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九章】:周家宴會(二)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周鳳凰的話音剛落,原本寂靜無比的大廳中立即喧鬧起來,所有人都在議論著這件事情,似乎對于這件突然發生的事情有些接受不了。

    在天京市有著絕對地位的周鳳凰一直以來對各家大族的公子哥都不搭理,此時竟然宣布要跟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人結婚,這簡直太讓人無法接受了。

    就好像一只白天鵝突然被癩蛤蟆吃到一般。

    “周小姐。這件事情夠突然的啊!這位易……易知言易先生是怎么取得你的好感呢?”人群中一個身寬體胖的中年男人端著酒杯笑著問道。雖然問的夠隱晦,可是也能夠讓人感覺出來這個中年男人對周鳳凰也有愛慕之心,不過他的問話并沒有引起在場人的反感,而且正符合這些人的心里想法,畢竟在場很多富家公子哥做夢都想著追求到周鳳凰,卻被這么一個人捷足先登了,心里如何平衡!

    “我的戀愛史沒有義務向慕容先生匯報吧!”周鳳凰聲音平淡的說道。雖然聲音平淡卻散發著一股女王般的氣勢,讓人不得不覺得周鳳凰就是鳳凰,太強大了。

    “那易先生,能不能說一下你是如何取得周小姐的芳心呢?”又有人提出疑問,顯然在場的人根本就無法接受這件事情。只想著讓他們兩個人述說一下,知道自己如何沒有取得周鳳凰的芳心,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怎么取得她的芳心?”易知言有些靦腆的笑了笑,樣子比較無奈的輕聲說道。易知言的樣子惹的在場人有些想笑,怎么看易知言的舉動都像是普通人家的人,完全沒有那種能夠震懾住這個場面的能量。

    面對易知言這種尷尬的表情,周鳳凰也有些惱怒,正打算給易知言解圍,卻聽到易知言笑著說道:“就是這么取得她的芳心的。”

    說完,易知言猛然轉過身,雙手捧著周鳳凰的臉頰,快速的吻在周鳳凰被易知言托著有些變型的小嘴上。

    被易知言這么深情的一吻,只在浴池吻過一次易知言的周鳳凰臉頰立即變的緋紅,腦海中頓時想到在浴池的情景,甚至忘記了這只是一場交易的婚姻!狠狠的吻了周鳳凰一口的易知言并沒有繼續啃對方的小嘴,雖然香甜,可是也不能沒完沒了的在眾人面前表演,離開周鳳凰的小嘴,放下托著對方臉頰的雙手,易知言滿臉自信表情是說道:“大家看到了吧?就是這樣取得她的芳心。”

    眾人被易知言的舉動徹底的驚愕住了,誰都知道周鳳凰性子冷淡,如果不是她心愛的男人,恐怕就是碰她一下,她也絕對會當場暴亂,而現在被易知言親吻了一下,臉頰竟然浮現出少女般的羞澀,這種情景就算是傻子也相信兩個人是真心相愛了。

    “即墨大少,我終于明白你為什么讓我調查他了。看來你早就知道他跟周鳳凰有染。哎……這次兄弟幫不了你嘍!”左手端著酒杯的昊子用右手拍打了一下即墨無道的肩膀,聲音比較無奈的說道。

    看著這種情景,即墨無道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強烈的殺意。他沒有想到周鳳凰竟然要跟易知言這么無恥的人結婚,也不明白既然易知言跟周鳳凰的訂婚儀式在今日舉行,前幾日為何易知言還要**自己的妹妹,這個人簡直就是個畜生。

    本來接受父親的命令,今天晚上要殺死易知言的即墨無道也知道事情有些難辦,如果易知言在周家微不足道,自己殺了他也不會引起軒然大波,而現在易知言身為周鳳凰的未婚夫,那殺他可就不是小事情了。即墨無道心里憤恨不已,氣的雙拳緊握。

    親吻過后,周鳳凰嬌羞的臉龐過了一小會就恢復過來,繼續說道:“事情已經宣布了,那大家繼續享受今天晚上的宴會。”

    “祝福易先生跟周小姐。”有些人知道事情已經定下來,也想依附周家這棵大樹,連忙討好般的說道。

    周鳳凰拉著易知言的手朝著眾人走去,易知言竟然身為自己的男人,一定要向他介紹一些人,走到剛才的那位身寬體胖的中年人面前,周鳳凰端著酒杯笑著說道:“這位是諸葛天諸葛先生。”

    “諸葛先生,你好。”易知言很有禮貌的打招呼,畢竟他不知道哪些人是周家的敵人,哪些人是周家的朋友,所以先處理好關系再說。

    “易先生好福氣啊!竟然能夠娶周小姐這么漂亮的美人。”諸葛天肥碩的大臉堆積著笑容說道。

    “嗯,是福氣,我一定會好好把握的。”易知言滿臉笑容的抓起周鳳凰的柔夷,不斷的摸著說道。心里憤憤的想著:今天小爺非得在你身上享受個夠不可!

