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一章】:誘惑陷阱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本來蘇靜怡只是因為從來沒讓男人上過自己的車而不答應送易知言,如果易知言姿態低點,蘇靜怡也會勉為其難。沒想到易知言又拿昨天發生的事情攻擊自己,蘇靜怡的一張臉滿是憤怒,聲音提高了幾個分本吼道:“下車。”

    “不下。如果你不送我回去,我下次來你們醫院的時候就到處宣揚我摸過你的胸。”易知言威脅的說道。每次自己有急事,這小妞就不配合,真是該教訓教訓。

    “易知言,你……你非得讓我討厭你嗎?”蘇靜怡被易知言的無賴舉動弄的精神錯亂。恨不得狠狠的將易知言踢死。

    “沒有啊!我只想你快點送我回去。我保證不告訴別人我摸過你的胸。”易知言很老實的說道。

    完全被易知言氣瘋的蘇靜怡看著對方認真的表情,非常確信對方能做出那事,心里雖然氣憤,還是啟動了車子送易知言回去,只是一路上根本就不搭理易知言,臉上的怒氣一直到易知言下了車還沒有消下去。易知言只想著快點看看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也沒在意對方如何看自己。

    看著易知言快速的下車,蘇靜怡憤憤的拍打著方向盤,氣的張牙舞爪的罵道:“我怎么遇見這么一個無恥的流氓啊!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回到家,看到冷雨寒跟舒云言正坐在沙發上聊天,不過氣氛并不是很融洽。易知言也沒有太在意,還以為冷雨寒的冰冷態度讓舒云言有些不適應,叫了聲姐姐,急不可耐的朝著冷雨寒問道:“你是來給我送身份證的嗎?”

    “不是,是大小姐想見你,我來接你的。”冷雨寒面無表情的回答。

    易知言一臉失望的“啊”了一聲,無奈的說道:“沒給我辦出身份證找我干什么,再說我的傷勢還沒好,此時又不能保護她。”

    “大小姐說的話我只會執行,易先生,我們走吧!”冷雨寒臉色冰冷的說著從沙發上站起來。

    易知言一臉無奈,朝著舒云言說道:“姐姐,我先出去一下,一會就回來。”

    舒云言心里還在想著剛才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只是輕微的點點頭,情緒并不是很高。易知言也沒有在意,跟著冷雨寒下樓。等到易知言離開家,舒云言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頭,自我催眠的說道:“我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跟他又不可能在一起,他跟哪個女的在一起管我什么事。”

    上了車,冷雨寒一直都沉默,雖然只跟對方見過一次面,易知言也知道冷雨寒的性格,索性閉嘴不說話,車子很快到了周家,將車子停下來,兩個人朝著大廳走去,走到半路上正好遇見黑龍,黑龍一臉冷漠的瞪了易知言一眼,就離開了,易知言無奈的聳聳肩也朝著大廳走去。

    走到大廳,里面就周鳳凰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茶,易知言走進去,說道:“大小姐,你找我。”

    “坐吧!”周鳳凰輕聲說道。

    易知言剛坐下來就看到周鳳凰將茶幾上一個身份證朝著他推過去,說道:“這是你的身份證。”

    “身份證就是這樣滴啊!”拿起茶幾上的身份證,仔細看了看,易知言有些激動的說道。自己終于是個有身份證的人啦!不容易啊!

    看著易知言一臉興奮的模樣,周鳳凰一臉無奈,難道這家伙從來沒見過身份證嗎?爺爺的卦到底靈不靈啊?不會找錯人了吧!對自己爺爺卦術很相信的周鳳凰并沒有多想,隨即說道:“過幾天,周家要舉辦一個大型的聚會,到時候你也過來吧!”

    “聚會?什么是聚會?”易知言小白表情的問道。

    “就是一群人在一起搞個活動。”周鳳凰有些不悅的說道。

    “沒意思,還不如在家看電視呢!我不來行嗎?”

    “不行,因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你必須得來。”周鳳凰聲音命令似的說道。

    “什么事情?”易知言疑惑的問道。在聚會中宣布事情跟自己有什么關系,自己只是一個保鏢,還沒有不可或缺的分量吧!

    “到時候就知道了。”

    “好吧!拿人錢財就要替人辦事,沒辦法。”易知言無奈的說道。自己身為保鏢,雇主命令,自然要聽命令。

    周鳳凰聽到易知言的話,皺了皺眉頭,擺擺手說道:“到時候讓雨寒去接你,你下去吧!”

    原來就這么點事,易知言有些郁悶,直接讓冷雨寒帶話不就得了,還非得讓自己跑來一遍,看來雇主都喜歡讓人跑腿啊!走出大廳的易知言想讓站在門口的冷雨寒送自己回去,沒想到冷雨寒聲音冰冷的說道:“大小姐只讓我去接你,沒讓我送你。”

    氣的易知言真想狠狠的打這個冰冷娘們的屁股,真是太欺負人了!這跟把自己弄的情*欲高漲,脫了褲子不讓進去有什么兩樣。

    看著易知言一臉怒氣的離開,冷雨寒面無表情的繼續站在門口,聽到周鳳凰叫自己,才走進大廳,周鳳凰笑著說道:“雨寒,沒有外人,不要那么見外,坐下來說話。”

    冷雨寒想了想,坐在沙發上,看著周鳳凰沒有說話,輕聲問道:“鳳凰,真的打算這么做了?”

