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 無畏無懼

作者:騎豬南下更新時間:
    在白依卿對面,黑水河上,懸浮站著立著一名黃袍女道,同樣是仙職道院的女弟子,尚未突破道力境,可修為卻要比白依卿高上一大截。

    白依卿如今已是歸虛二階,那人卻是剛入歸虛四階,初涉極虛之境。

    尋常修士之間別說是相差一階,就算是同階之中一個初入一個圓滿,彼此間的實力也相差懸殊。

    此時白依卿的對手修為比她高出兩階,完全是一場不公平的戰斗。

    除了白依卿和她的對手外,黑湖旁還有十來名女道,白依卿一邊站著一人,剩下的都是屬于她對手一方。

    羅川正要現身,耳邊傳來小王八的聲音。

    “羅川你別動!你讓她們打啊!剛剛我看到小白還占了上風。”

    “她占上風?”羅川有些詫異,旋即回過神:“小王八,你不準喊她小白。”

    “為什么不準我喊!憑什么你能喊我就不能!我們以前就說好了!你的就是我的!我……”小王八不干,在南海仙葫中鬧騰開來。

    “打住,她可不是你的……再說了輩分不對。”

    “輩分……哼,說起輩分,我和你可是同輩!”

    “那你和小蛛又怎么算,小蛛可是我女兒。”

    “這……”

    “對啊,小王八,你一直吵著叫我妹妹,又說和我娘是同輩,你到底想要怎樣。”

    “野胖帝王的道侶……那不久是野胖帝后嗎!天吶!原來這世上還有一頭野生肉胖!”

    “你們都別吵了,依我看,不如叫大姐大吧。”

    南海仙葫中四小鬧成一團,羅川皺了皺眉,隔絕開和它們的精神念頭聯系,目光重新落向白依卿,并沒有立即上前。

    “占了上風……難道小白煉成了我傳她的法門?”

    羅川凝視白依卿,正思索間。從白依卿背后升起一青一紫兩股光華,與此同時,天頭群星閃耀,星光從天而降。匯聚成絲絲縷縷,灑滿白依卿全身上下,仿佛一圈紫色的光罩。

    白依卿的精氣神瞬間攀升至頂峰,而她的氣息也陡然躍過了歸虛二階的層次,直追她的對手。

    “驅策天星……好意境!”

    羅川眼睛一亮,白依卿并沒有施展昔日在天南域羅川的傳她的法門,想必也是有所顧忌,她眼下所使的法門卻絲毫不弱,雖然還沒有展現,可這番意境卻讓羅川暗暗吃驚。

    白依卿對面。她的對手,那個歸虛四階的女道臉色凝重,掌心一翻,出現了一座寶塔。

    嘩)!

    黑水突然泛濫,潮起潮涌。一股股大水涌上半空,鉆進寶塔中,仿佛飛瀑,再從寶塔中飛出時,卻化作一條黑蛟,張牙舞爪,猙獰咆哮。

    “常師姐。你們當真要如此嗎。事實究竟如何,你們心里最清楚。”白依卿淡淡道。

    黃袍女道臉色不變,長笑一聲:“白依卿,事到如今你還想抵賴?你那株七花鐵樹可是百年才能盛開一次,但凡是個有常識的修行之人都會知道。若非你偷了洛師姐的元道神水,又豈會讓鐵樹開花?更何況。你都不敢隨我們去面見師座,不是有鬼是什么?”

    “上道三萬,大道小道中,總有許多我輩不知的玄秘,你若非要認為鐵樹百年內無法開花。本道也無話可說。或許只是你自己做不到罷了。”

    白依卿雙手持握星劍,不卑不亢道,言辭絲毫不落下風。

    羅川暗暗點頭,這些年白依卿不但修為提升飛快,對于上道的理解也遠勝從前,然而鐵樹百年內無法開花卻是天下皆知的道理,白依卿又是怎么做到的?

    “白師妹非要如此固執,那師姐只能不客氣了。適才師姐只是試一試手,你可別當真了。”

    “當真只是試手?”

    白依卿嘴角浮起一絲促狹的笑容,美目中充滿自信。

    兩人不再多言,黑水起風波,一浪大過一浪,白依卿雙手劍舞,青紫雙劍駕馭著星辰之力化轉星虹,劈向對面那條黑龍!

    黃袍女道雖然在修為道行上遙遙領先,寶塔法門也頗為了得,可相比較白依卿卻弱上不少。

    不遠處的羅川此時算是看明白了,白依卿不僅是在御星,她的本命似乎也與天上的星辰連為一道,施展法門時候,億萬里外的星辰隱隱成為她的臂助,只要星辰一日不死,她的法力便一日不絕。

    周天星辰,契合上道。

    可尋常人卻只能煉星道,白依卿修煉最正統的圣女寶象吞星功,又以羅川先天水火下的元精筑基傳火,令她比尋常修煉星道者更多出無限可能。

    然而真正令羅川驚訝的,卻是白依卿和星道的契合度,這遠遠不是一個歸虛境修士能夠做到的,除非這些年她又有什么奇遇。

    看向湖面上越戰越勇,漸漸占據上風的白依卿,羅川不由想到了昔日將她帶走的那位女道。

    白依卿之所以離開天星圣門,“流放”到廣天普圣道院,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受到她師父的牽連。羅川早從炮灰營兄弟們口中打聽到,白依卿師父遁離天星圣門,至今不知所蹤,天星圣門上下卻對此事三緘其口,始終沒有說明原因。

    就在羅川思索間,戰局再度一變!

