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一章 發現

作者:頹廢龍更新時間:
    ---------..

    在周圍無限的黑暗消失的瞬間,記錄著葉奇一切熟悉的淡藍色屏幕上的文字立刻有了變化,徑直的顯現在了一直注視著淡藍色屏幕的葉奇眼前;不過,在看清了上面的變化后,卻令葉奇為之一怔——

    “專長:初級萃取黑暗晉升萃取黑暗!”

    【萃取黑暗:從此之后,黑暗與邪惡將不在令你恐懼;效果:身處負能量環境中時,體力與精神恢復速度加快25%;力量、敏捷、體質、感知獲得5%加成。】

    怎么回事?不應該是大師級的冷兵器嗎?難道……

    粉碎了信仰之力的幻境,重新出現在遺跡內的葉奇,保持著盤膝而坐的姿勢,手指輕敲著被行囊包裹著的閻魔刀,認真的思考著——對于信仰之力,葉奇非常的清楚他只不過是一個利用特殊的技巧才觸碰到其中邊緣一角的,徹徹底底的小菜鳥;不用說怪狼這樣的存在,哪怕是教廷中對于信仰之力有研究的存在,也絕對是比他強的多。

    因此,有關于任何信仰之力的新發現,都是值得他注意、謹記的;例如:現在出現了冷兵器沒有提升應有的等級,但是專長初級萃取黑暗晉升萃取黑暗的現象——

    信仰之力的吸收會根據在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中發生、突破束縛的行為而改變!

    聯想著之前吸收信仰之力時在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中的行為,葉奇略微思考就從其中找到了區別——不論是在湖底的海神廟還是之前偶然兩次遇到的遺跡中,他都是揮刀而上;而這次面對無限的黑暗,卻是徑直靠著系統自帶的只有他能夠看到的光芒,而突破了黑暗的束縛。

    雖然對于為什么會將這次吸收的信仰之力完全的分配到原本之前的專長:初級萃取黑暗上,葉奇還存在著疑問;但是對于自己推斷的正確性,葉奇還是可以肯定的——盡管,怪狼曾經提到過,他的這些因為獵殺與它一樣存在后而獲得的專長可以提升自身的等級,但是不論是次級分身。還是初級萃取黑暗,雖然按照怪狼提出的方法,他已經在努力的練習。但是葉奇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這兩樣專長距離升級,還有著多么遠的差距;哪怕他將平日中的練習重心偏移到這兩樣專長上,在數年內也不要想提高一個等級。

    一次信仰之力的吸收就可以省下數年的時間,難怪諸神為了搶奪信仰之力。會開啟戰爭——雖然并不是提升了大師級的冷兵器技能,但是這并不妨礙葉奇再次的明白信仰之力的寶貴之處;如果是他面對這樣一個輕松的,可以節省無數時間、精力,就能夠提升自己實力的存在,自然也是不想和任何存在分享的!

    信仰之力。*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諸神的爭端嗎?

    重新站起來的葉奇,看著周圍已經破敗不堪的遺跡,腦海中想象著當初這里可能擁有的繁華、威嚴;最終,緩緩的搖了搖頭——雖然怪狼并沒有仔細的說過它曾經經歷的戰爭,但是現在的結果卻已經說明一切了;包括它在內的所有的諸神都失敗了,誰也無法完全的獨享那塊大蛋糕!

    至于教廷的那位存在?

    即使在神圣年代那樣教廷幾乎一統整個洛蘭特的年代,對方都沒有顯身,展示所謂的神跡。獲取更多的信仰;就可以看得出。即使做為諸神之戰的最后的勝利者,對方也不過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境況罷了!

    甚至,對方受到的傷害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的多;畢竟,以葉奇對他這位契約同伴的了解;即使是被封印,它也絕對不會讓對方好受的——而無疑,從對方在黑暗年代末期。血色年代初期最后一次降下了神跡,就再也未曾出現的情況看。葉奇就可以肯定他這位契約同伴做得相當的不錯。

    對此,葉奇不得不對他的這位契約伙伴。發出了由衷的贊嘆以及從心底升起的一絲慶幸——雖然他的這位契約伙伴,是從個人的角度向著對方發起攻擊的;但是葉奇卻必須得承認如果沒有他的這位契約伙伴的話,恐怕現在所有的人,包括他在內都會成為教廷那位存在的奴隸——提供著信仰之力的奴隸!

