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卷:西湖悟劍 第二百六十一章:服不服?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吳玉蓮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離去的彭浦,還有撥開人群而來的張玉堂許嬌容夫婦,忙讓下人開道,迎了上去。

    姐姐姐夫怎么有空來了,快快請進。

    許嬌容笑著迎了上去,握住吳玉蓮的手:妹妹這些日子還好吧,姐姐一直忙,也沒有來看妹妹,妹妹清減了不少啊。

    吳玉蓮臉上微紅:姐姐說那里話,應該是妹妹去看你的,這次姐夫從外地回來,許仙他一直忙于讀書,為了考試而準備著,所以還沒來得及去看姐夫,倒是姐姐姐夫先來了,讓玉蓮心里好過意不去。

    都是親姊熱妹,誰看誰不一樣,有什么好計較的。許嬌容笑著拉著吳玉蓮的手,向著保安堂深處走去。

    張玉堂對著前來看病的人群微微點頭示意,來到吳人杰面前,拱手道:吳老伯也來義診,功德無量啊。

    吳人杰低聲笑道:賢侄是來看許仙的吧,他正在里面讀書,知道你來了,一定會高興得很。

    哦,在讀書啊,不是在研制萬靈丹的配方嗎?

    張玉堂眉頭一皺:這次疫情來勢洶洶,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受罪,要是能夠研制出來配方,必然會功德無量,令錢塘百姓稱頌。

    吳人杰有些不高興:許仙也是束手無策,倒不如不聞不問,順其自然,這天下沒有過不去的坎,許仙不出手,自然也會有高明的大夫出現。

    也是。

    張玉堂并不想為此與吳人杰爭吵,而是淡淡一笑,與之告辭,向保安堂走去。

    道不同不相為謀!

    又何須太多的言語。

    相公,姐姐來看你了。

    吳玉蓮許嬌容二人喜笑顏開,攜手來到保安堂內室,吳玉蓮在前面推開許仙的書房,正見許仙在書房中搖頭晃腦的讀書。

    許嬌容向前看去:許仙,你讀的都是些什么書,讀了這么多書,也有用么?

    許仙放下書,來到許嬌容的身前,滿臉含笑的牽著許嬌容手,說著:高祖皇帝說過,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讀書當然有用,也有人這樣說過,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鐘粟,這書里面,應有盡有,怎么會沒有用呢。

    這是誰說的混賬話,你說讀書有用,我來問你幾個問題,你來答。許嬌容說著:這書里可有油鹽醬醋茶和米,這書里可有穿的衣服,用的針線,坐的車馬?

    許仙搖頭道:還真沒有,不過,書讀好了,這一切都有了。

    姐姐,怎么有空來保安堂看我?

    許嬌容道:外面都出大事了,你可知道,怎么還有心思躲在屋里讀書?

    哦,是這次疫情的事情吧,我一大早就知道了,當時就看過,對于這次的疫情,我也是無能為力,與其空勞無用,倒不如多讀點書,為以后入仕為官,造福百姓做點積累。

    許仙淡淡一笑:再說,錢塘有這么多能人醫者,高僧大儒,對這樣的病自然會有應對之法,姐姐,你不用著急,這疫情,很快就會過去。

    許嬌容驚訝道:你怎么知道,這疫情很快就會過去。

    姐姐,拭目以待吧。

    許仙道:這段日子以來,我潛心讀書,更是細細把萬經之首的周易鉆研了許多遍,領悟了其中的一些道理,也學會了一點推演法門,昨晚我夜觀天象,見到黑氣涌于東南,紫氣興于西北,知道錢塘有災禍來臨,估計這次來勢洶洶的疫情,就是黑氣,不過很快就會被紫氣貴人消弭災禍,所以并不著急。

    許嬌容焦急的問道:那你推演出來紫氣貴人是誰來嗎?

    許仙搖搖頭,露出一幅向往之色:天機不可泄露,就算是我也推演不出來未來種種變化,未來的事情,變量太多,都不好說。

    不過,姐姐,盡管放心,這次姐夫從外地回來,姐夫學究天人,神通廣大,一定會有辦法的。

    許嬌容道:這次你可說錯了,你姐夫到現在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不過是買了一個游方道士的萬靈丹,拿回去仔細研究,到現在也是一籌莫展。

    許仙安慰道:姐姐盡管放心,一定會有辦法的。

    難難難!

