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十五章:大考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再過三天就是大考之日,今晚我就去一趟考棚,給陳大人送上千兩白銀,務必讓你這個小畜生在這次大考中脫穎而出。”

    吳人杰坐在家中,看著一旁不爭氣的兒子,心里也是有些犯愁:

    “大宋朝中,讀書人的身份是最尊貴的,而商人則屬于下九流、甚至是不入流的,比之耕地的平民也有所不如,若要出人頭地,只有走讀書、入仕這條路。”

    “只是名額所限,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想要考上去,談何容易?”

    吳人杰心中盤算著:“這次大考一共有七個名額,永豐學堂的第一神童周博文算一個,明陽學堂的張玉堂、蘇定方、許仙算一個,縣太爺的公子陳大少算一個,這樣算來算去還剩下兩個名額,兩個名額,僧多粥少,一個就價值千金啊。”

    東南名勝,錢塘自古繁華。

    錢塘縣中有錢人多的是,都眼巴巴的盯著這七個名額,除去必然會榜上有名的,剩下的名額并不多,每一個名額都價值千金。

    “不行,一千兩白銀還是太少,李家、千家、孫家,他們三家也都是家財萬貫,這次肯定也會為了大考大出血,我若是拿得少了,被這三家比下去,不但兒子考不上秀才,千兩白銀也白白扔了,更會得罪縣太爺。”

    “我拿出多少才合適,我得好好掂量一下,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是一輩子的大事業,多少錢都值得花。”

    “方圓,去賬房支出白銀三千,再去買一些名貴的禮物,一起給縣太爺送去,就說是對這次錢塘縣衙大火,深表哀痛。”

    送禮也是門學問,切忌不可直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樣的吃相就太過難看,容易惹得上級不喜,而要學會眉目傳情,可意會而不可言傳。

    若是錢收下了,縣太爺自然理解其中的意思,那考取秀才的機會就大了許多。

    剩下的,只能是錢財的較量!

    名額就那些,誰出的錢多,誰的機會大一些。

    …

    日出東方,光芒彌漫大地。

    三天時間,轉眼即過,今日便是錢塘縣秀才的大考之日。

    張玉堂吃過飯,收拾妥當,告別父母,便要趕赴考場。

    張夫人、張員外一路相送,送到門口,千叮囑萬囑咐:

    “玉兒,今日若是能夠考上秀才,便是光宗耀祖、飛黃騰達的大事,你千萬要認真以對,萬萬不可粗心大意,失之東隅啊。”

    張玉堂意氣風:“孩兒此去,定然一朝直上青云路,錦衣還眉揚氣吐。”

    哈哈一聲長笑,張玉堂帶著阿寶、李勇二人,也不用家里的車子,步行而來。

    一路上,各方學子紛紛云集,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都向著考棚而去。

    考棚位于原本的錢塘縣衙附近,有李捕頭帶著重兵把守,一干閑雜人等,不可靠近,一旦靠近,不問情由,立刻抓起來投入監牢。

+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國之大考,是為國家選取棟梁之才,不可玩忽。

    遠遠的地方,一個少女眺望,少女身材玲瓏有致,婀娜多姿,臉上掛著一方紗巾遮住。

    少女的旁邊站著一個方正的中年人,一縷長須,隨風飛揚,一身儒衫,意氣風,看著少女盯著的少年,淡淡一笑:

    “這是個好少年,他的事情我也聽說過,一蝶戀花,一酒泉子,都是不可多得的好詞,面目也算英俊,但說才學,還真能夠配得上你,只是他是商人之子,滿身銅臭,地位低下---”

    “經過今日,他再也不是地位低下的商人之子,而是名滿一方的風流才子---”少女見中年人貶低張玉堂,頓時有些不依,柔柔的聲音傳出,如黃鶯鳴翠柳,似白鷺上青天。

    “一切等大考過后,自然知曉。”中年人燦然一笑:“保安堂的許大夫為了救你,失足落水,差一點都身死,找個機會,你應該去感謝人家一番。”

    “我知道的。”

    少女看著另外一個方向:“許大夫家的公子許仙,今天也來參加大考了,你說他會不會通過?”

    原來這個女子是當日錢塘大潮時候,落水的女人,就算是當時的張玉堂,救人心切之下,也沒有注意到,救的是個少女,還是個夫人。

    “他?”

    中年人微微一皺眉:“他雖然也是個人才,比之張玉堂差了太多,若是揮的好,還有一線希望,若是考場揮失常,被刷下來的可能性很大。”

    “這次大考,人才濟濟,蘇定方、周博文、張玉堂都是不可多得的人物,想不到出現在同一個地方,我也想看看,他們到底誰能夠拔得頭籌,獨占鰲頭?”

    “我敢打賭,定然是張玉堂張公子。”

    少女明亮的眼睛看著張玉堂瀟灑的遠去:“他那么帥的人,心又好,沒有理由不是第一!”

    “也許吧。”中年人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

    “許仙,你也來了,這幾天準備的怎么樣,有把握通過考試嗎?”

    看著走來的許仙,張玉堂笑著迎了上去,現在還沒到開啟考棚大門的時候,很多學子都在門外等候,人山人海,接踵并肩。

    許仙澀澀一笑:“你沒把家姐怎么樣吧,其實,我爹爹也舍不得她---”。

    “許仙,我才八歲。”

    張玉堂一腦門黑線:“你也是八歲,你覺得八歲的我,能對你姐姐干出來什么?”

    “真希望你永遠都是八歲。”

    許仙看著張玉堂有些幽怨的祝福著:“那樣子我姐姐就能夠永遠的安好。”

    “人小鬼大---”

    張玉堂不滿看了許仙一眼,心道:“小小年紀,就懂那么多,怪不得新白娘子傳奇中,你一個人,就敢跟一個陌生的女人,自作主張的入了洞房。”

    兩人站在一起,胡天海地的聊了一會后,就各自靜靜的站在那里,等著時間的到來。

    “時間到!請大家依次進入考場。”縣衙司儀站在考棚門前高聲道。

    考試只允許考生進入,所有的奴仆、下人都不得入內,而且進去的時候,都必須接受檢查,以防有人作弊。

    陸陸續續,很快一條長龍都進了考棚,其中包括陳大少,也早早的走了進去。

    進去的時候,衣服中夾著做好的卷子,這卷子疊的整整齊齊的放在衣襟中,司儀也許是看花了眼,就是沒有看到,也許看到了也熟視無睹。

    然后,陳大少大搖大擺、目空一切的走了進去,臨進去的時候,回頭看了張玉堂一眼,只是看到張玉堂的時候,眼里一片片殺機,十分惡毒。

    “永垂不朽啊,永垂不朽---”

    陳大少心中在滴血。

    ps:謝謝寒風の夜與不想跟你說各自一百起點幣的打賞,謝謝寒風の夜的評價票,還請大家收藏、投票、打賞多多支持。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