    周鳳凰對于易知言這種親密的舉動雖然有些反感,可是卻也沒有辦法,剛剛在眾人面前宣布自己的訂婚儀式,現在不給易知言面子同樣是打自己的臉,只好強忍著這家伙繼續吃自己的豆腐,完全沒有辦法。

    “看到你們這么甜蜜,我都有點嫉妒了。”諸葛天微笑著說道。

    “那諸葛先生好好享受美酒,我們過去跟別人打招呼。”周鳳凰微笑著說道。拉著易知言朝不遠處一位長相妖艷的女人走去。

    女人年齡不大,頂多三十歲,身上散發著一股少婦般的迷人魅力,還穿著一件低胸的禮服,兩個碩大的乳鴿確實吸引男人的眼球,不經意間擺出的姿態能夠瞬間撩起男人最原始的**,沒有化妝,卻不失美麗,右手夾著女士香煙,左手端著酒杯,一臉青春蕩漾微笑的表情看著周鳳凰。

    “這位是程罌粟。”周鳳凰聲音平淡的介紹道。從周鳳凰的表情跟介紹的語氣上來看,易知言能夠感受到她對程罌粟的態度并不是太好。難道是仇人?

    而且這個名字讓易知言很驚訝,罌粟!怎么會有人叫這個名字呢?

    “你好。”易知言微笑著打招呼。

    程罌粟沒有說話,散發著女人**般的眼神盯著易知言不斷的看,恨不得將易知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看個遍,笑著說道:“果然是個帥哥。難怪能夠讓周家大小姐動心。你叫……易知言?”

    “是。”易知言被程罌粟不斷暗送秋波的樣子弄的有些不適應。畢竟在自己女人面前被另外一個女人勾引,心里確實有些緊張。

    “好純情的小哥。我喜歡。”程罌粟根本就不在意旁邊的周鳳凰,甚至公開的跟易知言打情罵俏道。

    “額……”易知言一陣無語。這個女人夠開放啊!竟然在自己未婚妻面前勾搭自己。

    “哈哈……怕周鳳凰吃醋啊!”女人笑聲很燦爛的說道。似乎在周鳳凰面前勾搭她的未婚夫并且把易知言弄都有些緊張特別開心一般。

    “不是。她不喜歡吃醋的。”易知言很認真的說道。突然被挽著自己的周鳳凰掐了一下腹部的肉,易知言強忍著疼痛擺出微笑。

    “啊?哈哈……你真是太可愛了,姐姐都有點喜歡了。”程罌粟被易知言的冷幽默弄的笑聲連連。

    “程小姐,你繼續享受,我們去跟別人打招呼。”周鳳凰輕聲說道。拉著易知言就走,心里憤憤的想:真是個色狼,被人一勾引就受不了,差點讓我掉面子,等到宴會結束之后,不好好的修理你!

    被周鳳凰拉著的易知言還轉頭看著妖媚女人程罌粟,程罌粟很爽快的給易知言送了一個飛吻,頓時弄的易知言有些緊張,只好回過頭跟著周鳳凰和別人打招呼。剛轉過頭,易知言就看到即墨無道一臉殺意的盯著自己,不是吧!這么巧,這家伙竟然也來了。怎么辦?如果即墨無道當場指出自己跟他妹妹發生了那種關系,那怎么辦?

    “知言,這位是即墨家的公子,即墨無道。”并不知道內情的周鳳凰介紹道。

    “你好。”易知言強力的壓制內心的擔憂跟尷尬,表情自然的打招呼。

    即墨無道沒有說話,只是眼神惡狠狠的盯著這個傷害了自己妹妹的禽獸,如果不是擔心跟周家反目,如果不是擔心會跟周鳳凰兵戎相見,即墨無道真的想當場殺了易知言。旁邊的昊子看到即墨無道眼神散發著殺意的盯著易知言,還以為情敵見面分外眼紅,連忙推了一下即墨無道。

    被好友一推,即墨無道的表情依舊沒有發生變化,聲音冷漠的說道:“易知言。哼……你應該給我一個說法吧!”

    說法?

    還好旁邊的人都沉浸在音樂中,并沒有關注這邊的情況。要不聽到即墨無道這么說,都認為即墨無道因為易知言追到周鳳凰而心生怨恨。就連旁邊的昊子跟周鳳凰都覺得是這個原因。

    昊子連忙陪笑道:“即墨兄喝多了,別在意啊!”

    即墨無道沒有搭理好友,眼神依舊冷漠的盯著易知言。雖然只是四個人的小范圍內,可是四個人都能夠感受到一股很強烈的殺意。

    面對一直追求自己的即墨無道,周鳳凰也自然的認為是因為自己跟易知言訂婚,即墨無道心中有氣,連忙說道:“你想要什么說法?”

    “好,宴會結束后,我給你個說法。”易知言連忙打斷周鳳凰的話,說道。如果即墨無道真的不在乎結果的將這件事情說出去,那么周鳳凰的這次宴會就算搞砸了,而且自己也會背負強奸犯的罪名,更甚即墨御靈從此以后很可能不能夠正常生活。這些都不是易知言想看到的,所以必須要安撫即墨無道的情緒。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