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七章:刀兵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張玉堂騎著大紅公雞,遙遙看到高大雄偉的鬼門關矗立在黃泉盡頭,蒼茫而荒涼,充滿了鬼氣與陰森。

    鬼門關前,有一人正被鐵鏈鎖著,面目猙獰,怒吼連連死命的扯住鐵鏈后退,非常的不愿意踏入鬼門關。

    “是許大夫?”

    張玉堂虛指虛畫,一道飛天符、一道輕身符,貼在大紅公雞上面,度驟然提升了數倍,雄壯威武的大紅冠子公雞,渾身血氣沖天,精氣狼煙,白茫茫一片,就宛如一頭燃燒著熊熊烈焰的浴火鳳凰,振翅長鳴,舞動九天。

    “許大夫,我來了!”

    一聲長喝,剎那逼近。

    “是,玉堂。”

    許大夫一愣,停下了瘋狂的抗爭,有些傷感的看著張玉堂:

    “玉堂賢侄,你一個孩子,怎么也死了嗎?”

    “不是!”

    張玉堂走到跟前,看著對面的許大夫道:

    “我是來救你出去的!”

    “錢塘水鬼,我念你也不容易,趕緊放了許大夫,逃生去吧!”

    騎在大紅公雞上,張玉堂全身上下開始光,宛如天神一樣,手里拿著追星劍,劍氣通天,照亮了整座鬼門關,看著錢塘水鬼,聲如雷鳴:

    “這許大夫治病救人,功德無量,不該這個時候死!“

    “不放!”

    錢塘水鬼死命抓住手中的鐵索,極度瘋狂:

    “水鬼找替身,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有他,我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夠找到一個替身,那種生活在水里,一遍又一遍經歷死亡的日子,我再也不會過了!”

    溺死之鬼,每天都要重復一遍死亡的經過,是上天對不愛惜生命者的懲罰,此乃天道。

    “那你這是找死!”

    張玉堂冷目一掃,電光四射,他明白不能在陰曹地府長久呆著,時間久了,會折損自己的陽氣、壽命。

    于是面對著死不放人的錢塘水鬼,干脆長劍一揮,憑空畫符:

    “辟邪誅鬼!”

    一道辟邪誅鬼的神符凝結,漫天瑞氣沸騰,一道陽剛正氣穿越地府從天外飛來,浩然蕩蕩,如一**日,照耀四方。

    “是誰在陰曹作亂?”

    陽剛正氣驚動過路陰差,陰差身高數丈,頭上有一雙牛角泛著神光,牛頭人身,體格龐大,手里持著長槍,腳踏黑云,飛騰過來:

    “竟然是陽人來陰曹強奪陰魂,你好大的膽子!”

    “快走!”

    張玉堂知道不是對手,陽剛正氣擊殺水鬼的時候,一把扯住許大夫,騎上大紅公雞,騰云駕霧一樣,飛逃跑。

    大紅公雞渾身染血,艷紅沖天,宛如烈焰一般,引導前路,驅除邪氣。

    “哪里走?”

    陰差騰云追來,神威凜凜,卻也不敢過于靠近,面對著血氣沖天,渾然陽剛的染血雞魂,就算是地府鬼神,也得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一路奔馳,帶著許大夫的魂魄出了黃泉路,到了保安堂,看著保安堂附近煞氣沖天,張玉堂一驚,忙畫符遮擋住刀兵之氣,守護好許大夫的魂魄,奔入房里。

    把許大夫的魂魄望肉身一貫,喝道:

    “許大夫,此時還不醒來,更待何時?”

    “我這是怎么了?”

    許大夫疲憊的睜開眼睛,一片迷茫,就見身旁床頭上的七星燈燈火大亮。

    “我不是死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許大夫關于陰曹的記憶,已然成空,是無形的大道再刪除這些關于地府的記憶。

    “爹爹,是張公子救了你!”

    許嬌容撲到床前,眼神里充滿了興奮、激動,更有一絲忐忑,看向了張玉堂:

    “自己說過,要是能救回爹爹,一切都依他,做什么都行---”

    張玉堂回之一笑,許嬌容頓時心如鹿撞,滿面羞紅。

    …

    房外,刀兵碰撞,鏗鏘如鐵石交加。

    寒光照鐵衣,殺氣沖宵漢。

    數十個身著明亮甲胄的衙役,挺著明晃晃的長刀,一腳踹開保安堂大門,殺氣騰騰的圍了起來。

    “李捕頭,這里是保安堂,你來這里,干什么?”

    李勇也是時常在街面上混過的人物,自然一眼就認出,眼前這個方面大耳,一臉忠厚之相的人,就是錢塘衙門的總捕頭。

    總捕頭姓李,名公甫,李捕頭是也。

    “原來是小李哥!”

