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三十二章】:享受折磨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神偷家族跟慕容家族之間的仇恨不是一天兩天了,神偷家族上一輩的人幾乎都被慕容家的人殺害,而身為神偷家族后裔的螢火也一直跟慕容清風周旋著。螢火對慕容清風相當的了解,這個人奸詐、狡猾、狠毒。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被易知言欺騙了呢?

    看著螢火不相信的樣子,易知言自我沉醉的說道:“就是這么簡單,慕容清風那三歲小孩的智商,怎么可能跟小爺相提并論呢!小爺可是天才!”

    看著易知言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螢火心里就有一肚子氣,還說慕容清風是三歲小孩的智商呢!你連監控器都不知道,還被監控器給拍到。到底誰是小孩啊?螢火不滿的說道:“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字都不能給我漏了!老實交代!”

    “你是誰啊!我為什么要對你老實交代。你又不是我媳婦,還不讓我摸摸。除非讓我摸摸。”易知言不滿的說道。想到剛才驚鴻一瞥就對螢火那對碩大的胸脯秒殺眼球,如果再摸上一把!那簡直就太完美了。

    人就是這樣,永遠不知道知足。

    不過,**也并不一定是壞東西,**能夠使人逐漸的往上走。

    “你……”螢火簡直想踢死易知言這個滿腦子下流思想的禽獸,恨不得將他下面那個能夠作案的小兄弟給切了,讓他嘗嘗當太監的滋味!螢火甚至都不明白易知言到底想干什么,明明兩人在此之前都已經達成協議,等到將隆濤嘉救出來,自己就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給他,可是現在易知言并不用強硬的姿態將自己壓在身下,還這番挑逗自己,螢火看著易知言,小聲說道:“易知言,你為什么總是表現出這副壞人的模樣,其實你明明就不是這么壞!”

    “誰說的,我最壞了,我現在就想脫光你的衣服,把你摁在床上。嘗嘗你這個尤物在床上的滋味,那一定美到極點。”易知言一副陶醉的表情說道。

    螢火再次有一種想閹了易知言的想法,看著易知言那副下流的模樣,螢火憤憤的說道:“易知言,我答應過你,如果你救了隆濤嘉,我一定會履行當初的諾言。但你不必要這么羞辱我吧!你不是想上我嘛!那來吧!老娘還真擔心你不行,兩分鐘不到就軟了。”

    不行。

    竟然說自己不行。

    易知言心里那個火,自己可是名副其實的爺們,下面東西挺拔的能夠讓躺在床上的女人興奮叫聲直達云霄,易知言哪里忍的了別人說自己不行,關鍵還是丫的一個女人。易知言真的怒了,瞬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猛然就將螢火推到旁邊的床上。

    螢火還沒有反應過來,易知言的身體已經壓了上去。剛才以為易知言在羞辱自己,螢火哪里想到竟然刺激了易知言心里的獸欲,雙眼瞪的異常的大死死的盯著易知言,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竟然連推開都忘記了。

    等到易知言的手已經穿越了睡衣,伸到里面沒有被罩罩包裹肉嘟嘟的“饅頭”上面,螢火才反應過來,連忙想推開易知言,只是沒想到易知言的雙手都沒有閑著,抓著一對彈性十足的飽滿不斷揉動。螢火覺得自己的身體癱軟了,連推開易知言的力氣都沒有了,貝齒輕咬著下唇,一副享受的表情,聲音求饒般的說道:“不要,不要。”

    看著螢火此時的表情,易知言沒有停下來手上的工作,一臉壞笑的問道:“真的不要!”

    被易知言壓在身下,睡衣差不多完全被脫了下來,兩個白皙粉嫩的肉肉的如同發面的饅頭一般挺立在易知言的眼前,螢火努力的壓制著自己內心被易知言挑起來的感覺,理性的拒絕即將發生的一切。繼續求饒的說道:“不要。易知言,求你了,不要。”

    “為什么不要,都已經到這個時候了。”繼續增加螢火那方面的感覺,易知言的頭伏在螢火的耳邊,輕輕的吐納出氣體,說道。

    每一個女人的敏感帶都有所不同,但終歸都逃不了耳垂,腋下,小臂等這些地方。雖然易知言的挑逗技巧還算生澀,不過對付此時感覺在身的螢火來說游刃有余,看著螢火馬上就要控制不住了,只要自己再下點力氣,今天晚上就能夠擁有這么一個美人了。

