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集合九大支柱

作者:焰閃更新時間:
    “你……你是魔王?”漢斯回頭看著手持不詳魔光的趙楠,臉上的表情痛苦道。

    “是啊,這事情我沒告訴你嗎?”趙楠微微一笑,接著把不詳魔光抽出,頓時又把漢斯胸口里的內臟和骨頭都絞碎。

    -10991!暴擊傷害!

    漢斯的頭上跟著飄起一個頗大的傷害,生命值立刻下降了一大截,他本來就是一個lv110的元帥級ss,可是被趙楠這一偷襲,一身本領根本來不及使出就重傷了,整個人半跪在地上血流不止。

    “約瑟夫大人說得不錯,你果然是奸細,不過萬萬沒想到你就是黑色魔王本人。”漢斯抬頭看著趙楠,一副想把他吃掉的表情咬牙道。

    “呵呵,我也覺得自己被懷疑的了,但難得你們認為這是陷阱還特意跑過來,這坑不坑你們坑誰了?”趙楠說道。

    “陛下,這人怎么處置了。”洛基走過來說道。

    “先不殺,這人是極樂邪神約瑟夫的手下,我怕他一死,約瑟夫那邊會感覺得到,所以先留著他的命吧。”趙楠把不詳魔光收起來說道。

    “哼,你以為你們可以控制我嗎?”這邊的漢斯突然從懷中掏出一物,然后飛快的撕碎掉,一瞬間,漢斯體表立刻被一根根黑色的光線環繞,身影也跟著變得透明起來。

    “糟了,是黑暗傳送卷軸。”眼見漢斯就要逃掉,洛基頓時臉色大變,想也不想就從背后的神兵魔匣中抽出斬龍劍。

    可是,洛基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拍,斬龍劍揮空,漢斯已經在一陣黑色光芒中傳送走了。

    “讓他回去通風報信怎么辦?”洛基有點懊惱道。

    “放心吧。他逃不掉的。”趙楠卻十分輕松的揮揮手,一個全新的功能框命令便編輯了出來:reak 中斷

    趙楠現在越來越喜歡使用管理員權限的力量了,這種利用真理法則編輯出來的游戲命令,簡直就是一種無解的能力,即使對方如何強大,一旦被擊中,幾乎是不能幸免的。

    隨和黑色的功能框化作一股黑色波動融入空氣中,不遠處的虛空突然出現一個身影,對方一個趔趄從空中掉落下來,因為觸動到傷勢。加上空間傳送半路被打斷,所以哇的一聲就吐了口血。

    -1099

    趙楠看見漢斯頭上又飄起一個數字,便輕描淡寫的走到他的面前,“我說了,你走不掉的。乖乖給我留在這里吧。”

    漢斯仇視的看了趙楠一眼,還沒放棄。抬起手就想攻擊趙楠。不過很快被趙楠的the silene沉默命令所封印。

    下一秒,一道紫色的雷電從天而降,把失去所有力量的漢斯劈中,漢斯頓時被電得皮開肉綻渾身冒煙倒下。

    漢斯倒下后,剩余那些由他和趙楠一起帶過來的幾百人小隊,自然被賽伊莉一個人給搞掂了。

    “陛下。你沒事吧?”賽伊莉笑著走到趙楠的面前。

    “劈得真是時候。”趙楠看著她笑道。

    “來人,把他抓下。”洛基跟做出反應,命人把已經昏迷的漢斯五花大綁,然后帶了下去關押起來。

    “好了。這邊的功夫你們收拾,我回去約瑟夫那邊。”趙楠笑著道。

    “陛下,你還要回去嗎?”洛基問。

    “當然,反正他們那邊只是懷疑我的身份而已,還沒被完全識破,正好利用這點坑約瑟夫的聯軍一把。”趙楠說道。

    “那要我陪你去嗎?”洛基還是有點不放心。

    “你去來干嗎,乖乖的給我留在這,等我消息。”趙楠沒好氣的白了洛基一眼,然后一溜煙的跑走了。

    看著趙楠離開的背影,賽伊莉來到洛基身邊笑呵呵道:“聽教皇大人說,魔王陛下好像失憶了,不過看樣子,失憶的魔王陛下性格變有趣了。

    “是嗎?”洛基面無表情的看著賽伊莉,道:“不過就算是這樣,陛下依舊是陛下,一些屑小之輩同樣也休想可以傷害陛下分毫。”

