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玄紋再融合(下)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打鐵般的厚重沉悶的聲響回蕩在虛空深處。

    在虛空西面的一座雷鐵飛山下,一頭沉睡了不知多久的龍龜睜開雙眼,下意識地張口呼吐出一股黑色虛空烈焰,融化了半座雷鐵飛山。可陡然間,它眼中浮現出濃濃的驚懼和恐慌,想也不想,甩動長尾,向東飛去。然而還沒等它飛出多遠,“咚咚咚”的聲響從身后席卷而來,它的臉上閃過一抹絕望。

    咚!

    沉悶中充斥復雜道義的道音席卷過龍龜和雷鐵飛山,道音向前奔馳,龍龜和雷鐵飛山卻僵滯在半途,嘩,龍龜和雷鐵飛山化作枯粉,灑落虛空。

    袁笑咬緊牙關,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引以為豪的《魔日征天玄神道》在那只紫色的葫蘆下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下,竟然漸漸停止了下來。

    所謂魔日,取意墨樓一部玄神經典中所記載的遠古不滅之日。據傳遠古時候,有不滅魔日,猖獗一時,天地仙神無人能治。而它之所以能夠肆虐天地,只因為它在永恒地轉動著,沒有一刻停止,而當它一旦停止旋轉,便是魔日滅亡之時。

    “羅川……一定是碰巧,你怎么可能知道……可就算玄紋法寶也無法停下我的魔日,你又是怎么做到的……”

    袁笑喃喃低語,眼中的震驚最終被無力的紅潮淹沒,玄神之力在這一刻消耗殆盡,元氣大傷的他終于無力控制玄紋圓輪。

    在他對面,羅川尚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咚!咚!咚……在南海仙葫外加技巧之道的共同作用下,玄紋圓輪終于漸漸停下。

    袁笑的這門殺道秘法不僅令羅川深感驚艷,更是給了他無窮啟。

    在羅川看來,這一招法門最特殊的地方。不是一開始的三重殺機,也不是難以抵擋的碾壓之勢,而是六道先天玄紋竟能夠穩定的組合在一起。并且持續這么久。

    “破碎、重組和永動……這才是我忽略掉的地方!難怪我一直沒能融合成五道先天玄紋!”

    羅川心中喃喃。

    他已有辦法騙過道韻,即便他融合五道先天玄紋。也不會被天道現,又或者說不會立即被天道現。可五道截然不同的先天玄紋,真正想要完成融合,卻遠比融合四道先天玄紋要難上千萬倍。

    四乃天道上限之數,每一層境界都分四階,而到了諸天境,更是能夠親身體驗到四方諸天。對于力量而,四為極限。五則過之……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這是那六名左右天道的存在定下的規矩。

    融合四道先天玄紋同樣也是極限,而再往上,融合五條先天玄紋,則不容于被左右、控制的天道。

    可袁笑卻讓羅川大開眼界,他雖也沒能融合五道先天玄紋,可他卻將六道先天玄紋以破碎、重組、永動的方式奇妙地組合在一起。組合雖非融合,卻可以視作融合的基礎,也給羅川提供了融合五道先天玄紋的靈感。

    羅川沉浸在融合五道先天玄紋的推演之中,并沒有注意到對面的袁笑況有些不妙。

    天門修士性怪異。尤其是袁笑這一類天之驕子,既然桀驁又任性。為了在羅川面前爭一口氣,他使出尚無法掌控的《魔日征天玄神道》。到此時已經元氣大傷,再難維持。

    等到羅川察覺時,玄紋圓輪已經從內部裂開!

    羅川用南海仙葫從外向內撞擊,這一內一外兩股玄神之力沖擊在一起,終于引了這六道破碎玄紋的爆炸!

    大爆炸生的前一刻,那股近乎滅絕的氣息便已流瀉而出。

    袁笑臉上浮現出絕望和不甘,注視著即將被引爆的玄紋圓輪,他突然想起就在幾年前,樓主曾對他說過。天門修士最大的弱點不是肉身的孱弱,不是近戰手段的缺乏。也不是壽劫的密集,而是天門修士的性往往太過孤傲、倔強、剛愎自用、不知變通……這些都是求死之道。

    一直以來。袁笑都沒有當一回事,直到今日他方才明悟。

    可此時明白卻為時已晚,他身處玄紋圓輪之中,一旦爆炸,而他又來不及脫離,下場便是死無葬身之地。以他眼下的狀態,即便勉強離開圓輪,可又能躲到哪去,最終難逃一死。

    “你一個天門修士,玩什么近戰。”

    耳邊響起羅川的冷笑,沒等袁笑生出怒意,他的身體便被一股綿柔的道力卷起,飛離了玄紋圓輪,向遠處飛去。

    袁笑再也支撐不下去,昏迷前一刻,復雜地看了眼將他救下的羅川。

    羅川卷起袁笑化作一道流光,向虛空遠處飛去。

    轟隆!

