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四百零五章 :給你們力量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百鬼夜行于錢塘,yin氣沖天,帶走了許多人的靈魂,令人于不知不覺中悄然而逝,與世長辭,讓人悲痛yu絕。

    張玉堂白素貞青蛇匯聚在一起,神情有些凝重。

    逃走了一只,只怕會稟告它們口中的大王。

    這些兇靈都如此兇殘了,一旦它們口中的大王降臨錢塘,錢塘危矣!

    張玉堂搖了搖頭,說著:無論怎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相自古以來邪不勝正,相信不會有什么事情的。

    只是,咱也不能坐以待斃,我決定把興武武館改為興武道場,給錢塘百姓講解大道,讓百姓們掌握一些普通的道法,一旦遇到一些普通的兇靈,也能夠有些抵抗之力。

    青蛇道:這件事一旦說開,會不會引起錢塘百姓的恐慌,現在大旱連綿,鬼物橫行,人皇只怕會想壓下這件事,以求穩定,畢竟人皇不希望人心惶惶。

    顧不得那么多了。

    張玉堂搖了搖頭,有些悲天憫人:真出了事情,我一肩承擔,事情暫時不說出來,道法卻一定要傳,等事情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時候,倒也不至于引起太多的恐慌。

    人們之所以恐慌,就是因為無法對抗未知的存在,一旦有了對抗的力量,所謂的恐慌就會散去。

    白素貞青蛇點了點頭,對于張玉堂的說法,還是非常信服的,未知才令人恐懼,熟悉的東西,就會有帶來對抗的信心。

    回去吧!,今夜的錢塘注定有太多的悲傷,明日一早醒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家痛哭流涕,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家庭因此支離破碎。

    搖了搖頭,隱去心中的悲傷,張玉堂黯然長嘆,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山河表里潼關路,萬里宮闕都做了土。

    張玉堂白素貞青蛇重返圣師府,一夜靜修,默默的鍛造著肉身元神,不斷的吸收著天星的力量。

    許嬌容想起來自己被鬼王宮的人帶走的事情,心中感覺有些沮喪,現在許仙又面臨著天神的追殺,令許嬌容心中升起一種恐懼。

    我也要強大自身,不能成為別人的累贅。

    坐在繡床上,許嬌容眼睛中充滿了堅定,望著院子中吸收著天地神精的張玉堂,默默的把手放在膝蓋上,兩片蓮葉徐徐的從許嬌容的身體中放了出來,青色的蓮葉青翠玉滴,碧綠剔透,一張蓮葉出現在許嬌容的身體下面,拖著許嬌容而轉動,一張蓮葉出現在許嬌容的頭頂,綠葉垂下萬條綠絲絳,護住己身。

    神通蓮葉!

    許嬌容通體發光,白衣勝雪,猶如一尊謫落人間的仙子,肌膚比勝雪的白衣還要較白幾分,吹彈可破,富有光澤。

    玉音輕鳴,神通涌現,兩片蓮葉碎空而去,一上一下,猶如磨盤一樣,相向轉動,隆隆道音響徹夜空。

    幾個人如此勤修不輟,夜以繼日,一片片光華在圣師府中此起彼伏,璀璨的星光猶如一條星光長河貫穿長空,從無限的蒼穹上流淌下來。

    圣師府中星華如水,神霞如雨,垂落在了每一個地方,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勤奮的修行,業精于勤而荒于嬉,沒有人不珍惜修行的大好機會。

    劫數眼看便要降臨,增加一分實力,就能夠增加一分活命的機會,沒有人不珍惜這一段時間,拼命的修行,吞吐煙霞,煉化神光,強大己身。

    引來的神光照耀著整個圣師府,圣師府中光耀四方,猶如白晝。

    月落日升,四季交替,時間總是踏著不快不慢的步子,堅定而有力量的前行,前行,再前行,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時間的步伐。

    紫霧盤盤,清風徐徐,一輪鮮紅如火的大日從東方升起,強烈的光芒躍出地平線,噴薄而出,光耀著整個世界。

    紫霧散去,整個世界充滿了光和熱。

    張玉堂從院子里的石凳上站了起來,喚來李勇:李勇,我回來也好些日子了,阿寶呢,這些日子總沒見他!

    李勇道:公子,阿寶前些日子去金山寺給公子助陣,忽然遇到了大水,死去了很多兄弟,阿寶為了處理兄弟們的事情,耽誤了一些時日,昨天晚上 已經趕回興武道場,只是天色已晚,沒有敢來打擾公子。

    有興武武場的人被洪水淹死了嗎?

    張玉堂的語氣有些傷感:當初為了救回被法海鎮壓在雷峰塔中的青蛇,不得已水漫金山,想不到造下了這么多的罪孽,此時回首,后悔至極。

    李勇黯然道:水勢滔天,洶涌而來,沒有幾個人躲過那場水災,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更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支離破碎,為一人而毀千萬家,公子,我覺得不值的,畢竟,每一個人都是爹生父母養的,都不是石頭縫里蹦的,樹枝上結的。

    就讓往事隨風,都隨風,風隨心痛!

    張玉堂搖了搖頭,拋卻所有的雜念:過去的已經不可改變,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以后不要再犯類似的錯誤,沖動是魔鬼,沖動之下,頭腦發熱,做出來的事情,事后一想很多事情都是令人后悔莫及的。

    走吧,去興武武館。

    張玉堂在院子里等了一會兒,青蛇白蛇許嬌容李勇四人聚集在一起,一起邁步向著興武武場走去。

    一路上,幾人聽到很多地方,都圍繞著許多人,被圍繞的地方掛著一口老鐘,鐘聲叮咚,卻是死了人。

    錢塘中充斥著悲傷,白布鐘聲嗚咽成了錢塘今日的主調,嗚咽的彈奏聲音此起彼伏,每一個調子都充滿了沉重。

    不知道昨夜死了多少人?

    張玉堂眼中符光流動,看著天空上的文氣烈日融雪一樣迅速減少,心頭沉甸甸的。

    大劫來臨,仙神尚無暇顧及自身,又如何能夠庇護鐘聲呢?

    不久,便到了興武武館,武館中稀稀落落的沒有多少人,這些人的神色都有些失落,眼睛中有著恐懼與失望。

    天下大旱昨夜人死都是人為的,想要改變著一切,就需要增加自己的力量,今天我就給你們力量。

    張玉堂坐在興武武館的案臺上面,語氣深深:今天我講的是道法,學成之后,能夠降妖除魔,甚至能夠長生不老。

    臺下的人,呼吸一滯,旋即山呼海嘯一般的議論聲不可抑制的流傳了出來。

    :

    推薦朋友的一本書天才修士在都市,新書上傳,還請大家多多捧場,投票;收藏支持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