嵇身邊,就好像將他裝進了一個金屬籠子。

    魯嵇雙手緊握著一個怪異的金屬圓盤,上面一閃一閃的,有數十點細細的紅光在閃爍。

    幾位前輩,不要逼我們我們是無辜的,我們沒有做任何危害大龍城危害六道宮的事情。魯嵇很認真的在和幾個大漢講道理:是李尨他們想要無緣無故的擊殺我們,是你們六道宮的弟子首先破壞了規矩。

    剛剛被巫鐵一拳轟飛的大漢大踏步走了過來,他除了渾身衣衫粉碎外,身上別無傷勢。

    巫鐵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家伙,全身上下,果然一絲傷痕都沒有。巫鐵不用白虎裂,單純依靠自己如今的實力,果然無法和命池境抗衡,甚至連給這群家伙一點傷害都做不到。

    不過,也就是六道宮的這群煉體狂人。

    換成長生教的長老們,巫鐵認為,他剛才的那一拳,怎么也能打斷他們半身的骨頭。

    如果我們逼你,會怎樣?渾身赤條條的大漢大聲咆哮著:嗯?就算是李尨他們破壞了規矩,你們乖乖的留下來,讓我們仔細調查清楚如果是我們六道宮弟子的錯,我們絕對不會把你們怎么樣

    我信得過你們,但是信不過你們六道宮內的某些人。巫鐵厲聲喝道:魯嵇,有什么手段,使出來。

    巫鐵也只是抱著萬一的念頭

    打,是打不過的。

    如果魯嵇沒什么好辦法的話,那么巫鐵也就只能拖著這幾個倒霉的命池境高手一起冒險了。

    嘖巫鐵不懷好意的看著大龍城的方向。

    如果真的要自爆手環的話,是不是要跑進大龍城核心區域去呢?不然的話,這手環,還有這手環里的那些資源和財富,真浪費啊。

    反正王巳烏日王五這些講道理的人都離開了

    巫鐵干咳了一聲,強行震懾了自己的心神,他發現,自己生出了一些太危險,太不應該的念頭。

    魯嵇的手,猛地按在了圓盤上一個紅色光點上。

    ‘轟’的一聲巨響遠遠傳來,紅光搶在巨響之前傳了過來。

    大龍城方向,應該是巫鐵他們下榻的酒店方向,一團火云沖起來老高老高,隱隱可以看到大塊大塊的巨石被火云沖了飛了起來,大龍城內的警鐘,再一次急促的敲響。

    我從小喜歡研究一些古怪的東西比如說,這種‘蒼炎破壞彈’。魯嵇急促的說道:我可以隔著幾百里的距離控制它們,一發蒼炎破壞彈,可以炸掉方圓數百米的范圍。

    魯嵇看著幾個臉色慘白的大漢厲聲喝道:退后,不許追我們,否則,我埋在大龍城里的蒼炎破壞彈,可是足足有三百八十九顆足夠將整個大龍城炸成廢墟。

    幾個命池境大漢相互看了看,同時吐了一口氣,一聲不吭的轉身就走。

    小矮子我們記住你了下次,我們扒了你的皮!

    另,求月票咯!月底了,不要藏著掖著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