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魔功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許大夫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含笑而逝。

    圣師府中,一片愁云慘霧。

    生離死別,是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與悲哀,任你是蓋世豪杰,任你是絕代紅顏,最終都不過是一捧黃土,化作塵埃。

    許仙、許嬌容看著許大夫的遺體,失聲痛哭,張員外在一旁看的也有些黯然淚下。

    哭了許久,許仙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張員外,還請您幫忙,讓人給我爹爹他老人家穿上壽衣,把靈堂扎在保安堂的原址上,我要給父親喪。”

    隨著許大夫的離去,作為許家的唯一男丁,許仙理所當然的擔起來大局。

    每一個男子,始終都有這么一天,要用自己的肩膀來撐起一片天空來。

    張員外點頭道:

    “好,許大夫臨終前,已經把嬌容姑娘許配給了我兒玉堂,女婿也是半子,禮應盡孝。”

    對于許仙提出讓許大夫在保安堂原址扎靈堂的事情,張員外并沒有阻止,對于去世的人而言,能夠從自己的家里出殯,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對于其他人家而言,絕不會歡迎有死人從自己的家里抬出,那樣的事情,會被認為大不吉利的。

    圣師府人多,在張員外的招呼下,很快弄來壽衣、花轎、一干紙燭等,又令人把保安堂的廢墟清理出來,扎下了靈堂,當天就把許大夫的遺體抬了過去。

    許家在錢塘并沒有什么親戚,能夠送信的人并不多,但當天仍是來了許多人,甚至是錢塘縣令彭浦彭大人也帶著一干捕快也到了,給許大夫上了香,才走到許仙身旁安慰著:

    “賢侄,人死不能復生,還望你能夠節哀順變,保重身體。”

    許仙抽泣著回禮:

    “多謝大人關心,許仙記在心里了。”

    又有兒女親家前來吊唁,一家是以圣師之家為主,作為許嬌容的未婚夫張玉堂,親臨靈堂,帶了白色的帽子,披著白色的布條,領著一班人,跪拜下去。

    另有三皇祖師會吳人杰一家,作為許仙的未婚妻一家,也是帶了一班人,前來吊唁。

    人來人往,又是一天過去了,第三天到來。

    張員外早已令人為許大夫尋來一處五龍匯聚的風水寶地,又讓人掐算吉時,找準了方位下葬。

    許大夫的離去,令許仙、許嬌容黯然神傷,很長時間以來,都寡寡欲歡。

    時間如斯夫,晝夜不舍。

    在圣師府的努力下,保安堂很快就重新開業,許仙找到了張玉堂說著:

    “爹爹生前的愿望就是能夠一直為天下人治病,雖然他一直沒有說,但是我也知道,他也希望我能夠子承父業,把保安堂揚下去。”

    “現在我已經是天子門生,御賜進士,也算是光宗耀祖,以后我就繼承父親的遺愿,治病救人,不再踏入仕途了。”

    張玉堂嘆息一聲:

    “許大夫仁心仁術,功德無量,誰知道歲月不饒人啊,他老人家在天之靈,看到你現在不再消沉,一定會老懷欣慰的。”

    “你的選擇,我支持你,只要你喜歡就好。”

    “你與玉蓮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到時候,我一定前去道賀的。”

    許仙道:

    “家父新葬,我無心他顧,愿意為父親守孝三個月,三個月后,在與玉蓮小姐結為連理。”

    說到這里,聲音一頓:

    “有件事,我也想問一問你,我姐姐年齡也不小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娶我姐姐過門。”

    張玉堂道:

    “這事兒不急,我和你姐姐已經商量過了,打算過了許叔叔的忌日,明年的時候,選個黃道吉日,就要完婚的。”

    許仙道:

    “姐夫,我只有這么一個姐姐,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她等了你足足五六年,一個女人的青春,能夠有多少個五年,我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現在的我,只有她一個親人,若是你負了她,哪怕你是圣師,我拼著不要這條命,也不會放過你的。”

    張玉堂嚴肅的道:

    “你放心吧,我與嬌容相濡以沫,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感情了,我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的。”

    “現在的天下第一才子大會已經結束,錢塘也沒有事情,我和你姐姐,準備過段時間,繼續游歷天下,增長見識。”

    許仙道:

    “我就不去了,保安堂已經重建,我決定坐鎮保安堂,把仁心醫館的名聲傳揚下去,讓保安堂聞名天下。”

    張玉堂道:

    “保安堂有你,一定會慢慢的名聲遠播,乃至名垂千古。”

    余夢龍離開錢塘,從懷里拿出一件神物,迎風化作一對翅膀,這翅膀隨著咒語扎根在余夢龍的背后,呼啦一下,風聲四起,翅膀搖動,整個人宛如一只大鳥,飛天而起。

    “天佑師尊送給我的這件風雷翅,真是一件絕妙的寶貝,我現在的修為還沒有結成金丹,卻能夠騰空飛仙。”

    風雷翅度極快,幾次閃動,就到了一處山莊。

    山莊聳立在一座極高的山脈上,里面有許多人站著崗,把守著:

    “來人止步,這里是天佑神教的總部,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嗖!

