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五章】:一招制敵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看著易知言驚慌的表情,女人笑的更加肆無忌憚,果然是個純情的小雛。女人笑著說道:“小哥,還能干嘛?當然是給你洗頭了。”

    “洗頭就洗頭,你脫我褲子干嘛?你的頭長在下面啊?”易知言一邊提著褲子一邊憤憤的說道。怎么這個女人這么奇怪?給自己洗頭竟然脫褲子。

    “臭小子,你是不是糊弄老娘呢?”看著易知言并不像假裝,女人滿臉怒氣的說道。

    “我哪里糊弄你了。是你拉我進來的,而且你說給我洗頭,你脫我褲子干嘛?”已經穿好褲子的易知言從床上下來,憤憤的說道。說完就要走。

    “你給我站住。還沒給錢呢!”剛才那副嬌聲嬌氣模樣的女人立即猶如潑婦一般的拉扯著易知言說道。

    “你又沒給我洗頭,我為什么要給你錢?”被女人拉扯的易知言心里郁悶至極,又沒給自己洗頭,還問自己要錢,如果不是看著對方是女人,易知言早就動手了。

    “你少跟老娘裝蒜。來這里干什么你會不知道。要么給錢,要么你休想走出這里。”女人完全像個潑婦一樣,雙手掐腰,擋在那扇隔板旁,不讓易知言離開。

    “多少錢?”易知言也懶得跟對方一般見識,本來就郁悶至極,竟然又遇見這么一個潑婦,自己是不是走霉運啊!

    “五十。”感覺易知言挺好說話,本來只要三十的女人這次也獅子大開口。

    “什么?五十?你還沒給我洗頭。竟然要我五十塊錢。就算是洗頭也沒這么貴吧!”易知言滿臉怒氣的說道。洗個頭竟然要這么貴,你怎么不去搶錢啊!

    “你到底給不給?”從剛才的對話中,女人就感覺易知言應該是個乖巧的男生,一定不想將這件事情鬧大乖乖的給錢,這個冤大頭,自己不宰才是傻瓜呢!

    “不給。”易知言滿臉憤怒的說道。竟然敲詐到自己頭上了,還真以為自己穿過越來的古代人就真的不了解現在的情景,沒吃過豬肉,沒見過豬跑嘛!這么多天在電視上看到的知識,在書中看到的知識都白看了嘛!洗個頭也就三塊錢,竟然問自己要五十。這不是敲詐嘛!

    “不給,這可由不得你。”女人一臉冷笑道。說著掏出山寨版的蘋果手機給人打電話。說了兩聲,看著易知言還是一副不給錢的模樣,女人冷笑道:“現在給錢還好說話,一會熊哥來了,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就是警察來了,我也不怕。”被人敲詐滿肚子怒氣的易知言氣憤的說道。

    聽聞易知言的話,女人更加覺得易知言是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純情少年,竟然還說警察,只要你不犯法,警察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可是那些混黑的人,他們可不講求什么犯法不犯法,就算是打死人也不在乎,眼前的這位小哥簡直單純的讓人不想敲詐都不行!

    過了一會,就聽到一陣砸門的聲音,女人瞪了易知言一眼,說道:“現在給錢,或許還能夠讓你好好的回去,不然一會非得打的你渾身是傷不可!”

    “是嗎?那我還真想試試。”脾氣上來的易知言還真不擔心,想著來人也不可能跟劍勾那樣的殺手,就算是自己手上有傷,也沒有在意!

    “哼,看你嘴硬。”女人憤憤的說道。轉過身將門打開。

    門打開之后,從外面走進來四、五個身上紋著紋身的粗狂男人,走在最前面的一個男人滿臉怒氣,大聲說道:“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嫖霸王雞。”

    “熊哥,看你說的什么話。”聽聞男人的聲音,女人滿臉嬌羞的拍著男人粗狂的胸膛發掉的說道。

    “別在老子面前表演你的風騷,老子又不是不知道。那個不長眼的東西在哪?”王熊聲音不耐煩的說道。

    “就他。”女人指著一旁的易知言說道。

    “這么個小屁孩竟然來嫖*娼,可真是世風日下啊!想當年老子可是到了二十三才破*處的。”看到易知言,王熊笑著說道。怎么聽他這么說怎么感覺那么讓人受不了呢!一個混社會的流氓竟然說出這種教育人的話!

    “小子,不想挨揍的話,快點他媽的給錢。老子砂鍋大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王熊滿臉怒氣的朝著易知言說道。

    “我還倒是想看看。”易知言冷聲說道。本來心情就不好,現在有人來找事,易知言也想盡情的打一場,可是看著王熊,估計也沒啥功夫,自己也打不盡興啊!

