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二百九十章:搜魂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感謝永無盡頭的打賞,這幾天能寫多少,就更多少吧,還請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女兒就要出生了,心里有些忐忑。

    李公甫和張玉堂青白二蛇分手后,立即返回衙門,把斬殺千年蜈蚣精的事情,對著彭浦訴說了一遍,彭浦聽后,只是安排著李公甫不要把這件事情外傳。

    待李公甫走后,彭浦一個人坐在書房里默默不語,這些年來,錢塘發生了太多離奇古怪的事情,更嚴重的是,有許多妖孽層出不窮。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這是圣人之言!

    難道說繁花似錦的大宋盛世就要過去了嗎?

    彭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大宋第一才子大會的時候出現的狐貍精,施展妖術遍灑疫情的蛤蟆精,吞噬少男少女的蜈蚣精

    往事歷歷,猶如發生在昨日。

    小小的一個錢塘就有這么多的波折,那天下又將是怎樣的紛亂?

    想著想著,彭浦忽然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或許,這天下盛極而衰,已經到了暗流洶涌的時候了。

    思索了很久很久,彭浦站起身來,拿起一張宣紙,自己磨了磨墨水,沙沙沙的寫了一片書信,用信封包裹好,又用火漆封好,說著:來人!

    門外有衙役應聲而來,躬身行禮道:卑職在!

    抬頭掃了一眼,彭浦臉上有些莊重的說著:高明,你把這封信送到京城去,交給京城梁太師府上的蕭管家,務必讓這封信送到蕭管家的手里,等有了梁太師的回信立即返回,不得有誤,若是耽誤了大事,我為你是問!

    這個衙役叫劉高明,膀大腰粗,一臉悍然之色,聞言朗聲道:大人放心,手下立即前去,快馬加鞭,晝夜兼程,絕不會誤了大人的事情。

    彭浦臉上微微一笑:那就好,我相信你,去吧。

    劉高明一抱手:卑職告退!

    躬身退下,立即領了官馬文書,拿了一包裹吃的,縱馬前往京城。

    待劉高明走后,彭浦仍是覺得不安,暗暗想道:前些年,我在玉皇閣的一位朋友松鶴老道曾經說過,天上有一百零八路妖神魔將轉世人間,必然要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動亂,幾年過去了,這些轉世的妖神魔將也已經是幼童了,過上幾年,這些幼童長大成人,行走天下,就是真正動亂的開始了嗎?

    眺望星空,彭浦的眼睛望向了無邊無際的天空之上,茫茫浩宇,廣大無邊,充滿了神秘充滿了浩瀚。

    星空可有彼岸?

    星空的那一端會不會是神仙洞府,天上人間?

    彭浦心神一蕩,浮想聯翩

    李公甫從衙門回來,自己暗暗較勁。

    一定要練好神通武功。

    這一次前去降妖除魔,自己可以說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面對著銅皮鐵骨的千年蜈蚣精,李公甫手里的長刀毫無作用,自己的內氣真力又弱小不堪,總而言之,自己仿若是個廢物是個累贅。

    而原本的一介書生張玉堂已然是神仙中人,御劍飛仙騰云駕霧。

    就算是許嬌容,一介弱女子,也看起來仿若一口幽泉,深不可測。

    更不用說另外兩位姑娘,仁心堂的女東家白娘子與青姑娘了,柳葉飛刀御劍如龍,都是神仙中人。

    一時間,李公甫的神魂有些恍惚,什么時候開始,錢塘有這么多的高人了。

    不知道怎么地的,李公甫在這一刻又想起來許仙,這一位在求雨的那一個晚上,紫氣染長空,擊退地獄鬼神,那神通是何等的無量。

    自己也該努力了,否則就被落下的太遠了。

    緊了緊手中的長刀,李公甫向著一處酒樓而來。

    這些年,孤身一人,長刀為伴,閑來無事的時候,就是喝酒就是練武,就算是風風雨雨,也不曾間斷過。

    非常的有規律。

    忽然,他感覺有一個道人邁著步子向著自己走來,道人的樣子并沒有什么特別,寬肥的大臉,粗壯的身軀,金鈸搬的手掌里舉著一桿長幡,悠然走來。

    每走一步,都仿若行云流水,瀟瀟灑灑,蘊含著一種特殊的韻律。

    看著看著,但覺眼前一黑,頭腦發脹,昏迷過去。

    不好,這賊道不是好人。

    眼看李公甫就要倒地的時候,這位老道士滿臉春風的走了過來,一把扶住李公甫,笑道:好久不見,走走走,今天,我請你去別的地方吃酒。

    李公甫模糊中知道應該拒絕這個人,可是身不由己,腳下的步子隨著老道士游動,到了一處僻靜的箱子里。

    老道士臉上一片猙獰,搖身化作一個妖人,手里一翻,出現一頂血轎,帶著李公甫跳入血轎,騰空而起。

    血轎飛天,很快到了錢塘外一處荒郊野地,停了下來。

    撲騰一聲!

    李公甫整個身子如騰云駕霧一樣,被人從血轎里扔了出來。

    哎呀!

    一聲長嘯,李公甫清醒過來,長刀出鞘,直指血轎,整個人如虎如龍,精氣外放,盯著血轎,吼道:你是何方妖道,膽敢劫持朝廷公職人員,就不怕朝廷滅你的滿門嗎?

    哈哈

    血轎森森,傳來一聲尖銳的笑聲,笑聲冷冽而陰狠:小小的一個朝廷,能奈我何,李公甫我知道你,快快說出來,當日斬殺千年蜈蚣的都是有誰,說的清楚,我給你一個痛快,說得不好,我會讓你受盡千刀萬剮永世不得超生。

    原來是那妖孽的同伙來給他報仇了。

    李公甫抬頭一笑,豪氣飛揚,長刀指著血轎惡狠狠的罵道:那妖孽以人為食,作惡多端,罪該萬死,就是本捕頭帶人剿殺,有什么手段,你對著我來。

    笑話!

    血轎中聲音如雷:人吃萬物不為罪,狼虎吃人倒是罪該萬死,這是什么道理,叢林之中弱肉強食,誰強大,誰就能得到食物,誰就能站在食物鏈的最頂端,我兒吃人,又有什么不可,人,不能吃嗎?

    這些道理,你一個小小的凡人,說了諒你也不懂,既然你口硬不說,本法王也不客氣,直接搜你的魂魄,我自然得知一切。

    血轎的簾幕無風自動,一道神光沖出,直奔李公甫的腦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