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聚氣成丹淚奔求訂閱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ps:新的一周了,求幾張推薦票支撐門面,順便求下訂閱、月票啊訂閱、月票太少了。

    天地間,再無其他,唯有布幔中的一片火熱。

    劇烈的喘息聲從中傳來,讓人聽到后,遐想無限。

    張玉堂隨著身體里的純陽元氣被消耗,造化真氣逐漸增多,強大的神魂終于從迷失中清醒,感受著身體下的一片柔軟而富有彈性,忍不住用手輕輕一抓、一揉。

    “嚶嚀”

    不堪刺激的許嬌容喘氣一聲,抬頭看去,正迎上張玉堂柔情似水的目光:

    “苦了你,委屈你了。”

    真經全力運轉,一片五光十色的氤氳升騰,云蒸霞蔚,光華燦爛。

    “聚氣成丹!”

    默默的運行著真經、破滅劍氣中關于聚氣成丹的法訣,一縷縷造化元氣在丹田中流動,猶如實質的液體一樣,不斷地濃縮。

    氣海上空的粗糙劍胚穿行于造化元氣里,解散、粉碎、重組,不斷地剔除著劍氣中的先天真氣,轉化為造化元氣。

    鏗鏘

    鏘然之聲猶如夜月下的松濤里,有一條清溪流過巨大的青石,清脆而冷冽。

    一把二寸長的小劍躍出氣海,升在丹田之上,縷縷純粹的、耀眼的劍芒散出來,于毀滅中蘊含造化、蘊含生機。

    劍丹!

    劍丹高掛,劍氣耀空。

    氣海中的元氣不斷,縷縷造化元氣旋即隨著真經的方式運作,氣海中,形成一黑一白兩種元氣,黑色的元氣、白色的元氣不斷的融合碰撞,形成一個圓,宛如太極一般不斷的旋轉、不斷地濃縮。

    一顆拇指甲般大小的丹丸生成,縷縷金色的光芒,散出來金性不朽的氣息,堅如金丹,永恒不朽、不滅。

    “幸好我早已開始修行真經養陰篇,不然但憑著嬌容一個人的純陰元氣,根本不足以抵消我身體里的許多元氣。”

    “我已經聚氣成丹,身體中多余的純陽元氣可以慢慢的轉換為造化元氣。”

    “現在我的修為已經到了金丹初期,等我煉化所有的純陽元氣的時候,應該可以到達金丹中期,到了金丹期,我可以揮灑許多神通、法術。”

    “就算是我現在擁有的綠舟、神劍、金縷玉衣、警世鐘、五桿十方寂滅旗也可以重新煉化、修復,讓它們與我的神魂、法力更加契合,威力也能更大。”

    “綠舟只是個代步工具,我修成金丹以后,可以修行騰云駕霧的神通,比起綠舟的度絲毫不弱,應該把綠舟上面的符陣改造一下,讓它的度更快一些。”

    “斬神劍已經認我為主,以前沒有法力,不能揮出來斬神劍的威力,現在我用法力催動,定然能夠把斬神劍千分之一的威力爆出來,再碰到一些土地、山神、陰差、惡鬼,都能夠一劍斬之。”

    “只是警世鐘,十方寂滅旗,一個太過玄奧,一個應該是丟失了部分旗幡,十方寂滅旗應該是十桿大旗,能夠組成十方寂滅大陣,余夢龍用五桿十方寂滅旗布置天門大陣,簡直就是大材小用,浪費了這幾桿十方寂滅旗。”

    這些念頭猶如電光石火一般,在張玉堂的腦海里閃過,身下的許嬌容嬌艷如花,粉紅色的肌膚散著幽幽的體香,令張玉堂性趣大作,一聲虎吼撲了上去,愜意的享受起來。

    感受著張玉堂的熱情,許嬌容臉上火熱,心里的一絲忐忑也隨風而去,微閉著眼睛,任由張玉堂肆意馳騁。

    不斷地攻城略地、不斷地攀登高峰,終于一泄如注。

    張玉堂趴在許嬌容的柔軟的身體上,喘著粗氣,一動不動。

    “好強的法力,而且是兩股法力,這怎么可能?”

    布幔外,許仙臉上一黑,心道:

    “難道張玉堂和姐姐二人修行過道家陰陽雙修的秘法,這次不但沒有讓張玉堂法力、道行全失,反而成全了他,借機聚氣成丹,邁入了金丹期。”

    “還有姐姐,居然也到了金丹初期,從此以后,容顏永駐、青春不老。”

    “張玉堂不愧是有大運護身的人,在這個時候,還能夠有底牌轉危為安、甚至是因禍得福。”

    目光悠悠,看向了遠處的布幔,許仙一襲長衫,任由夜風吹拂,心中不知道是喜是悲?

    “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主角,他們將在他們的時代大放異彩,光耀千古,屬于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這個時代還會屬于我嗎?”

