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509章 福禍相依

作者:東北寶貝更新時間:
    三人找了一家飯店坐了下來。方守義熱情地讓錢老點菜,自己又點了幾個硬菜。幾人便喝起酒來。錢老很喜歡喝白酒。方守義也是海量。再加上甄風留這個賊能喝的,幾個人可謂是棋逢對手。不一會兒感情就喝到位了。三瓶白酒下肚,話匣子也就打開了。這一聊就聊到了天黑。錢老有些醉了。給孫女錢英淑打了個電話,要她把自己從美國帶回來的那瓶洋酒帶來。

    不一會兒錢英淑就找了過來。將那瓶好酒往桌上一放不滿地說:“爺爺,你又不聽話了。醫生不是讓您少喝嗎。”

    “嘿嘿。今個高興。這不是跟方書記投緣嘛。我自個兒的身體我自個知道。不礙事的。再說這不是有一個現成的醫生嘛。哈哈!”又沖著甄風留說:“小子,把這瓶酒啟開。這是美國最好的酒。我特地帶過來的。你嘗嘗,好喝不?”錢老說話時舌頭有點打結了。

    甄風留嘿嘿笑著將酒啟開,給他和方書記都倒了半杯。方書記也醉了,指著甄風留說:“哎,你自己的咋沒倒上?不行,這不公平。”

    +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呵呵,我不是想著讓方書記和錢老都多喝點嘛。我還年輕。好東西應該讓給最尊敬的人。”這廝嘿嘿笑著說。

    “你小子,油嘴滑舌。我不喜歡你這樣。快,滿上。”方書記喝多了讓甄風留感覺他更親切了。就像是身邊熟識的長輩一樣。這廝心里很高興,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舉起酒杯恭敬地說:“那我就借花獻佛,借錢老的酒敬兩位一杯。第一杯酒,我祝錢老身體健康子孫多福。”甄風留說著一仰脖干了。

    錢老滿意地看了看他,也喝了一大口白酒。眼里現出欣賞之色。他就是喜歡他這種直爽的性格和雷利風行的辦事做風。更重要的是他在他身上看到了大陸很多干部都不俱備的那種勇于承擔責任。有勇有謀又毫不做作的精神。

    錢老將杯子輕輕地放在桌子上感嘆:“方書記,說實話,你們大陸的干部就是缺少甄風留身上的這種敢做干當,一點也不虛偽做作的氣質。我希望我們以后的合作能愉快地進行。”

    “呵呵,那是必須滴。錢老,你放心吧。你來鵬縣投資,鵬縣縣政府將給你們一路開綠燈。所有的部門單位都會隨時提供幫助。”方書記笑著說。

    “這我不擔心。我對方書記的領導能力還是相當有信心的。不過,像小甄這么優秀的年輕人,你們真應該多加以重用。別浪費了人才啊!”錢老不無贊賞地瞅著甄風留說。

    這廝的心里一陣感動。你瞅瞅,你瞅瞅。人家一個歸國華僑,覺悟多么的高!一眼就看出來我是個人才啦!這廝臉上硬拿捏出一副我不行,您老過獎了的神情,可心里卻是樂開了花。在心里大聲地呼喊:“對,對,就是該重用我。如果給我個杠桿,我就能蹺起地球。”

    他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聽到錢老的話,都附和贊同錢老的話。

    這時他聽到一個很小的聲音:“切。虛偽,明明很驕傲還裝作謙虛。”

    這廝順著聲音偱去,卻現原來是坐在自己旁邊的錢英淑在說話。

    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唉唉!人都說得罪誰不能得罪女人與小人啊。這丫頭還在記恨自己昨天在省城陪莫小渝去打網球看電影,卻把她忘在腦后的事情。

    這廝扭過頭去,臉上蕩起一絲迷人的笑容道:“英淑小姐,昨晚睡得還好吧?”

    “好你個頭。克油。”錢英淑用中文夾雜著英文說。心想:你還好意思說,昨天要不是你,我怎么會迷路,繞那么大的圈子去找你。還被司機宰。花了大頭錢。中國真是太差勁了!要是在美國才不會這樣呢。

    錢英淑是在外國喝洋牛奶長大的孩子。回國后對這里的一切都看不慣。如果不是為了照顧爺爺,她才不會來這種小地方呢。

    什么都破得要命。賓館里臟兮兮的。熱水器也不好使。一會冷一冷熱的。該有的各種公共設施也全都沒有,即使有了也很簡陋。人們也不注重衛生,缺少保護環境的概念。

    她親眼看到一個成年人隨手將香蕉皮扔在大街上。然后一位老人踩到香蕉皮滑倒,卻沒有人來上前攙扶。

    她不理解國人怎么會這樣?尊老愛幼,愛護環境不是理所應當的嗎?他曾經向爺爺抱怨過。爺爺說她還不了解中國的國情。有很多事都是跟整個社會環境有關的。爺爺要她多理解多看中國人的優點。不要只看到人家的不足。

    錢英淑雖然表面上沒有再反駁,心里卻對中國一點好印象也沒有。在她的骨子里,她已經把自己看成了美國人了。雖然她有著黃皮膚,內里卻是受外國文化的熏陶,觀念都和美國人無異。

    再說甄風留這廝,原本她因為他救了她,心里對他生出好感。轉變了對他的印象,可是昨天在省城他只顧自己和一個女孩子去玩樂,卻把自己一個人扔在陌生的城市里。錢英淑開始覺得他也和別人一樣,是個垃圾。

    錢英淑的這些想法雖然只是停留在心里,但是她臉上的表情卻全被甄風留看在眼里。

    聰明如甄風留,怎么會察覺不到她的想法。這廝的心里頓時有一絲不快。

    一臉笑容的回敬道:“歡迎克油啊。不過那也是我來克你吧。”注:克油。英文操的諧音。

    “你,無恥!我不想再跟你這種沒有素質的人在一起。爺爺,我先走了。你少喝點。”錢英淑憤怒地站起來,提起自己的小包包甩頭就走了。

    甄風留聳聳肩膀,無奈地沖錢老攤攤手說:“我好像又惹錢小姐生氣了。”

    心里卻想:切,別以為你爺爺有錢,你就有了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得順著你。老子才不慣著你。愛咋咋滴,老子才不管呢。你以為你爺爺在這里投資就是為了感謝我嗎?其實應該是他也能從中獲得利潤吧。這本就是個雙贏的事情。只是方書記沒有看破。還以為他來投資全縣的人就都該哄著他。這廝清醒地想道。小眼睛里透出些許痞氣。

    “不用管她。唉!英淑啊就是被家里人慣壞了。咱們繼續喝。風留,你剛剛不是說要提酒嗎?”

    “哦,是啊。”這廝拿起酒瓶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站起來說:“這第二杯酒,我敬方書記,感謝方書記對我的照顧和提攜。希望方書記能早日升級做爺爺。”

    “哈哈。說得好。”方守義心情大爽。舉起杯子跟甄風留和錢老撞了一下,一口喝掉大半杯。

    整個人精神矍鑠,滿面紅光的。

    他卻沒有想到,大喜的背后往往隱藏的就是大悲。

    一個人一生的福祿都是有定數的。該享多大的福,該做多大的官,老天早就給你命中注定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