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九章】:遠見卓識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對于經歷過愛情創傷的唐謐來說,她畏懼愛情;但這幾日感受到易知言精心的呵護,她又渴望這份被人呵護幸福的感覺。擔心如果易知言知道自己已經好了,會離開自己。她只想用這種方式體味易知言對自己的關心。或許這無關乎愛情,或許永遠沒有結果,可是唐謐還是希望維持現狀,這對于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唐謐滿臉祈求的看著沈奕,輕聲說道:“我這樣做的原因只是希望他不要離開我。只是希望他關心我。”

    “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對易知言很不公平嗎?”沈奕聲音有些微怒的說道。

    “我知道,這對他來說很不公平。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來面對他,他也并不是深愛著我,而是因為同情、關心我,才對我這么好,我不想這種感覺消失。或許你認為我是一個自私的女人。但我還是想請求你,幫我隱藏這個秘密。求你了,沈醫生。”唐謐滿臉渴求的看著沈奕,眼眶中閃爍著淚水,那種柔情的一面確實讓任何男性都為之動容,不忍拒絕!

    “好,我可以答應你,現在不告訴易知言,不過這件事情不能隱瞞太久。到時候你最好親口告訴他。”沈奕想了想,最后點點頭道。

    “多謝沈醫生,我一定會的。”唐謐滿臉含淚的點點頭道。心中充滿感激。

    ——分界線——

    飛一般的離開醫院的吳大貴只想著快點遠離易知言這個瘟神,完全被易知言的手段嚇的屁滾尿流的吳大貴再也不想見到易知言了。能有多快就跑多快!

    上了車,趕緊讓小弟啟動車子離開。坐在駕駛座上的小弟一臉疑惑,啟動了車子,問道:“大哥,咱們去哪里?”

    “妖哥這兩天忙什么呢?”車子離開了醫院,吳大貴的一顆心才徹底的放下來,問道。

    “妖哥在家養傷呢!”開車的年輕人老實的回答道。

    “什么?誰這么大膽,竟然連妖哥都敢砍。”吳大貴一臉驚訝的問道。

    “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不僅妖哥,連妖哥手下的兄弟都被人給打的進醫院了。聽說場面非常悲壯。”年輕人嘖嘖不已道。

    “悲壯?我讓你悲壯。你以為上了幾年學就了不起啊!”聽到開車的手下竟然整些自己聽不懂的詞語,吳大貴伸出手在年輕人頭上打了兩下,憤憤的罵道。

    開車的年輕人心里委屈極了,你丫的沒讀過書,就不能讓人整點詞語啊!身為小弟的他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當著吳大貴的面將內心的不忿吐露出來。

    聽聞手下說的話,吳大貴腦海中不免又浮現出易知言那瘟神的模樣,心中不由的想著:不會是易知言把妖哥暴打一頓吧!有這個想法的吳大貴連忙搖頭,繼續問道:“是因為什么?”

    “聽說那個年輕人嫖*娼不給錢,先是熊哥帶人去的,被打了一頓,接著妖哥帶著五十多號兄弟,也被打的慘不忍睹。”年輕人輕聲說道。

    “慘不忍睹,我讓你慘不忍睹。說了,別給我整成語。”聽不懂什么意思的吳大貴伸出手又在手下的頭上打了兩下,憤憤的問道:“慘不忍睹啥意思?”

    “就是很慘。”開車的年輕人心里郁悶至極的解釋道。小弟不好混啊!還是跟了這么一個腦殘的老大,真不容易!心里不由的想:都說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跟著這樣一個文盲的老大,還混個屁啊!還是找個好點的老大算了!

    “哦。去妖哥那里。”吳大貴輕聲說道。聽聞手下說是因為那人嫖*娼不給錢,妖哥帶人去反而被打,吳大貴心里才放心。雖然跟易知言接觸不多,也知道易知言不是那種嫖*娼的人,吳大貴自然沒有把兩個人當成一個人。不過身為小弟的他出院了,現在老大受了傷,還得趕緊去看看。

    車子到了一處廢棄的倉庫。吳大貴從破捷達上下來,讓手下去敲門。過了一會,大鐵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年輕人看到吳大貴,連忙討好的說道:“貴哥來了。”

    “妖哥在嗎?”吳大貴問道。

    “在里面呢!”那人討好的說道。

    吳大貴朝著倉庫走去,倉庫很寬敞,一樓幾乎沒有什么家具,只有幾個破桌子擺放著,幾個年輕人正在打牌,看到吳大貴進來,都討好的叫了聲“貴哥”。吳大貴也沒有搭理,朝著二樓走去。

    二樓是一間間的房間,是用那種隔板隔開的。吳大貴走到最里面的一間,輕輕的敲了敲門,聽到里面傳來聲音,才打開走了進去。

    走到里面的吳大貴看到陳妖雙手被纏著繃帶,臉上浮現怒氣的說道:“誰他媽的這么大膽,竟然敢打傷妖哥。”坐在一旁的王熊看著吳大貴這么急于表現自己,臉上浮現出一抹鄙夷的表情!

