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三十三章】:牛皮地圖(上)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這個時代接受知識的渠道繁多,并不像易知言曾經生活過的秦朝那樣,消息閉塞,特別是《春^宮^圖》這樣的東西,只有皇上才能擁有。易知言天資聰穎,東西一學就會,更何況是這種激發男人本能的事情。看過片子,還經歷過實戰經驗。

    這完全就是擁有著高文憑以及工作經驗的老油條找工作。一找一個準。

    就算沒有螢火引槍入洞。易知言也能夠一探門洞。堅硬的“棍棒”進入之后,螢火身體本能的緊縮了一下,嗓子發出一陣微喘的“恩啊”聲,更加刺激了易知言的神經。視覺的感染度加上聽覺的感染度,易知言完全進入了狀態。

    卻也發現螢火根本沒有任何的技巧,甚至連最起碼的迎合都不會。完全一副任自己擺弄的姿態。正在辛勤“耕耘”的易知言不由的心想:難道還是個雛?

    看看那表情,看看那動作,看看那反應。完全屬于從書本中看到關于雛的定義。人品猛然間爆發,易知言更是興奮加激動,加大了一下攻擊的力度,讓身下的螢火徹底的從女孩到女人的轉變。疼痛、享受接踵而來,躺在身下的螢火哪里經歷過這般的痛苦跟快感,雪白的雙臂纏繞著易知言健碩的身軀,長長的指甲幾乎都插到了易知言的肉里,疼痛不僅沒有讓易知言停止下來,甚至動作更加劇烈了。

    兩個人都進入到美輪美奐的場景中,不斷的吸收著彼此身上寶貴的東西。

    這場戰爭持續的時間并不算太長。半個多小時,這完全是考慮到螢火人生第一次的難以適應,免得第二天沒辦法下床。看著懷里的螢火臉頰泛起紅潮,一副享受之后的女人模樣,笑著說道:“修煉媚功的女人竟然還是個雛。還真是有些不相信。看來這門功夫果然博大精深,竟然能夠讓個雛完全演繹出放^蕩模樣。”

    “哼……好幾次你有機會碰我,卻不碰,還以為你真的不行呢!沒想到竟然這么厲害。”螢火轉過身,不搭理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小爺從來不來搶的。”眼前雪白一片,易知言的手在螢火雪白的后背上輕輕的滑動著,盡情的享受著嫩滑的皮膚帶給自己的那份激動感,原本偃旗息鼓的小弟再次變得勃勃雄雞,恨不得再進行一番你身中有我,我入你體的想法。

    螢火“哼”了一聲,伸出雪白的柔荑將易知言那不老實的手打掉,憤憤的說道:“誰知道你有沒有在此之前吃壯藥啊!”

    竟然說自己強大的本領是吃藥才有的,易知言心中頓時不滿。一個翻身直接將螢火壓在下面,壞笑著說道:“要不咱們再來一次。”

    “不要啦!我錯了。”看著易知言發著綠光的雙眼,螢火連忙叨擾道。雖然那種感覺確實美輪美奐,可是如果再這么進行下去,估計明天就真的別想下床了,她可不希望被易知言的小弟看到自己被這家伙在床上玩成這番模樣。螢火連忙轉移話題道:“你還沒告訴我,慕容清風到底跟你說了什么呢!”

    活塞運動這種事情必須兩個人相互配合才能夠找到美感,易知言使勁的在上面耕田,那有什么勁,完全享受不到彼此給予的性福,看著螢火沒有繼續跟自己翻云覆雨的想法,易知言也沒啥興奮,從螢火身上下來,還忍不住摸了一下對方的屁股,果然夠滑,夠嫩。躺在床上的易知言隨口說道:“也沒說什么,只是知道你們神偷家族跟慕容家勢不兩立,就算是慕容清風抓住你,也很難從你口中得知牛皮地圖的事情。所以,我就騙他說,我能夠拿到這張牛皮地圖。他就把你們放了?”

    “真的就這么簡單,按照慕容清風的性格,應該不會這么輕易的相信你吧!”螢火轉過身,斜躺著看著易知言說道。

    同樣躺在床上的易知言用眼角的余光看螢火那對碩大而挺拔的雙峰。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剛碰觸到紅色的“小櫻桃”就被螢火狠狠的打掉,螢火盯著不老實的易知言,憤憤的說道:“老實回答問題。”

    “回答一個讓我摸一下。”易知言恬不知恥的將條件道。

    螢火心里那個氣啊!剛才你不是一直都在把玩嘛!有什么好玩的,你不是喜歡挺的嘛!你下面也挺啊!摸你自己的呀!可是看著易知言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反正也被這家伙摸過了,再摸也就那樣!螢火白了易知言一眼,說道:“趕緊說!”

