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天下帝君,皆不服圣!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羅川,本道怎么感覺你認識他?”

    西天伯候看了眼羅川,傳音入密,不緊不慢問道。 wvvw.k1xsw.c0m wvvw.k1xsw.c0m

    “不認識。西天道友,你想多了。”羅川說道,他心里明白,一旦說認識,便等于間接交代出他和九龍君有關系。

    羅川剛說完,西天伯候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聲震耳欲聾,和他先前沉默隱忍的氣質形成鮮明對比。

    不僅羅川和一旁的白龍帝君,所有人都被西天伯候的笑聲引動,紛紛側目望來。

    “我就知道,君上,他怎么會不留后手!”

    西天伯候放聲大笑。

    話音落下,眾人皆驚,所有人都轉過頭,怔怔望向羅川。包括南離、宇游西、一眾妖魔教宮長老在內,每個人的眼神里都是震驚和不可思議。

    所有人都知道西天伯候的身份,乃是那位千年萬年來斗圣第一人九龍君最忠心的手下,因此西天伯候這句話中透露出的信息,足夠令在場眾人,乃至九天界為之震驚。

    半空中,騎坐黑龍的紫袍少年望向羅川,眉頭微微皺起,目光微妙。

    “胡說八道。”

    羅川盯著西天伯候,神色冷漠,眼神平淡,可心底卻無比警覺。

    他不知道西天伯候就算現又為何要當眾說破,更擔心的卻是,一旦他獲得九龍君的記憶之事泄露出去,將會引來天大的麻煩。

    “羅川,你不要再掩飾了。本道早已現魔羅仙煙,而你之前細微的表變化,已經將你出賣!本道面前,你壓根無需隱瞞什么。”

    西天伯候這一回沒有再當眾開口,而是傳音入密,語氣中竟透著一絲和他氣質完全不相襯的溫和。

    羅川沒有再說什么,面對西天伯候這等層次的人物,既然已經被現,那也就無需再去隱瞞。

    一時間,羅川腦海中閃過數個念頭。皆是如何應對他秘密被現的手段策略。

    擁有九龍君記憶的他。相當于擁有了一座無窮盡的寶山,這個秘密一旦傳出,羅川便會成為眾矢之的,諸強相爭的“奇寶”。到時候。就連那六位圣賢說不定也要插上一手。

    羅川正想著。下一刻,就聽西天伯候淡淡一笑,傳音道:“本道昔年便已隱隱聽君上提起過。除了世人皆知的座下三徒外,他還有過另收一徒的打算……羅川,無需隱瞞,你便是君上座下第四徒!算起來,本道也該稱一聲少主了。”

    聽到西天伯候之,羅川心中一愣,卻很好的掩飾起來,沒有流露于表面。

    原來西天伯候是誤會了,座下第四徒,少主?

    羅川暗舒口氣,心中冷笑。

    在九龍君的記憶里,當他感覺座下三徒都不是很令他滿意時,的確曾有過另收一徒的打算,可剛收到一半,就中途擱淺下來。

    西天伯候把羅川誤以為九龍君秘密收下的第四徒,傳音稱少主,這個身份倒也不錯,可惜還是太過惹眼。

    “君上留下的后手?哈哈哈……西天,你果然還是癡心不改!九龍君的遺部帝君中,就屬你最死心,活得也最潦倒。”

    大笑聲從天頭傳來。

    黑龍背上的少年深深望了眼羅川,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連第二眼都欠奉,直接望向西天伯候,莞爾道:“十多年前,我見西天兄,還要尊稱一聲西天大人。十多年后,卻要換成西天兄喚我一聲護法圣尊大人了……西天兄,我最后一次敬你為道兄,最后一次問你,你可愿歸降我家主上?”

    西天伯候淡淡瞥向圣嬰大王,沉默不語。

    “吼……”

    圣嬰大王座下黑龍感到劍勢威壓,面露痛苦之色,仰頭怒吼,張口噴出一道道龍息。

    就在它張口的一瞬,亮堂堂、明晃晃的鎧甲法寶一閃而過,在它巨口中,竟然藏著數以千計的雄兵強將!

    那些都是被精心煉制的道兵,人數在三千左右,各驅一封魔,氣息深厚,皆已達到道輪境!雖因道兵的緣故,正面斗法,遠非同級修士的對手,可當西天伯候和白龍帝君看到那群道兵時,兩人臉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昔日九龍君座下三徒叛變時,都帶走了不少寶貝。九龍君的名號,取自他一生所收復的九條真龍,圣嬰大王騎坐著的這條黑龍,正是九龍仙庭看護天門的黑龍。那三千道兵,則是鼎鼎有名的乾龍伏天道兵,持掌封魔,聚攏成陣,可以釋放出媲美帝君的威力……不得不說,昔日那位九龍君大人,巧取豪奪了太多寶貝,隨便一個丟出去,都會引起九天修士的哄搶。”

