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十五章】:不靠女人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本來都在氣頭上,兩人說出那種話也是無心之舉。易知言并沒有想過這么早就能夠將周鳳凰壓在身下,進行少女到少婦的轉變,只是想打擊一下對方囂張的氣焰,怎么也沒有想到周鳳凰竟然這么極端的選擇要做那種事情。

    身為男人的易知言怎么能夠在這方面比女人還膽小,看著周鳳凰將上衣脫掉,里面穿著一件蕾絲邊的黑色罩罩,與白皙的肌膚相互映襯,更加襯托了周鳳凰白皙的肌膚,散發著一股誘人的味道,特別的那對高聳的乳鴿。易知言真有一種想看到里面的沖動。

    “來吧!”周鳳凰閉上眼睛說道。內心憤憤的想著: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就算是你得到我的**,也得不到我的心,等周家的甲子劫過去之后,看老娘不弄死你!

    如果易知言知道周鳳凰心里的想法,絕對不敢招惹這只母老虎,簡直是太可怕了!

    看著這等嬌軀,雖然沒有完全脫光,可是易知言已經心猿意馬,內心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周鳳凰那種尤物還真是可遇而不可求。一種沖動完全戰勝了理性,易知言心里想著:死就死吧!

    確定了內心的想法,易知言有些緊張的走到周鳳凰的身邊,近距離的欣賞著周鳳凰的身材跟白皙肌膚,忍不住伸出手在周鳳凰漂亮的鎖骨上滑過。果然滑*嫩感十足!

    感受到易知言觸摸自己的肌膚,周鳳凰心中震驚無比,好幾次想試圖抬起腳徹底的將這個臭男人給廢了,可是想到周家用不了多久就要經歷甲子劫。周鳳凰努力的讓自己保持理智,以前明明已經想好,為了周家,付出自己的一切都行,現在僅僅是自己的身體而已!

    感受到周鳳凰緊張的表情,易知言臉上堆積著一抹微笑,直接將周鳳凰抱起來。走到床邊,一把將對方丟在床上。完全有著霸王硬上弓的氣勢。

    被易知言丟在床上的周鳳凰閉上眼睛,默默的承受著接下來的侮辱。心里有著一種無盡的羞辱感。恨不得將易知言給閹了,可是為了家族,為了弟弟,只能忍著!

    剛才突然看到周鳳凰脫衣服,易知言確實有些失控。可是很快理智就恢復過來,現在看著周鳳凰閉著眼的表情,易知言只有一種好好羞辱對方的想法。讓你以后還跟小爺橫!

    趴在周鳳凰身邊的易知言一副享受表情的盡情的嗅著周鳳凰身上散發的味道,那種淡淡的百合花,易知言沒想到周鳳凰這么剛烈的女人身上竟然有百合花的香味,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最輕輕的靠近周鳳凰胸脯上面的肌膚。

    感受到易知言親吻的周鳳凰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躺在床上的她粉拳緊握。好幾次都想著一拳打死這個臭不要臉的男人。可是……

    易知言如何看到到周鳳凰內心的掙扎,看來周家在周鳳凰的心中確實很有分量。竟然為了周天門的一個卦,甘心受辱。易知言笑著說道:“放松。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不能太緊張。要放松才行!”

    “那么廢話,要做就快點。”閉著眼睛盯著著蹂躪的周鳳凰只想著快點結束這場侮辱,她受不了這種感覺!

    “不要著急,這種事情需要醞釀。要達到一種最佳狀態才能夠實現出美輪美奐的境界。要不就太可惜了。”坐在旁邊欣賞著閉著眼睛緊張表情的周鳳凰,易知言一臉的壞笑,輕聲說道。

    “你哪那么多廢話,老娘又不迎合你,你趕緊的。”周鳳凰氣憤的罵道。她實在受不了這種情景了,反正都是被侮辱,快點的結束更好。

    “馬上。馬上。”易知言壞笑的說道。

    說完,身體輕輕的從床上站起來,墊著腳尖下了床,然后悄悄的離開了周鳳凰的房間。輕輕的將門掩上之后,站在門外的易知言憤憤的罵道:“靠,小爺終有一天讓你心甘情愿的去幫小爺脫衣服不可。”

    等待了好久都沒有等到易知言的動作,周鳳凰更加焦慮,憤憤的罵道:“易知言,你個混蛋,好了沒有。”

    停頓了半分鐘都沒有聽到易知言的聲音,周鳳凰連忙睜開眼睛,整個房間只剩下自己,根本就沒有別人,周鳳凰滿臉嬌羞,憤憤的罵道:“你個混蛋。敢耍老娘。”

    易知言并沒有忘記蒲新華的事情。根據陳妖提供的消息,蒲新華是一個有仇必報的小人。現在蒲新華被自己弄傷了手,應該還在療傷之中,現在就是要他命的時候。接下來讓陳妖等人去接管“春意盎然”,也算是自己建立第一個根據地!

    雖然跟周鳳凰達成共識,可是易知言從來沒有想過要靠女人吃飯。而且從今天的事情上來看,易知言覺得在周家并不是長久之計,按照周鳳凰的為人,現在她用得上自己,對自己做什么事都能夠容忍,可是等到自己沒有利用價值,恐怕到時候這個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所以現在必須要建立自己的實力,只有自己實力強了,才能夠站穩腳跟,才能夠不怕任何人!

