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三章】:戾氣少年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幻想著足以讓人噴血的畫面,易知言心情激動不已,努力的穩定了一下心神,自我催眠的認為:是對方讓自己幫她看看合不合身,自己并沒有偷看的想法。

    自我催眠了一番,易知言才沒有剛才那般激動,走到換衣間門口,猛然被只露出頭的唐謐一把拉了進去,被拉進去的易知言眼睛都盯在唐謐的身上,由于唐謐平時都是穿著寬大號的病服,不穿病服的時候,也喜歡穿那種寬大型號的衣服,再好的身材也沒有顯露出來,而此時只穿著一件胸罩跟一條小內內的唐謐徹底的把完美的身材都漏出來。

    一對得有36D的碩大胸脯足以扼殺男性眼球,腹部沒有絲毫贅肉,雪白而滑膩,讓人忍不住想摸上一把。蕾絲邊的內褲有些暴漏,似乎能夠看到某些不“老實”的毛毛漏出來,美腿修長而白皙,簡直讓一群戀腿癖的男人恨不得天天的摸上一遍。易知言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整個眼睛都直了。

    “怎么樣?老公,我好看嗎?”唐謐一臉歡喜的問道。甚至還轉了一圈,讓易知言一次性看個夠。

    聽聞唐謐的聲音,差不多已經把胸罩跟內褲換好的蘇靜怡怎么也沒有想到易知言竟然會進換衣間,連忙用剛剛脫下來的衣服遮蔽住自己暴漏的身材,一臉驚恐的看著易知言這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男人,氣憤的吼道:“誰讓你進來的?”

    剛才注意力完全被唐謐的身材吸引了,易知言并沒有注意到唐謐身后正在換衣服的蘇靜怡,眼神看過去的時候,蘇靜怡已經用脫下來的衣服遮蔽住自己隱蔽的部位,不過還是能夠看到雪白而修長的美腿,身材確實不錯!

    店內的一群女店員從一開始就被唐謐的舉動跟話語雷到了,拉著蘇靜怡進去,并且招手讓易知言也進去,店內的女店員潛意識的認為這個男人坐擁兩大美人,而且兩個人還和平共處,所以并沒有在意,而現在聽聞換衣間里面有怒吼聲傳來,整個店內的女店員滿臉疑惑,腦子頓時短路,根本就不知道三個人到底是什么關系。這種關系簡直太糾結了!

    沒有看到蘇靜怡完美的身材,卻在唐謐身上填補了,易知言本來就沒有認為蘇靜怡竟然也換衣服,畢竟唐謐在精神病也不可能做出這種舉動,現在易知言有些尷尬,看著蘇靜怡怒氣的小臉,易知言嬉皮笑臉的說道:“沒事,沒事,根本就沒看到什么!”

    “你給我滾出去。”用脫下來的衣服包裹著自己的蘇靜怡滿臉怒氣的吼道。旁邊的精神病人唐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做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并沒有發言!

    易知言無奈的退出換衣間,能夠看到唐謐的身材也算是自己人品爆發。再試圖想看到蘇靜怡穿內衣的模樣,確實有些人心不足。

    看著易知言離開了換衣間,蘇靜怡連忙走到門口,將門反鎖上,看著精神病人唐謐一臉無辜的表情,蘇靜怡想發脾氣都沒辦法,心中只恨自己為什么把她當做正常人來看待!只好憤憤的重新穿上衣服!滿臉疑惑的唐謐看著蘇靜怡氣憤的表情,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也把衣服穿上!

    易知言在外面等了一會,兩個人重新穿上衣服出來了,不過蘇靜怡臉上的怒氣并沒有退卻,看到易知言,眼神甚至惡狠狠的盯著這個“偷窺狂”。易知言覺得自己很無辜,是唐謐讓自己進去看她的身材,俺又不知道你也在換衣服!

    心里認為被易知言看到的蘇靜怡滿臉氣憤的付了錢就離開了。唐謐雙手抱著易知言的胳膊滿臉無辜的看著易知言,兩個人也跟著走出了女性內衣店!

    離開內衣店之后,蘇靜怡心里的怒氣還沒有消,她知道不應該生精神病人的人,所以把氣全部都放在易知言這個“偷窺狂”的身上。

    “你生什么氣啊!剛才我真的沒看到。”看著自顧自走在前面的蘇靜怡,易知言快跑兩步追了上去扯了一下蘇靜怡的衣服說道。

    “別碰我。”被易知言拉扯衣服,蘇靜怡憤憤的甩了一下說道。

    “我都說了我沒看到啦!”易知言一副求饒的表情無奈的說道。

    “別煩我,我大姨媽來了還不行啊!”蘇靜怡繞過擋在自己面前的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你大姨媽來了,你應該高興才對啊!不高興的應該是你大姨夫啊!”易知言滿臉無奈的說道。

    “你……臭流氓!”聽聞易知言的話,蘇靜怡本來就生氣的臉上更是怒氣沖天,粉拳緊握,真恨不得將易知言給打死,這個臭流氓,竟然說出這么無恥的話!