    “靠。你他媽的不想活了。”王熊沒想到對方竟然不怕自己,還一副高傲的模樣,自己如何在兄弟們面前立威,立馬伸出拳頭朝著易知言打去。

    看著對方的拳頭朝著自己襲擊而來,看似雄壯的男人,可是拳頭沒有絲毫力度,下盤還不穩,易知言滿臉無奈的搖搖頭,快速的伸出那只沒有受傷的手,一把抓住對方朝著自己打來的拳頭,快速的伸腿,直接一腳踢中對方的小腿。易知言再猛然往后一拉對方的拳頭。

    完全沒料到易知言身手的王熊被踢中一腳,雙膝直接跪地。發出一陣聲響,疼的王熊額頭上的青筋直冒。另外跟著王熊前來的幾個男人看到老大被打,也快速的朝易知言沖去,易知言連忙松開王熊,每人一腳直接放到,連手都沒有松開擒住的王熊!一旁本來想看好戲的女人徹底的被孫潛凌厲的手法震驚了,嚇的一臉鐵青,愣是沒叫出聲!

    “大哥,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求大哥饒我一命。”看著易知言簡單的將自己跟手下一干人等挑翻在地,王熊立即就熊了,連忙求饒道。

    “你剛才不是說想殺我嗎?”易知言滿臉冷笑的說道。

    “都是那個臭娘們惹的禍,大哥,我再也不敢了。”王熊心里那個悔啊!自己怎么也沒看清楚竟然得罪了一個身手這么了得的人,早知道就不來了。雖然在這一代收保護費,幫著這些女人撐場子,對那些嫖霸王雞的人下手,可是怎么也沒有想到這次竟然碰上硬茬了!

    “那現在還問我要錢嗎?”易知言輕聲問道。

    “不敢。不敢。怎么敢跟大哥你要錢呢?應該免費的讓這娘們好好的伺候你。你能上了這娘們是這娘們的榮幸!”王熊連忙討好的說道。

    聽聞王熊的話,易知言徹底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這個地方竟然就是自己生活年代的妓院啊!這個男人就好像以前妓院中的“老鴇子”一般。本來因為即墨御靈這件事情讓易知言心里不好受,從這個男人的表現來看,就跟逼良為娼一般。易知言原本已經消下去的氣立即就上來了,朝著王熊猛然一腳,疼的王熊大聲的嚎叫起來。

    易知言憤憤的說道:“原來這個地方是妓院啊!你們就是一群逼良為娼的人啊!趕緊給這位姐姐道歉!”

    易知言完全認為眼前的這位打扮的妖嬈的女人是這群人閉著出來賣的,心中自然有些同情,更是對王熊這群人恨的咬牙切齒。

    眾人根本就沒明白過來,可是易知言這個瘟神讓道歉,他們哪里還不敢道歉啊!連忙朝著還未從驚恐中出來的女人道歉。原本驚恐的女人更是一臉的疑惑,她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后不能逼良為娼了。要不我見你們一次打你們一次。”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是。大哥,我們再也不敢了。”王熊一干人連忙附和道。心里更是怨氣很深,自己是接到女人的電話前來幫忙的,怎么弄到最后自己是逼良為娼呢?

    “還不滾。”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馬上滾。”王熊一干人連忙逃出了這間店。恨不得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等到整個店內就剩下孫潛跟女人,女人一臉驚恐,她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看著易知言朝自己走來,女人嚇的連忙說道:“大哥,我再也不敢了。”

    “姐姐。沒事了,他們不會逼你了。這些錢你拿著,以后找個好人嫁了吧!”易知言從口袋里掏出自己所有的錢給了驚魂未定的女人。看著女人沒有接錢的意思,易知言拉起對方的手,把錢放在對方的手里。給完錢,就離開了。

    看著易知言離開的背影,女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心中對易知言竟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激,從事這個行業以來,自己還從來沒有被人當人看過,此時的她竟然有一種很想從良的想法!想到自己曾經的心酸,眼眶中忍不住流出眼淚。

    或許是因為以前的痛苦,或許是因為易知言讓她心生感激。或許兩者都有吧!

    有些時候并不是每個人都從心底愿意從事最卑微的行業,只是她們為了生存,不可以而為之罷了!或許她們的內心同樣有善良!

    被易知言暴打一頓的王熊剛才表現的跟狗奴才一樣,可是他這樣的混混就是見什么人做什么事,等到被易知言放開之后,連滾帶爬的去找救兵。竟然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暴打一頓,不把丟失的面子找回來,就不是無賴王熊了。

    離開洗頭店的易知言朝著周家走去,剛才一激動,將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了那個女人,易知言只好步行朝周家走去。前面一條胡同是近路,易知言也不會舍近求遠!

    走到昏暗的小胡同內就看到對面站著不少人,手里都拿著砍刀,正在抽煙。易知言的眼神立即就鎖定在剛才被自己暴打一頓的王熊身上,也明白這些人是來找茬的。臉色不由的散發一股殺意!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