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十五章:質問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張玉堂看著黑著臉走進來的許大夫,問清了緣由,笑著寬慰道:

    “許大夫,這是好事,事情弄清楚了,才更能夠顯得許仙的學問精湛,名氣才能夠傳播四方。”

    “況且真金不怕火煉,許仙是憑著真才實學考來的第四,有什么好擔心的。”

    許大夫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隨即灑脫道:

    “我活了這么大的年紀,還沒有你一個孩子看的透徹,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及文章,不愧是這次大考第一,文道圣人之師。”

    “慚愧!”

    張玉堂淺笑一聲:

    “這次我不是大考第一,既然同仁們都鬧了起來,我也趁機推去這個第一的名頭吧。”

    “要是你不嫌棄,我就托大喊你一聲賢侄。”

    許大夫驚訝的看著張玉堂:

    “這次大考,數萬錢塘百姓親眼所見,文以載道、百圣齊鳴,你是當之無愧的大考第一,何來推去一說?”

    “許叔叔有所不知。”

    張玉堂說著:

    “這次大考共有兩道考題,第一道題是寫詞話中秋,第二道題是寫天人之道、圣人之言。”

    許大夫靜靜的聽著,并沒有插嘴,知道還有下文。

    “第二道題并無問題,只是第一道題的考題中要求詞話中秋,必須無月、無中秋、三五字樣,而我的詞中,第一句便是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實在是壞了規矩。”

    “真正的好詞,應該不拘一格,不應該受規矩所限。”

    許大夫替張玉堂爭辯道:

    +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何況一句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說出來多少人的心聲,這樣的詞若不為第一,誰敢重寫水調歌頭?”

    張玉堂長身而起,給許大夫施了一禮:

    “多謝許叔叔的贊賞,只是無規矩不成方圓,萬萬不能因為我一個人壞了規矩,阻擋了后來人的前程。”

    “走吧,許仙,咱們也一起去吧,給十年寒苦讀的學子們一個公平的答卷。”

    “好!好!好!有大氣量者,才有大格局,才有大成就,嬌兒若是有福氣跟了你,我也放心了。”

    看著離去的張玉堂、許仙、許嬌容、李勇、阿寶等人,許大夫出一種欣慰的歡喜,連說了三個好字。

    或許是激動之下,白皙的臉上透出一絲潮紅,許大夫咳嗽一聲,掏出一方雪白的手巾,輕輕抹過嘴角,卻閃現出一抹驚人的嫣紅。

    …

    考棚前,一片人潮,宛如波濤洶涌,環繞著四周,出聲聲吶喊,聲音透天宇。

    公平!

    要公平!

    要這個世界從未曾有過的公平。

    到了此地的張玉堂,遙遙看到周博文、蘇定方也來了,現在榜上有名的七人中只剩下陳大少、錢百順、吳仁雄未到了。

    四人遙遙相望,點了一下頭,會心一笑,也舉步向前走來。

    “是文道大豪蘇定方來了!”

    “是一身正氣的周博文來了”!

    “文道圣人之師張公子也來了!”

    “快閃開,讓他們為我們主持公道!”

    環繞在考棚前的學子們,如退潮一般,刷的閃出一條路來。

    翩翩少年,貌美如玉,對著四周的學子微笑點頭,緩緩而來,走到考棚前。

    四人中唯有張玉堂挺身而出,問道:

    “大考已經結束了,你們不回去各自溫習功課,等待下次大考,都來這里是要干什么?”

    當下有學子上前:

    “這次大考,考官陳倫暗中操縱,買賣榜單,實在是有辱圣賢之道,還請圣人之師主持公道。”

    “買賣榜單?”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張玉堂也是沒有想到:

    “怎么會呢,陳大人主政一方,造福萬民,又是飽讀詩書的正經人,怎么會做這等齷齪不堪之事。”

    “圣師有所不知。”

    那學子娓娓道來:

    “這件事是李元之子在引鳳樓所言,言辭鑿鑿,說是給陳倫千兩白銀而落地,而錢百順、吳仁雄卻是因為給了更多的銀子才得以上榜,至于陳大少,翻雨覆云之間,何須浪費銀錢?”

    說著、說著,學子情緒高昂起來:

    “大考榜單乃是所有有學問的人的榮耀,高潔如日月,豈能讓區區黃白之物玷污,這樣的事情,我們這些讀書人,就算是死,也不會讓它生。”

    “哦,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張玉堂眉頭微皺:

    “只是除了李元之子所言,你們還有什么證據嗎?信口胡說,卻不是我等讀書人的作風。”

    “當然有!”

    學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四方,卻沒有現要找的人物,心有不甘的收回目光,說道:

    “錢塘縣里,那個讀書人不知道,錢百順、吳仁雄、陳益華等人是個什么樣的憊懶人物,他們不學無術,腹內草莽,只會章臺走馬,尋花問柳,至于做學問的事情,卻是十竅通了九竅,還剩下一竅不通。”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考得上前七,我等不服,認為要公開考卷,以示公平。”

    “若是他們真有些真才實學,不妨擺下擂臺,讓我們這些學子,見識一下他們的水平。”

    張玉堂點頭道:

    “讀書人的事,為生民立命,為天地立心,為往圣繼學,為萬世開太平,為公道而言,正該如此,還請陳大人公開我等的考卷。”

    “公開了試卷,看你們還有什么話說。”

    陳倫看著有些失去控制的學子,倒也不慌不忙,讓師爺取了試卷,一一張貼出來,第一卷便是張玉堂的,上面寫著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第二卷是周博文的,第三卷依次是蘇定方、許仙、錢百順、吳仁雄、陳大少的。

    這幾人的文章都做的是花團錦繡、無可挑剔,完全是以壓倒性的優勢,成為這次大考的前七。

    尤其是前三份試卷上,每一個字都在綻放著光芒,花團錦繡,白虹沖天,更隱隱有圣賢在吟誦上古的道德。

    “這不可能!”

    看著試卷上的文章,很多學子叫囂起來:

    “這不是他們做的,這樣的字,就憑陳益華那種吊兒郎當的人能夠寫出來的話,母豬都能夠上樹飛天了。”

    “這些卷子,一定是有人代做的。”

    “我們要求當場比試!”

    “當場比試!”

    里面的陳倫聽了,臉上一片鐵青,當場比試,這怎么可以。

    一旦比試,那幾個草包還不是立刻就露陷了。

    看著激動的人群,陳倫緩緩走了出來:

    “要比試嗎,都是誰要比試?”

    “我們都要比!”很多人一起高聲喊道,正氣凌云。

    陳倫目光如刀,掃了一圈,低沉的聲音,緩緩響了起來:“我兒遭歹人殺害,入了幽冥黃泉,你們誰想去哪里跟他比試比試,我完全同意,也可以免費送你們一程。”

    說著,用眼睛死死的盯著張玉堂,看了一會,才轉過頭去,卻讓張玉堂渾然一凜:

    “莫非他已現是我殺了陳大少?”

    “大人說笑了。”

    張玉堂目光凜凜迎了上去:

    “陳大少年方十六,青春正茂,怎么會亡故?”

    陳倫目光盯了過來:

    “你是真的不知?”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