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道可通神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青衣童子拿著張玉堂的半幅畫,怒氣沖沖的回到隨緣居中。

    “公子,我回來了,那個所謂的圣師徒有虛名,知道我去下戰帖,就避而不見,到了最后被我用言語逼迫,才不得不接了戰帖,最后卻沒有露面,分明是不把公子你放在眼里。”

    “哦。”

    隨緣居中,方如玉一身便服,靜靜的坐在那里,氣勢端凝,如巍巍蒼山,似浩蕩青冥,正拿著一支筆,全神貫注的畫著一幅畫,畫的是一幅松鶴延年圖,松樹滴翠,老枝遒勁,一只仙鶴展翅yu飛,如上青天。

    青衣童子見公子正在作畫,站在一旁,不敢吱聲,方如玉最是忌諱有人在自己作畫的時候,打擾自己。

    記得有一次,有一個新來的童子,因為不知道方如玉這個習慣,在一次方如玉作畫的時候,無意中闖了進去,打擾了方如玉的思路,便被方如玉生生打了個半死,直到最后打的累了,才算是饒了他xing命。

    “噓!”

    畫完最后一筆,方如玉輕輕吹了一下筆尖上的墨汁,欣賞起來自己剛剛完成的這幅畫,說著:

    “這是我去年,在大雪山上,偶見一株松樹,遮天裂云,老枝如龍,當時恰好一只雪白的仙鶴飛過,其情其景,空靈、美妙,而今想來,仍是猶如近在眼前一般。”

    轉過頭來,看著青衣童子,微微一笑:

    “青衣,你看這幅畫,畫的如何?”

    青衣走上前,端詳了一番,才說著:

    “公子這幅畫,下筆之間,猶如天成,已經到了畫的巔峰,這世上再也沒有人,能夠比公子畫的更好。”

    方如玉淡淡一笑:

    “青衣。不要這么說嘛,公子的畫還沒有到達最高的境界,聽我以前的師傅說,只有不拘成法,另辟蹊徑。才能成為一代宗師。我也只是按照師傅的說法,一步步走來,才有了今ri的成就。”

    青衣還是頭一次聽說,公子的畫還沒有達到至高境界。有些驚訝:

    “公子現在都是畫圣了,一畫既出,人人爭相搶購,以得公子的畫為榮,這還不是最高境界嗎?”

    方如玉道:

    “這還不算是最高境界。我在古籍上看到,太古時代的畫家,能夠畫出活物來,傳說曾經有一位畫家,碰到一位老人紡紗,老人家境貧窮,買不起油燈,這位畫家便給老人畫了一幅滿天星月圖,這圖一到晚上。就月光瑩瑩,群星璀璨,照耀的宛如白晝一般,老人就能夠借著月光、星光紡紗了。”

    “哈哈,我很難相信。真的會有那樣的畫技嗎,那樣的畫技還算得上是繪畫嗎,或許只有神仙才能做到吧。”

    “不說這些了,還是說說這次的事情吧。你去圣師府沒有見到圣師本人,那他也沒有什么回話留下嗎?”

    青衣說道:

    “的確有回話。他讓我捎來半幅畫,而且說,明天午時必然會來隨緣居,向公子請教。”

    “公子,到時候,你要狠狠的羞辱他一番,替青衣出出氣。”

    “休得多說。”

    方如玉嘴角一笑:

    “想不到圣師居然回給我一幅畫,想必是自視甚高,打算是明天繼續畫出一幅完整的畫來,然后一舉擊敗我。”

    “只是我何須看你的半幅畫,明ri午時,你畫什么,我便畫什么,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青衣道:

    “公子,你不打算看看這幅畫嗎?”

    方如玉搖頭道:

    “何須看,一看便落了下乘,你收起來吧,等到明ri午時,一見高低。”

    …

    第二天,天微微亮,張玉堂便起來修行,一ri不輟。

    養陽、練劍、畫符,一如既往。

    隨后吃過飯,張玉堂道:

    “走吧,咱們去隨緣居,會一會這位天下第一畫圣,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能夠稱的上一個圣字。”

    “是,公子。”

    李勇、阿寶、許嬌容都有些興奮,跟在張玉堂的身后,向著隨緣居而來。

    一路上,錢塘的百姓看到張玉堂后,都興奮的歡呼起來:

    “張公子加油,一定要打敗那個所謂的畫圣。”

    “到了咱們錢塘的地盤上,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

    “圣師金聲玉振,天下無雙。”

    …

    行人紛紛為張玉堂讓開道路,從后面簇擁上來,一起向著隨緣居的方向走去。

    “公子,張玉堂來了。”

    一直注意著外面動靜的童子,小跑著走進方如玉的房間里。

    方如玉正坐在房間的凳子上,閉目養神,聞言站起來,說著:

    “帶上那半幅畫,咱們去會一會這位圣師。”

    青衣隨在身后,捧著張玉堂做的半幅畫,向隨緣居的大廳zhongyāng走去。

    找了一處寬大的桌子,方如玉穩穩坐定,眼神炯炯望向隨緣居外,等著張玉堂。

    “在下張玉堂。”

    一步跨入隨緣居,張玉堂就看到了坐在zhongyāng的方如玉,方如玉抬起頭來,也向著張玉堂看去,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毫不相讓,如有火花激shè。

    方如玉慢慢的站起來:

    “在下方如玉,圣師請!”