    “好嘞。”想到回答問題就能摸一下那雪白的肉肉,易知言激動的說道:“當然不可能這么容易騙過慕容清風啦!只不過他沒有想到我竟然認識他想出賣的韓冰,而且我跟韓冰還有些仇恨,以這個為切入點,再加上我暗暗的向他透漏我對你身上的牛皮地圖感興趣。之后他又看到我是周鳳凰的未婚夫,就徹底的相信我了。”

    易知言說完,急不可耐的伸出手抓著那一只手還抓不過來的肉肉上,輕緩而激動的揉^搓著。

    螢火滿腦子都在想著易知言說的事情,既然易知言都這么說了,就表明他對自己身上的地圖完全沒有興趣,可是慕容這么大的家族對自己身上的牛皮地圖都感興趣,難道易知言就真的一點想法都沒有?他到底是假裝的?還是說的是真的?

    完全處于遐想中的螢火沒有在意易知言的動作,可是就在易知言不斷的挑逗之下,螢火漸漸的有了反應,連忙摁住易知言伏在自己雙峰上的手,努力的穩定了一下激動的心情,說道:“別鬧了,我跟你說正經事!”

    “還有什么事比現在更加正經的?”被摁住的手只能“爬”在上面,卻不能肆意的游動,易知言有些委屈的問道。

    “你應該知道我身上有牛皮地圖吧?”螢火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易知言問道。

    “知道啊!既然慕容清風這么在意,就說明牛皮地圖一定在你身上,就算不在你身上,也被你藏起來了。”易知言很隨意的回答道。心里興奮的想著:還是自己暴漏出來了吧!

    當然,易知言對螢火身上的牛皮地圖很感興趣,可是從剛剛兩個人進行了相互的結合之后,在易知言的心里,螢火就是自己的女人。易知言對螢火身上的牛皮地圖并沒有覬覦之心,看一下倒是無妨!

    “難道你就不對我身上的牛皮地圖感興趣?”

    “感興趣啊!不過你人都是我的啦!牛皮地圖是你們神偷家族的東西,我是不會占為己有的,如果你覺得我信得過,讓我看一眼我就滿足了。對了,你也聽到慕容清風跟韓冰之間的對話了吧!好像他們正在尋找一個秦朝的青銅鼎。我覺得你身上的牛皮地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你們神偷家族為了這么一部分的東西賠了一家族的性命,真的不值啊!”易知言惋惜的搖搖頭說道。

    “一部分?怎么可能?”螢火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盯著易知言問道。

    “我也只是猜測。不過你們神偷家族那么早以前就得到這張牛皮地圖,可是卻一直沒有弄明白這張牛皮地圖到底記載著什么東西。如果是整套的,那不就很奇怪了嘛!”易知言輕聲解釋道。其實,他也不明白慕容清風口中無意中提及的青銅鼎跟螢火身上的牛皮地圖有沒有實質性的關系,可是從韓冰對青銅鼎的重視程度,再加上讓慕容家馬不停蹄的尋找牛皮地圖,可見兩者的關系不簡單。那自己手中的青銅鼎會不會就是韓冰他們要尋找的呢?

    看來還需要對青銅鼎進行一番研究。

    “怎么會這樣?”螢火一臉不相信的搖搖頭喃喃自語道。

    “或許你們家族的人就沒有參透這里面的玄機,卻被慕容家盯上,而你們家族就把這種東西當成至寶看待。所以才慘遭滅門的。”易知言很隨意的回答道。看著螢火沒有注意,大手在螢火雪白的肌膚上慢慢的吃豆腐。

    “那你說這張牛皮地圖中到底隱藏著什么東西?”螢火根本沒有感覺到易知言在吃自己豆腐,完全被易知言說的話吸引住了,激動的問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沒見過那張牛皮地圖。”易知言白了螢火一眼,憤憤的說道。接著就進行手上的工作。

    “我給你看那張牛皮地圖。”螢火想了想,下定決心的說道。

    正在把玩著螢火那對碩大雙峰的易知言怎么也沒有想到螢火竟然給自己看牛皮地圖,那可是她的祖輩用生命換來的,就因為跟自己上了一次床,就這么便宜自己嗎?易知言忍不住抬起頭“啊”了一聲!

    螢火沒關注易知言的反應,從床上下來,伸手拿了睡衣套在身上,把她玲瓏的身材包裹上,玉足猜著地板走到沙發旁坐下。

    躺在床上還沒從被窩起來的易知言一臉疑惑的看著螢火,心中不由的想著:螢火一直把牛皮地圖帶在身上?

    太扯了吧!

    那她能藏在哪里?

    自己將著小妞的全身都摸遍了,玩遍了!

    不可能有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