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比較

作者:劍扼虛空更新時間:
    求推薦!

    只見廣場上,那位英偉風流的青年,身背巨弓,在諸武士的歡呼聲中好不瀟灑寫意,就在這時,臉色忽然聚變,狠狠的朝著廣場邊緣看去。

    他將長弓交給旁邊的武士,又從另一位武士手中抓過他那柄金光劍,飛快的朝著廣場邊緣奔了過來。

    王離心中暗笑,連晉你竟敢比主角項少龍更瀟灑,更搶主角的鏡頭,這般裝逼,也難怪會被黃大師一筆寫死,你這等人,天生便是運輸大隊長,給主角送經驗、送聲望的。

    “廷芳,他是誰?”連晉一過來,便氣急的喝問道,他入府以來,便是烏家堡諸武士之冠,甚得烏廷芳的喜歡,正要漸入佳境時,卻有人橫插一杠子,這叫他如何不氣?

    烏廷芳乃是孫小姐,若是能得她的青睞,入贅烏家,以烏廷威那廢物,如何能接掌家業,到那時,烏家還不是他的?

    烏廷芳見得連晉過來,開始還心中慌張,想要自往離手中將手抽出,只是等到連晉過來,厲聲喝問,剛提起的想法便按下去了。

    這段時間,連晉一直都對她百般討好,她一直瞧見得都是他好的一面,心下對他有些好感,此時第一次見著連晉這般對她,心中就來了氣。

    如此再與身邊爺爺父親已經默許的人一對比,無論哪方面,連晉都被甩出幾條街去。

    論英雄,連晉不過是劍術厲害,可是身邊這人年紀輕輕劍術聽說就是稷下劍圣曹秋道那一級,她又瞧見了王離入宮廷時的場面。

    再論對她的好,王離隨手就給她那般寶物,如此就可見對她的重視,若是嫁了他,爺爺和父親也不用整天那般提防趙穆的算計,而連晉呢?什么也給不了,只是想著哄著娶了她,好得了烏家未來的家業。

    人與人,便是不能比,此時烏廷芳起心拿著連晉一比,頓時將連晉這風流人物直比成了苦逼的絲,對他更是不入眼。

    此時烏廷芳正是情竇初開之時,最是易變,昨日還有些心在連晉身上,現在就一分都消失得干干凈凈。“連晉,他是什么人關你什么事?”

    烏廷芳冷眼也不瞧他,直接往王離身后一躲,只是一句。躲在王離身后,她卻是又自王離身上現一處優點,那卻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她只覺著,在這人身后,什么都不用怕了。

    “這身裝扮,奇裝異服,你就是那被人謠傳的神乎其神的方士王離,聽說你劍術絕高,連五十人擊退八百馬賊的項少龍都摸不著你的邊,我今天就要拆穿你的偽裝,你不過是一個騙子,來啊,拔出你的劍來,讓我看看你的劍術啊。”

    連晉看著王離,以他的身手如何看不出來,王離站沒站相,手上也沒長期習劍的老繭,身上更沒有太多的鍛煉跡象,這樣的人竟被傳成劍術高手,那真是笑話。

    他今日一直在烏家堡內未出去,卻是不知王離輕易宰殺趙封,逼退趙霸,又為趙王接見看重的事情,若是知道的話,定然不會這樣。

    “連晉。”烏廷芳眼看著連晉這般氣急敗壞,流露出這般令人憎惡的面目,心中更是討厭。

    “呵呵。”王離心中暗笑,你連晉不愧是專門送給主角升級和刷聲望的頂級龍套,我雖不是尋秦的主角,但是既來到這里,便是主角項少龍都要給我當小弟。

    你今日硬是要來碰,那真是自討苦吃,且讓踩著你當墊腳石,來搏一搏身邊美人歡心,再刷十點好感度,在她心中留下個更加英雄的形象。

    “擊敗你又何須拔劍,連晉,我勸你莫要自討苦吃。”王離不屑的看著連晉,就好像在看一只螞蟻,可以隨時將他碾死一般。

    連晉師從這時間最頂級的劍客,師傅是曹秋道那等存在,自學成劍術出山以來,挑戰武士無數,從未有過一敗,一身傲氣,哪見得王離這等眼神。

    他只覺一股子無名的火焰直接自心中升起,直要將他燒得個粉碎。“嗆。”金光劍一響,他便要拔劍出鞘,將眼前這人斬于劍下。

    “小心。”

    烏廷芳驚呼道,就在這一瞬間,王離的眸中仿佛有一道閃電炸開,連晉才要拔出劍來,卻猛得仿佛看到王離身形瞬間逼近,一道雷霆般的劍光自天外而來,直直刺向他的咽喉。

    劍光無比快,連晉只覺自己連躲避的念頭都生不起來,直挺挺的受了這一劍。

    “哄。”$淫蕩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連晉如遭雷擊,只覺渾身內外都是一麻,這猝然一擊,使他當即站不穩,直往后退了幾步,才軟倒在地。

    好半天,他才清醒過來。“我沒死。”他撫了撫自己的咽喉,剛才明明中了一劍,可是現在卻渾然沒有半點事情,他再看王離,這里哪有烏廷芳和王離的蹤跡,兩人早就走遠了。

    “這是師傅的目劍,這怎么可能,王離的年紀才與我差不多,怎么可能?”連晉滿臉難以置信。

    “哈哈,這連晉真是蠢,王先生乃是稷下劍圣曹秋道那等人物,碾死他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般,他不自量力想去挑戰,這下吃虧了吧,王先生連手都沒動,一個眼神就將他擊敗,這等劍術真是令人神往啊。”

    這時卻聽得身后似乎有人在說話,原來是仆頭陶方的親信李善在說。

    “也虧得王先生不與他計較,若是我,膽敢如此無禮,便是一劍將他殺了。”說話的盡是陶方商隊中人。

    “嗯。”連晉深吸了口氣,將心中一切憤怒都壓了下去,狠狠的看了王離一眼,受了剛才那一劍,他卻是知道,他與王離境界差距太大,憑他現在的自己,萬萬無可能報復回去,只能生生忍下來了。

    烏廷芳正叫小心,卻見王離只是一個眼神,便將她心中劍術群的連晉擊敗,剎那之間,渾身仿佛觸電一般,滿腦子都是王離一瞬間的英姿。

    雌性崇拜和喜歡更強大的雄性,這是寫在基因里的,此時烏廷芳的這片基因,便在瞬間被激活了一般。

    王離隨手擊敗連晉,然后直接拉著滿腦子渾渾噩噩的烏廷芳穿越廣場,往后邊院子過去,卻是找了一個四下無人的角落,忽得將烏廷芳拉入懷中,緊緊抱住。

    男女身體緊緊相依,烏廷芳本能的就要反抗,也自剛才那一幕中清醒過來,想要掙扎,卻怎知身體之中生出一股從未有過**蝕骨般的滋味,任何力氣都提不起來。

    ;看無限**之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