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元神渡劫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長河浩浩蕩蕩,寬達二三百米,長則不見盡頭,碧水隨風生波,清澈之處,幾乎能夠看到一塊塊的鵝卵石,鵝卵石十分晶瑩,被河水沖磨的極為光滑。

    而在這些鵝卵石之間,密密麻麻的生活著一群河蟹,這些河蟹張牙舞爪橫行霸道,在水底四處竄行。

    法海看了大喜,跳入大河之中,身子一晃,元神渡劫術施展出來,一化千萬,頓時之間,化作無數個小小的法海,蹦跳著遁入蟹殼中  。

    小法海氣息若有若無,在蟹殼中入定而坐,仿若涅槃,又隱去身形,與蟹殼合一,根本感應不出來。

    人呢?

    白素貞御風而來,落在河邊,四野茫茫,唯有春風拂面,楊柳青青,哪里還有法海的影子。

    法海神通廣大,難道精通變化之術?

    睦生慧光,猶如兩盞神燈,向著四面八方照耀過去。

    四面八方都沒有,看來,法海應該下了水,水遁而去。

    向著河底看去,就見河蟹橫行,所向披靡,掠過河蟹,繼續向著河水深處望去,魚蝦戲水,蒼龜深眠,就是不見法海的影子。

    白姑娘,沒抓住法海嗎?

    張玉堂青蛇及一群大妖趕到河邊,就見白素貞雙眼放著神光,在大河中掃來掃去。

    沒有,我感應的出來,他沒有走遠,就在附近。

    白素貞俏臉含笑:我修成天仙,溝通藍天大地。數萬里之內,一點兒元氣波動,都逃不出我的感應。

    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找到法海,干掉他,否則憑著他的氣運智慧,必成后患。

    張玉堂信手揮出幾道神符,這些神符上面熠熠生著寶輝,隱隱有煙霞流轉其中,一看就是極好的寶貝。

    神符凝結。元氣匯聚。

    這些符把你們放在眼前。能夠幫助你們看到許多往常看不到的東西,好好拿著,分頭搜搜,看看法海隱藏在什么地方。

    是!

    群妖都是打算以后跟著張玉堂混的。此時張玉堂發話。猶如令旨。群妖接過神符,散開,搜尋著法海的蹤跡。

    張玉堂睦子開闔間。有精光神電涌出,也是仔細搜尋著法海的蹤跡。

    楊柳碧水河蟹魚蝦一一掃過仍是沒有看到法海的蹤跡。

    法海鍛造雷峰塔,又能夠接引十界佛光,得天獨厚,絕不能讓他活著,否則年深日久,等他恢復了修為,無所顧忌,我們這些人危矣。

    法海施展元神渡劫術,在蟹殼中靜寂,隱去了身影,內斂了法力,就像一片刻在蟹殼上面的圖畫,栩栩如生,卻沒有任何的生機與神韻。

    找不到法海!

    沒有發現法海的蹤跡!

    不過,這里的河蟹真奇怪,蟹殼上面居然雕刻著一尊和尚虛影。

    這是什么品種,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難道說有一尊佛是河蟹大佛。

    群妖目光橫掃之間,頓時發現了異常之處,議論紛紛。

    張玉堂把這些話聽在耳朵里,心中一動,記得后世有一個傳說,說是法海后來被青白二蛇趕入河蟹不敢出來,最終化為佛像的故事。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難道

    張玉堂嘴角扯過一絲嘲弄的笑容,睦子里的神光傾瀉下去,覆蓋在其中一只河蟹的蟹殼上面,蟹殼上面果然有著一尊小和尚的圖案。

    小和尚雪白長眉,嘴角含笑,面帶慈悲,似乎是進入了大涅槃。

    法海?

    張玉堂把神光透出,斬神劍劍光對著一只河蟹切了過去,直接一切兩半,這個小分身當即死亡,沒有露出一點波動。

    難道張玉堂已經發現了我!

    雖然死去一尊元神渡劫分身,法海仍是不敢動,心中各種念頭亂涌,生死在眼前,沒有誰能夠真正的看透。

    不管是不是你,先封印了再說

    張玉堂不是戾氣極重的人,既然不能確定蟹殼上面的圖案,到底是不是法海,自然不會胡亂殺上一通,而是暗暗給白素貞傳音,把自己的發現,對著白素貞說了一遍。

    說完事情,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白素貞,白素貞笑著點頭道:甚好!

    長袖善舞,一舞動乾坤縷縷仙光從白素貞的衣袖里面綻放出來,落向河水中河蟹。

    封印!

    仙光落在河蟹上,化作一條條隱形的道則鎖鏈,交織著纏繞在蟹殼上面的和尚圖案上。

    不好!

