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八章】:周家宴會(一)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第三更到!!)

    ——分界線——

    這句話說出來,整個庭院內的人都被震驚住了,沒有任何人說出一句話,顯然他們根本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就連黑龍都一臉的驚愕。驚愕之后,滿臉的不相信,可是易知言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種話,那絕對說明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坐在大廳正在籌劃今天晚上宴會的周鳳凰聽到冷雨寒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報告上來,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卻沒有特別的生氣,甚至內心有點微微的激動。畢竟易知言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種話,就表明易知言跟周家徹底的拴在一起了,那以后周家遇到危險,易知言就不能夠獨自逃命了,雖然周鳳凰并沒有愛上易知言,可是這個結果卻是她一直希望的。想到這里,周鳳凰輕輕的擺擺手,說道:“隨他吧!反正今天晚上這件事情大家都會知道。”

    看著眾人瞠目結舌的表情,易知言知道今日的立威之舉果然正確,從現在開始,這些人就不會像往常一般對待自己了,看著把南通丟出去重新返回來的玄伍,易知言拉著對方的手在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離開了。

    看著易知言離開的背影,黑龍臉上浮現出一抹濃厚的殺意,雙拳緊握,恨不得將易知言千刀萬剮。自己一直暗戀的女人竟然成為易知言的妻子,黑龍心中何等的氣憤。看著眾人漸漸的離開庭院,黑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壓抑,猛然一拳打在結實的石灰地上,拳頭上滲出不少的血跡,黑龍卻沒有任何疼痛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起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走到房間,從暗格中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對方依舊等待了幾秒鐘才接了電話。

    聽到那邊接了電話,黑龍強忍著內心的憤怒,壓低聲音問道:“不是說已經派人了嗎?他怎么還沒死?”

    “你這是在質問我?”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在變聲器的改變之下顯得更加的難聽刺耳,似乎散發著一股隱忍的憤怒!

    “不敢,我只想知道易知言為什么還沒死?”黑龍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緩和了少許,說道。

    “對他的實力估計錯誤,請的殺手并沒有將他殺死,而且還斷送一條性命。”

    “組織怎么可能失誤呢?”黑龍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這是在質問嗎?你有權力質問嗎?”那邊聲音有些急躁的反問道。

    “不是,只是因為易知言將要成為周鳳凰的丈夫,所以我才擔心情況有變。”聽到對方有些急躁,黑龍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回答道。

    “竟然有這種事情,看來我們要好好的面對這個敵人了。”

    “計劃是否繼續進行?”黑龍繼續問道。

    “繼續。”

    “是。”

    掛了電話的黑龍有著兩條傷疤的臉顯得更加的猙獰,身上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殺意,憤憤的說道:“易知言,你死定了。”

    ——分界線——

    在眾人的注視中離開的易知言拉著玄伍朝大廳走去,看到周鳳凰正在大廳籌劃今天晚上宴會的事情,在周家什么事情能夠避過周鳳凰的耳目,而且自己剛才那么大肆的宣揚,對方應該已經知道,本來易知言還擔心周鳳凰會質問自己,不過看到周鳳凰似乎并沒有什么態度,易知言笑著說道:“不想問我些什么?”

    “你這么做的目的我都知道。而且這件事情今天晚上就會揭曉,何必多此一問呢!”周鳳凰聲音平靜的說道。

    “確實是這樣。”易知言笑著說道。

    “禮服都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試一下。”周鳳凰端起茶幾上的杯子,笑著說道。

    “好。”易知言笑著拉著玄伍朝樓上走去。

    剛走上樓,猥瑣大叔沈奕就端著熬好的藥走了進來,熬藥的時候也聽聞剛才發生的事情。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易知言竟然說出是周鳳凰的男人這樣的話,將手中的藥遞給易知言,問道:“你跟周鳳凰到底什么關系?”

    “男人和女人的關系。簡稱男女關系。”易知言接過沈奕遞過來的藥喝了一口,笑著說道。

    “靠。別告訴我你把周鳳凰這樣強悍的娘們也搞到手了吧!”沈奕憤憤的說道。怎么想都覺得易知言跟自己第一次見到的那個被自己陷害的靦腆小少年不一樣。越是對易知言深入了解越覺得這家伙的泡妞技術完全要比自己高出不止一個層次,太傷沈奕的自尊心了!

    “好了。先看看玄伍臉上的傷。”易知言將藥喝完,將碗放在桌子上,指了一下站在一邊一直不發的玄伍對沈奕說道。

    沈奕順著易知言指的方向望去,才看到玄伍,臉上浮腫的相當厲害,這一巴掌并不輕,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受到這樣的傷就算是不哭出來臉上也會有疼痛的表情,可是玄伍的表情太過于平靜,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臉上的傷一般。沈奕走到玄伍的身邊,笑著說道:“跟叔叔說,你叫什么?”