    再有著無窮無盡的信仰之力后,任何一個懂得利用信仰之力的存在,只會是變得無與倫比的強大,而且這種強大會隨著時間而變得越發的不容抗拒——‘全知全能,威嚴如同雷霆不可冒犯’這句出自《神說》中的名句,無疑會成為事實。

    只要一想到這樣的狀況,葉奇根本就是不寒而栗的——他根本無法想象自己失去自由,如同一個木偶一般,任由別人的操縱,甚至成為連思想都沒有的存在!

    生不如死,就是葉奇對這樣生活的評價!

    當然,葉奇可不會對阻止了這一切的怪狼有任何的感激,尤其是再被對方坑了數次后,哪怕會擁有感激,也早就被消磨的一干二凈了——就如同現在一般,當感覺到怪狼又一次的從他心底冒出來后,葉奇的眉頭就緊皺了起來。

    “嘿嘿,做的不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怪狼帶著特有的懶散,連連打著哈欠:“原本,我以為你會需要我的幫助吶!”

    “與你交易需要付出的籌碼,注定了我不會輕易需要你的幫助!而且,在之前的那種情況下,即使是你的幫助也很有限吧?最終需要的也是我自己!”葉奇語氣肯定的說道——在湖底海神廟內第一次進入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時,他就曾經在心底呼喚過對方,但總是會如約而至的對方并沒有隨著他的呼喚而出現,直到他沖破了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后,遇到了海神衛的襲擊時,才出聲提醒。

    對于這樣的情況,即使沒有怪狼的解釋,葉奇也明白是因為信仰之力的緣故——雖然怪狼如果認真的話,葉奇肯定對方可以憑借著契約的力量也能夠進入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中,但是絕對不是那么容易的。

    即使只是短短的經歷了數次的對于信仰之力的吸收,但是對于信仰之力這種特殊的存在,葉奇已經有了深刻的印象——不論是湖底海神廟的信仰之力制造出的滔天巨浪幻象,還是兩次偶然下信仰之力制造出的幻象枯樹。以及之前剛剛經歷的無限黑暗,構成這些基本的存在都是信仰之力;只是因為所屬那些所謂神明的不同,而變得不同罷了。

    葉奇相信。怪狼也擁有著類似信仰之力制造的幻境,而兩種不同種類幻境的相互碰撞,絕對要比他這個可以融入其中的‘偷渡者’要激烈的多;尤其是在他的這位契約同伴并沒有恢復完整實力的狀態下——雖然因為契約的關系,怪狼對他不可能見死不救。但葉奇并不想出現怪狼因為救他而在實力未完全恢復時再次元氣大傷;畢竟,十年后極有可能出現的戰爭,對方與那位教廷所謂的存在,才是主角!

    至于他?

    最多只是跟在主角身后的最大配角罷了!

    這并不是妄自菲薄,而是由自知之明——盡管無法得知教廷的那位存在真實的實力。但是一些傳說中對于怪狼這樣存在的描述已經夠多的了,雖然其中有著人類本身的一絲謬想,但是基本的情況確實屬實的!

    更何況,以信仰之力的神奇,對方千萬年吸收信仰之力獲得的能力,就足以令葉奇不敢小覷;尤其是在親身體驗到了信仰之力的神奇后——雖然葉奇不清楚他吸收的這些信仰之力,是積攢了多久的,但是可以肯定與怪狼這樣存在曾經吸收過的相比。完全就是忽略不計的。

    僅僅只是距離黑暗年代就有五百到五千年。那個大陸的主角還是精靈、矮人、獸人等等各種生物共舞的年代的蠻荒年代中,怪狼這些存在已經被人捧上了神壇;而直接到混論年代末期,甚至是現在為止,再次的過去了千年,但除去教廷那位存在外,依舊有著這些存在的信徒;例如:居住在海林內的德魯伊就一直信奉著自然。

