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六章:畫符

作者:碧海藍天是我老婆更新時間:
    夜色如水,群星燦爛,一掛銀河橫貫南北。

    張玉堂、李勇站在一葉扁舟上,踏空而飛。

    扁舟通體綠瑩瑩的,泛著神光,把兩人都籠罩其中,照準張府的方向而去。

    “能不能快點,再快點?”

    看著腳下的綠舟,張玉堂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而飛,瞬息到達父母的身前。

    綠舟有靈,度又加快幾分,未有多久,張府已經觸目可見。

    一座大院拔地而起,透著富貴氣象,院子里燈火通明,卻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顯得有些死氣沉沉。

    “老頭子,娘親,你們在哪里,我回來了。”

    一落在院子里,綠舟重新化作一片綠葉,被張玉堂收在胸懷中。

    “是少爺回來了!”

    隨著這一聲響徹廳堂,張員外心中大喜,邁著步子,也顧不得整理衣裝,飛跑出來。

    “玉堂,你回來了!”

    盯著院子里的張玉堂看了許久,張員外嘴角含笑,渾身一輕,卻只是說出一句普通如斯的話,父愛如山,母愛如海,又需要有多少華麗的修飾?

    “快去看看你母親,他為你擔心死了。”

    “是,父親!”

    母親為自己擔心,父親又何嘗不是如此,看著眼角通紅的張員外,張玉堂心中澀澀的,有點兒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這就是自己這世上最近、最親、最愛的人。

    “娘親!”

    看著躺在床上的夫人,張玉堂潸然淚下。

    “都是孩兒不懂事,讓你受苦了。”

    母子之間的感應,是塵世中最為玄妙的事情,隨著張玉堂一聲呼喚,張夫人睜開了眼睛,淚水朦朧:

    “玉兒,你回來了,回來了就好。”

    因病虛的身體沒有多少力道,顫巍巍的舉起手,要撫摸著張玉堂的臉。

    “娘親---”

    張玉堂輕+激情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輕抓起夫人的手,柔柔的放在自己的臉頰上,慢慢的劃過,感受著那淺淺的溫暖,張夫人嘴角終于扯出來一道醉人的笑容: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可嚇死為娘了。”

    “再也不敢了!”

    張玉堂低頭認錯,把被子又扯了一扯,低聲道:

    “娘親,你好好休息,待明日,我把事情給你說清楚。”

    “好,好,好孩子,你又懂事了,從小就知道給娘近,還記得小時候,你都不讓奶媽碰你----”

    回憶往事的倒影,欣慰如此。

    說著、說著,燈光搖曳中,張夫人沉沉的睡了過去,睡得是那么的安詳。

    …

    一起跟著進來的張員外,一直沒有打擾他們母子之間的對話。

    此時,眼看自己夫人沉沉睡去,才悄悄的走了過來,輕聲道:

    “玉堂,出來。”

    “嗯”

    張玉堂點點頭,攝手攝腳的走了出來。

    他知道,父親有許多話要問自己。

    那血淋淋的人頭畢竟太過詭異,太過恐懼。

    兩人一前一后,到了大廳,坐下。

    “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這樣的----”

    把事情說了一遍,前面的事情,張員外已經聽阿寶說過,主要是把后面的事情尋思了一遍。

    “玉堂,你喜歡在荒山野嶺中修道煉真、拋棄一切嗎?”

    “當然不喜歡。”

    張玉堂看著有些緊張的父親:

    “老頭子,其實修真并非是世人想象的那樣,修真煉法,追求真我才是修真,并非是一定要人在山中,方可成仙。”

    “那就好。”

    張員外站起身子:

    “我們張家只有你一個男丁,一脈單傳,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絕了香火。”

    “放心吧,老頭,我一定會把世間最美麗、最溫柔、最好的女人都娶回家,為咱們老張家開枝散葉。”

    看著起身離去的張員外,張玉堂有些疑惑:

    “老頭,你不想知道,阿寶帶回來的那顆血淋淋的人頭是怎么回事?”

    “不過是江湖術士的障眼法,不足一提。”

    張員外轉過頭:

    “你早點休息吧,明日還要去學堂讀書,你書讀的很好,我已經聽阿寶說了。”

    …

    看著離去的張員外,張玉堂的眼睛再次有些濕潤。

    “啥時候,老子也這么輕易就被感動了,不過有人關心的感覺,真他媽的好。”

    摸了摸懷里的綠葉與一本薄薄的書籍:

    “這世上果然有得道高人,只是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新白娘子傳奇的世界,我到底是不是新白娘子傳奇中的那個與青蛇相戀的張玉堂,新白娘子傳奇中的張玉堂可是天上的撿香童子下凡而來的,以后注定是要成仙的。”

    “已經遇到許仙了,若是我家里真有那把家傳的追星劍,那一切都明了了。”

    想起自己可能是穿越到了新白娘子傳奇的世界中,張玉堂心中火辣辣的,一陣翻騰,熱情如火,沒有一點倦意。

    招呼人,取了燈籠,徑自向著一處房間走去。

    推開門,屋子里的擺設非常普通、平凡,整理的卻是非常整潔。

    屋子中間掛著一幅靈狐夜讀書的畫,畫里林木蔥蔥,山岳迷蒙,有一頭皮毛雪白無暇的白狐,活靈活現,雙耳尖尖的,睜著大大的眼睛,正捧著一卷書聚精會神的看著。

    “那把劍在我的印象中,就是放在這幅靈狐夜讀書的圖畫后面。”

    快步走到近前,一把掀開。

    “果然---”

    里面放著一個黑黝黝的劍匣,普普通通,劍匣里放著一柄長劍,長三尺,寬二指。

    “很普通的一把寶劍啊,這不科學啊。”

    把玩著手里的長劍,張玉堂記得:

    “新白娘子傳奇中,青蛇帶著五鬼來偷劍的時候,這把劍可是把五鬼都擊飛了的,怎么會這么普通。”

    又重新打量了一番:

    “難道里面蘊含著一些我不知道的什么玄機,還是神物自晦?算了,過些日子,我在裝作無意中,取出這把長劍來玩,然后細細研究,現在拿的話,又得惹得父母不高興。”

    把長劍重新物歸原處,張玉堂回轉自己的房間,心里有些激動,以至于久久不能平息。

    “果然是追星劍,我果然是哪個愛上青蛇,最后差點兒毒身亡的張玉堂,這里確實是新白娘子的世界。”

    推開窗戶,望著天上一輪銀月,張玉堂默然無語。

    “忘字心中繞,塵緣都全消----緣盡情未了啊,這樣的事情,我決不允許生在我的身上。”

    握了握手中的拳頭,揮舞向浩瀚的天空:

    “人生就得不停地揮舞著拳頭,哪怕一切皆敵;只要不怕挫折打擊,沒有空虛埋怨,我一定能夠走得很遠、很遠。”

    站了一會,走到書桌前,挑著燈,拿出老道士仍給自己的那本書,細細看去,書卷有些泛黃,整潔干凈,依然散著淡淡的墨香。

    《畫符》!

    “這是什么玩意?”

    掀開書,靜心研讀下來。

    ps:新書期,一如既往的求著收藏,推薦票,對于這兩件寶物,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可是如饑似渴啊。

    ;看重生在白蛇的世界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