    李捕頭一揮手,喝道:

    “你們先在一旁等著,我與小李哥說幾句話。”

    “什么事,這么神神秘秘的?”

    看著滿院子明晃晃的長刀,李勇示意阿寶、許仙不必害怕,跟著李公甫走了幾步。

    李公甫一伸手,摟著李勇的肩頭,壓低聲音說:

    “縣老爺家的少爺,說這里有妖人行法害人,非要讓我帶大隊人馬,來這里看看,說是要抓住妖人,砍頭示眾。”

    “妖人?”

    李勇啞然一笑:

    “這里是保安堂,許大夫的家里,治病救人,行善積德的地方,哪里會有什么妖人,縣老爺的少爺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身為張玉堂的奴仆,見識過飛天遁地的神術以后,眼界大漲,儼然不把陳大公子放在眼里。

    “再說,陳大少到底是什么德性,整個錢塘縣誰不知道,欺男霸女,章臺走馬,他的話,你也信?李頭,不是我說你,你這不是來找不自在嗎?”

    “李捕頭,你干什么呢?”

    正說著話,保安堂外,陳大公子搖著折扇,玉面風流,周圍跟著許多豪奴,一步三搖的走了進來:

    “我讓你來這里抓捕做法害人的妖孽,你卻在這里與人竊竊私語,勾肩搭背,是不是打算利通內外,放走妖人?”

    “見過少爺!”

    李公甫看著陳大少到來,心神一晃,雙手抱拳,對著陳大少微微一躬身:

    “手下辦事不利,請大少責罰。”

    “責罰的事情,以后再說。”

    陳大少一指天空,雷電轟鳴,黑云壓頂,高聲道:

    “這妖孽在保安堂里做法行事,是要害死許大夫一家,我命你,立刻闖進去,誰敢阻擋,就地逮捕!”

    陳大少陰沉著臉,看了李勇一眼,正氣凜然道:

    “無論是誰,膽敢在錢塘興風作浪,都要受到律法的嚴懲,朝廷的律法,絕不會是一紙空文。”

    “是,公子,手下馬上去辦!”

    李公甫躬身離開,一揮手:

    “兄弟們,上,逮捕妖人,一個也不能跑了!”

    許仙、阿寶緊緊的守在門口,看著明晃晃的刀兵,臉色蒼白,被嚇得毫無血色。

    “且慢!”

    李勇快步走到門前,道:

    “這里是嬌容小姐的閨房,你們也要進去嗎?”

    “捉拿妖人,任何地方都要進?”

    陳大少臉上露出一絲奸笑:

    “就算是嬌容小姐的閨房也不例外,相信嬌容小姐深明大義,一定會理解的。”

    “那好,你說這里有妖人,要搜捕,你可有縣令大人的搜捕憑證?”李勇絲毫不讓,站在那里,目中神光熠熠:

    “想要搜這里,也可以,拿出憑證來,否則,我定然會告你們一個私闖民宅的的罪。”

    一回頭,向阿寶問道:

    “阿寶,你時常跟公子讀書,可知道私闖民宅是什么罪?”

    “私闖民宅,亂刀砍死,也是死有余辜。”

    “哈哈哈-----”

    聽了這話,李勇仰天一聲大笑:

    “李捕頭,拿出來你的搜捕憑證來?否則,今天這事,不要怪我不給你面子。”

    “搜捕證?”

    李公甫對這東西,當然熟悉,只是今天根本就是陳大少私自讓人來的,哪里有什么搜捕憑證,聽了李勇的話,頭上頓時汗水橫流。

    私闖民宅這罪,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主人對私闖民宅的人,可以一笑而過,也可以亂刀砍死!

    “憑證?”

    陳大少的笑聲嘎然而止,陰沉沉的道:

    “我陳大少就是錢塘縣令的公子,也不能算是憑證嗎?”

    “搜捕證乃是國家的律法象征,代表著朝廷的尊嚴。”

    李勇嘴角一撇:

    “你陳大少又算是什么東西,也可以代表朝廷的尊嚴嗎?”

    “你---鄉村野夫!”

    陳大少惡狠狠的瞪了李勇一眼:

    “你敢罵我,李頭,給我照死里打!出了事,我負責!”

    “這----”

    李公甫訕訕一笑:

    “少爺,這不符合規矩!”

    “規矩,什么是規矩,少爺我就是規矩。”

    陳大少叫囂道:

    “你只要記住,錢塘縣令是我爸,那我就是錢塘的規矩。”

    “恕屬下不敢從命!”

    李公甫一摘頭頂捕頭帽:

    “若是公子沒有搜捕證,而逼迫屬下的話,這捕+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頭的位置,還請公子另請高明吧!”

    “李捕頭,你難道打算不聽命行事。”

    陳大少眼睛如毒蛇一樣,陰沉的看著面前的李勇、李公甫:

    “有一句話你們或許忘了吧,破門縣令滅家令尹”。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