    張玉堂走到桌子的對面,笑道:

    “我只會寫點詩詞文章,對于繪畫一道,實在是粗通的很,方兄幾次相邀,在下也只能夠舍命陪君子,與方兄切磋一番。”

    方如玉道:

    “圣師之名,遍傳天下,君子六藝無所不通,怎么能說只是粗通繪畫,在下也是學了幾年畫技,想要請圣師指點一番。”

    一擺手:

    “青衣,把圣師昨天讓你捎來的半幅畫,掛上,請圣師完成這幅絕世好畫。”

    “是,公子。”

    青衣領著兩個童子上前,緩緩的把那半幅畫打開,一條五爪神龍騰云駕霧,仰天長嘯。宛如活物一般,氣勢磅礴。

    但美中不足的是,這條五爪神龍,沒有畫上眼睛。

    方如玉看了一眼,心中冷哼:

    “畫龍尚沒有點睛。看來你今ri便是為了點睛而來。也罷、也罷,這幅畫美則美矣,卻缺少一種ing神氣質,就算點上眼睛。又能如何。”

    “今ri我也做一幅五龍圖,非要讓這圣師的名頭易主不成。”

    看著打開的半幅畫,張玉堂微微一笑:

    “昨天本想完成這幅畫,沒想到半路被人打攪,只做了半幅。今天我就畫完這幅畫,向方兄請教。”

    方如玉一笑:

    “正好,今ri我也想做一幅五龍圖,不如這樣,咱們打個賭,若是在下僥幸勝了,還請圣師把這圣師的名頭去了,畢竟圣師是文道圣人之師,是天下讀書人的榜樣。不是寫幾詩詞便能稱為圣師的,這樣的圣師,未免太不值錢了吧。”

    “當然若是我不是圣師的對手,在下也實在沒有什么顏面,自稱畫圣。”

    張玉堂睦子里寒光一閃。隱去,臉上掛笑:

    “也好、也好,我原本就沒有資格做什么圣師,不過是人皇贊譽、百姓推崇罷了。況且我也不是憑著什么詩詞成就的圣師,詩詞不過是靈光一閃。算不得什么。”

    “我所憑著無非是一篇文章罷了,天之道損有余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而奉有余,天人之道而已。”

    “天人之道?”

    方如玉聞言一震,對于這兩句話,越是咀嚼,越是感覺其中的奧義深不可測,眼中ing光閃亮:

    “圣師對道理的理解,如玉自愧不如,今ri咱們只談作畫,不論其他。”

    到了這個地步,其實方如玉便從氣勢上輸了下來。

    “圣師既然已經做了半幅,如玉便放肆一下,先做一幅五龍圖,請圣師點評。”

    站起身子,對著身后的童子們說著:

    “筆墨紙硯伺候。”

    “是,公子。”

    四個童子,一人磨墨,一人端硯,兩人扯開一方橫幅,立在大庭廣眾之下,任由附近的讀書人觀看。

    走到橫幅前,方如玉略一沉思,揮筆潑豪,一幅五龍圖躍然紙上,筆力深厚,勁透紙背。

    橫幅之上,五條神龍在云海中出沒,有的輕舒利爪、有的噴云噯霧,有的雙龍戲珠,有的云海飛騰,栩栩如生,宛如活物一般。

    張玉堂看了,也忍不住贊嘆了一聲:

    “技近乎道,道可通神,這幾乎是已經接近了大道的畫技,妙到毫巔了。”

    走到近前,又搖了搖頭,嘆息道:

    “可惜,一步之遙相去千里。”

    方如玉對自己臨場揮,做出+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來的這幅五龍圖,從心中滿意,無論各個方面,幾乎都到了自己一生技藝的巔峰,在圣師盛名的壓力之下,自己的潛力都得到了釋放。

    不過,看著搖頭的張玉堂,方如玉心中不爽,只是面上仍是從容道:

    “請圣師賜教。”

    童子們把五龍圖懸掛在一旁,隨即扯著張玉堂半幅畫的童子,舉步上前。

    對此,張玉堂毫不在意,自己ing通畫符之道,早就到了二筆鬼神驚的境界,神筆舞動之間,道韻流轉,早已通了道境。

    畫符、畫符,符也是畫出來的,這些讀書人,想要與張玉堂比試繪畫,簡直是班門弄斧。

    看了一眼五龍圖,張玉堂笑了笑,信步走到未畫完的半幅畫前,舉步點睛,一揮而就。

    那原本仰天咆哮的五爪金龍,有了眼睛,橫幅之上,云霧頓生,一聲長嘯龍吟,騰的一聲,五爪金龍飛出橫幅,舞動九天。

    這條龍活了!

    看著飛走的五爪金龍,方如玉臉上一白,撲通一下坐在椅子上,久久未語。

    張玉堂微微一笑:

    “承讓!”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