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九龍仙印!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上道如棋格,修士似蟻爬。 kelexiaoshuowang kelexiaoshuowang

    圣賢們把持了上道,無中生有搞出了個境界等階,限制了帝君們的展,阻礙了那條通往上道之極的道路。

    雖說對于天地間九成九修士而,帝君們已是高高在上的至強存在,可帝君們卻知道,對于把持了上道的圣賢,那六個無上存在而,他們只不過螻蟻而已。

    眼下圣嬰大王因私欲攜圣賢之力而來,狐假虎威,仗著背后的圣賢不把眾帝君放在眼里,帝君們看他自然是一百個不順眼。

    這時,西天伯候眼底閃過兩抹劍光,微微偏過頭,瞥向羅川,傳音入密:“羅川,你走。這圣道之力,無論本道還是白龍帝君,都沒有絕對把握。”

    聽到西天伯候所,羅川微微詫異,腦海中不由浮現出昔日九龍君傳授圣嬰大王技道法門時的畫面,零碎殘缺,不成篇幅,可連續回閃過數遍后,羅川漸漸捕捉到其中的關鍵。

    黑龍背上的少年,之所以被稱為圣嬰大王,卻是因為修煉了九龍君為他量身打造的功法之后,圣嬰大王永遠無法長大,只能維持孩童的身高相貌。從一開始的不在意,到后來,這已成為圣嬰大王最大的心病。

    而今他從孩童成長為十三四歲的少年,十有**是和圣賢的交易之一。

    圣嬰大王的功法接近完美無缺,可九龍君何等謹慎,即便面對最心愛的幼徒。他也沒有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依舊在他的功法里,留下一絲破綻這一破綻,與年齡有關。

    雖說圣嬰大王攜圣賢之力而來,可他的本命功法依舊是九龍君傳他的那套,因此那個破綻仍可為羅川所用。

    彈指剎那間,羅川腦海中閃過這些念頭,余光中,就見西天伯候正專心致志地打量著他,目閃精光。臉上漸漸多出一絲了然。

    見狀。羅川心生警覺。

    這西天伯候低調少,看似是個“誠人”,可能的成為九龍君的左膀右臂,又豈會真的是“誠人”。他之前開口勸羅川“走”。事實上。卻是在暗中試探。看羅川有無辦法對付圣嬰大王。

    羅川臉上那一瞬的思索回憶,讓西天伯候愈確定了,羅川便是他苦苦尋找得九龍君第四徒!

    “少主。本道終于找到你了。”

    西天伯候傳音入密,眸底綻放出一抹奇亮的神采,這些年來沾染的落魄、滄桑、隱忍的頹廢氣質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多年前御劍震天下時,那個一代劍道大宗師吞吐天地的風華。

    抬起頭,西天伯候望向正在掐捏印訣的圣嬰大王,仰頭大笑:“哈哈哈……小嬰奴,當初君上為防你們這些養不熟的白眼狼叛亂,早就留下后手,并且只告訴了本道一人。他的后手,就藏在外域亂土的中央古戰場……你可想知道是什么?”

    話音落下,眾人紛紛看向羅川。

    原本他們還以為,西天伯候所說的那個后手,是指羅川,心中還有些奇怪。聽到這番話,眾人方才明白,原來是他們聽岔了,九龍君留下的后手,另有它物。

    圣嬰大王眼中閃過一抹驚慌,雖然轉瞬即逝,可臉上依舊保留著萬分警惕和慎重之色。

    九龍君已死多年,可余威仍在,尤其是對圣嬰大王這類心中有鬼的叛徒來說,“九龍君”這三個字,就好像一口口風刀,刺骨無形,鑿心無影。

    看向臉色微白的圣嬰大王,西天伯候淡淡一笑,背后用布裹著的長劍不知何時已落掌心,劍尖閃過冷鋒,一寸寸地掠過,轉眼后劍光從西天伯候掌心躥出,直沖天際。

    “哼,休要裝腔作勢!”

    圣嬰大王左手掐捏印訣,聚集著圣道之力,右手猛一拍黑龍的頭頂!

    黑龍仰天長嘯,眸中閃過兩團黑焰,黑焰之烈,光是讓人看一眼,便覺心底如火燃焰炙,心力交瘁。

    天地間流傳古老血脈的真龍,共有三者,黑白紫。其中黑龍最是霸道,兇煞,戰力驚人。

    面對西天伯候,黑龍長吐一口氣!

    呼!

    龍息所至,萬物焚滅!

    原本就因諸強之戰而變得滿目瘡痍的中央古戰場,在龍息席卷過后,更是只剩慘淡得只剩下一層薄薄的沙灰。

    一陣風吹來,沙灰被吹裂、塌陷,跌入虛空裂縫中。

    鴻蒙巨木上,南離、宇游天二人飛身閃避,距離龍息還有三百步時,他們便已覺得呼吸困難,如臨重重威壓,難以承受。

    羅川也是身軀微顫,以他如今的肉身修為,面對百步外的龍息也有些捉襟見肘。

    不遠處,西天伯候專心掐捏劍訣,對于龍息的來襲不管不顧。

    “小黑龍。”

    盯著來勢洶洶的龍息,白龍帝君搖了搖頭,掌心翻轉,兩指捏出一抹海藍色的天光,天光內核,蘊藏著一顆瑩白的種子。

    “散,滅!”

