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天空中,直徑百丈,半黑半白的法力輪盤下,倒懸著的雷瑩臉上浮起紅暈。

    “雷光寶月!是雷光寶月……父親連這寶貝也傳給夫君了!雷神天功大成,配合鎮島之寶雷光寶月,即便只是化嬰三階巔峰,也可挑戰甚至越級擊殺歸虛境!”

    雷瑩并緊渾圓長腿,望向四五里外手起月升的淸歌揚,喘息急促,滿臉自豪和愛慕。

    “雷光寶月!”

    宣大家同樣認出了那件可怕的雷島法寶,心跳加快,隨后一點點地沉了下去。

    “千萬小心!這是萬象雷島鎮守四方的頂級法寶之一,能加成十八倍雷道之力,還能借月背之影,能奪道心、滅神慧。全力施展起來,威力足夠越過一個境界!”

    宣大家臉色灰淡,雖已不抱任何希望,可還是飛快地出言提醒羅川。

    在她身前,羅川恍若未聞,那一刀劈出的軌跡也未改變,說好聽點是天馬行空,說得難聽點是太隨便。

    宣大家雖也親身經歷過羅川在天啟京的可怕戰績,然而眼下羅川面對的,已不再是中土的同輩對手,而是海外清域排名前十的超級強者,并且還在一怒之下用出了“雷光寶月”!

    化嬰三階巔峰的雷道法力,加持海外清域排名前十的法寶雷光寶月,所結合產生的威力,別說化嬰境了,即便尋常的歸虛一階,也有八成把握將其斬殺!

    血漫山野,秋風蕭蕭。

    法力輪盤上下,宣大家眼神黯然,雷瑩美目放亮。兩雙同樣好看的眸子,兩種截然相反的神色,清楚呈現在羅川的天門法念中。

    一刀劈出,羅川無悲無喜,瞬間進入了第二重圓滿心境,山水化境。

    山水化境中。看山已非山,看水已非水,天地之間,再無強者。

    呼……

    長風卷起羅川的長發,一股奇妙意境從他周身蔓延開,如那奇峰長水,橫亙天地間,任憑時光流轉,我自巋然不動。

    心境通意境,意境能加成法力。

    羅川這一刀劈出。直接卷出一道超過兩里的玄真法力。法力刀光。粗如三人合抱大樹,裹挾山水橫亙之威,斬向四里外那條狂飆的雄奇人影。

    “咦?有點本事。難怪敢動我淸揚歌的女人。”

    “本道剛得雷光寶月,你便來做出頭鳥。也罷,就拿你來為雷光寶月開鋒吧。”

    “哈哈哈……”

    四里地外,淸歌揚仰頭大笑。

    “夫君!你笑什么呢。還不快來!”雷瑩一臉冷意,嗔聲呼喚。

    “瑩兒莫急。這幾日可想夫君?”

    兩人隔著四里山野對視一眼,旁若無人地秀著恩愛,絲毫不將羅川放在眼里。

    就在兩句話間,相隔四里山野之地的雷霆月輪和法力刀光終于相撞!

    轟隆!

    群山之上,天色忽然一黯。像是瞬間從白晝進入夜晚!

    雷霆月輪被法力刀光劈退百丈!

    百丈之后止住退勢,卻無比詭異地相嵌在一起!彼此較勁!

    一股粗如十人合抱大樹的法力氣柱。從月輪和刀光間沖起,直入云霄,轉眼擴散成一團巨大蘑菇形狀的濃稠氣云,遮蔽住了四里山野之地的天空!

    此情此景,就好像一片真正的夜色。真正的天頭明月,以及月中血刀!

    宣大家和霍瑩都看呆了眼。

    剎那后,二女同時看向羅川以及他手中的銅刀。

    憑她們的目力,都能清楚地判斷出羅川手中只是一口材質堅硬的廢刀。雖說擁有法寶的堅硬度,可并沒有釋放出任何寶力,因此只能算是廢刀。

    所有的力量,都來源于白袍修士自身!

    憑借化嬰二階的玄真法力,以及一口廢刀,隨手一劈,便抵擋住了海外超級強者淸歌揚,以及海外雷島鎮島法寶雷光寶月……他真的只是一個中土修士嗎?