    哪怕是一個蠢貨。經歷了這成千上萬年的學習,也足以成為一個博學者——同理的。即使是一個實力普通的存在,擁有了這樣漫長時間的修煉。也足以成為一個強者;更何況如同怪狼一般的存在,天生就擁有著遠超常人的智慧與實力。

    因此,葉奇絕對不會奢望自己僅靠他不足三十年的生涯去和對方碰撞,哪怕是有著系統這樣近乎BUG的存在也一樣——將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這是獵魔人在對待黑暗生物時,常和普通人說的俗語;也是獵魔人的行事準則之一!

    而無疑,面對教廷的那位存在,還有誰是能夠比怪狼更加稱得上是專業的呢?

    哪怕對方奸商、懶散的表現,非常的令人難以信任——沒有絲毫被葉奇點破的尷尬,早已經對自己這位契約同伴越發敏銳的直覺習慣了的怪狼輕笑了兩聲后,忽然正色道:“你這次竊取信仰之力的對象,雖然在諸神之戰的中期,就已經被打下了神壇,但是這并不代表對方的實力弱小;相反,對方很強大,即使在對方跌下神壇的前一刻,依舊是是不下于我和那個家伙的存在!”

    “橫縱聯合,為了抵抗最強的而聯盟,然后在威脅消失后,再相互攻擊、毀滅之前的盟友!”葉奇神色平靜,緩緩的說道:“并不罕見,黑暗年代開始后,那些巫師領主就是這么干的;到了血色、混亂年代后,那些所謂的國王、大公們,也是這么干的;你們,只不過是將這樣的行為提前了無數年罷了!”

    “最強?不、不、不,這個脾氣很壞的家伙,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根本算不上是最強!”雖然贊同著葉奇的說法,但是對于葉奇對于某些存在的稱謂,卻是立刻糾正道:“在達到了我們那個層次后,強弱只會越發的明顯,但是卻沒有最強的!畢竟,對于在相同層次擁有著十幾位數量的我們來說,獲得更多的信仰之力,遠比爭斗更加的有吸引力!”

    “直到這個層次剩下我和那個家伙后,才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葉奇明顯的注意到了他的這位契約同伴懶散的語氣中,多出了一份濃濃的自嘲:“就像是你曾經說過的,一、一山不容二虎,控制一切的**不禁令那家伙雙眼迷茫。也令我變得沖動無比;我們各自拉攏著其它的存在;然后,一次又一次忘乎所以的發動著所謂的戰爭;最終,就成為了現在的模樣!”

    “人是會變的!會隨著身處的環境。接觸的存在而變化!擁有著和人類一樣情緒、**,會妒忌、憤怒、興奮的你們,沒有真正絕對的公正,只有著喜好。只不過就是更高的存在;但是本質、基礎,卻是沒有任何的變化!”葉奇輕吸了口氣后,淡然的說道——對于他的這位契約同伴和那位教廷的存在之間的恩怨,他并沒有太多的好奇;因為,只是從怪狼平時對于那位教廷的存在表現出的態度。他就已經可以猜得到一二。

    “妄自尊大的家伙,難道你認為你可以做的比我們做的更好?”顯然,怪狼對于自己的契約同伴這種略顯高高在上的態度感到了不滿,馬上反駁道:“如果你是我的話,你認為你就有把握成為這場戰爭的最后勝利者?”

    “我當然沒有把握!不過,我去可以保證,我是你們中活的最長的那個!”

    “這樣的做法,真不愧是擁有著時光巨龍的血脈吶!你從來沒有遇到、體驗過。自己的親人、朋友被威脅。就在生死一線的那種感覺吧?”無疑,對于自己這位契約同伴的選擇,怪狼表示著自己濃濃的不屑;不過,這種不屑,立刻的被葉奇的一聲冷笑打斷了。

    “我從沒有遇到、體驗過自己的親人、朋友被威脅,就在生死一線的那種感覺?”帶著一聲反問。葉奇嘴角的冷意越發的濃重了:“在成為獵魔人后,我時刻的體驗著這種感覺!相較于。曾經擁有著絕對實力的你們,最初只是一個小小獵魔人。還掛著見習稱謂的我,面對著的敵人數不勝數;不論是一個帶有爵位的普通吸血鬼,還是一只狂暴的狼人,都可以輕易的奪取我的生命!”

