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二百九十三章:傷離別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張天師!

    對于許多山精野怪而言,這個身份算不上什么,甚至會引起精怪們的仇恨,但是張玉堂清楚的知道,這個身份只會引起金缽法王的顧忌。

    金缽法王不是噗痛得妖怪。

    白素貞神通廣大,對于未來都有一種冥冥中的直覺與感應,聞聽了張玉堂的話,頓時有一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

    如此,就不叨擾兩位姑娘,在下告辭。

    知道了亡魂血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張玉堂就不準備在青白二蛇這里耗費時間,宵苦短日高起,張玉堂也準備把握住離別前的每一分鐘,好好的享受一下紅塵樂事。

    不送!

    白素貞站起來,對著張玉堂微微一禮,看著窗外的月,若有所思的說著:青兒,我們修行中人,要做到心無掛礙,隨緣隨性,切記不要為了本心,本心一旦受到忤逆,念頭不通達,就容易引起心魔,修為不進反退。

    青蛇一凜,對著白素貞彎腰行禮:多謝姐姐,我這幾天,看著張玉堂與許嬌容親親我我,心中火氣沸騰,差一點兒形成了心魔,若非是姐姐點撥,青兒就危險了。

    白素貞關上門,走到青蛇的身旁,扶起青蛇:你們乃是姐妹,理應相互扶持,說什么謝謝不謝謝的,豈不是見外了。

    二人抿嘴一笑,不再言語,一切盡在不言中

    時光如水,逝者如此夫。

    任世間千變萬化滄海桑田,唯一不變的是,永遠一直流逝的時間,一分一秒不快不慢的,流逝消散催人老。

    當天地間第一縷火紅的光線從遙遠的東方噴薄而出的時候,所有的黑暗迅速消退,只剩下一片朝霞異常的絢麗。

    晨風吹拂,寒冰刺骨,紫霧盤盤,彌天極地。

    玉兒,你這一去,千山萬水萬里迢迢,一路上,你要小心注意隱忍吞聲,千萬不要像家里這樣由著性子來,遇到事情,冷靜處理,不要沖動。

    張夫人眼中有淚花朦朧,看著眼前玉樹臨風般的張玉堂,嘴里有千言萬語,無窮的叮囑要對他說。

    兒行千里母擔憂!

    好好的照顧自己,記得吃好喝好睡好,不要有太大的壓力,我們張家富貴無雙,就算是考不上也沒有什么的。

    放心吧,娘親,我這一去必然一步直上青云路。

    張玉堂笑著安慰著張夫人:等我做了大官,就讓爹爹娘親,做世間最幸福的富貴閑人,享盡世間清福。

    還是兒子知道孝順父母。

    張夫人眼中噙著淚,看著旁邊的張員外,不忍再說,淚水婆娑,黯然者,唯別而已。

    張員外輕輕拍了拍張夫人的肩膀,說著:哭什么哭,兒子這是去赴京趕考,光耀門庭的大喜事,應該慶祝應該高興的。

    張夫人用衣袖摸去眼淚,說著:我這哪里是哭,我是高興,是喜極而泣。

    張員外呵呵一笑,淡淡的道:這么大歲數的人了,也不怕人笑話,臭小子,你這一去,山高路遠,人海茫茫,也不知道會有多久,切記不要惹是生非胡作非為,否則等你回來,老子一定會把你的屁股打成四瓣。

    張玉堂眼睛一瞪:老頭,不帶這樣的,這是送別好不好,那又這樣說話的,你起碼也得祝福我一下,一路順風金榜題名吧。

    張員外胡子一揚:我是你老子,我愛怎么說就怎么說,臭小子,你還不服是不是,不服也得聽著,原本是打算讓你一路順風金榜題名的,既然你自己都說了,我還說什么,真是的,把我的話都說了。

    張夫人聽了破涕為笑:有你這么給孩子說話的嗎,真是為老不尊,一點威嚴都沒有,誰能服你?

    哈哈哈,一家人,臭小子也不小了,讀書明理,知道是非對錯,要那么多威嚴干什么?

    張夫人看著張員外眼睛一瞪:我說要就要,你哪來這么多廢話,是不是看著我這些天沒有教訓你,你就學會頂嘴了,不把我的話當回事了。

    張員外立即千依百順,一臉堆笑,低聲道:怎么會,你什么時候都是咱們張府至高無上的存在,你說東,我絕不說西,只是這么多人看著,你怎么也得給我留點面子吧。

    張夫人點點頭:好吧,怎么說你也是個男人,以后人前,我把面子給足,對你千依百順,等別人一離開,你就的對我俯首帖耳,不能有絲毫違拗。

    張員外點頭哈腰:那是當然那是當然!

    聽了張夫人的話,張員外如沐春風,喜氣洋洋,腰桿子一下子挺了起來,喝道:說什么說,不知道這張家誰當家作主了吧是不是,我這是教育孩子,有你什么事情,閉上你的嘴,好好的站在一旁,不要說話。

    張夫人眼睛一瞪,怒火沖天,就要發作,暗暗忍住,盡力柔聲道:是,老爺。

    旁邊的許嬌容看著老兩口,心中微微一笑,沖淡了許多別離的憂傷。

    相公,你這一去,到了京城的時候,正是大地回暖,春暖花開的好時節,我只想相公記得,路邊的野花不要采,家里還有糟糠之妻苦苦的等待。

    張玉堂一凜:放心吧,嬌容,好好在家里照顧二老,我去了。

    然后對著旁邊的白蛇道:勞煩姑娘了!

    白素貞笑道:這是屬下應該做的。

    沒什么事的話,咱們就走吧。

    張玉堂對著身旁的青蛇李勇說著。

    姐姐,我走了!

    青蛇對著白素貞依依不舍。

    老爺夫人,小的告退!

    李勇拜別張員外張夫人,然后對著旁邊一臉淚花的阿寶安排著:我不在的時候,你要把興武武場發揚光大,不要浪費了公子的一片心血。

    阿寶抱拳道:阿勇哥,你放心吧,阿寶在武場就在,武場不在阿寶就不會獨活。

    瞎說什么呢,任何時候,活著都是最重要的,公子說過,死去元知萬事空,死了,什么都沒有了意義。

    李勇拍了拍阿寶的肩膀,站到了張玉堂的身后。

    走吧走吧走吧!

    冬天的風啊吹進了張玉堂的眼里,在轉身的一剎那,一滴淚水流了出來。

    傷離別!

    人生幾多黯然。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