    “沒辦法,為了周家,為了那個跟我有唯一血緣關系的弟弟,我只能這么做。”周鳳凰滿臉無奈的說道。似乎只有在這個好朋友面前,她才會露出自己偽裝之下的真實。

    “可是這樣犧牲你自己的幸福,值得嗎?”冷雨寒關切的問道。

    “沒有值不值得。再說就算跟他結婚,也會事先弄個結婚協議,他這個人這么貪錢,應該很容易就答應。”周鳳凰笑了笑說道。像是想到什么,接著問道:“跟易知言住在一起的那個女人怎么樣?”

    “不錯的女人。貌似……跟易知言有些不為人知的關系。”冷雨寒想了想,沒有對周鳳凰有任何隱瞞的說道。

    “哦?還真看不出來。”周鳳凰嘲笑般的說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冷雨寒頓時想到一件事情,既然現在周鳳凰用到易知言,就一定不能夠讓他發生危險,這件事情必須匯報給周鳳凰。

    “說。”

    “昨天郊區一家修車廠發生事件,死了五個人,是易知言所為。其中一個人就是劉家的小公子劉禪。”冷雨寒聲音平靜的說道。

    “哦。竟然有這種事情。”周鳳凰聽到后一陣驚訝,想了想,問道:“原因呢?”

    “劉禪跟邵家的邵央關系密切,而邵央以前是舒云言的男朋友。”冷雨寒將調查出來的事情沒有絲毫隱瞞的告訴給周鳳凰。

    “原來是這樣。哼……還有人把他當做情敵啊!誤導警察局那邊的調查方向。不要讓警察調查到易知言的身上。”周鳳凰想了想,說道。

    “是,那邵央那邊……”

    “那個偽君子,就讓他們較量較量。如果易知言連這點水平都沒有。我還真擔心爺爺的卦術呢!”周鳳凰笑著說道。

    “明白了。”冷雨寒看了一眼周鳳凰,明白對方雖然很相信周老爺子的卦術,不過也擔心易知言沒有真才實學,用邵央來摸一下易知言的底也是個不錯的方法,會意的點點頭道。

    離開周家的易知言一肚子氣,罵罵咧咧的從口袋里掏出幾張皺皺巴巴的鈔票,沒有幾塊錢。來的時候根本就沒帶多少錢,現在身上連打車的錢都不夠。拿出手機想給舒云言打電話讓對方來接自己,沒想到手機黑屏,死活開不了機。易知言拿著手機怒罵道:“圈圈你個叉叉,買了才一天竟然壞了。什么破手機啊!”

    求救無援,囊中羞澀,易知言只好去站牌坐公交車回家。走到公車站牌。有好多人在等車,幾個中年婦女正在喋喋不休的在哪里談論著家里的瑣事,其中一個長相肥胖的中年婦女聲音甚大,完全壓蓋了另外幾個同伴的聲音。不遠處一個看上去得有三十多歲、身穿一身藍色襯衫,頭發有些雜亂,一臉猥瑣的中年男人眼神死死的盯著口若懸河的肥胖中年婦女。眼神中散發著一股饑渴難耐。易知言并沒有太注意,找了一下要坐的車輛,站在一邊等著公交車到來。

    過了一會,一輛公車緩緩行駛而來,站牌旁一小部分人呼啦啦的都上了車,包括剛才的那幾名聊家常的中年婦女跟那名猥瑣的中年男人。

    車上的人很多,易知言只好站著,正好夾在一群中年婦女跟猥瑣男人的中間。旁邊還有兩個長相標致的女生,看打扮應該是學生。兩個女生非常羞澀的聊著一些話題。易知言的眼睛時不時的撇看了一下兩位女生,果然夠漂亮。

    車子緩緩行駛了一段路程,車子內沸沸揚揚的,易知言也沒有特別在意。突然前面的中間肥胖婦女大聲的尖叫起來,她的嗓子本來就高昂,此時更加用盡肺活量,頓時吸引了整個車內的人,一群人都驚訝的朝這邊看來。兩個羞澀的女生也轉過頭。

    “誰?是誰摸老娘的屁股?”中年婦女扯著嗓子大聲的吼道。

    車內的人無不滿臉掛滿無奈,就你那身材,就你那長相竟然還有人饑不擇食的摸你。剛才易知言雖然沒有注意,但是感覺到一只手從自己身邊穿插而過,眼神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猥瑣中年男人,被易知言這么一看,猥瑣中年男人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心虛,隨即看著易知言指責道:“你說你年紀小小怎么就不學好呢!就連大媽你都不放過。”

    ——分界線——

    (老煙推薦作品:《生化王朝2》,當初老煙寫文的時候經常得到捕夢的指點。捕夢的書寫的很好。喜歡的書友請收藏一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