    “但是,與我的生命相比,我更加擔心的是見到我的老師或者其它和我有關聯的人,倒在這些黑暗生物的爪牙下,陷入血泊之中!”冷意凝結在葉奇的臉上,好似冰霜一般,令人感到顫栗;就猶如他此刻說話的聲音一樣,猶如從極北之地吹來的寒風:“你知道我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是如何規避這樣的危險的嗎?”

    “除去我的老師外,從不理會任何人的善意!”

    “因為,我知道面對意外時,我無法保護他們!”

    說出,這句話時的葉奇,整個人都仿佛被冰霜籠罩著——他略微停頓了一下后,突然的向著怪狼問道:“你知道我為什么會身為一個獵魔人,卻接受與‘魔鬼’的交易嗎?”

    “我不是那種本質守序但充滿邪惡混亂的存在!而且,你和我的交易也是公平的!你不是一直謹守著你的底線!”怪狼沒有接茬,只是喃喃碎碎的念叨著這些話語——很顯然,怪狼非常的明白自己之前的交談中,無疑的觸動了雙方都各自遵守的不觸碰的‘底線’;為了不刺激到它的這位契約人,它努力的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撫著對方;雖然這對于它這樣的存在來說,顯得有些可笑,但它卻嘗試著;畢竟,除去雙方之間的契約關系,它并不想在未來再次發生的戰爭中失去一位可靠并且擁有著相當能力的戰友的幫助!

    “因為,與你交易的我可以更加快速的獲得想要擁有的實力!”

    緩緩的,隨著自問自答的話語,冷意從葉奇身上漸漸的消失著;而當一抹面對怪狼才會存在的,慣有的譏諷的微笑出現在嘴角時,葉奇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不過,葉奇并沒有停下話語。

    “如果,不謹守著我的底線,那么我獲得的實力,還有什么意義?茫無目的存在,即使擁有著絕強的實力,也不能夠被稱呼為強者;最多,只能算是……”

    “實力強大的行尸走肉!”

    曾經不止一次聽到葉奇提到過類似言論的怪狼,立刻接口道。

    “沒錯!”

    葉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那么,我們附近就有著一個類似的存在,你有沒有興趣?”面對著恢復了正常的契約同伴,怪狼長松了口氣的同時,忽然發出了奸商般的笑聲:“雖然按照之前的某次交易,你應該毫不猶豫的出手才對!”

    PS二月份最后一天了啊頹廢承諾不斷更做到了啊!

    哪怕是在過年的時候,也保持著更新雖然和那些勤奮無比的存在,只是日更五千的頹廢有點扶不上臺面,但是對于手殘的頹廢來說,這五千字就代表著將近六個小時的努力啊!!

    如果是卡文的話,這個時間無疑是要被大大的延長的,就像是年初一那天的一更,除夕晚上根本沒看春晚,吃了飯就連著碼;然后,一卡就卡到了天亮,才弄完;直接就是十二個小時……

    不過,這個已經是過去式了在三月份,頹廢會繼續努力的啊!!

    所以,先向大家求各種的保護;無論是推薦、訂閱、月票頹廢都要啊!!!

    尤其是月票啊!!

    咱自知手殘,不敢掙,但是咱只求保底的!!只求遮羞的!!

    那么,頹廢在三月份,繼續拜托各位兄弟姐們了

    感謝lovewar588起點幣的打賞、四海飄泊的浪子200起點幣的打賞、sdi100起點幣的打賞和oヤ磕睡蟲ギ、影龍、緋兒、nxcx等等的月票(月票顯示那里只能看到五位兄弟姐妹!其余給頹廢投月票的,頹廢拱手感謝了啊!)

    最后,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s

    ---------

    〖啟^蒙~書^網∷WWw.qmSHu.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