    ——分界線——

    坐在路邊臺階上的何風抽完一根煙,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任務沒有完成,可是也應該向寂寞場均報道一下情況,何風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通了即墨場均的電話。

    那邊響了很久,即墨場均才接了電話,即墨場均聲音有些沉重的問道:“解決了?”

    “不好意思,很可能讓你失望了。我沒殺他!”何風很隨意的說道。雖然是在道歉,可是沒有絲毫道歉的感覺,似乎是很隨意的說著平時打招呼的話!

    即墨場均像是很了解何風的性格,沒有絲毫的不悅,臉上不免掛滿愁容,問道:“你殺不了他?”

    “可以這么說。不過真要打起來,驢死誰手還不一定。可是我不想殺他。”何風沒有絲毫的隱瞞,跟多年的老朋友沒有必要隱瞞這些事情,更何況何風還打算讓即墨場均賣自己一個人情!

    “為什么?”即墨場均驚訝的問道。何風雖然為人灑脫,可是一直以來他都想著還自己當年的那個人情,想逃離天京市,現在這么好的機會竟然不用,這太不像是何風的為人了!

    “因為他跟兵家有關。”何風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什么?”即墨場均吐口而出道。似乎很不相信易知言竟然跟兵家有關系。

    “呵呵。你也很震驚吧!不錯,你沒聽錯,確實跟兵家有關系。”何風微笑著說道。很滿意好友的表現,很隨意的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繼續抽了起來!

    “那你就更應該殺了他。”即墨場均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也想了很久。首先,他不是兵家的人,只是偷學兵家的武功;其次,如果他真的說謊,我想通過他找到兵家的人。從而讓他們償還欠青嵐母女的。”何風聲音悠長的說道。

    “你現在根本惹不起兵家。已經過去將近二十年了,你何必自尋煩惱呢?”即墨場均關切的說道。

    “你不懂。雖然你是江湖中人,可是你卻不知道托孤之任,那種一種絕對的相信。我不會讓青嵐失望的。”何風臉上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說道。

    “我知道了。到時候有用到即墨家,只管說一聲,讓你欠個人情,拴住你二十年,再欠一個,能拴住你一輩子。挺值。”即墨場均笑著說道。

    “現在就有一個。”何風輕聲說道。

    “說。”

    “放過易知言。至少現在別對他動手。我要從他身上找到兵家人的所在。”何風聲音嚴肅道。

    “我明白。哼……竟然能夠從你手中逃脫,我真想見識見識這個易知言。”即墨場均冷笑道。似乎對兒子維護的易知言跟何風不忍心殺的易知言有一種好奇感。

    “他不會讓你失望的。掛了!”

    掛了電話的即墨場均一臉嚴肅表情。既然好友有這個請求,自己也不能現在殺了易知言。想到即墨無道剛才對自己說的事情,讓易知言跟女兒一起將這件事情澄清,也算是對女兒一個交代,確定了想法,即墨場均讓人將即墨無道叫過來!

    沒一會,即墨無道就出現在即墨場均的面前,一臉恭敬的說道:“父親。你找我?”

    “坐。”即墨場均表情平淡的說道。即墨無道坐在一邊等待父親的交代,心中也很擔心自己派出去的人有沒有找到易知言,并且將消息傳遞給他。

    “明天把那個叫易知言的叫過來。”即墨場均沉默了少許說道。

    “父親,你是說?”即墨無道內心歡喜不已,聽父親話里的意思,那就是沒有殺了易知言,即墨無道連忙問道。

    “殺手沒殺了他。所以我要親眼見識見識這個人到底是何許人也。”即墨場均聲音冷淡的說道。

    “父親打算親自動手?”即墨無道驚訝道。剛剛聽到父親的話,即墨無道還以為父親接受自己的建議,沒想到還有可能會殺易知言。

    “你只需要按照我交代的事情去辦就可以了。我不會傻到在自己的家里殺人!”即墨場均說完就離開了,只留下即墨無道一個人,即墨無道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父親說的話。

    第二天一大早,易知言就從床上起來了。昨天晚上想了一整夜,打算先將蒲新華弄死再說,隨手帶上劉毅,畢竟自己當初殺了他的弟弟,劉毅很可能不會放過自己!

    從樓上下來的易知言看到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周鳳凰,想到昨天晚上羞辱了這個女人一頓,易知言一臉得意,笑著說道:“昨天一個人沒睡好吧!”

    “自己不是男人就隱藏起來。別讓人知道。”周鳳凰面無表情的打擊道。

    易知言想了很久,才明白周鳳凰為什么這么說,心里那個氣啊!小爺昨天是不想“奸*尸”,竟然認為小爺不是男人,早知道當初非得進入你的身體不可!越想越生氣,易知言憤憤的說道:“是不是男人,今天晚上看看就知道了。”

    聽到易知言的話,周鳳凰一顆心忍不住的跳動起來。

    就在這時,從外面走來一個傭人,看到易知言,說道:“姑爺。即墨家派人前來,說請你過去一趟!”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