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三百二十章 :珍惜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新的一月開始了,又要踏上新的征程,還請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喜歡這本書的,手有余錢的都來訂閱支持下,到現在全訂也就是一包煙錢而已。[ ]

    笑話,萬物都有自己的道,道道都有理,你以為自己的道是岸,別人的道都是海嗎?張玉堂冷笑一聲,錯步揚拳:來來來,讓我一拳打死你這個老和尚,出一口心中悶氣。

    哼!

    法海冷哼一聲,在不說話,拳頭上面光芒流轉,宛如銅鐵鑄就一般,閃耀著金屬般的光澤,掄起巨大的拳頭,一拳對著張玉堂的拳頭轟了上去。

    這一拳,勢大力沉,重若萬鈞!

    速度如迅雷!

    啪啪啪!

    拳頭相擊,一眨眼的功夫,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拳。

    拳頭相接的地方,都閃爍出來劇烈摩擦空氣時候,產生的火花來。

    給我比肉身搏擊,就算你真的是天上的仙人,我也不懼你!

    張玉堂意氣風發,滿頭黑發舞動長空:留下金缽,放出青兒,我還給你留一點顏面,否則打的你鼻青臉腫,到時候,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好大的口氣!

    法海凜然不懼,袈裟飛舞,帶起一陣狂風,一拳破空,強悍的力量,幾乎要打破虛空一般,閃耀著璀璨的光芒,再一次向著張玉堂的胸口打來。

    張玉堂運轉天地霸氣訣,肉身中能量翻動,每一次與法海對撞,就能夠吸收一部分從法海手里傳來的能量。

    吸收過來的能量,繼續強化著張玉堂的肉身。

    隨著戰斗的不斷白熱化。張玉堂越戰越勇,仿若全身上下有著使不完的勁,看的法海心中暗暗凜然。

    這里是京城重地,打的時間長了,難以脫身。法海的肉身經歷過雷擊淬煉,強悍無比只有以傷換傷,以胳膊換大腿,才能結束這場戰斗,不過,我的肉身已經到了斷肢重生的境界。就算是全身骨骼粉碎,只要頭顱還保存完整,就能夠重新生成肉身,倒也絲毫不懼他。

    心念一動,張玉堂再一次出手的時候,就大開大合起來。迅猛如虎,如金翅大鵬,如出海蛟龍,奮勇拼殺,不顧生死,帶著一種凌厲的氣勢,氣吞萬里如虎。

    咔嚓!

    張玉堂一把抓住法海的一條胳膊。一把狠狠的齊肩折斷,隨后扔到一旁,一股鮮血如注,從法海的斷臂出流了出來,鮮艷的血液染紅了大地,蒙蒙的空氣中散發出血腥的味道。

    喀喀喀!

    法海也是錯手而過,一把扯斷了張玉堂的一條胳膊,鮮紅的血液浸透了衣裳,張玉堂的臉色一白,牙齒咬得咯吱亂響。

    你這個瘋子。是打算要和我拼命嗎?

    法海恐懼的看著張玉堂有些猙獰的面孔,抽身后退,一把拾起自己斷掉的胳膊,就要飛速離開。

    老和尚,放下金缽里的青兒。否則你休想走,你應該知道,單憑肉身神通,你根本拜托不了我。

    張玉堂身子一晃,腳下符光閃爍,速度如利箭,直接出現在法海的身前,法海的速度極快,差一點兒撞到張玉堂的身上。

    你這個瘋子,算你狠!

    法海臉上陰晴不定的看著張玉堂,手心一翻,金缽倒轉,對著張玉堂當頭扣了過來:看我收了你這個瘋子,為世人解難。

    你收不了我的,京城之中,你不敢動用力,而且有皇氣官氣人氣血氣鎮壓,你也動用不了力。

    張玉堂絲毫不懼,頭頂一枚寶印騰空,瑞氣千條,霞光萬道,照耀出來,頂住大羅紫金缽,縷縷仙音從寶印上面響起,隱約有仙女散花的異象彌漫出來。

    大羅紫金缽中佛光沸騰,根本照不住張玉堂,又看到張玉堂一副拼命三郎的樣子,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氣勢,法海心中微微有些恐懼。

    給你的青蛇去罷!紫金缽一晃,一道佛光涌了出來,佛光中包裹著一條尺許長的小青蛇,青蛇落在地上,青光朦朧,悠然化作一個美女,皮膚賽雪,柳眼瓊鼻,正是青兒姑娘。

    青兒姑娘萎靡不堪,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張玉堂慌忙停下追逐法海的步伐,身子一閃,到了青蛇的身旁,一把抱住青蛇,神色惶急:青兒,青兒,你這是怎么了,可不要嚇我,難不成你我真的是有緣無分?

    看著昏迷的青蛇,張玉堂就像想到了宿命一般,難不成張玉堂和青蛇的命運,真如原著中一樣,有緣無份嗎?

    若是無緣,如何讓我遇到你?若是無分,如何讓我愛著你?