    羅川耳邊傳來羅十七的聲音,幽游一脈,統掌天地歷史、信息報,對于九龍君之事自然不會陌生。

    “那就是說,他雖然來了一個人,卻也擁有三名帝君的實力。”羅川傳音道,面露思索。

    “不是三名帝君。”羅十七的聲音略透著些古怪:“應該說,不光是三名帝君的實力,他如今是護法圣尊……他還帶著圣賢的力量,就是剛剛擊敗浮生帝君的那股氣機。”

    羅川沉默,他終于知道為何包括白龍帝君、西天伯候和老爹在內,見到圣嬰大王出手,都是一臉凝重。

    圣賢的力量……就算不是圣賢親自出手,可當圣賢的力量出現,在場恐怕難有一人能擋。

    要知道,數十萬年來,九天大世界,能抵擋住圣賢之力的,也就只有九龍君一人。

    “如何,西天兄?你逃了這么多年,昔日的九天第一劍風華早已不再,只剩下喪家之犬的姿態……西天兄,昔日我曾屢屢受教于你,今日你歸順圣庭,本道必會保你富貴,就當是還了昔日的恩。”

    圣嬰大王眼見西天伯候沉默不,只當他意動,眉飛色舞道。

    “噗嗤……”

    一聲輕笑,從西天伯候口中響起。不遠處的南離和宇游西這兩個后輩相視一眼,臉上都流露出淡淡的詫異和古怪,因為這種笑聲從西天伯候嘴里傳出,本身就顯得十分荒誕。

    “那時候,本道怎么就沒看出,你這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嬰是個只會搖尾巴的狗奴才。”

    “哦,原來如此,狗嬰,難怪本道那時候沒有察覺,你那時候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狗奴才模樣,所有人都被你這條狗嬰奴兒瞞了過去。”

    “狗嬰奴兒,你自己要當狗奴才也就算了,別扯上本帥。本帥一日為人臣,終生守其道……罷了,你是不會明白。”

    西天伯候每說一句,黑龍背上的紫袍少年臉色就蒼白一分,待到西天伯候說完,他臉上的蒼白之色已經轉成豬肝色,身體不住抖。

    圣嬰大王惡狠狠地盯西天伯候,余光掃過圍觀眾人,怒極反笑:“好,好,好!西天狗才!你盡管來放狠話!事到如今,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告訴你,本道已今非昔比,隨便彈彈手指,便能讓你灰飛煙滅……包括這里的所有人,都是和你一般的螻蟻!自以為藏住鴻蒙巨木無人知曉,事實上,這一切早已被圣賢了如指掌!爾等竟還在這里爭了半天,真是可笑!”

    話音落下,除了妖魔教宮的長老高手們,在場眾人,幾乎沒有一個露出圣嬰大王想要看到的表。

    浮生帝君雖然慘敗,身嵌山壁,可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譏諷和不服。

    南離輕撫白犼的頸毛,像是沒有聽見。

    宇游西莞爾一笑,玩弄著掌心那一道飄忽不定的北極神光。

    “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圣賢并沒有真的現鴻蒙巨木……圣庭之中,知道鴻蒙巨木消息的,只有你一人。”羅十七抬起頭,望向龍背上的少年,嘴角露出一絲嘲諷,指了指面前動彈不得的四名幽游使者:“將鴻蒙巨木消息傳去圣庭的,是他們。”

    “哼。”圣嬰大王臉色微變,表中閃過一抹被揭穿的尷尬,轉瞬即逝,又恢復了冷漠。

    “你就是傳說中的圣嬰大王?”白龍帝君背負雙手,望向紫袍少年,贊許地點著頭:“不錯,不錯,果然有幾分傳說中的風華。聽說你從前一直保持孩童之身,始終長不大,也無法和女子交歡,當真可惜。可如今看來,你的新主人對你也不算太好,只助你提升到少年模樣,半熟不熟,半大不大,半硬不硬,怕也難得女子喜愛……可惜,真是可惜。”

    圣嬰大王胸脯微微起伏,臉色青紫,聽了白龍帝君的話后,快要氣炸了!

    “你們……真是好大膽子!好,好,好!一個個都想學那大逆不道的九龍君,不把圣庭和圣賢放在眼里!如此,本道便成全你們,讓你們知道何為圣道之力!”

    黑龍背上,紫袍少年仰頭大笑,左手捏出一道印法。

    鴻蒙巨木的枝干上,羅川掃過了眼鴻蒙巨木上的眾人,包括陷入山壁的浮生帝君,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一絲抗拒,尤其是西天伯候和白龍帝君。

    雖然很淡,卻很清晰。

    不由得,羅川想起了幾年前在邊荒血堡,天海妖王同他說過的那席話。

    總結起來,卻是八個字天下帝君,皆不服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