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八章:收場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自古以來,窮不跟富斗,民不跟官斗。

    然而,李公甫卻不在乎。

    他是一個人,父母早已亡故,只留下一個大宅院。

    現在的他,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

    身無牽掛的他,有底氣橫行于世。

    聽了陳大少的話,李公甫脖子一挺:

    “聽命,聽誰的命,我李公甫是朝廷命官,只奉縣太爺的命令行事,你算是什么東西,朝廷的律法才是錢塘的規矩。”

    “你就是錢塘的規矩,這樣的話,就算是縣太爺,他都不敢說。”

    既然撕破臉,李公甫也不給陳大少留下絲毫面子,身上的甲胄一脫,哐當一聲扔在地上:

    “這捕頭,老子不干了,你愛找誰找誰去!

    “這里有妖人做法,李捕頭,你真的要袖手旁觀?”陳大少看著耍無賴的李公甫,臉上陰沉的可以擰下水來:

    “我可以不計較你剛才的莽撞,現在,為了錢塘百姓的安危,我命令你,立刻行動,對妖人進行斬!”

    “這---?”

    李公甫心中有些掙扎、疑惑。

    “放屁!”

    李勇在一旁怒道:

    “陳大少,你口口聲聲說這里有妖人,你有什么證據,這地方,你要是搜不出來證據,私闖民宅的罪,你可敢認?”

    啪!

    陳大少一巴掌打在李勇的臉上:

    “一個奴婢,也敢這樣給我說話,你家主人,沒有教過你禮儀嗎?”

    “搜!”

    “是!”

    李公甫心懷熱血,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顧不得什么,一揮手,就打算讓衙役破門而入。

    恰此時,許嬌容的閨房的門,從里面打開,一個明艷的少女,蓮步輕移,款款的走了出來。

    “姐,爹爹他---”

    許仙看著走出來許嬌容,心中滿是忐忑,臉上有淚花滾動。

    “爹爹他沒事了!”

    輕輕用手拂去許仙臉上的道道淚痕,抬起頭來,鋒利的目光看向李公甫:

    “李捕頭,家父正在房里靜修,你來這里刀劍出鞘,圍住保安堂,是想要干什么?”

    趁著這一會功夫,張玉堂把屋里的桌子放回原位,一些灰燼打掃干凈,而那頭死去的大紅公雞,卻供奉在一張托盤里,放在桌子上。

    這只雞,帶著張玉堂救了許大夫的命,許嬌容要好好的給它做一個墳。

    “這里電閃雷鳴,烏云滾滾,我們擔心是有妖人做法,對許大夫不利,就過來看看。”看著眼前明艷的少女,李公甫心跳猛地加快,好像心中的某個弦被撥動了,砰砰亂跳。

    低著頭,不敢直視許嬌容的眼睛,訕訕笑著:

    “還請許姑娘行個方便!”

    “你都派人圍起來,我能說不行嗎?”

    許嬌容站在門口,說著:

    “再說,你也是為了我爹爹的安危而來,我豈會怪你。”

    “多謝!”

    李公甫一抱拳,朗聲道:

    “搜!”

    虎狼之勢,奔入房里,就見房里一盞七星燈璀璨明亮,床旁坐著一個豐神如玉的男孩,脊背挺得筆直,正與許大夫說著什么。

    看著帶刀而來的李公甫,動也不動,視若無睹。

    “在下李公甫。”

    李公甫環視一周,沒有現任何東西,便對著床上的許大夫躬身一禮,道

    “打擾許大夫休息了,在下這就告退。”

    一揮手,持刀衙役如潮水一樣,退出保安堂。

    陳大少也跟著走了進來,看著張玉堂一語不。

    張家是錢塘有名的大戶,沒有把柄,就算是縣令陳倫,也不敢輕易動手。

    何況是他陳大少。

    作為一個紈绔子弟,陳大少知道有些人的確是不能動的,但是這次,陳大少厲聲喝道:

    “李捕頭,不必退了,妖人就是他,剛才在錢塘江畔,施展妖法的就是此人,取黑狗血、大糞、大蒜來,不要逃了妖人。”

    “什么,真有妖人?”