    法海心中暗嘆一聲,就要化光而走,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忍住不發聲。

    大河之中,有著無數的河蟹,每一只河蟹都被仙光覆蓋著。

    仙光隨著神念而動,橫掃著所有的河蟹。

    這些河蟹有的在水中橫行,有的在草叢橫臥,有的備用河泥所該,有的鉆在縫隙中,但凡被神念所過的地方,一覽無余。

    好了,這些河蟹已經被我用仙氣化成道則圍困起來,就算是法海隱藏其中,他這一生也出不來了,他想出來,除非超越我的修為,修成天仙,可惜此時被封,在也不能夠溝通天地元氣,修為境界只有掉的份,再也不可能有所提升。

    封印就好,寧可封印錯,也不能誤放,再說,若是天然圖文的話,你的仙光道則封印對他們也沒有什么壞處。

    張玉堂見白素貞完成封印,腳下綠霞一閃,一艘綠舟飛出,落在水面上:走,咱們一起上船,我估摸著法海他逃不遠。應該就在水中。

    群妖登船,順手撈出一只被白素貞封印的河蟹,感覺這螃蟹肥膩的可愛,千年鱷魚精嘴角圣誕,忍不住食指大動,趁著人不注意,扔進嘴里,細細咀嚼。

    蟹肉肥美,口感極好,除此之外。又有一股能量沖入體內。玄功一動,把這股能量煉化在體內。

    好寶貝,難道這些河蟹是些上古異種,否則怎么會蘊含這么精純的能量?

    千年鱷魚精雙眼放光。盯著河水中的螃蟹。根本不像是看河蟹。而是在看著一堆堆的仙丹靈石神藥。

    這么多的神蟹,要是讓我都吃掉,就算是沒有仙籍。我的法力,也不會比白素素低吧!

    千年鱷魚精興奮之下,身體上青光暴閃,化作原形,落入水中,張口巨口,一口把數百個螃蟹吸在嘴里,兇狠的咀嚼起來,每吞噬一個河蟹,就有一股能量進入體內。

    隨著吞噬,千年鱷魚精的實力節節攀升。

    難道是好東西!

    群妖看著吞噬河蟹的千年鱷魚精,先是一愣,旋即都施展手段,撈出一只只螃蟹,生吞活剝,感應到一股股能量注入體內,頓時都眼角放光,各展妖法,收取河水中的河蟹。

    河水里河蟹雖然多,卻也禁不住群妖的風卷殘云般的搜刮,很快就把能夠入目的河蟹收取的一干二凈,整個河底之中,目之所及,不見一只河蟹。

    凡事留一絲生機,不可做絕!

    張玉堂看著得到好處的群妖,眉頭微皺:你們把這些河蟹趕盡殺絕,說不準以后就沒了這東西,讓后人在也不得到其中的實惠。

    說完,倒也沒有讓群妖把收取的河蟹放出,這是天授之寶,怎能不取呢?

    靈石仙丹神藥這些東西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走吧!

    綠舟飛騰,在長河中縱橫,搜尋著法海的蹤跡。

    好險!

    綠舟離去不久,一只河蟹有拇指大小,揮舞著爪子,從一塊青色的石頭下鉆了出來,這只河蟹鉆出來之后,望著離去的綠舟,心都在抽搐。

    每一個元神渡劫術的化身,都相當于一個法海,不過,這些法海的法力淺薄的如同沒有,被平均分散在這些化身上面。

    而這些大妖吞噬河蟹的時候,就相當于在吞噬一個個的法海,那種鉆心的痛疼,幾乎能夠讓法海的靈魂撕裂。

    我恨哪!

    法海就像一頭縮頭烏龜,躲在蟹殼中不敢動彈。

    我失去了金山寺,我失去了雷峰塔,我失去了大羅紫金缽,而今我又失去了這一身法力,靈魂不全,境界不在。

    恨欲狂!

    法海悲痛到了極致!

    卻不敢出頭!

    一旦出頭,說不準就會被發現。

    而且他被白素貞的仙光所化的道則圍困,也沒有實力脫困出去。

    等待他的只有一天天的消散,最后化作飛煙。

    不對!

    綠舟飛了數百里,仍是沒有發現法海的蹤跡,張玉堂若有所覺,停了下來:給我一只你們捉到的河蟹,讓我看看。

    大哥哥,這是我捉到的。

    一個小女孩站在張玉堂的身旁,一揮手,一只巴掌大的河蟹落在張玉堂手心里。

    張玉堂目光如電,望透了蟹殼,一個小小的雪白長眉的和尚坐在那里,枯槁如死,沒有多少生機。

    而現在這個小小的和尚面容發生了變化,已然是法海的樣子。

    我們上當了!

    我想起來了,這是一門傳說中的神通,喚作元神渡劫術,又叫做道家渡劫神功,能夠把自己的元神化為千千萬萬,是渡劫的無上法門,想不到法海居然掌握了這么一門無上的神通。

    那豈不是說,我們吞噬的河蟹,就是在吞噬法海的每一個化身!

    你是說我們把法海給吃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