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九章】:假裝相公

作者:兩支煙更新時間:
    剛才要看手機小電影,易知言就將客廳內的大燈關上了,只是開了一個亮度比較昏暗的小燈。此時整個客廳內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曖昧味道。孤男乖女,共處一室,并且前期在島國床上愛情動作片的吸引之下,兩個人的腦海中都不斷的想著剛才的畫面,雖然畫面不長,卻足以讓兩個人知道那種事情要如何去做,戰爭一觸即發!

    舒云言不斷的讓自己平息內心的躁動,可是卻根本就平息不下來,多次的努力之下還是掉入那種場景之中,易知言不想控制自己內心的想法,緩緩的從沙發上起來,慢慢的靠近舒云言。面對著對方一步步逼近,舒云言很緊張,內心掙扎斗爭,實在受不了內心的沖動,緩緩的閉上眼睛。

    看著舒云言已經閉上眼睛,易知言心情激動異常,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堅持、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就是勝利,因為那個櫻桃小嘴已經快要攻占了,易知言不斷的朝對方湊過去,四片嘴唇馬上就要接觸到一起了。

    勝利即將到來,只要易知言再往前挺近一點。易知言努力的靠近,剛要接觸舒云言的小嘴,一陣不和諧的鈴聲響了起來。舒云言瞬間從迷失自我中走出來,連忙說道:“知言,你的手機響了。”

    “不管。咱們繼續。”易知言不搭理手機響,繼續要湊上前親吻。

    “快去接電話。”舒云言滿臉羞赧,沒想到易知言竟然這么厚臉皮。

    “那打完電話可以繼續進行嗎?”易知言有些祈求的問道。

    舒云言一陣郁悶,你讓我怎么說啊?都已經這樣了,你直接撲過來難道我還推開你啊!完全有著不達目的誓不擺休的易知言根本就不關心手機鈴聲不斷的響起,一雙眼睛渴望般的看著舒云言,舒云言滿臉羞赧,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只好點點頭。易知言滿臉興奮的大叫一聲,接了電話,憤憤道:“誰啊?有事快說。”

    醒來的唐謐見不到易知言一直都在鬧,說不見到易知言就去自殺,醫院沒辦法,甚至連院長來了,這可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啊!可是醫院沒有易知言的地址,聽聞易知言的摸胸事件,院長猜想蘇靜怡有易知言的電話,本來蘇靜怡實在不想跟那個無恥之徒有聯系,可是無巧不巧的是自己當時竟然還真想留下易知言的電話,用易知言的電話給值班室的電話打過,并且記下了手機號。人命關天,只好說有,之后又在院長的請求之下,無奈的跟易知言打電話,讓他快點來醫院。沒想到易知言的態度竟然如此惡劣。蘇靜怡的脾氣也上來了,怒罵道:“你個該死的臭流氓。你以為我想跟你打電話。”

    “我哪里流氓了?你不想給我打那還打。有毛病!”被打斷好事的易知言憤憤的說道。人家正想跟姐姐玩親親呢!你這不是找抽嗎?

    “你……你就是流氓。摸……”蘇靜怡被氣的說不出來話。

    “摸什么?”易知言忍不住回味了一下當初摸蘇靜怡胸脯時候的感覺,無論什么時候都回味無窮啊!

    “你去死。”蘇靜怡被易知言氣的不行,氣憤的罵道。

    “好,那我掛電話了。”易知言連忙說道。人家還想跟姐姐玩親親呢!才不跟你浪費時間!

    “等等。”蘇靜怡看著院長一臉渴求的表情,只好強力的壓制自己的憤怒,語氣緩和道。

    “到底什么事?不說我掛了。”易知言有些郁悶的說道。

    “唐謐說要見你,不然跳樓。”蘇靜怡努力的平息內心的怒氣,說道。

    “這可是你們醫院的事情,跟我沒關系。”易知言憤憤的說道。

    “易知言,你要見死不救嘛!她可是你當初救下來的,難道你還打算看著她去死。算我看錯你了。”蘇靜怡一股腦的全部吐了出來。很想立馬將電話給掛了,可是看到院長的表情還是無奈的不敢掛電話!

    “讓我去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易知言壞壞的說道。

    “什么要求?”蘇靜怡不知道易知言到底提什么要求,問道。

    “就是今天下午那樣。一下就可以。”易知言壞笑著說道。

    “易知言,我真的看錯你了。你去死。”蘇靜怡說完氣憤的將電話給掛了。周圍的一伙人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蘇靜怡,蘇靜怡一臉委屈的朝院長說道:“唐院長,對不起,我請不來他。”

    “蘇護士,我很懷疑你的處事能力。”唐明遠一臉怒氣的說道。說完轉身離開,只留下一群醫生跟女護士,還有滿肚子委屈的蘇靜怡!

