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天才爭鋒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也沒什么事。就是來看看,你最近過得怎樣。”

    羅川走到南離身邊,微笑著道。

    “什么!你這算什么理由?你陰魂不散地纏著我,就是來問我近況?”南離俊美的臉上浮現出惱火之色。

    “我說南離,兩年前你可沒這么怕我。以你從前的性子,可不會這樣。”羅川道。

    南離沉默下來,半晌幽幽道:“那事之后,我找了個人,替我卜算了命道。”

    “那事……”羅川很默契避開這個話題,看向南離:“然后?”

    “那人雖然沒有明說,卻也暗示,我在外域之所以會那么狼狽,全因某人帶來的晦氣。和那人在一起,我注定會沾上晦氣,諸事不順……羅川,你應當知道,他指的那人就是你吧。”南離幽幽道。

    “當日做那件事的,可不止你我二人,你又怎么確定就是我。”羅川淡淡道,隨即話音一轉:“話說回來,你這兩年在天辰部洲好不安分,四處招惹對頭,頻惹風波。你是生怕那幾個人發現不了我們做的事?”

    聞言,南離眼睛一翻:“還說,當年被你坑了之后,本道追悔莫及。這世上能讓本道忌憚的雖沒幾個,可我們招惹上的可是那六個人!當年我一定是瘋了!這才答應幫你!”

    南離越說越氣憤,眼見羅川無動于衷,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羅川,你可知道,我們這些修士,都是在天道之下。奉天道為圭臬。而那六個人,他們是在天道之上!甚至能夠左右天道!和他們比起來,我們便如螻蟻!一旦被他們知道我們做過的事,彈彈手指,便可讓我們覆滅!”

    “原來如此。你這兩年所為。放浪形骸,卻是想在被他們發現之前,能痛快一陣是一陣。”羅川搖頭冷笑,面露不屑。

    “狗屁!當然不是!”南離通紅著臉打斷道:“羅川,你休要激我!我不知道你這兩年躲哪去了!反正這兩年里,我是逼著自己瘋狂修煉。可修煉總要資源,我只好去找那些大宗門大勢力去借!娘的……我每次可都是記賬的,又不是不還,那些宗門勢力自己小氣,卻又百般詆毀我……”

    “可看起來。你的進步似乎不是很大。”

    羅川上下打量著南離,南離如今的修為和他一般,道輪二階巔峰,不如他們的另一個“同黨”宇游西。不過羅川亦能感覺出,在南離體內,隱藏著一股驚人的力量。

    同為僭道者,又服食了兩顆鴻蒙道果,南離如今的真實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令羅川也無法完全看透的地步。

    “呵呵,羅川,你擁有鴻蒙道木。可如今修為也不過和我相當。”南離冷笑一聲,反唇相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找我的目的。你堂堂外域妖魔教宮之主,天羅妖君,卻也來到了迎仙城,若被東華宗和迎仙城的勢力知道。卻不知道他們會如何對你……你找我,可是想滅口?”

    山柱飛瀑下。兩人相視一眼,眸中同時燃起戰意。

    羅川來找南離。便是擔心南離肆無忌憚的行事作風,會暴露他天羅妖君的身份。

    眼下南離口無遮攔,開口閉口天羅妖君,言語間隱透著一絲威脅,恰恰犯了羅川的大忌。

    “南離,你若再敢在東華宗領域提那四個字,就休怪我羅川翻臉無情。”

    羅川注視著南離,淡淡道。

    “羅川,我避開你,只是不想犯晦氣。你若真以為我南離怕你,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南離哂笑一聲,目光卻愈發尖銳。

    鐺鐺鐺……幾乎同一時間,兩人的心湖警鐘同時響起。

    轟隆!

    原本從山柱垂直流淌下來的飛瀑猛然斷裂,一條往下,一往上,轟然炸開!

    夜色下,萬千水珠飛揚四散,轉眼化作一片水幕,籠罩于二人頭頂和四面八方,將二人與外隔絕。

    羅川和南離的戰意同時攀升到頂峰,相視一眼,一步邁出。

    嘩!

    數以萬計原本正在下墜的水珠,陡然之間,停頓在半空,就仿佛中了某種咒法般,詭異漂浮,紋絲不動。

    牽引它們的兩股巨力,一股來自羅川,一股來自南離。兩人只踏出一步,可猛烈的氣機卻已經勃發而出,爭奪著山柱飛瀑的氣場!

    尋常修士若見兩人這般架勢,定會有些摸不著頭腦,可若被一些勢力之主,或是頂尖戰道強者,如趙如意之流見到,定會暗暗叫絕。

    兩人的這一步大有講究,同級強者爭斗,斗得不僅僅是自身實力,更要斗那天地人之勢。強者相爭,勝負只在一線,誰若率先搶占天地之勢,那自然占據主動。

    羅川和南離不約而同想到這一點,一步邁出,卻都占奪了一半的天地之勢。

    尚未交手,羅川便已感覺出,南離潛藏的真正實力,絕不弱于宇游西的真正實力。

    兩人一步落下,四面八方的水珠依然紋絲不動。

    砰!

