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三百六十二章 :曖昧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感謝紫夜,西安制造永無盡頭的打賞,感謝紫夜的評價票,求訂閱,求月票。另外花錢的評價票,大家盡量不要投了,訂閱以后,會有免費的評價票的,謝謝大家的支持,我會努力更新的。

    看著走過來的父母妻子,眾人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終于回來了!

    張夫人走上前把張玉堂抱在懷中,輕輕地撫摸著張玉堂的臉蛋,嘴里不時的嘮叨著,瘦了,瘦了,瘦了許多  。

    兒行千里母擔憂,這是一種極大的煎熬。

    張玉堂并沒有瘦,瘦的是一顆慈母的心。

    許嬌容在一旁看著張玉堂,有些淚眼朦朧,秋去春來,近乎半年的時間,除了偶爾的符文傳書,再也沒有見過張玉堂的音容笑貌。

    一去經年,甚是想念。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黯然**者,唯別而已。

    消失了,那個夜晚的風月;消失了,那個溫情脈脈的耳語;相逢,相逢,是如此簡單,而又漫長。

    恍然如夢,恍然我又入你懷中,恍然我已淚流滿面。

    嬌容!

    張玉堂從張夫人的懷里站了起來,看著一旁的許嬌容,紅顏美,紅顏醉,紅顏如花笑春風,依然是那個紅袖飄舞的冰雪之軀。

    多少夜的夢,多少夜的你,多少夜的相思。你是我永遠不能忘懷的佳人。

    夢中,響起了你搖鈴般的聲音;夢中,露出你嫣然一笑的臉龐;夢中,你跳起了我熟悉的最愛的舞蹈。

    一切是那么柔和,清絕,夢幻。

    你揚起傷心的臉龐,清淚滾滾,你訴我離情,怨我薄情。

    你,嬌柔可人。冰清玉骨。是我靈魂中一朵輕輕搖動的紅蓮。靈魂中,我能聞到你的花香,聽到你的微笑。

    現在,終于見到了你;現在。你更美了;現在。我可以擁你入懷。我可以陪你入夢;現在,我們再飲一杯當年的醉顏紅,再舞一次絲絲縷縷的紅羅帳。

    玉堂!

    傷悲的眼神。爬滿了深深的眷念,此去經年,更有良辰美景虛設,縱有萬般風情,更與何人說?

    抱也是別,哭也是別,愛也是別,恨也是別,總是一別,一別千萬里,終究再相逢,還記得,離別時,抓住你的手,說聲珍重,還記得,離別時,到了最后竟無語凝噎。

    你回來了,回來就好!

    千言萬語,化為簡單的幾個字,每一個字都情深意重,每一個字都沉甸甸的,有千萬斤重,壓在心頭,溫暖著歸來的心。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望不到何處是歸鴻。

    可是,現在玉堂他已經回來了,就在眼前,朦朧的有些虛妄。

    走!有什么話,慢慢的說,玉堂剛剛回來,車馬勞頓,先吃上一頓飯,休息,休息再說。

    張員外強忍住心中的悲戚,爽朗的聲音著透著哭腔的笑意。

    走吧,走吧!

    轉身,離去,沒有擁抱,也沒有多余的話,有的只是父愛如山般深沉,如海般浩瀚,父愛無語,默默無聞的真誠付出,只為了讓孩子開心一點,高興一點,幸福一點。

    走,吃飯去!

    張夫人拂去眼角的淚花,晶瑩如珍珠,閃耀著光芒,鳳眼含笑,一手拉住張玉堂,一手拉住許嬌容,景舍不得把許嬌容的手放在張玉堂的手里。

    大婚以后,很久沒有拉過這雙手,張夫人心中充滿了溫馨。

    兒子,兒媳,合家團圓,要是再有一個孫子孫女在膝下承歡,那又是怎樣的天倫之樂,會遭到天妒忌嗎?

    那樣的幸福美滿,就算是讓我做一個神仙去換,我也是不會答應的。

    就這樣被張夫人抓住手,踩著清晨的陽光,一路輕快的向著內院深處走去,內院深處,靈氣濃郁的近乎洞天福地,四季如春,千紫萬紅,盛放著四時的花,燦爛的一塌糊涂。

    更有一道溫泉,被人引來,落在花圃中,引在綠葉假山之間,溫泉噴濺,水浪晶瑩,宛如一條玉色的小龍飛騰。

    應該是白素貞引來的溫泉吧!

    張玉堂心中默默的想著,也只有白素貞有這么大的法力,能夠把一條溫泉,直接移到這里來,構成一片人為的靈土。

    穿過美麗的庭院,到了大堂中,坐到飯桌前。

    張夫人立即招呼著下人們,把豐盛的飯菜盛了上來。

    一個人在外,也沒有一個細心的女人照顧,你看都瘦了好多,快多吃一點!

    張夫人不斷的把一些好東西,夾到張玉堂的碗里,張玉堂的碗里,滿滿的,全是好東西,全是張玉堂愛吃的東西。

    出門在外,好久沒有吃過家里的飯菜了吧。

    張夫人笑著看著張玉堂狼吞虎咽,滿心的幸福,張玉堂不時的抬起頭來,看一樣母親,讓后低下頭,埋頭苦干,吃得越多,父母會越高興,雖然他早已結成元嬰,可以服氣而生,卻仍是歡快的吃著,吃的是父母的關愛。

    青兒姑娘,你也坐,坐下來一塊兒吃!

    張夫人看著張玉堂帶進來的青蛇,若有所思,招呼著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小心思的不斷的轉著:嬌容這孩子跟著玉堂這么長時間,還沒有誕下一子半女的,倒不如讓玉堂在娶上一房,千子百孫。

    青兒容貌清麗,絕佳,看起來對玉兒情深意重,而玉兒這也是第一次領著一個女孩兒進入內院,與我們一同吃飯,是不是,他有了什么想法?

    張夫人的細心,有時候洞徹的如親眼所見一般,看了看玉兒,又看了看青蛇,笑了,笑的開心,不過,當看到一旁滿臉柔情的許嬌容的時候,張夫人心中咯噔一聲。

    假如玉兒再娶了青兒,嬌容她會怎樣?不過,有作為的男子,三妻四妾,原本是正常的事情。

    擔心的念頭,一晃而過,畢竟像張員外這樣有錢有勢的又只娶自己一個的人,太少了。

    想著張夫人對自己幾乎是千依百順,近乎溺愛,張夫人的嘴角不自居的勾勒出一絲溫柔的笑意,抬起頭,眼中蘊含著深情,脈脈望去。

    這老太婆,想干什么,怎么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太滲人了吧。

    張員外和張夫人對視了一眼,趕緊的低下了頭,感覺怪怪的,脊背上冷嗖嗖一片:太不正常了,太不正常了,難道是玉兒一回來,讓她受了什么刺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