    洛基這話中有話,好像特意說給賽伊莉聽一樣。

    賽伊莉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

    趙楠獨自回到聯軍當中,維登遠遠的就看見他了,奇怪趙楠為什么會一個人回來,維登頓時問:“生什么事,怎么不見漢斯大人?”@黃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出事了,里面果然有埋伏,我們進去的時候很快就遇上敵人的偷襲了,除了我之外,包括漢斯大人在內的都被敵人抓住。”趙楠立刻就換上一副悲痛欲絕的表情說道。

    “什么?”這回維登也無法保持冷靜了,漢斯可是極樂邪神的心腹,如果他出事了,恐怕極樂邪神那邊很不好交待。

    趙楠仿佛看出維登的心思,立刻道:“放心吧維登大哥,提出帶人去探路的人是我,所以這次的責任由我負好了。”

    維登聽了頓時有些尷尬,也很感動,于是咬牙拍胸道:“放心吧,這事出了大家都有責任,怎么讓你一個人扛了。”

    “維登大哥,謝謝你。”趙楠自然也跟著表現出被感動的樣子,然后道:“現在漢斯大人被抓了,里面也確認有敵人的陷阱,這事我們還是盡快跟極樂邪神大人匯報吧。”

    “嗯,你說得不錯。”維登點點頭也覺得有道理。

    接下來,趙楠便和維登一起讓聯軍的先頭部隊原地駐扎起來,并立刻出回聯軍的大后方,所有的深淵支柱都集中在哪里,趙楠決定把更加多的人拉近坑里。

    ……

    此時,一個巨大的營地帳篷里面,包括極樂界域的約瑟夫外,參與此戰的深淵支柱還有名,他們現在正聚一堂,商量如何攻打黑色魔王的城堡。

    “雖然知道了具體的地點。不過采取直接進攻的方式明顯不智,一旦對方有防范,我們可能會遭受到極大的損失。”

    說話的人是一名高瘦的老者,此人一身羽毛編織而成的錦衣,目光銳利,說話的時候帶有三分威嚴七分陰霾,他就是深淵第1層的支柱,羽鴉族的族長——羽鴉邪神。

    “羽鴉族的邪神這話就不對了,我們這里都是深淵前二十層的頂級強者,非一般支柱可比。難道對付一個外位面的魔王還需要攝手攝腳嗎,這話要是傳出去,我們顏面何存。”

    帳篷中的一名長滿紅色毛的鬼面大漢,終于有些耐不住性子道。這位紅大漢,是來自深淵第層赤鬼族的支柱——赤鬼王。

    “赤鬼王放心。我們既然來了,自然有十足的把握。雖然不知道那黑色魔王究竟厲害到什么程度。但既然要我們諸位出手的話。定必讓他有去無回”

    另一名胖老者溫和一笑后,也開口說道,此人外表跟一般人族差不多,惟獨耳朵位置長有類似魚鰓的器官,他赫然是深淵第19層的支柱鲇魚人族的支柱——鲇魔人。

    “是這樣就最好,不然此戰如果連我們都敗了的話。我們深淵除了十層地獄外,也幾乎可以等同全部淪陷了,只是我還是有一事不明,這黑色魔王究竟何方神圣。居然可以從艾德拉斯大陸位面打到來這里。”赤鬼王點點頭后,又有幾分好奇的再問道。

    “這個老夫也不太清楚了,不過既然連極樂邪神都這般鄭重,肯定是有其道理的。別的不說,這黑色魔王不但毀滅了艾德拉斯大陸位面,連我們深淵有不少位面都摧毀在其手上了,單論這點,我們也要小心應對。”鲇魔人略一沉吟后,說道。

    “我還有些好奇,關于艾德拉斯大陸位面的神祗,我收到消息聽說有不少已經復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如果是真,他們眼白白看著自己的艾德拉斯大陸被摧毀而置之不理嗎。”毛大漢若有所思后,又問了一句。

    “哈哈,神祗是什么東西,不過是天界那些養尊處優的家伙罷了,艾德拉斯大陸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一處收集信仰之力的地方,就算毀滅了,給點時間將來就會恢復過來。”鲇魔人摸了摸有些肥碩的下巴后,嘿嘿一笑的說道。