    下一刻,羅川和南離斗在一處!

    肉身戰肉身,硬砰硬!

    轉眼工夫,二人已交手了百招,羅川雖擁有龍犼體術淬煉出的恐怖肉身,可南離卻是妖魔出身,肉身氣血天生便勝過人類修士,比起兩年前,南離的肉身進步明顯,想必如他所言拼命修行,進一步激發出肉身潛力,雖比羅川龍犼體術四層大成的肉身略遜一絲,可卻超過周不臣的空靈道骨、仙靈玉膚許多。

    百招之后,二人周身散發起來絲絲熱氣,遠遠看去,竟如煙霾升騰。

    肉身的修煉之法有許多,除了最常見的壯大氣血外,還有一種,便是以重擊之法激發肉身潛力,催動肉身與氣血進一步相融,就好像打鐵一般。

    羅川和南離幾個彈指間,便完成了上百次的撞擊,不僅肉身和氣血愈發融合,就連五臟六腑、經絡丹田也在不斷的撞擊中得到淬煉,那絲絲熱氣便是二人肉身潛力得到激發的征兆。

    可再強的肉身,都無法承受數百次同樣強大力量的撞擊。

    南離的肉身雖已無比接近羅川,可依舊弱了半籌,率先承受不住,低罵一聲“怪物”,抽身后退,拳心之中涌出一團白光,氣勢之象順手而出!

    “我就說了,你的進步真的不大。”

    羅川放聲大笑,周身宛如烤熟的大蝦,不僅肌膚赤紅,且還散發著滾燙的熱氣,肉身的承受度也已快到極限。

    他出言譏諷南離,可心中卻暗暗驚嘆南離肉身修為進步之快。兩年前的南離,他的肉身遠沒這么強,比羅川差了至少一籌,這兩年間羅川也在進步,可卻有些被南離追趕上的勢頭。畢竟是天生的妖魔道體,氣血底子深厚,再加上那兩顆鴻蒙道果和南離給自己的壓力,短短兩年間,南離已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不過……比起氣勢之象上的造詣,南離的水準卻稍顯不足。

    看向南離裹挾氣勢之象撲來,羅川嘴角微揚,抬手一拳,拳象轟出!

    氣勢之道,全憑天賦悟性。

    放在天辰部洲,能領悟氣勢之息,乃是百里挑一的人才,領悟氣勢之意,則是萬人之中難出一人,而能領悟氣勢之象,百萬修士中也未見得會有。

    兩股氣勢之象飛騰于山柱空瀑間,演繹天地造化,天地萬象皆變,黑夜、月色、星辰、山風、沙塵……山柱空瀑間的一切,都被卷入二人的氣勢之象中,很快便引起了遠處修士們的注意。

    “氣勢之象。”

    一名修士望向遠處半空,眸中流露出濃濃的羨慕,喃喃低語:“只有頂尖天賦才能領悟……南離就在那。”

    在他身前不遠處,玉星仙子一行五人停下了腳步,仰頭觀望。

    “能逼南離使出氣勢之象,顯然已經斗了片刻……那人的肉身修為絕不在南離之下。”玉星仙子淡淡一笑,相隔數十里,卻能隨口道破二人先比的是肉身,顯露出她不凡的眼力。

    天護少主、昆海少主以及炎斧少主都沒有說話,心中卻暗暗驚訝。他們都和南離交過手,親身體驗到南離肉身的強悍,況且南離的肉身修為在天辰部洲早已不是秘密,他的肉身水準已經超出他本身修為的一個大境界,甚至更高。

    令他們驚訝的不僅僅是南離對手的肉身修為,更是那兩股氣勢之象。

    身為地榜上的頂尖天才,他們雖也領悟了氣勢之象,擁有足夠令百萬修士仰望的道技成就,可相比較遠處半空中的那兩股氣勢之象,他們的氣勢之象僅僅只算是初通,遠不及南離氣勢之象一二。若和南離相斗,同使氣勢之象,他們定然難逃頃刻落敗的下場。

    就在這時,遠處半空中,夜色、月光、星輝、風塵……一切的一切全都化作一只若隱若幻的巨拳,可緊接著那拳下又出現了夜色、月光、星輝、風塵……象與象之間,不斷轉換、變化,充斥著一股玄妙至極的高深意境。

    不僅天護少主等人,就連玉星仙子也微微張開嘴巴,心神被那股玄妙意境所懾,不波古井般的道心境中,掀起一陣不小的波瀾。

    二象交鋒!

    轟隆!

    一陣山搖地動!

    在恐怖拳象的沖擊下,南離的氣勢之象瞬間土崩瓦解,破散成齏粉,竟連招架之力都無。(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