    白依卿憑借源源不斷的星力和與眾不同的法門,已經完全占據上風。

    湖岸邊,黃袍女道一方的女道們人人臉色難看,惴惴不安。而白依卿一方的那名女道則是一臉振奮,長舒一口氣。

    “王師姐。不錯,倒是沒有違背昔日承諾。”

    羅川認出了那名女道,不知名號,只知也是天星圣門弟子,昔日在大悲苦寒天相遇,被羅川降服發誓暗中保護白依卿。

    “贏了。”

    羅川望向湖面,就見白依卿突然雙手換劍,周天星力也陡然一變,生出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兩種意境。

    劍光斬斷黑龍!

    方圓兩百丈的湖水震碎成粉末!

    黃袍女道身體劇顫,在星力的沖擊下連連后退,直退出湖區,搖椅晃地墜落在地,扭頭噴出一口淤血,掌心的寶塔也變得黯然無光。

    羅川暗暗點頭,白依卿的實力比他預想的要高,至少在同階中已算是頂尖高手。

    就在這時,羅川感應到一道熟悉的氣息。

    余光中,羅川看到了隱于湖區另一邊的陳奪帝。

    陳奪帝并沒有看到羅川,他的目光完全被這一刻光彩奪目的白依卿吸引,自以為無人發現的他毫不掩飾眼中的貪婪和欲火。

    羅川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濃濃殺機,暗暗盤算起在廣天普圣中擊殺此人的可能和代價。

    若是正人君子羅川也就警告一番,可此人明顯心術不正,并且背后有一方帝家,若不盡早除去,恐怕尾大不掉。

    “白依卿!你好大的膽子!”這時,湖岸邊走出一名身材高挑的美貌女道,不悅的盯著白依卿:“道院之地,你竟敢出手傷人!別以為你背后有天星圣門就能仗勢欺人!別人不知本道卻知道,你堂堂天星圣門真傳弟子若非犯了事,怎會被流放到外域!”

    白依卿面無表情,湖岸邊的王悠雨臉色一黯。

    “你在外域亂土每逢災劫都能躲過,那么多道友隕落,偏偏你平安無事!你說,你到底做了什么?”洛玉婉冷笑一聲,揮手道:“你們都上,把她抓住。”

    羅川臉色陰沉,盯著那個真道二階的女道,眼中閃過濃濃殺機。

    事到如今他如何猜不出,今日之事,其實都是那個女道搞出來的。

    開始有仙職道院的弟子聽到動靜趕了過來,聽到洛玉婉的話,無不復雜地看向白依卿。

    不遠處的陳奪帝蠢蠢欲動,卻按捺住沒有出手。

    “想要玩英雄救美?果然小人。”

    羅川正要出手,耳邊響起白依卿的聲音。

    “洛道友若真懷疑什么,非要本道面見**道師陳述一切,本道行的端坐得正,又有何不敢?”

    “可是,洛道友今晚明顯不肯放過本道。本道也猜到,可是因為那個陳奪帝?”

    洛玉婉臉唰地變紅,她怎么也沒想到白依卿早已察覺到一切,現如今更是當眾拆穿一切,給了她措手不及的一擊,狠狠將了她一軍。

    不遠處的陳奪帝臉色僵硬,怔立當場,他也沒想到白依卿早就發現他和洛玉婉的過往,卻一直不說,任憑他百般討好始終冷漠待之。在她心中,自己只是一個早已被看穿的小丑。

    “洛道友講明便好,本道心有所屬,對任何人都不會動半絲心意。”

    “不過,本道知道,說什么你都不會善罷甘休。”

    “既然如此,那就都來吧!”

    白依卿臉上露出淡淡的嘲諷,猛地仰起頭,一道道星光從天而降,灑滿修長較好的身體,一寸寸地沒入,她的氣息也在不斷提升。

    羅川怔怔地看向白依卿,他從沒見過這樣的白依卿,灑脫,豪邁,無畏無懼!

    異樣的情緒從羅川心底升起,心湖之底仿佛有一團烈火熊熊燃燒,沸騰著每一滴心湖之水。

    心湖之境猛然溢出,重重撞擊向石柱法陣。

    石柱法陣另一邊,同樣有一片沸騰著的心湖。

    兩片心湖同時發力,震裂了法陣禁制,連接在了一起!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