    掛了電話的易知言雖然很想跟舒云言玩親親,可是想到醫院里還有一個等待著自己救的女人,對女人很善良的易知言自然不忍心看著這么美麗的女人去死,內心斗爭了一會,朝舒云言說道:“姐姐,我有點重要的事情要離開。要不咱們回來再親親。”

    “有事就去辦吧!”舒云言長舒一口氣,其實她完全還沒有準備好,雖然對易知言的好感勝過任何人,可是她不是那種不考慮將來的女人,她比易知言大六歲,男人大女人六歲不會有人說什么,可是女人大男人六歲那可就是問題了!

    “嗯。”易知言說著離開了家門。他可不敢讓舒云言送自己去醫院,如果讓舒云言看到另外一個女人跟自己那么親密,估計自己以后想玩親親都不行了。

    這次學乖了帶錢的易知言打車朝著仁信醫院奔去,走到醫院,正好遇到滿臉淚水,哭的一塌糊涂的蘇靜怡,易知言連忙上去問道:“你怎么了?”

    “不用你管,都是因為你。”剛才被唐院長那么一說,蘇靜怡知道自己被炒魷魚是早晚的事,雖然不在乎這份工作,可是她很喜歡當護士,更重要的是覺得很委屈,易知言用自己的尊嚴做籌碼,自己如何能夠接受!

    “我?為什么?”易知言一臉疑惑的問道。

    “你說為什么?院長讓我請你來。你不來,院長將我開除是遲早的事情。”蘇靜怡一臉委屈的說道。

    “走,跟我找院長去。”易知言猛然向前拉著蘇靜怡的手就朝樓上走,被易知言拉著手的蘇靜怡剛開始有些不適應,想努力的抽出來,卻沒想到易知言的手竟然那么有力,抽了好幾次都沒有抽出來。只好任由易知言拉著。

    拉著蘇靜怡手的易知言滿臉幸福,沒想到蘇靜怡的柔夷那么滑膩,說什么也不能放,兩個人走到院長辦公室,易知言直接推開院長的門,一臉怒氣的沖上去,吼道:“你憑什么炒蘇靜怡的魷魚?”

    “你是誰?這里不是你大呼小叫的地方。請你離開這里。”唐明遠沒見過易知言,看到易知言如此無禮,內心也泛起不少的怒氣,卻極力壓制自己的怒氣,說道。

    “好,這可是你讓我離開的。”易知言憤憤的說道。說著拉著蘇靜怡的小手就要離開院長辦公室,正好遇見唐謐的主治醫生范明,當初他就在天臺,見過易知言救唐謐的情景,自然認識易知言,現在看到易知言,連忙笑著說道:“易先生,你可來了。快跟我去安撫一下唐小姐的情緒。”

    “不好意思,這個人讓我離開。”易知言滿臉冷笑的說道。

    “院長。”范明有些無奈,他是來向院長匯報唐謐的病情的,雖然已經用好幾條撕爛的布條綁起來,可是唐謐的情緒一直都很激動。如果再不好好安撫,估計會出事情。

    “易先生,剛才我不知道你的身份,請見諒,小女一命請易先生搭救,我一定會送上厚禮的。”唐明遠深愛著自己的這個獨生女,剛才他還一直在頭疼,甚至打算讓醫生打鎮定劑,易知言橫沖直撞,更是讓他怒氣沖天。剛才已經是他極力的克制內心的怒氣了。

    “那蘇靜怡……”易知言輕聲問道。

    “我什么時候說過要炒蘇護士的魷魚,應該給她升職加薪。”唐明遠現在就想易知言快點安撫自己的女兒,連忙笑著說道。

    “那好。走吧!”易知言說著就往外走,手卻沒有放開蘇靜怡的小手,被拉的蘇靜怡很想抽開,可是想到易知言剛才為自己來找院長,竟然沒有動作,跟著易知言去病房,唐明遠跟范明也跟著,兩個人已經猜測到易知言跟蘇靜怡之間的關系。不過,顯然他們猜錯了。

    到了病房,易知言松開蘇靜怡的手,便宜已經占到,如果再繼續,很可能會引起反感,以后再摸也不遲,走到病房的時候,就看到唐謐被撕成布條的床單綁在床上,不斷的掙扎著,易知言一臉怒氣的說道:“是誰?是誰綁的?”

    “老公,他們欺負我。說你再也不見我了。”唐謐看到易知言,一臉委屈的說道。兩行淚立即流了下來。

    “乖,我馬上給你解開。”易知言說著開始解開布條。

    把布條完全解開的時候,唐謐猛然撲到易知言的懷里,委屈的說道:“老公,你剛才去干什么了?我好害怕,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呢?”

    “額……我剛才出去賺錢了,要給你買好吃的。”易知言隨后胡謅了一個理由說道。

    “老公真好。”唐謐立即眉開眼笑,在易知言的臉上親了一口。易知言一臉錯愕,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被女人親呢!可是為啥是一個神經失常的女人啊!一旁的醫生、護士更是一臉無奈,完全被這個場景給雷倒了。

    折騰了一段時間才將唐謐安撫睡覺,易知言長舒一口氣,唐明遠對易知言更是態度大好。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被院長特意安排陪著易知言照看自己女兒的蘇靜怡有些不安,易知言一臉微笑的看著有些不安的蘇靜怡,笑著問道:“我來了,你是不是要按照預定讓我……”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