    白龍帝君雙指捏住天光,反手揮彈。

    天光擊中龍息,仿佛旋轉的光柱插入海漠中,將龍息震散,拋飛向四面八方,隨滅一地。

    圣嬰大王座下,黑龍看向白龍帝君,眼神中流露出驚訝和憤怒,剛想吼哮,就被白龍帝君一個眼神瞪住,面露驚懼,紋絲不動。

    “多管閑事……白龍帝君,那就連你一塊……都給我跪下!”

    趁著這一工夫,圣嬰大王終于積聚了足夠的圣道之力,雙手合如蓮花,雙掌之間浮起一團瑩白色的氣機光華。

    這團光華,比圣嬰大王之前用在浮生帝君身上的,還要龐大、厚沉、純粹。

    一股幾乎快要超乎本質的道義,從這團氣機光華中醞釀誕生,加諸其上,卻使得這團氣機光華愈強盛,玄秘莫測。

    鐺鐺鐺……羅川心湖之中,響起兩陣警鐘。

    一陣急促,一陣洪亮,分別來自他的本心和天蛇真君的本心。

    圣嬰大王聚攏召喚出的圣道之力,不僅讓羅川感到生命的威脅,就連身外分身天蛇真君也都如臨大敵,心湖劇蕩!

    啪啪啪……威壓席卷而來,妖魔教宮的長老高手們,一個個跪倒在地,滿臉痛苦。

    南離和宇游西相視一眼,二話不說,拔腿就跑。可圣道之力的威壓卻如影隨行,緊緊追逐著他們,逼得他們幾欲喘不過氣來。

    陷入山壁深處剛剛爬起身來的浮生帝君又一次被威壓沖了進去,咬緊牙關,滿臉憤怒和不甘。

    至于伯赤統領帶來的四名幽游使者,一個個如背負萬鈞高山,身體顫栗,原本就很蒼白的臉色愈顯蒼白,看向圣嬰大王的目光中透著不解和隱怒。

    圣嬰大王轉目掃過眾人,嘴角高揚。

    在場之中,除了依靠天蛇真君苦苦支撐的羅川外,只有三人在圣道之力的威壓下,仍然從容不迫、行動自如。

    羅十七負手而立,望向圣嬰大王,頭頂懸浮著一枚青輝熠熠的銅幣。

    白龍帝君挺直腰桿,臉上宛如老農一般的醇厚笑容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僵硬冰冷的表。

    西天伯候依舊捏著他的劍訣,雙眼微闔,神專注。

    直到圣嬰大王終于釋放出圣道之力,西天伯候方才睜開雙眼,眸中流露出濃濃喜色:“原來在這里……起!”

    話音落下,西天伯候一劍劈出!

    他這一劍直指大地,劍意復雜古怪,沒有一絲殺氣,卻透著“尋”的意境。

    一劍劈落,所劈之處,竟是鴻蒙巨木東面三百三十三丈處!

    羅川死死盯著西天伯候劍落之處,隨后抬起頭,順著一道天光,望向巨幕之外的天穹。這一道天光,正是日月之光唯一的相交相合之光,墜落之地,正是西天伯候劍落之處!

    九龍君的后手……原來如此,九龍君也進入過古戰場!

    羅川腦海中閃過數個念頭。

    九龍君在廣天普圣的化身,自稱“空明和尚”,空明空明,九龍君在他的假名中,已經點出了日月相交之意。

    九龍君進入廣天普圣,在禁地之中,藏下了從廣天普圣,直接到達古戰場的傳送玉匣。很顯然,他自己定也進入過古戰場。

    原本羅川以為,九龍君做的這一切,只是為了留下傳送玉匣,方便日后進入外域古戰場。

    直到今日,看到西天伯候出手,羅川方才明白,九龍君留下傳送玉匣,是因為,他在中央古戰場,上一株鴻蒙巨木枯死之地,藏下了他的一道后手殺招!

    這個秘密,九龍君顯然是告訴了西天伯候。

    而直到這一刻,羅川見到西天伯候出手,有關九龍君在中央古戰場布局的記憶,方才完全顯現出來。

    “是九龍仙印!”

    羅川腦海中閃過一段文字,目閃精光,忍不住低聲喃喃。

    羅川刻意壓低聲音,聲音很低,卻恰好能被西天伯候聽見。

    西天伯候眼睛愈明亮,眼角余光飄向羅川,透著一絲明了和激動。

    這一刻,西天伯候終于確定,羅川便是九龍君昔日秘密收下的第四徒,也是九龍君用來撥亂反正,重啟九龍仙庭的最重要后手!

    這時,西天伯候的劍勢已經刺入萬丈深的底殼深處。

    一道黑光從底殼深處泛起,順著他的劍,沖涌而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