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酒宴

作者:劍扼虛空更新時間:
    求推薦!

    男女身體緊緊相依,烏廷芳本能的就要反抗,也自剛才那一幕中清醒過來,想要掙扎,卻怎知身體之中生出一股從未有過**蝕骨般的滋味,任何力氣都提不起來。

    烏廷芳又驚又喜,她從小到大,還從未與一個男子這般親近,肌膚相親呢,本能的想要躲開,可是卻又歡喜著這種感覺,只愿一直被他抱著都好。

    這股子感覺是如此美妙,直讓她忍不住沉醉其中。王離見得烏廷芳這般美態,哪還忍得住,若不是這是在烏家,怕是直接按著她便要就地正法了。

    他忽然將烏廷芳抱緊了些,卻是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先!”烏廷芳驚道,只是話還未出口,王離低頭將她的小嘴兒堵住了,一只舌頭,輕易間叩關而入。

    “嚶嚀。”少女嚶嚀一聲,再也沒了任何力氣,整個身心都迷失在生平第一個親吻之中。

    緊接著,王離將她按到了角落的邊墻上,一雙魔手,上下其手的愛撫施為起來,這時正是夏日,烏廷芳身上的衣衫并不多,王離很輕易的便伸展了進去。

    “嗚!”從未有過的快樂和刺激,烏廷芳原本無力的身軀,本能的伸展扭動了起來,這股子似拒還迎的扭動,更讓烏廷芳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美態。

    懷揣著如此絕美少女,細細體會著她身心被自己征服的每一個過程,王離雖然沒能真個將她正法,但是身心的征服欲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不知不覺間,王離又將手兒往下一伸,卻是探向了烏廷芳從未有人碰過的禁地。“嗚!嗚!”觸碰的瞬間,烏廷芳渾身猛的一陣激烈的顫動,王離懷中的身軀伸展得筆直,然后又無力軟了下來。

    卻是春潮泛濫,這位美麗的少女,迎來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高峰。

    烏家后院一旁偏僻的墻角中,王離雙手緊擁著這渾身無力,軟癱熱化的少女,靜靜的等待她自余韻中清醒過來。

    “呼!呼!”烏廷芳大口的喘息著,閉著的美目忽然睜了開來,正瞧見王離饒有興致的看著她,此時再回想著剛才的景象,頓時羞不可抑,只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她好鉆進去。

    “喜歡嗎?”王離輕輕吻著了一下少女的小嘴,烏廷芳紅著臉兒點了點頭。“今天你帶我參觀你家,我正巧在城南得了大王一座莊園,明天下午,到我家來,我也帶你參觀,好嗎?”

    說著,王離又將頭蹭了過去,輕輕吻了下去,又將身子緊靠著,享受著男女廝磨碰撞出的些微快感,這少女,卻是滿口芬芳,王離也終于嘗著了法式濕吻的味道。

    兩人又是糾纏了幾分鐘,王離這才將烏廷芳放開,有過這一陣,兩人的關系急劇升溫,烏廷芳也答應明兒下午,去參觀王離的新宅子。

    接著,兩人各自將身上整理一番,王離在烏廷芳的帶領下往烏家城內的會客大廳過去,一路上,烏廷芳雖是帶路,卻不時回味先前滋味,看那表情,便如王離小妻子一般。

    王離這快刀斬亂馬,卻是將自己深深印進這情竇初開的少女心中。

    兩人一路入得客廳,烏氏老奸巨猾,一雙銳眼哪看不出王離與烏廷芳兩人關系突飛猛進的進展,卻是暗暗稱奇,這王先生遍游九州,武力學識皆是人上,便是勾搭美人也是不差,才剛才這么一小會,便將他的寶貝孫女的心都給帶走了。

    “王先生,先生長年游學在外,想必是見識過不少各地風土人情,卻不知對我烏家觀感如何?”

    王離才入席,烏氏便對他笑問道。王離聽得這話,別眼去看烏廷芳,烏廷芳才收拾好的臉色,頓時紅了,努著嘴不敢瞧他。

    “風土皆是死物,唯人才是最美,有廷芳小姐導游,這烏家城寨內的諸般死物,也如人間天境一般,令人忘憂啊。”

    王離接了烏氏的暗示,卻又小小贊了一聲烏廷芳的美麗$淫蕩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得到心上人在大庭廣眾下的贊譽,烏廷芳只覺心兒都化了。

    先前兩人一番耳鬢廝磨,雖未真個成事,卻叫她嘗到了從未有過的滋味,這少女初心,食髓知味,此時若非酒宴之上,她只恨不得融到情郎身上,心下卻對明日游園充滿期待。

    “先生,廷芳有學歌舞,不如等會酒宴,便跳與先生看。”她似小鳥雀一般,忽跑到王離身邊,紅著臉小聲對王離說道。

    “廷芳的歌舞自是極好的,不過我只想廷芳跳與我看,不想其他人分享了廷芳最美麗的舞姿,明天私下里跳給先生看好嗎?”

    王離輕聲說著,烏廷芳小小的點頭,心底里如喝了蜜糖一般。

    烏氏見得這等情況,心下卻更是高興,招呼諸人,一同開宴,烏廷芳也自王離身邊離去,回到自己的坐席中,只是不時偷眼看過來,王離回事回去,目光交接之間,她也覺別有一番快樂滋味。

    “鐺,襠,襠!”客廳外懸掛的巨大銅鐘在奴仆推擊鐘錘下敲響,聲傳四方,烏家的酒宴歌舞正式開場了。

    此時烏家眾人按照各自座次跪坐在茶幾后,王離卻是坐到了正對門的上座,這里有著兩個桌己,烏氏一席,王離一席,烏氏卻是將他視為最尊貴的客人,與他平起而座。

    “請。”烏氏端起酒樽,滿堂皆起,各自躬身一禮,喝下第一杯酒,如此酒宴算是開始,而烏畜養的歌姬樂師也齊齊進入大廳,絲竹聲起,諸美姬在客廳正中翩翩起舞,不時媚眼紛飛。

    大廳之中,一座大鼎立于其間,鼎下烈火熊熊,這卻是豪族大家酒宴烹制食物的重器,王離見得此鼎,再回想起先前那陣鐘聲,終于知道,什么是鐘鳴鼎食了。

    在這歡快的酒宴上,王離感受著數千年前的氣息,遠處又有心愛自己的少女不時看來,一時間,心神皆醉,即便這酒宴的食物酒水未必美好,此時卻也是好的了。

    這一酒宴,卻是賓主盡歡,一直延續到天都黑了,王離才在烏氏恭送下乘著大王車架王城南而去,烏氏見他一人孤身,卻又是贈了他一些奴仆侍女,另作一車,且車且行的跟著去。看無限**之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