    一個化嬰二階的修士,怎會擁有挑戰歸虛一階的戰力?

    中土年輕一代最強的,不就是卓皇孫、周不臣那幾人……怎么又多出了一個他?他到底是誰?為何從未聽說過!

    強烈的驚駭與好奇,同時從海外雷島第一美女雷瑩心底生出,她看向羅川的目光愈發復雜。

    就在這時,半空中,羅川手腕一扭,突然雙手握住刀柄!

    一股奇異的情愫從天日兇刀中升起,蠢蠢欲動,急不可耐。

    與此同時,一股熱血,從羅川胸腔中沸騰開,隨著天日兇刀的情緒,波動開來。

    羅川冷哼一聲,道心境翻身而上,壓制住了心緒波動。

    “你這口魔刀,莫非還想反噬控制我?”

    “你真以為,不用你,我便奈何不了雷光寶月?”

    “小小魔刀,還不服我!”

    羅川目放寒光,釋放出兇魔煞氣,一股腦地涌入天日兇刀!

    他的兇魔煞氣基礎雖來自九龍君,可隨著一次次心魔悟道,海外戰場和炮灰營中的歷練,羅川已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兇魔煞氣!雖還遠不如九龍君那般渾厚,可純粹程度,并不輸給九龍君的魔羅煙氣。

    嗡!

    天日兇刀猛地一顫,刀刃上的銅黃光芒開始變黯,就仿佛褪色的刀鞘在塵封數百上千年后,終于一點點的分離、剝落。

    “本道無情魔刀周之昊,你既為魔刀,還不服我!”

    羅川目中閃放出一道道兇煞冷光,挑目望向四里地外,手托雷光寶月、臉色漲紅的雄壯修士,低聲冷笑:“為何打你女人……那是因為你的女人,膽敢欺我好友的女人。”

    說話間,羅川眼中的寒光上升到頂峰,手中血刀的黃銅光澤也終于徹底剝落。

    法力輪盤上,羅川目放魔煙,在他手心,掙脫了歲月封印的血色兇刀終于在千年后的今天重見天日!恢復了往昔的寶力!

    “淸歌揚,給我跪下!”

    天日兇刀只釋放出了一絲寶力,可卻仿佛一頭剛剛蘇醒的上古兇獸。吼地一聲釋放威懾,瞬間壓制住了雷光寶月!

    啪!

    清脆的響聲回蕩群山,天頭的雷霆月光四分五裂,破碎成渣渣!

    夜晚一般的天色也重新恢復正常!晴天白日,朗朗乾坤,一口橫亙四里的血色法力刀光轟然劈落!

    轟隆隆!

    血色法力刀光還在半空,一絲寶力流瀉開來,化作圓扇形的氣波漣漪,頃刻擴散,削去了周圍六座山峰的峰頭。

    百分之一彈指剎那。血色刀光從天而降!劈向四里外的海外超級強者!

    “不!”雷瑩痛苦大叫。

    血色刀光劈中淸歌揚。接近三成的法力寶力被雷光寶月阻擋下。剩下的仿佛一股無匹的洪潮沖刷向淸歌揚。

    關鍵時刻,淸歌揚釋放出護體元氣法罩,也正是這一下保住了他的性命。

    嘭!

    淸歌揚雙膝跪地,擦著地皮倒飛出去。直飛出五里,撞穿了一座山峰。

    羅川手一揮,將雷光寶月吸入掌中,細細打量起來。

    “好寶貝,竟有中三品的品級,不輸天日兇刀多少。這么好的寶貝,落在你手中,卻連一半威力都發揮不出。”

    “海外修士?不過如此?天華宮送我美人,它的盟友送我寶貝。真是有默契。”

    羅川滿意地將雷光寶月收入儲物指環,哈哈一笑,向遠處飛去。

    “夫君……”

    法力圓輪下,雷瑩紅著眼睛痛苦大喊。

    萬里外的山腳洞口,重傷到只剩一口氣的淸歌揚顫巍巍爬出。望向雷瑩。

    雷瑩剛想喊什么,身體忽然向上飛起,落到法力輪盤上。

    在她身旁,是那個目放黑煙,全身散發兇魔煞氣的白袍修士。

    換上了魔心境的羅川,冰冷中透著邪意,和之前的他判若兩人。

    “你……”

