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青樓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圣師府中,粗如天柱的紫氣通天徹地,皇道威嚴洶涌澎湃,鎮壓著一切來自地獄的鬼神。百度搜索,小說更快更好 piaotian

    紫氣天柱的周圍云霞如錦,仙獸神鳥飛舞,更有九條九爪神龍成爭天之勢,在紫氣中盤旋。同一時間,天上的紫薇星座出的璀璨的光芒,照耀塵世。

    廣袤宇宙的深處,天帝高高在上,一束神光望穿了大千世界:

    “天佑真君去下界查訪月老的事情,現在還沒有回信,想不到輪回數萬年的紫薇星君也將要覺醒了,真是個多事之秋。”

    “萬年前,你與天爭鋒,不知死活,被本尊打入輪回,這一世,你又要復蘇了嗎?”

    “不過時隔萬年,本尊早已神道、仙道合一,執掌周天,為萬靈所尊,永恒不朽,就算是你復活過來又能夠如何?”

    收回目光,天帝微微閉上眼眸,宛如石雕一樣,坐在那里不動,永恒、不朽、威嚴的氣息彌漫出來,就像一尊活著的傳奇。

    而在人世間大宋皇朝的國都中,一座奇高的樓閣拔地而起,樓閣高有三百六十五丈,層層都是巨大的青石堆砌而成。

    每一層上面都懸掛著無數的彩旗,旗幟上面描繪著二十八星宿神像、諸天諸地的神靈妖魔的圖畫。

    最高處,卻是懸掛著四象神獸,鎮守著四個角落。

    樓閣最高處的中央,盤膝坐著一位道人,猛然睜開了雙眼,精光如電,閃動起來,向著空中看去,聲音中透著一股恐懼:

    “九龍爭天,紫薇星象,這怎么可能,這樣的至貴至高的命格,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人間。”

    “這人好重的帝氣,就算是當今人皇,統治萬民,牧守天下,也沒有這樣厚重的帝氣,這人到底是誰,是要再出一位蓋世帝王嗎?”

    “一山不容二虎,何況是一統江山又如何容得下兩個人中帝王,難道這天下又要大亂了嗎?”

    需要在仔細看的時候,紫氣天柱悠然縮了下去,消失不見。

    圣師府中,許仙睜開了眼睛,整個人坐在那里,宛如經歷了萬古的輪回,神情肅穆,一派滄桑。

    坐在椅子上,許仙一動不動,好久才長嘆一聲:

    “好長的一個夢,夢醒了,一切都成空。”

    紫氣盡散,皇道威嚴消失,許仙長身而起:

    “許仙謝過張兄的恩德,我已經學到了很多東西,只是我再也記不起我的前世會是誰,也許有一天,機緣到了,我會記起我的前世會是誰。”

    許大夫看著渾身充滿滄桑的許仙,有點震驚、也有點忐忑:

    “孩子,你還認得我是誰吧?你不會不認識我了吧。”

    許仙一跪到底:

    “孩兒不孝,讓你為孩兒的事情東奔西走,從今以后,我許仙會努力的,所有的事情,應該到了我一力承當的時候。”

    “我是許仙,只不過是多了一些知識。”

    “只要你還是許仙就好。”

    許大夫聞言歡喜道:

    “玉兒,這是怎么回事,許仙怎么看起來渾身上下暮氣沉沉、充滿了滄桑。”

    張玉堂安慰道:

    “許叔叔不用擔心,這是許仙剛剛接受了太多的東西,一時之間,還沒有完全消化,等過幾天,他消化了所有的東西,還是以前的許仙,這點永遠都不會變。”

    安慰過許大夫,張玉堂走到許仙身前,說著:

    “想要取得天下第一才子大會的第一,就必須了解人皇的心思,人皇是一位雄才偉略的人,他不服天、不服神,更不會稱天之子,他是人中之皇,統治一切,絕不相信皇權神授,也希望能夠消除一切神靈的影響,讓皇權徹底的雄霸世間。”

    許仙靜靜的聽著,他知道張玉堂說的這些東西至關重要,很多時候,考的好壞,除了與自身的水平揮有關之外,更多的是與考官的喜好有關。

    若是你能夠把準考官的喜好+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寫出來的文章投其所好,想不拿第一都難

    而這次群英會的主考官便是當今人皇,人皇更是早早的把文章放了出來,天地、陰陽、男女、道德。

    要寫有關于這方面的文章,只要寫對了人皇的脾胃,就有可能脫穎而出,成為天下第一。

    聽完張玉堂的話,許仙站了起來,目光炯炯的盯著張玉堂:

    “張兄,這次群英會你不參加了嗎,還是說,到時候,你會故意放水,讓我取得這天下第一。”

    張玉堂微微一笑,并沒有正面回答: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那好,希望到時候能夠和張兄切磋、切磋。”

    許仙的身體中透著一股傲然,仿若天生一般:

    “我現在感覺自己有些受到前世的東西的影響,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一覺醒來,應該就好了。”

    “若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和父親,先行告退了。”

    張玉堂笑道:

    “請!”

    許大夫站起來,有些歉意的說著:

    “玉兒,那許叔叔先回去了,等許仙清醒過來,讓他來給你賠罪。”

    張玉堂知道許仙傲氣的話,讓許大夫感覺很慚愧,覺得對不住自己,便說著:

    “許叔叔,許仙還是許仙,也許他的前世是一位驚天動地的大人物,自然帶來了前世的一些傲氣。”

    許大夫臉上一寒:

    “就算他前輩子是天王老子,這輩子也是我許某人的兒子,只要我看著不順,就能揍他,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誰敢說什么。”

    張玉堂看著已經提前離去的許仙,又看了看暗含怒火的許大夫,只能夠在心里默默的祝愿許仙好運。

    ……

    隨著天下第一才子大會日益逼近,錢塘城中的一些青樓茶館也興盛起來,尤其是錢塘兩大最有名的青樓醉春樓與怡紅樓兩處。

    醉春樓、怡紅樓中,平時的時候,都是燈紅酒綠、通宵達旦,幾乎每一個夜晚,來往的人群都是絡繹不絕。

    這兩座青樓中有著名氣遠播的才女,這些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更是賣藝不賣身,當然若是碰到心儀的男子,一夜風流倒也時常生。

    兩家青樓的老板眼光毒辣,趁著這次天下第一才子大會,把生意更是做的熱火朝天。

    很多知名的才子,自命風流,留戀于章臺走馬,寫出的一些詩詞,在青樓中傳唱,增加了些許名聲。

    “這些風流才子,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想要憑著這點名氣,來爭奪天下第一才子,沒端的玷污了這個稱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文學注冊會員推薦該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