    “大貴,你先坐下,正有點事情想跟你商量呢!”陳妖輕聲說道,示意吳大貴坐在對面的破舊沙發上!

    “妖哥,我剛剛出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吳大貴一臉討好的表情說道。

    “熊子,你給大貴說說這件事情。”陳妖輕聲說道。聽聞老大發話,王熊將昨天晚上遇見易知言的事情說了一遍。吳大貴聽的臉色大變,因為王熊的講解跟自己手下的講解并不一樣,王熊說那人是把他們當做逼良為娼的壞人,才出手打的,這個性格跟易知言很相似!

    吳大貴滿臉無奈,想起易知言那個瘟神,心里就發抖,哭喪著臉說道:“妖哥,兄弟勸你還是吃個啞巴虧吧!那人,咱們真得罪不起啊!”

    “怎么?你認識那個人?”陳妖一臉驚訝的問道。

    “不怕大哥笑話,我這身傷就是那人打的,我從來沒見過下手那么狠的人,當初如果不是有警察趕到,估計我就見不到大哥了。”吳大貴哭喪著臉說道。

    “這么巧,那你知道這個人在什么地方嗎?”陳妖連忙問道。

    “妖哥,你不是還想找回場子吧!”吳大貴心里那個恨啊!早知道就不告訴妖哥了,妖哥竟然還想著招惹易知言,那不是找死嗎?就是一群人上去,也不是易知言的對手啊!

    “找回場子,找個毛。就人家那身手,一只手就能捏死我。你先告訴我他在哪里?”陳妖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剛從醫院回來的時候正好遇見他。”吳大貴連忙說道。欺騙老大的事情他還是做不到的,也不知道老大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醫院?”

    “仁信醫院。”

    “趕緊的,帶上所有的兄弟跟我走。”陳妖迫不及待的從沙發上起來,直接朝著外面就走。

    “妖哥,你這是……”吳大貴心里那個郁悶啊!早知道就不那么多嘴,想想易知言那手段,吳大貴真的不想去,那是找死啊!

    “趕緊的帶路。”陳妖脾氣不好的吼道。

    “是。”

    一群人開著一輛破捷達跟兩輛面包車朝著仁信醫院走去。坐在車上的陳妖一臉的激動,絲毫沒有即將殺人的那種怒氣,像是有一種見到銀子跟漂亮娘們的高興。一旁的吳大貴一臉不解,心中不由腦殘般的想著:妖哥不會是看上易知言了吧?

    看著陳妖那歡喜的表情,吳大貴小心翼翼的問道:“妖哥,咱們就這樣直接去砍易知言,估計非得被他打一頓。”

    “砍?砍你妹砍。都給老子聽好了,一會見到那個……叫啥來,易知言,一定要像供奉祖宗一樣的供奉著,無論你們用什么辦法,非得讓他答應做咱們老大不行。”陳妖認真的交代道。一旁的吳大貴跟王熊一臉的不解,老大這是想干什么?

    別人打了自己,不僅不找回場子,還把對方當成祖宗一樣供奉著。這不是腦子進水了,那就是被驢給踢了!

    看著兩個人一臉不解的樣子,陳妖解釋道:“咱們兄弟混了這么長的時間,充其量也就是個小混混,如果能夠攀上這么厲害的人當老大,你們不覺得以后咱們能混的更好嗎?不是妖哥我眼光獨到,身手如此了得的人恐怕就連天京市的一群大佬都巴不得拉攏他,咱們現在要做的趕緊是巴結,或許將來能夠跟著易知言吃香的喝辣的。懂嗎?”

    兩個人想了一會,還是一臉茫然,不過擔心被老大訓斥,連忙點點頭。

    車子到了仁信醫院,十幾口子從三輛車上下來,連醫院的保安都關注這邊,擔心出什么事。陳妖正要往醫院里走,吳大貴眼睛很尖的看到易知言手里提著塑料袋從醫院外走來,連忙指著易知言朝陳妖說道:“妖哥,易知言。”

    出去給唐謐買冰激凌的易知言提著一塑料袋的冰激凌回醫院,走到醫院沒多久,就看到不遠處的吳大貴指著自己大聲說話。看著吳大貴身邊還有十幾口的人,易知言臉上立即掛滿怒氣,沒想到剛剛從醫院出來,這家伙又來找自己麻煩,這次一定打的他躺在病床上一輩子不可!

    被吳大貴這么一說,陳妖立即就認出易知言,連忙朝易知言走去,走到易知言面前,連忙討好的說道:“易大哥。小弟知錯了!”

    本來還怒氣沖天的易知言被陳妖的樣子弄的疑惑不解。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