    雷瑩心中生出不詳的預感,沒等說什么,就被身旁的魔修輕輕攬住酥腰,渾圓長腿緊靠,顯得十分親昵。

    短暫的驚愕后,雷瑩臉色大變,飛快轉頭看去。

    遠處響起憤怒的吼聲。

    五里外的山洞前,淸歌揚連吐三口鮮血,此前不可一世的臉上寫滿了痛苦和憤怒:“你等著,你若敢動她半根汗毛,我絕不會放過你……天華宮,天華宮,你竟敢弄丟我的女人,哈哈哈……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休想繼續和我們雷島結盟!”

    淸歌揚鼓足最后法力,向山門外飛去。

    “夫君!別丟下我!”

    雷瑩淚水一顆顆滑落,伸手大喊。

    淸歌揚頭也不回,逃也似的向外跑去。

    人影越來越遠,從前看起來,無比高大堅實的背影,在這一刻,漸漸變小了下去。

    就在這時,勾住她酥腰的火熱大手松開,雷瑩心頭莫名一空,轉頭看向羅川,咬牙切齒:“我和你無怨無仇!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因為你欺負了我兄弟的女人。”

    羅川散去魔氣,變回原貌,淡淡道。

    一旁的宣大家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感動,沒有說話,朝向羅川深深施了一禮:“寧郎有你這樣的朋友,不管怎樣,我也放心了。”

    空虛山界太大太大,數百里外的山峰間,午后的烈日下,不斷有修士從天頭隕落,撞上山峰,粉身碎骨。

    “我也看出來,你在中土,似乎有些來頭。”

    “可就算你離間了天華宮和我萬象雷島,你今日仍要面對天華^H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宮以及其它五大宗門。”

    “本道承認你很強。可就憑你一個人,想要挽救空虛山界不可逆轉的敗勢,也只是做夢而已。”

    法力輪盤上,霍瑩低垂著頭,努力穩定情緒,淡淡說道。

    羅川駕馭法力輪盤,向前狂飛!

    午后的陽光,穿梭過血歌和喊殺聲,灑滿他一身。

    七年前,他為救好友,不辭而別,孤身離開空虛山界,獨自一人前往深不可測的天啟京。

    七年后,他又回到了這里,同樣獨自一人。留給他去面對的,是天南域六大頂尖宗門成千上萬的修道強者!比起昔日天啟京,何止兇險十倍!

    “這里有我曾經的同道,我既然回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棄他們。你們這些海外蠻夷,連自己女人都舍得不要,又豈會懂這些。”

    霍瑩嬌軀一顫,抬起頭怔怔看向羅川,隨后轉過頭,望向淸歌揚逃走的方向,臉上浮起濃濃苦澀和迷惘。

    午后陽光下,空虛山界山河顛倒。

    空虛山界外,九界誅仙陣的西方,一頭青色的雄鷹從遠處飛來,鷹背上雄踞著一尊身高九尺的魁梧修士。

    修士背負一口空劍匣,一頭黑發,隨意地盤了個長髻。

    鷹背上,除了雄壯修士、空空劍匣、黑色磨劍石,還有兩壺酒。

    “萬幸,終于趕來了。”

    “原本還有一年才能出關。”

    “感應沒錯,空虛山界果然出事了。”

    “兄弟,你不在,這一戰,我便替你打了。”

    一壺新酒,一壺舊酒,周不臣憑空灑落一壺,獨飲一壺,隨后起身。

    一襲素白的古怪道袍,在風中獵獵翻飛。

    “天華宮……”

    周不臣玩味一笑,一笑之后,眼中只剩冰寒殺意。

    袍袖揮出,空匣一抖,三千天劍法力轟然出動,在天頭化作一道長達三百丈的白色劍虹,斬向九界誅仙陣!

    ps:

    這一章比較長,用的時間比較多不好意思,明天開始應該能恢復正常更新。目前有個大爆發的想法,如果條件允許,就在下個月。求月票鼓勵。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