    “易……啊!易知言,別這樣,求你了!”螢火的喘息聲逐漸的變的沉重起來,看樣子馬上就要徹底的淪陷了。

    易知言童鞋馬上就能夠提槍入洞,馳騁千里,攻城略地,在螢火的身上安插上自己攻占下來的證據了。心中沖動升騰,喘著粗氣,就連眼睛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微微發紅。那是欲^望的光芒。

    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易知言果斷的將那已經硬到令人發指,興奮到不行的小易知言釋放出來。就在要進去的時候,原本身下發出嬌弱的喘息聲、被欲^望纏身的螢火突然恢復到平時自然的表情。伸出手一把抓住易知言下半身那個企圖用來進攻的武器。如水般的眼眸中流轉過一絲狡黠,一臉壞笑的說道:“再動,小心我把它扭斷了。”

    “你!”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一臉得意表情的螢火,易知言才明白自己竟然被這娘們給耍了,她哪里像是被自己給弄的高^潮迭起的樣子啊!完全都是假裝出來的。易知言不解的問道:“你怎么……?”

    “怎么沒被你勾起欲^望。哼……這點小伎倆,老娘三歲的時候就會了,難道你不知道我學的就是媚功嗎?剛才我只是順著你的想法讓你沒有防備。好控制你!”螢火一臉得意的說道。用另一只手將身上的睡衣拉扯了一下,包裹好漏出來的肌膚。

    “算你狠。”易知言憤憤的罵道。沒想到某一天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娘們按住“命脈”。心里憤憤的想著,小爺總有一天非要為身下的小兄弟出氣不可!易知言越是這么想,下半身越是有反應。

    “哼……年齡不大,東西不小。滿腦子都是下流想法。”緊握著易知言下半身小兄弟的螢火自然感受到已經堅挺不行的東西竟然還有反應,憤憤的罵道。

    “靠。保持著這種姿勢。還被你握著那玩意,小爺如果沒反應就不是男人了。”不敢移動的易知言憤憤的罵道。

    靠,看著你這幅完美的胴^體,還丫的被你用手握著小爺的那玩意,就像玩小爺的“槍”一樣,小爺沒反應才怪呢!聽到螢火“哼”了自己一聲,易知言不耐煩的問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想保持這個姿態到底多久。是想要和小爺共赴**呢,還是想給小爺打槍?你直接說!”

    “你……哼,真不老實。”螢火沒想到易知言被自己掐著命脈,竟然還在這么頤指氣使,柔荑輕輕的扭了一下易知言下半身的東西。憤憤的罵道。

    “好。好。你說。”易知言還真擔心下面的玩意被這個不曉得輕重的娘們給弄斷讓自己傳宗接代的大任受到威脅,連忙討好道。

    “你說,你到底使用什么辦法才能夠劫持慕容清風的?”

    “告訴他我能夠從你手里騙來他想要的牛皮地圖。”

    “什么?你竟然跟慕容清風合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螢火沒想到易知言竟然跟慕容清風達成協議,并沒有多想,還以為易知言出賣自己呢!螢火一邊加重手上的力度一邊氣憤的說道。

    “啊……輕點。”易知言呻吟般的求饒道。疼痛并不多,更多的是一種享受!

    “快說!”

    “還能安什么心,當然是為了把你們救出來唄!”

    “只是這樣?”

    “廢話。如果是為你身上的牛皮地圖,我會傻的告訴你嗎?這不是讓你對我有防備之心嘛!”易知言白了螢火一眼,像看白癡一樣的看著螢火說道。

    “那你為了我們把身份泄露了。慕容清風怎么可能會饒了你呢?”螢火有些擔憂的問道。易知言是周家女婿的身份,從上次文警官出現她就知道了,也看過報紙,更加確定了。就連自己都知道易知言的身份,那慕容清風會更會知道。慕容清風知道易知言騙了他,他怎么會善罷甘休呢!畢竟自己身上的牛皮地圖對慕容家來說至關重要。

    “不是為了你們,是為了你。”

    聽著易知言的話,螢火有些不知所措。易知言竟然為了自己暴漏他的身份,自己現在還這么對他,螢火本性又不壞,此時有些自責,抓著易知言那玩意的手也松開了。雙眼神情的看著易知言,輕聲問道:“易知言,我可以相信你嗎?”

    “你可以相信我,可是我有些不相信你了。靠,小爺被你害了好幾次了。”感受到下半身武器脫離危險,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易知言,上我。”螢火松開緊抓著易知言下半身武器的手,雙手緊緊的將易知言抱住,一副柔情的樣子說道。

    易知言哪里想到劇情竟然會這么發展,腦子有些短路。甚至忘記了提槍進洞,卻感受到螢火的一只手抓著自己下半身的小兄弟……

    好緊!

    躺在床上的螢火發出一陣陣喘息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