    玄伍表情平淡,抬眼看了一下沈奕,沒有說話,顯然根本就對這個猥瑣中年大叔沒有好感。

    被一個小屁孩用那種懶得理你的表情看著,沈奕頓時覺得自己自尊心受損,憤憤的說道:“你個小屁孩,我問你話呢!”

    看著玄伍還不搭理自己,沈奕忍不住伸出手推了一下玄伍的肩膀,就在手剛要接觸玄伍的肩膀時,玄伍瞬間動了,雙手快速的擒拿住沈奕企圖推自己的手臂。

    “疼……疼……哎喲!”被玄伍擒拿住,沈奕大聲的嚎叫起來,就好像殺豬一般。

    “玄伍。松開。”易知言聲音平淡的說道。

    “是,主人。”聽到易知言說話,玄伍很聽從的松開沈奕,又恢復冷漠的模樣站在一邊。

    “我了個去。什么情況?”扭動了一下疼痛的手臂,完全不了解情況的沈奕疑惑的問道。

    “廢話那么多,讓你給他治療。小心一會玄伍把你給卸了。”易知言笑著說道。覺得兩個人的性格簡直太大相徑庭了,玄伍性子冷淡,為人兇狠;沈奕就是一個熱心過頭的猥瑣大叔,兩個人配合應該很好玩吧!

    “我就是當奴才的命。”沈奕憤憤的說著就給玄伍治療臉上的傷。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從下午五點周家就開始又不同的車輛使進來。車都是豪華車,幾乎全部都是七位數以上的好車,男人穿的西裝革履,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都呈現出一幅富人姿態。三個人在房間內等待著晚上的宴會,猥瑣中年大叔沈奕看著外面的情景咂舌道:“大家族就是大家族,來的都是一群有身份的人。”

    “羨慕?”坐在床邊的易知言笑著說道。

    “有點。不過也就只是羨慕,別看著他們表現上西裝革履,脫掉那身皮,估計比誰都骯臟。”透過窗戶看著外面,努力的尋找有沒有屁股大的中年大媽的沈奕憤憤的說道。卻沒有那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感覺。

    易知言還真沒想到沈奕竟然能夠說出這般哲理性的話,說的沒錯。別看著那些人西裝革履,看上去紳士無比,骨子里的骯臟跟算計別人又如何得知呢!

    就在三個人聊天的時候,門被打開了,穿著一身禮服的周鳳凰走了進來,易知言頓時被周鳳凰此時的樣子給吸引住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周鳳凰穿上這身衣服竟然如此的漂亮,而中年猥瑣大叔沈奕更是眼睛都直了,恨不得一雙眼睛都盯在上面。就算是表情冷淡的玄伍表情都有些稍微的表情。

    “準備好了嗎?”周鳳凰并沒有在意三個人的表情,輕聲問道。不過心里憤憤的想著: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身為色狼的易知言身邊也都是色狼。

    不是吧!

    大姐。不,美女,你打扮的這般美麗,是個男人都得被你吸引啊!被你的容貌吸引,說明你有魅力,也不能說男人是色狼吧!

    “準備好了。”易知言從床上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禮服說道。

    “那下去吧!”周鳳凰輕聲說道。就要離開房間。

    易知言連忙跟上去,兩個人朝著樓下走去,走到快到大廳的時候,聽著下面的聲音,看著黑壓壓的人群,易知言不免有些緊張,看著易知言的表情,周鳳凰輕聲問道:“怎么了?”

    “緊張。”易知言靦腆的說道。

    周鳳凰沒有說話,雙手很自然的挽著易知言的手臂,被周鳳凰這么一挽,易知言原本的緊張消失全無,步伐穩健的朝著大廳走去。

    大廳內聚集的都是一群名流大腕,更是有不少的青年才俊對周鳳凰垂涎已久,想盡辦法討好這位美人,沒想到周鳳凰此時竟然挽著一個陌生男人的手臂來到大廳,每個人臉上都浮現出一抹疑惑,整個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似乎都被此時的情景弄的有些呆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周鳳凰跟易知言走到眾人面前,有人連忙將話筒遞了上來,周鳳凰拿起話筒,清了清嗓子說道:“感謝諸位抽出時間來參加周家的這次宴會,我周鳳凰在這里謝過大家了。今天之所以舉辦這次宴會,是因為周家有一件喜事要宣布。”

    周鳳凰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看著眾人都滿臉期待的等待著自己宣布事情,周鳳凰笑了笑,輕聲說道:“那就是今天我要跟身邊的這位男士易知言訂婚。”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