    剛要退出門外的李公甫,一下子站住,嘩啦一聲,長長的樸刀拔了出來,森寒的刀光四射,快步走到陳大少身前,睥睨四顧:

    “大少,妖人在那里?”

    “他就是錢塘妖人!”

    陳大少一指張玉堂:

    “剛剛就是他在萬眾矚目下,霞光萬道,腳踏虛空,不是妖人是什么?”

    “他不是張府的公子嗎,咱們錢塘有名的神童。”

    李公甫一看,陳大少用手指著的居然是張玉堂,不由得咧嘴一笑:

    “張公子兩什么蝶兒花兒的詞,咱們錢塘縣誰不知道,就算我李公甫是個大老粗,也知道那什么最是人間留不住的,一代神童,怎么會是妖人,少爺,你是不是看錯了?”

    “這位是?”

    張玉堂故作疑惑的看著眼前伸出手來的陳大少,騰地從床上站了起來,踏步走來:

    “你說我是妖人,有什么憑證,你又是誰?”

    “你---不要過來!”

    陳大少看著張玉堂走了過來,臉色一白,想起‘陰魂萬象’的恐怖情景,心中打鼓,快的跑到了李公甫的身后,躲了起來,吼道:

    “快抓起來他,就是他,他身懷妖法,我今天上午的時候,還吃過他的虧。”

    “呵呵---”

    看著嚇得屁滾尿流的陳大少,李公甫心中暗暗爽了一下,持刀站住喝道:

    “張公子,你還是不要過來了,陳大少他有些怕你,這人你還不認識吧,他就是咱們錢塘縣令的大公子,估計是陳大少看花了眼,當時張公子救人的時候,我也在場,霞光萬道,紫氣繚繞,一看就知道是文曲星下凡,哪里會是什么妖人。”

    聽了李公甫一說,張玉堂離著兩人一二米外,停了下來,淡淡一笑:

    “我并非是什么文曲星下凡,那救人的手段,也不是什么妖術神法,不過是我久讀圣賢書,從書中悟出了的一點修身養性的法門,純正浩然,光明正大,不信你可以看看,可有絲毫的兇煞之氣。”

+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暗暗念了一聲咒,大光明符、辟邪符、紫氣符以氣凝成,催動起來,張玉堂的腦后頓時升騰起一圈圈的大光明云。

    大光明云懸浮腦海,浩然正氣從天外而來,紫氣繚繞四周,張玉堂整個人站在那里,神態威嚴,滿臉正氣,一看就知道是個正道楷模,人間典范。

    哪里有一點邪魔外道的氣象。

    之所以如此做,也是打算借李公甫之口,把這事傳揚出去,免得引起凡人的恐慌。

    道法雖然顯世,但真正見過的人,還是非常少的。

    “這只是一點障眼法而已,算不上什么本事,李頭要是想學的話,我也可以傳授給你。”

    “不是的,不是的,這人會妖術的。”

    陳大少眼看李公甫信了張玉堂的話,頓時跳起腳來:

    “你不要被他迷惑了,我親身感受過,都是猙獰的厲鬼,張牙舞爪,陰森恐怖,絕對是妖術無異。”

    “陳大少說的,一點都不好笑。”

    張玉堂臉色一沉:

    “我等讀書人,念頭純凈無暇,剛正不阿,自有一身浩然之氣護身,如何會遭遇鬼神,我看你是書沒讀好,著了魔怔罷了。”

    “哈哈哈----”

    李公甫肚里暗笑:

    “這個陳大少掛著讀書人的名頭,別說剛正不阿了,欺男霸女的事情倒是沒少干,哪里會有什么浩然之氣。”

    “張公子,不要生氣,雖然妖魔鬼怪、神仙佛陀的事情,我也是常常聽人說,但是張公子在錢塘長大,斷然不是邪魔一流。”李公甫告罪一聲:“若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陳大少若是無事,不妨與張公子交流一下學問”。

    事情搞清楚后,李公甫打心里認為,陳大少不知是為了什么要找張玉堂的麻煩,才捏造了這么一個謊言,便不再理睬,收了隊,各自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工作去了。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