    “這倒也是,艾德拉斯大陸就算被毀滅,對于生活在天界上的神祗也影響不大。”赤鬼王眨了一眨眼睛后,忽然冷笑一聲。

    “嘿嘿,那些神祗說不定在打什么如意算盤呢,想借那黑色魔王入侵我們深淵,打擊和削弱我們的力量也說不定。”胖老者面露一絲詭異表情的回道。

    赤鬼王聞言點了下頭面上,露出一絲若所思的表情。

    帳篷中,除了熱切交談的赤鬼王和鲇魔人外,還有兩名支柱坐著沒有說話。

    一個是皮膚泛藍的漢子,背后拉聳著一對藍色的羽翼,正閉目養神,此人是深淵第1層支柱,蒼炎一族的族長——蒼之惡魔。

    另一名是女人,此女樣貌丑陋,臉上和裸露的皮膚都長滿綠色的毒瘤,看上去惡心之極,卻是深淵第1修羅蛛一族的族母——蜘蛛皇后。

    二人都是沉默寡言的性格,故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表過任何的意見。

    那位之前開口說話的羽鴉邪神卻看著坐在座的極樂邪約瑟夫道:“說起來,我們這邊好像還有人沒到吧?”

    “嗯,我們深淵前二十邪神里面,除了第1層支柱火焰蟻后沒有聯系上之外,其余1~0層的支柱我都聯系過了。”約瑟夫淡淡道。

    “也就是說,差第1層支柱,第1層支柱,第19層支柱和第0層支柱。”羽鴉邪神環視一圈然后道。

    “現在是什么時候了,他們會不會是不來。”脾性略微急性的赤鬼王嗡嗡聲道。

    “放心,他們既然答應得我們,自然會遵守承諾過來,別的不說,但月蝕界域月蝕邪神歐米茄卻必須等,因為他可是唯一一個跟黑色魔王交過手的人。”約瑟夫用不可置疑的語氣說道。

    “切。”赤鬼王撇撇嘴,雖然大家都是深淵支柱,但眾人當中隱隱是以第11層的極樂邪神為主,所以赤鬼王心里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不過還是沒有說出什么反對的說話。

    約瑟夫沒空理會赤鬼王的表情,他站起來,正準備出去走走,帳篷的外邊卻突然傳來一陣破空聲。

    “他們來了。”

    約瑟夫丟下這樣一句話,率先沖出了帳篷。

    來到外邊的地方,火紅沙漠邊緣處破空聲一響,一道灰光一晃浮現而出,并以近似瞬移的恐怖度,一個閃動后,就一頭沖入聯軍之中。

    這灰光一斂,在灰光中浮現出一頭通體雪白的巨大蝙蝠,上面站著一名相貌俊朗妖異的少年,一名頭戴黑色兜帽,看不見相貌的怪人和一名的貌美女子。

    巨大的蝙蝠就地一滾后,就化為了一名臉色蒼白的銀青年,這青年方一現身的瞬間,就立刻沖眼前的約瑟夫笑道:“好久不見了,極樂邪神。”

    “嗯,你們總算趕來了。”約瑟夫沖那銀青年點點頭,然后問候道:“別來無恙,第1層支柱,吸血鬼魔王。”

    “哈哈,差不多有五百年沒見了。”那銀青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對鋒利的犬齒。

    約瑟夫目光一轉,落在銀青年身后的三人身上,然后一一問候,“麻煩你們特意趕來了,第1層支柱黑星魔王,第0層支柱翡翠少女,還有……第19層支柱月蝕邪神歐米茄。”

    “嘿嘿,讓極樂邪神你親自出來迎接真的不好意思。”月蝕邪神看樣子跟以前差不多,依舊一臉嬉笑的表情。

    “這次讓你加入討伐黑色魔王的隊伍,可能有點急,不知道你的傷勢現在如何?”約瑟夫淡淡道。

    “放心吧,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上次給魔族那些混蛋陰了一把,本邪神有機會一定會以眼還眼的。”想起上次自己差點死在大封魔陣里面,月蝕邪神心里那個不舒服,尤其對東魔王和南魔王二人更是恨之入骨。

    “呵呵,想不到月蝕你會被這種小位面的支柱給陰了,這還真意外。”站在一邊的吸血鬼魔王聽了這話,頓時幸災樂禍道。未完待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时时彩个位杀号宝典