    看著轉過身一臉怒氣的蘇靜怡,易知言滿臉疑惑對方為什么這么生氣。她大姨媽來,大姨夫自然不高興啦!畢竟媳婦不在身邊!

    易知言哪里想到自己的話中還表達著另一層意思,大姨媽來了,大姨夫就撈不著那個了,所以才不高興啊!本來就把易知言定位成流氓的蘇靜怡自然往這方面上想。看著易知言很是純情的臉,蘇靜怡就氣不打一處出,流氓就流氓了,還表現的那么單純,這是敗類!

    看著蘇靜怡真的生氣了,易知言跟唐謐也不在說話,都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蘇靜怡也懶得管兩個人,自顧自的在步行街上走。很希望快點回醫院,這次出來就是一個錯誤。

    越是繁華的地方越是有不少的乞討者,這條步行街上的乞討者更是甚多,易知言看到這些乞討者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在阜陽市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自己跟他們一樣,也好心的給他們一些錢。

    看著不遠處圍堵著很多人,唐謐歡快的奔跑過去,易知言也跟著走了過去,擠過人群看到一個年僅十五、六歲的少年手里拿著粉筆正在地面上寫字。字體是用大篆寫,字體中散發著一股強烈的霸氣,少年臉色平靜,并不像別的乞討者一般用悲情、苦楚來賺取路人的錢。只是安靜的蹲著寫字。

    上面的文字,易知言能夠看明白,對于易知言來說,大篆并不陌生,上面介紹著少年的遭遇,雖然寫的很悲涼,可是其中并沒有那種乞討者卑微的成分。易知言完全被對方的字體吸引住了,朝著還在生自己氣的蘇靜怡說道:“給我一百塊錢。”

    “別搭理我。”還在生氣的蘇靜怡語氣不好的說道。

    “算我借你的。快點。”

    “你今天已經花了我三千多了。”蘇靜怡氣憤的說道。

    “你看這充滿著霸氣的字體,霸氣中帶有著一種悲涼。有著西楚霸王一般的豪情。怎么也得為這幅字買單吧!”易知言笑著說道。他從電視上看過西楚霸王烏江自刎的情節,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用西楚霸王當時的處境來形容一個年僅十五、六歲的少年。可是這個少年給人的感覺就是西楚霸王的霸氣!

    “我怎么沒看出來。”蘇靜怡一邊掏錢,一邊憤憤道。把錢給易知言,警告道:“你現在已經欠我五千多了,明天一定還我。”給了錢的蘇靜怡心里就郁悶了,自己明明還生氣,對方借錢,竟然還給,自己真是沒有原則!

    “一定。”易知言笑著說道。才不還你呢!不還你錢才能夠泡到你!

    接過錢,易知言就將手里的錢遞給少年,正在寫字的少年滿臉疑惑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易知言,沒有說話,很自然的接過易知言遞給自己的錢,那種舉動那種表情似乎天經地義一番。易知言沒有反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就要拉著試圖將字完全認清楚的唐謐要走。

    這時走過來幾個年輕人,穿的不是名牌,不過一看都是地攤貨。走到少年的身邊,其中一個年齡稍微大些的年輕人滿臉不屑的說道:“在這里擺攤,經過我的允許了嗎?”

    少年不說話,繼續埋頭寫字。

    “把今天賺的錢全部都交出來。”年輕人看著少年不搭理自己,一把抓住正在寫字的少年衣領拽了起來,說道。少年表情依舊平淡。本來要走的易知言也忍不住停止了腳步,卻沒有立即阻止。

    “松開我。”少年聲音平淡的說道。并不是討饒,而是命令。那種聲音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勢,似乎讓人心里就有絲懼憚。

    “什么?你說什么?”抓著少年衣領的年輕人一副好笑的表情說道。甚至用另外一只手掏了掏耳朵,似乎覺得對方是在說笑話一般!

    “我說松開我。”少年依舊聲音散發著命令般的說道。

    “你他媽的找死。”年輕人頓時被少年的語氣惹怒了,一只抓緊少年衣領的手沒有放開,另外一只手直接朝著少年的腹部擊去。

    眼看著那一拳就要打中少年,少年形體消瘦,看上去根本就挨不住這一拳。周圍的人雖然對這伙年輕人很反感,可是卻沒有上去,有些因為欣賞少年字體來看的女生頓時嚇的捂著眼睛。

    就在須臾之間,少年已經出手了,一只手快速的阻擋住對方朝著自己腹部襲擊的一拳,另外一只手瞬間就將抓住自己衣領年輕人的手擒住,動作沒有絲毫花俏,果斷而犀利,一瞬間就將年輕人掀翻在地。所有人都為之一振,就連易知言都忍不住驚恐,那身手可不是一、兩年能夠練出來的,絕對有著深厚的功底。

    看著老大被打,一群小混混連忙沖了上去,被摔在地上的年輕人頓時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少年行李旁邊有一條長長的棍子,一把抓起棍子朝著少年的頭擊打過去。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