    玄紋圓輪爆炸,強烈的氣流蕩向四面八方,將虛空切割出千千萬萬個虛空通道。這千千萬萬個虛空通道撞擊在一起,仿佛被點燃的滾油瞬間蔓延擴散,從中爆出一陣陣抽拉牽引之力,宛如失去方向的颶風傾蕩向四面八方。

    玄紋圓輪于一點爆炸,卻引動了整片虛空,釋放出數十百倍的威力,和羅川“以點御面”的技巧之道有異曲同工之妙。

    羅川飛出十來里,依舊沒能逃過來自破碎虛空通道的引力。

    “袁笑,你這個玩笑是開大了。”

    羅川苦笑一聲,將袁笑收入萬劫兇靈塔,自己并沒有去抵抗虛空引力,搖身變化成為一塊虛空隕石,很快就被卷入一處重新修復起來的虛空通道中。

    ……

    羅川醒來時,現自己正躺在一座海淵中。

    海淵水色昏沉,仰頭望去,即便以羅川的目力也無法透過海水望見海面,很顯然,這里依舊是混海,并且是混海極深的地方。

    “一天半?”

    羅川眼睛一閉一睜,天門道念在體內轉了一圈,通過生命潛力的生長判斷了自己的昏迷時間。

    “也是很久沒有受到過這么重的傷了。”

    羅川苦笑一聲,望向支離破碎的雙腿,暗暗搖頭。

    他最后時刻救下袁笑,也算是惜才,袁笑在天門一道上的天賦潛力著實讓他驚嘆。

    之前若是真被袁笑那一招擊中,羅川生死難料,那一招可是擁有擊殺帝君的威力!而當那一圈玄紋圓輪爆炸后,爆炸之力引動虛空之力,更是超過了四道先天玄紋融合時產生的威力,距離羅川一天半前在破浪城引動的那股爆炸之力,也就相差一個層次。

    救下袁笑的代價,是羅川自己被卷入虛空通道,身受重創昏迷了一天半之久。

    “呼……”

    羅川吐出一口氣,雄渾的生命元氣涌向殘破的雙腿,眨眼間白骨重生,血肉再長,羅川的雙腿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緩緩生長恢復著。沒過多久,羅川的雙腿重新生長出來,微微一晃身,從頭到腳出噼里啪啦的響聲,氣血倒流入腿腳,滋潤著雙腿。

    《龍犼體術》修煉到第五重,羅川的肉身不僅強硬度堪比普通帝君,在靈性層面更是超乎尋常,哪怕羅川全身器官潰爛壞死,只要心臟還在,還能供應氣血,身體其它部位都可重新生長出來。羅川這些日子專注于尋找洞天福地和研究天門秘法,以至于《龍犼體術》的修煉進度有所減慢,適才口吐元氣重生雙腿比羅川預計的時間要長了不少。

    “破碎、重組、永動……若是用來融合我的這幾道先天玄紋,又會怎樣。”

    體內元氣逐漸恢復,羅川又開始思索起融合玄紋的方法。

    羅川若想破解洞天福地外的那兩座法陣,有兩個方法,一種便是還像原先那樣,參破每一道禁制所蘊含的道義,一層一層的破解,這需要羅川對那些上道有著充分的領悟理解,也是他之前打算前往滄海書院的原因。

    還有一種方法,便是強行破除法陣!天下法陣,大力即破,這是破陣第一要領!羅川若能融合出五道先天玄紋,便可擁有擊潰那兩座天然法陣之力。

    “先試試吧。”

    羅川盤膝坐于深淵底部,目放神華,伸手刻畫出第一道生死玄紋,緊接著因果玄紋、原始玄紋、創生玄紋……四道先天玄紋刻畫完畢,羅川沒有去刻畫第五道先天玄紋,而是趁著這四道先天玄紋尚未消散之際,直接一股玄神之力劈出,四道先天玄紋瞬間破碎。

    嘩!

    破碎的玄紋撞擊在一起,沒能完成重組,轉眼后消散一空。

    第一次嘗試失敗,羅川沒有放棄,一次次地刻畫出先天玄紋,隨后震散玄紋,嘗試重組,這種融合之法和羅川先前的融合之法有本質的區別。相比羅川之前的融合先天玄紋之法,從袁笑處得來的靈感,一旦真能完成融合,定會更加靈動,擁有各種可能。

    三個時辰過去,羅川不知嘗試了多少次,卻沒有一次成功。

    “怎么回事……莫非袁笑的方法不對?對了,他那晚融合玄紋法寶,所用的融合方式也很平常,并沒有先破碎再重組。一定是還缺了什么。”

    羅川喃喃低語,閉上雙眼,靜靜思索著。

    混海深處,海水重如山密如沙,能在真正的混海深淵中生存的兇獸少而又少,饒是羅川也是憑借著不輸帝君的肉身才能承受海底重力。

    冗長而龐大的海底深淵另一邊,一名銀袍女道正從一座洞窟中走出。(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