    “會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憑著我的見識、憑著我的手段,憑著我的道行,修行起來,一日千里,怎么會是他能夠比的上的,況且我也是這個時代的人。”

    “我修行帝王之道,紫氣染長空、皇極戰天道,殺伐果斷,唯我獨尊,這些日子來,卻是想著如何壓制住張玉堂的氣運,其實又何須如此,有這么一個對手,時時刻刻在我身旁鞭策我,也能夠讓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若是我能夠斬殺余夢龍,得到他吞噬氣運的法門,這個時代,誰是主角還不一定。”

    隨著心境的開放,許仙的念頭更加通達起來,前世的見識、道行在心底浮現,使許仙的道行飛提升。

    道行是對道的理解,法力、神通等等才是降魔的手段。

    道行不足,強行提升境界,就會走火入魔。

    現在隨著念頭的通達,許仙的道行已經到了金丹后期,只要法力足夠,就能夠很快到底金丹后期、巔峰,乃至于破丹成嬰,修成元嬰。

    青蛇、白蛇也感應到了布幔中傳來的滔滔法力,法力中蘊含著造化生機,青蛇喜道:

    “姐姐,大壞蛋的純陽元氣已經被化解了,他的法力增加的好快,從先天之境,直接步入了金丹初期的巔峰,隨時都能夠進入金丹中期。”

    白素貞點點頭:

    “張公子的道行早已到了金丹初期,積累雄厚,又有道家法門相助,陰陽雙修之下,到了金丹初期并不稀奇。”

    “至于金丹中期,他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突破了,他的道行不足,強行突破,一不小心會帶來生命危險。”

    “不過,雙修法門與別的法門不同,道行不足,倒也可以突破境界,相比別的法門,卻是安全了不少。”

    青蛇看了看布幔,向著白素貞問道:

    “姐姐,我們妖精能不能和人一起修行雙修法門,要是可以的話,豈不是可以快的提升法力、提升境界。”

    白素貞警惕的看了一眼青蛇,說著:

    “我們妖精自然也可以,可是你不行,你沒有度過雷劫,身體中積累著大量的蛇毒,誰與你雙修的話,只怕會被你的蛇毒給毒死。”

    妖精們都是得天的造化而成,常常在深山老林中噴云吐霧,對于人世間的禮數,并不放在心上。

    若是青蛇真的看上了張玉堂,動情之下,可不管什么許嬌容一類,一切都是真性情。

    在妖精們看來,實力決定一切,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大婦,誰的拳頭小,只能乖乖做小。

    青蛇撇撇嘴,不信道:

    “姐姐,你不要騙我,你雖然度過九重雷劫,可是你身上的蛇毒應該比我更精純,毒性更烈,你還說過要給恩人生個孩子報恩呢。”+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要是按你這么說,你這哪里是報恩啊,只怕稍微接觸,就把恩人化成一灘毒水了。”

    白素貞道行高深,曾經也在紅塵中打滾多年,被青蛇一說,臉上微紅,嗔道:

    “青兒妹妹,瞎說什么,我度過九重雷劫之前,曾經得到過一枚九轉造化丹,九轉造化丹早就把我身體中的蛇毒給清除掉了。”

    青蛇一陣羨慕:

    “姐姐,那不是說,你以后想要下多少蛋都可以。”

    白素貞一臉無語:

    “你是不是想下蛋下瘋了,我是去報恩,不是下蛋,下蛋的話,還報什么恩。”

    布幔中。

    許嬌容從興奮里清醒,幸福的偎依在張玉堂的懷里,臉上一片潮紅,稍一抬頭,看到天上一輪銀月大如圓盤,鑲嵌在蔚藍的天空上,照耀出朵朵銀色的光華。

    “不好,羞死人啦,怎么過去了這么長時間。”

    手一觸地,站了起來,就覺得一股劇痛傳來,雙腳一趔趄,差點兒倒在地上,張玉堂眼疾手快,扶了過去。

    許嬌容臉上一紅,任由張玉堂輕輕的扶著,走到旁邊,把衣裳從臺子上撿了起來,就要穿衣,看到張玉堂正眼勾勾的看著,嬌羞道:

    “還不轉過身去。”

    張玉堂咧嘴一笑:

    “都看過了,還轉身干什么。”

    “讓你轉就得轉,你看著我,我怎么好意思穿衣服。”

    “好好好,不看、不看、不看就是了。”

    張玉堂笑著轉過身,身后傳來悉悉索索的穿衣聲,令張玉堂心癢不已,偷偷的轉過頭看著,月光之下,美女如花。

    一時看呆了。

    許嬌容穿好衣服,跺跺腳嗔道:

    “呆子,你偷看我。”

    張玉堂爽朗一笑:

    “我這不是偷看,我也用不著偷看,我這是光明正大的看,你看我這眼睛,可是一點點偷偷摸摸的意思都沒有。”

    看著張玉堂赤身露體的站在那里,許嬌容背過身去,說著:

    “我去讓人給你準備衣服,你等等我。”

    看著慌張走向布幔前的許嬌容,張玉堂低聲笑道:

    “嬌容,沒關系的,我不在乎和你坦誠相待。”

    許嬌容一個趔趄,臉上嬌紅如霞,心道:

    “公子,怎么變得好壞。”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