    張玉堂從外面推門走了進來,目視著許仙,就見許仙的頭頂一條紫氣通天而起,這條紫氣原本只有拇指粗細,現在卻是粗若滾筒,宛如一條紫氣長河,筆直的貫通在蒼穹之上,紫氣長河浩浩蕩蕩,從上面迸射出來一條條晶亮如電的光芒,閃耀當空。

    好濃烈的氣運,好尊貴的氣息。

    張玉堂一雙慧眼看的清清楚楚,許仙此時的氣運比起自己去救蕭辰宇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紫色尊貴的氣運由拇指粗細,變化為滾筒粗細,起碼有了數十倍,難道在這段日子里,許仙有了什么驚人的奇遇。

    許仙也向著張玉堂看去,卻見張玉堂的頭頂,只有淡淡的一絲七彩神虹,沖出頭頂三寸,筆直的指向天空,顯得晦暗莫名。

    張玉堂的修為現在比我還有身后一分,他已經能夠遮掩自己的氣運氣息,就算是我修行前世至高無上的法門紫氣染長空,仍然看不透他的氣息,他修行的是什么法門?

    有什么好難的,這樣的疫情,對別人而言是個難題,姐夫學究天人,功參造化,這樣的事情,對姐夫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許仙看著走進來的張玉堂笑道:這些日子,我一直在苦讀詩書,為了即將到來的大考準備,希望能夠考上一官半職,也能夠光宗耀祖,倒是忘了去看望姐夫,還請姐夫見諒。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見諒不見諒的。

    張玉堂神光熠熠,宛如利劍一樣,向著許仙的丹田深處看去,剛剛進來的一瞬間,張玉堂丹田中的斬神劍一跳,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神靈氣息一現而逝。

    你能夠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這是好事,我和你姐姐聽了,都很高興,要是能夠大考的時候,考個一官半職,許大夫九泉之下,也能夠瞑目。

    姐夫看什么?

    許仙一凜,把紫氣染長空的法門運起,把十二重玉樓深深的隱藏在丹田極深的地方,一點兒氣息都不顯露,紫氣染長空法門深奧,紫氣在丹田中一滾,隔絕一切窺視。

    為了安全起見,許仙又分出一絲神魂,化作許仙的虛影,向著十二重玉樓中飛去,顯化在錢塘眾神的面前:你們都是被張玉堂推落神壇的神靈,張玉堂對你們恨之入骨,我雖然有心救你們,但也不打算對我姐夫出手,你們都安安穩穩的,好好呆在玉樓中修行,切莫放出自己的氣息,你們應該知道,我姐夫他有一件神奇的寶劍,最善斬神捉鬼。

    聽聞張玉堂,諸神眼中露出憤怒兇狠的神色,一道道神輪在腦后翻騰,一圈圈光華從神輪上照耀出來,在玉樓中翻翻滾滾:我們眾神,原本只是打算讓錢塘百姓遭受些大旱大澇,讓那些凡夫俗子,懂得神靈的偉大,誰知道張玉堂他與眾神作對,作法拘來了錢塘之水,化作漫天風雨,解救了一方。

    他這么做,就是與眾神作對,那錢塘水神娘娘雖然神通廣大,也終究難逃一死,可惜張玉堂是個凡人,不受天軌天律制裁,否則也必死無疑。

    他壞了我們的好事,我們也不只不過是報復他一下,讓他身體中的純陽元氣多出來一部分,從此知道天高地厚,他就因而把我等在錢塘的神廟神像,統統打倒粉碎,簡直是豈有此理簡直是無法無天,必須要給他一個報應。

    許仙冷哼一聲:報應,不要告訴我,你們不清楚張玉堂的身份,憑你們的實力,若非是張玉堂當時求雨后,氣息氣運處于低潮,就憑你們也能夠近的了他的身旁,他有七彩神虹護身,受天下讀書人佑護,一般的鬼神,根本靠近不得,一道靠近,就會被七彩神虹化作飛灰。

    而且,他現在是我姐夫,誰若是想要對付他,就是跟我許仙做對,我留他不得。

    許仙氣息一轉,一股陰冷氣息散發出來:不怕告訴你們,你想要修行這十二重玉樓中的紫氣浩然訣,就得把自身的魂魄留下一部分寄托在十二重玉樓中,你們要么離去,要么徹底的臣服我,修行紫氣浩然訣,交出你們的神魂一部分,受我控制。

    眾神勃然變色:怪不得感覺有些不同,你暗中收取了我們部分的神魂?

    許仙冷然道:你們若是只是修行紫氣浩然訣的第一重,并沒有吸收你們的神魂,你們若是接著修行,就必須奉獻出來一部分神魂,天下沒有白癡的午餐,我許仙也不是大公無私,毫不為己專門利人的善人,給你們好處,你們就要為我做事。

    是去是留,全在你們一念之間,你們修行了第一重,應該知道,這門功法到了后面,可以把香火神力轉換為仙道元力,到時候,你們就能夠脫離香火而一樣能夠成為永恒不滅的存在,臣不臣服于我,速速做決定。

    說話之間,許仙眼中殺氣閃動,毫不留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