    余夢龍收了風雷翅,落在地上,伸手遞出一塊圓潤的玉石:

    “我是神教的圣子,前來拜見師尊,你們還不放我進去。”

    把守崗位的教徒,一掃玉石,都慌忙下拜:

    “屬下見過圣子,圣子萬壽長春。+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免了。”

    余夢龍微微揮手:

    “師尊他老人家,現在還在教里吧。”

    “圣子,教主他老人正在。”

    “那好,你們好好看守門戶,我自己進去。”

    整理了一下衣衫,余夢龍徒步走進山莊深處。

    天佑真人坐在一塊大地上,地上縱橫交錯的畫著太極八卦圖,太極八卦圖上綻放著清光,一縷縷星月神輝被牽引下來,煉化進體內。

    “你怎么來了,我給你說過,輕易不要到我這里來,萬一你被人現與我神教相連,對你以后的仕途還有神教前景都不利。”

    余夢龍走過來,下拜道:

    “師尊,是這樣的”

    把自己遇到的事情,給天佑真人說了一遍,天佑真人微微一沉思:

    “圣師張玉堂曾經得到過錢塘水神的佑護,他本身也被天下讀書人膜拜,為師不能動手,一旦動手,就會遭受讀書人的詬病,讀書人筆鋒所致,會讓我萬世不得生。”

    “而你說的許仙,天生靈魂中蘊含著紫氣,只怕是覺醒了前世的部分因果,但能夠靈魂中蘊含紫氣的,前世必然是貴為將相或者是帝王之命,但能夠傷害到你的紫氣,至少也是帝王。”

    “但是按照你說的樣子,歷代帝王中,并無這樣的紫氣,許仙的前世是誰,就算是我,也不能判斷出來。”

    “這兩個人,我不能替你斬殺。”

    “你卻能夠自己斬殺,你們同世為人,氣運相連,可以相互吞食,若是你能夠斬殺了他們,就能夠吞食他們的運氣,以后你鴻運齊天,就算是出門隨便撿一個垃圾,也有可能是仙丹。”

    余夢龍眼中有些貪婪:

    “師尊,難道人的運氣這么要重要。”

    “時來天地同借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天佑真人道:

    “運來鐵變金,運去金變鐵,你說運去重不重要。”

    “而且我等修士,想要得道成仙,都是要靠機緣的,說白了,機緣就是運氣,誰的運氣來了,說不準就能夠得道成仙了。”

    余夢龍默默的聽著:

    “師尊,他們現在二人一體,運氣相連,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如何是好。”

    天佑真人道:

    “我現在傳給你神教的鯨吞魔功,這門功法能夠吞食別人的精氣、神氣、運氣歸己所用,以后你每斬殺一人,就能夠把對方的一切歸為己有。”

    余夢龍大喜,謝道:

    “多謝師尊,還請師尊傳我這門魔功,我一定會啟稟爹爹,讓爹爹為你在天下各處,光建神廟,讓世間所有的人都來信仰師傅。”

    “好好好,乖徒兒所言,正合我意。”

    天佑真人眉開眼笑,一指點出,把鯨吞魔功的奧妙全數傳給余夢龍。

    余夢龍但覺自己仿若置身大海,身體化作一條萬丈魔鯨,張口吞天地,閉口含日月,輕輕一動嘴,就把那滿天星辰盡數吸收到嘴里來。

    得了鯨吞魔功,余夢龍并沒有久留,而是施展風雷翅,很快就回到了錢塘:

    “現在我有鯨吞魔功護身,能夠吸收他人的精氣神歸為己有,更能夠吸收他人的運氣,不如我暗中把錢塘中一些貧民區的人,統統殺死,吸收他們的運氣,歸我所用。”

    夕陽西下,天色漸暗,悠悠蕩蕩的風在天空刮過。

    一道身影從余家大院飛出,落入錢塘的一角的貧民區,拿著一柄普通的長刀,把一家家的人,一一殺死,每殺死一個人,就把鯨吞魔功運轉起來。

    被殺死的人,被鯨吞魔功一吸,全身精氣全失,骨骼、血液、筋肉都化作滾滾精氣,沖入余夢龍的身體中。

    只剩下一張張人皮鋪在床上!

    一夜之間,貧民區出了數十條人命。

    余夢龍飛出貧民區但覺的全身上下精氣如海,整個人都被這股精氣撐得有些膨脹:

    “還是這門魔功痛快,輕輕松松就抵得上別人數十年修行。”

    微微運轉鯨吞魔功,飛快的煉化著吸收來的精氣:

    “以后,只要我每天堅持吸收一次,不用多久,我就能夠聚氣成丹、丹破生嬰,哈哈,成為陸地神仙也不會太遙遠。”

    “而到時候殺死許仙、張玉堂,不過是殺雞屠狗一樣不值一提的小事。”

    未走多遠,就見一株小草搖曳,微微有煙霞流轉:

    “什么寶貝,難道是我的運氣大增,出門就能夠拾到寶貝?”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