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這次,世界必因我而不同

作者:劍扼虛空更新時間:
    顫動!

    一陣急劇的顫動!

    他醒來了,意識還有些模糊,茫然的抬起頭,看著周圍的環境,猛然,他站了起來,驚訝的看著周圍的環境:“這里,這里是東昆侖玉虛宮,我,我不是被逐出山門,被填了東海海眼了嗎?”

    “奇怪,我怎么說不出話來。”

    他的身體猛然一震,無窮記憶自心頭浮現,恍然間明白了一切,心頭不由一陣狂喜,卻強行將一切壓在心中,從身體到靈魂都不動聲色,一切猶如平常。

    這里可是東昆侖玉虛宮,闡教道場,元始天尊行宮所在,他又是身為量劫主角,為天地間無數大能目光所注視,身上但凡有變必被發現。

    因此,此時無論如何,他都不可妄自作為。

    他的心頭浮現一道神通,卻是可以在意志中分割出一片獨立思維區域,獨立思維區與其他區域雖是一體,卻被奇妙的分割潛藏,任何人探查他的意志,能探查到的只有未潛藏的可以叫他們看見的東西,潛藏的區域,哪怕天地中至高的存在在量劫期間也是無法發現。

    這樣的神通,當然不是憑空得來的,他的心頭閃過一個畫面,朝歌城外的一處山中,一本看似平常的紅色經書,那可是不遜于傳說中“造化玉碟”的至寶,一旦擁有得到,只要有足夠時間修成個中神通,他將擁有堪比玉虛元始天尊的強大力量。

    不過力量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知曉了自己身為量劫主角的身份,明晰量劫的前因后果。

    量劫不可避免,已然是大勢所趨。若是不明此理,縱有天大之力,他也是難以避免被填海眼的結果,雖然被封了個東海分水將軍,但是那算什么呢?

    此時。他將擁有力量,明晰大勢,配合這力量,就有成為棋手的資格,天地大勢不可逆,他卻可以將之引導著向自己希望的方向發展。尤其,他是量劫主角,在引導大勢上有著天然的優勢。

    申公豹站起身來,遙望遠處云山霧海中飄渺不定的玉虛宮,心頭一陣冷笑:“上一次輪回。我雖得了足以與天尊比肩的強大力量,卻不明因果,最終被圍攻打落。”

    “這便是神通不及天數,通天教主截教萬仙來朝,何等威勢,卻落得那般結果,也是由此,此次我當引以為戒。這天地之間,億萬次輪回,都不過是重復舊年故事。今次,世界必定因我而不同,我也可借此得天地歡心支持,或可窺探天地之至高,能與鴻鈞道人比肩甚至超過也未可知。”

    一念至此,申公豹徐徐走出房間。

    房間外。一片仙山云海,他足下一踏便生颶風。裹挾著他直上青穹,卻是往西昆侖而去。此時封神之劫初起,尚未開始發動,還不是他下山之時。

    昆侖山脈,昔日曾是天地之根不周山所在,共工撞不周山倒,剩下的山根部分便是昆侖,昆侖乃是萬山祖脈,一切龍脈源起之地,這里幾乎每一處山頭于外界而言,都是洞天福地,千川百壑之中的洞府,更無法用洞天福地來形容。

    如此寶地,自開天辟地以來,便有無數生靈潛藏于其中修行。

    時至今日,昆侖山中修行者漸漸劃分成兩大派系。

    一者是占據了東昆侖的闡教玉虛宮道場,此地元始天尊行宮所在,元始天尊不喜異類,收徒僅收人類,故而徒眾較少,卻個個皆成金仙。

    另外一者則是億萬年來潛藏在昆侖山中不問世事只問修行了道的無數修行者,這之中有自天地初開就存在的大能,也有剛生出靈智的小妖,前來昆侖尋仙了道的人類修行者,更多的是占據各個山頭開門立派的妖神妖圣,甚至有巫神存在,這無數修行者在西昆侖漸成秩序,號曰西昆侖散修。

    在玉虛一脈中,元始天尊不喜異類,連帶著弟子門人也是如此,申公豹出身豹類,在門內并不受待見,因此并不在玉虛一脈圈內活動,平日里更喜去西昆侖。

    那里異類眾多,他又出身玉虛名門,刻意結交之下,因此極受歡迎,多年來結交了無數好友,這其中不僅僅是西昆侖的修士,更有與西昆侖散修多有交流其他山門的妖圣,諸如梅山七圣就是如此結識的。

    此時申公豹往西昆侖去,正是依足了他過往行跡,不過卻有變化,他此去非是去交友,而是去尋一門機緣,強大自身修為,當然,這一切都是做給元始天尊看的。

    他的思維區域,已經給元始天尊留了答案,他清醒了,清醒的獲知了部分記憶,知曉了部分未來封神的情況,所以此時去尋找更強大的力量提高自身修為,好在未來封神一役中爭取個更好的結果。

    這是一個極好的掩藏方法,一個清醒兩個字,足以解釋他行跡的不同,而四處尋找機緣,更是印證此點,如此他方有機會合乎情理的獲取自己心頭那份成道之機。

    至少,在他擁有足夠力量,建立起對封神大劫的主導之勢前,他都當如此隱藏。

    玉虛宮中,云臺之上,一片清光掩映之中,無數金蓮歡聲幻滅,又好似有無數聲音在飄渺的歌唱。

    其深處,元始天尊豁然睜開的眼,漆黑的瞳眸中,清光閃耀著冰冷寂靜,內里好像運轉著整個世界。

    “申公豹竟然自輪回中清醒了?這次量劫真是古怪。”

    元始天尊試圖一如過往的運算,不過量劫之中,借助天機進行運算已是不行,看不清楚什么,如此只將一念朝申公豹照見過去,申公豹的所思所想盡在他心頭返照出來。

    “原來是去尋找機緣,以求更高的修為,在封神一役中獲取個更好的結果。”

    一念間,元始天尊明白前因后果,然后反復推算了幾回,又重新閉上了眼,于他而言,申公豹的一點異動根本無足輕重,他獲取再大的機緣修為道行再高,難道還能跳出棋盤之外不成?(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