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梳理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父母走后,張玉堂繼續研究著一心多用的法門,把元氣外放出來,凝成一張張觸手,在強大的神魂控制下,慢慢的刻畫著道符。

    以張玉堂的元氣實力與神魂強度也只能勉強凝成四張觸手,觸手如正常人手一樣,五指俱全,靈活而敏捷。

    張玉堂站在那里不動,背后元氣翻涌出來,凝成四張觸手,每一張觸手自動撿起一塊充滿靈氣的玉石,開始刻畫著不同的道符。

    此時的張玉堂,宛如一個多手的怪物,又像一位威嚴的神靈,背后的觸手舞動如飛,一塊塊玉石被刻畫上道符,頓時有道韻凝聚其中,流轉起來,天地元氣隨之波動。

    李勇、阿寶、許嬌容看著張玉堂背后四張大手一一的刻畫,都非常驚奇;又見他另外兩只手也不閑著,彎腰拾起來眼前的玉石,慢慢的刻畫著,一塊塊玉石道符隨手完成。

    原本的院子里,已經用了三百六十五塊玉石道符,布置過簡單的萬符歸元陣,此時又有數百個玉石道符刻畫出來,便被張玉堂和其他玉石結合在一起,有一千多塊玉石道符,組成了威力更大的萬符歸元陣。

    隨著道符的增多,萬符歸元陣的威力會越來越大。

    “可惜,終究是布置不出來真正的萬符歸元陣,若是我能夠把從余夢龍哪里得到的五桿十方寂滅旗殘破的地方,修補完成,布成一座陣勢。也能夠讓家里固若金湯,可惜。想要修復十方寂滅旗需要很多珍稀的材料,不能夠一蹴而就。”

    把這一切弄完的時候,天色已黃昏,星月齊顯,霜雪色的月光朦朦朧朧,照耀著這個塵世,有風吹來,分外的靜謐。

    張玉堂并沒有睡。盤膝結痂坐在床上,默默的修行著大五行破滅劍氣,縷縷劍氣從丹田中綻放出來,宛如煙花一般,+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光彩奪目,丹田氣海上空懸浮的劍胚光滑如鏡,有三寸長短。劍胚上面刻畫著山水風雷,磅礴大氣中透出一股毀天滅地的氣象。

    這是大五行破滅劍氣融合了山水風雷的真意,才凝成的劍體,是張玉堂劍道修為的體現,除開山水風雷,又有的地方。顯化出地獄景象,有的地方顯化出自然氣象,也有一股冥冥默默,難以察覺的恢弘,暗暗隱藏著。

    這些都是殺戮之劍、自然之劍、無形劍氣凝成的異象。烙印在劍胚上面。

    修行完大五行破滅劍氣,劍胚收斂起來自身的煌煌劍氣。就見一輪明月從氣海中升騰起來,光耀大千,神輝熠熠,明亮的神光透,一條氣河奔騰,河面上月光映照,籠蓋一切。

    這是海上生明月的神通,更進一步,明月耀大江,也是至今為止張玉堂唯一會的神通法門,這門神通一旦施展,滾滾氣河橫沖直撞,大力沖擊,碾碎一切敵人,一輪明月耀空,神輝照耀,定住敵人的神魂,神魂俱滅,永不生。

    “破滅劍訣、海上生明月神通我已經了悟其中的真意,憑著海上生明月的神通,碰上一般的金丹初期的修士,我也有把握一舉滅殺,若是碰上金丹初期也煉有神通、絕技的高手,只能逃之夭夭。”

    斂去海上生明月的神通,氣河歸于氣海,明月照耀劍胚,旋即一片紫氣氤氳,猶如烈日初升一樣,大日煌煌,光芒鋪天蓋地。

    “我這海上生明月的神通不是練氣法門,修成的太陰精氣卻是能夠與真經養陽篇吸收的東來紫氣陰陽交融,形成一片片造化真氣。”

    “可惜,太陰精氣太少,還是不能與養陽篇得到的精氣相比。”

    一陰一陽,精氣交融,一縷縷充滿生機的造化真氣在丹田中凝聚,造化真氣充滿了生機,溢滿張玉堂的肉身中,使他的肉身生機大增,普通的傷害對他而言,可以瞬息而愈。

    “除開破滅劍訣、海上生明月神通、真經養陽篇,我還修行了天地霸氣訣,專門鍛造肉身,強大體魄,據青蛟祖師說過,這可能是上古真神的法門,能夠在不斷的交戰中吸收敵人的力量,不斷的強化自己的體魄,越戰越勇,到了極致,肉身通神,也能夠演化出來無量神通。”

    “記得在沒有重生的時候,看到過盤古開天地,肉身化世界的故事,難道肉身到了最后,能夠修成世界一般浩瀚莫測?”

    “若是真能有那么強悍的威力,我得到的這門天地霸氣訣,說不準是我手中最強大的法門,只是這門法門要求在不斷的挨打中前行,我又沒有什么毛病,總不能沒事就去找湊吧。”

    “罷了,順其自然吧,以后經歷的戰斗多了,自然少不了受傷,每一次受傷都是天地霸氣訣對己身的一次錘煉,等有一天,我的肉身到了先天,按照法門上的說法,就能夠殘肢重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斷掉的手腳真能夠完美無瑕的再次生長出來?”

    張玉堂悠然神往:

    “那樣的肉身,簡直就是不死的存在啊?若是更進一步,肉身又會強大到什么地步?”

    一夜之間,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平生所學,張玉堂但覺進益良多,溫故而知新,對于各種道理更加通透,一雙眼睛深邃如海,充滿了智慧。

    日子一天天過,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這一天,天空之上迷迷蒙蒙飄著細雨。

    楊柳依依,小雨霏霏,天地間,就像掛著一條斷了線的簾幕,噼里啪啦的雨點打在地上,濺起片片浪花。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不知不覺,明天就要清明了。”

    張玉堂站在窗前,許嬌容緊隨身旁,看著窗外的雨,語氣中有些凄婉:

    “每到清明,天上總是爺在為失去親人的人們痛哭嗎?”

    “那連綿不斷的雨,是心中的憂傷和相思,是無助的悲慟和懷念,不知道,爹爹、娘親他們在天上過的好嗎?”

    張玉堂輕輕轉過身來,把許嬌容摟在懷里,安慰著:

    “許大夫那樣好的人,一定能夠得到快樂的。”

    “也許他早已成為天上的神,在時時刻刻的注視著我們,保佑我們平安幸福呢。”

    ps:不知不覺,上架后的第一個月結束了,一月走來,有無數的朋友相伴,真心感動,在這最后一天,我真心感謝這一個月中幾乎百人的打賞與月票,每一次打賞都讓我心潮澎湃,每一張月票都讓感動。

    這一月中,出現了本書的第一個舵主,兩個執事,數個弟子,數百個學徒,數千個見習,希望咱們能夠繼往開來,來月再戰。

    請大家把月底的月票投個這本書,一起完成這個月的輝煌。

    謝謝大家。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