    你不要怕,我會救你!

    張玉堂抱起青蛇,走入客房里,焦急的吩咐著:李勇,你把守門外,我要救治青兒姑娘,任何人都不許隨便入內。

    李勇到:公子放心,誰要是進去,只有從我李勇的尸體上面踏過去,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會讓任何人進去。

    好!

    張玉堂看著李勇重重的點了點投,咣當一聲,把客房的門窗統統關上,走到床前,把青蛇放在床上。

    伸出手,輕輕的把起青蛇的脈搏來。

    這些年來,張玉堂也讀了許多醫書,亦曾化身郎中,走訪鄉里,給貧苦人家治病,深通醫理,加上神魂強大,一掃之下,就能夠知道病根,倒是救治了不少人。

    但是因為張玉堂每一次都是改頭換面,不露真形,又好打抱不平,倒在江湖上留下一個醫蹤俠影的名號。

    這是紫金缽中的佛光,在和青兒體內的妖氣發生了沖突,佛光自古是妖氣的克星,一旦佛光把青兒的妖氣全部化去,就等于把青兒打回了原形。數千年修行毀于一旦。

    對癥下藥,自然藥到病除!

    只是這是不同性質的元氣對撞,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排出異種元氣,一種是把這種異種元氣徹底消融。化作自己力量的一部分。

    我的境界低微,不知道能不能把法海金缽里遺留下來的佛門金光祛除。

    把青蛇從床上扶起來,盤膝跌坐,雙手歸于丹田,張玉堂坐在青蛇的后面,一股造化之氣傳遞進去。

    造化之氣進入了青蛇的身體之后。一路奔騰,向著青蛇的紫府里面沖去。

    紫府之門洞開,就見青蛇的紫府中,充斥著三種元氣,一種是淡淡的薄薄的真經元氣,一種是濃厚粘稠的清光妖氣。另外一種卻是一團凝實的金光。

    妖氣化成一個青衣女子,如青蛇一模一樣,金光化作一尊千手佛陀,木訥不語,千手佛陀不斷的捏動法印,隨著法印揮動,一片片佛光照耀出來。消融著一片片妖氣。

    每消融一片妖氣,青衣女子都仿若受到極大的傷害一般,臉上呈現一種痛苦之色,卻對金色佛光凝成的千手佛陀無能為力。

    這是什么?

    造化之力中夾雜著張玉堂的一絲神魂,神魂轉動,造化之力幻化成張玉堂的樣子,看著承受著痛苦的青兒,心中一片悲痛。

    青兒,不要怕,我來救你!

    玉堂。不要過來,這是佛界的真佛虛影,神通無敵,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青蛇的元神站在紫府里,看著進入自己紫府的張玉堂說著:這絲佛光蘊含著煉制大羅紫金缽的佛陀的一絲意志。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抵抗的,真不知道,那該死的老禿驢是從哪里得到這樣的佛門重寶。

    張玉堂神色有些凝重,看著青蛇道:青兒,不用怕,他有佛門重寶,我也有仙家至寶,就不信壓不住他!

    心念一動,龍虎寶印從丹田中跳了出來,帶著一縷煙霞沒入青蛇的身體中,直入紫府,落在紫府里張玉堂的化身手里。

    去!

    龍虎寶印脫手而飛,落向千手佛陀的上空,受到佛光刺激,絲絲縷縷的仙氣神光垂落下來,封鎖了這一絲佛光。

    隔絕了佛光,青蛇的元神才恢復正常,顯化在張玉堂的身旁,低著頭:玉堂,你會不會怪我,沒有告訴過你,我其實是個妖精,是一條千年蛇妖。

    姐姐曾經告訴過我,我原本是一條青翠的小蛇,你原本是天上的撿香童子,有一天我在西湖游玩,你恰好從西湖上空路過,見我長的青翠可愛,就微微一笑。

    只因這一笑,天帝怪你動了凡心,就把你貶下凡間,而我也歷經千載,機緣巧合之下,化為人形。

    因前世一笑之緣,咱們這一世有些緣分,只是我還沒有脫去蛇毒,怕對你有害,但我非常喜歡能夠和你長相廝守,你喜歡我嗎?

    元神是一個修士神魂法力所聚,神魂接觸,自然能夠感受到青蛇心中蘊含的千種情誼。

    我喜歡你的!

    一瞬間,張玉堂想起來自己轉世這個世界的時候的心情,那個時候的耳畔一直不斷的重復著一句斷人腸的話。

    忘字心中繞,塵緣都全消。

    只可惜緣盡情未了,淚水濕發梢。

    千年時間,如我一瞬,我會一直愛著你,直到天荒地老!

    紫府的空間里,張玉堂狠狠的把青蛇抱在懷里。

    差一點的失去,讓張玉堂更加的知道珍惜。

    時光流轉,轉眼第二天到了。

    這一天,文科放榜的日子,早早的已經有了許多人圍了上來。

    前面一個豪爽的青年,赫然是三十余歲的方臘,眼中充滿了熱烈。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